当前位置: 首页肉瘤
肉瘤
咚咚肿瘤科,肿瘤科普资讯门户网站,发布通俗易懂的肿瘤治疗科普文章,为肿瘤患者、医生、科研人员无缝衔接国内外 最新抗癌医药信息。
全球首创EZH2抑制剂他泽司他完成中国首例患者用药,国内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患者迎来新治疗选择

全球首创EZH2抑制剂他泽司他完成中国首例患者用药,国内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患者迎来新治疗选择

近日,由和黄医药与美国Epizyme公司(简称“Epizyme”)合作开发的创新药物他泽司他(商品名达唯珂®/Tazverik®)的临床急需进口药品申请获批于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使用,用于治疗晚期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患者,为中国患者带来更多用药选择。2022年 6月30日,他泽司他于博鳌超级医院完成国内首例患者用药,标志着全球首创的EZH2抑制剂正式在中国进入临床应用,开启了中国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治疗的新篇章。 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治疗新选择 上皮样肉瘤(epithelioid sarcoma)是一种罕见的、极具侵袭性的软组织肉瘤。目前,根治性切除术是上皮样肉瘤的主要治疗方法,然而这类肿瘤非常容易发生局部复发和远处转移。由于治疗选择有限,复发转移后患者的存活率并不理想。 滤泡性淋巴瘤(follicular lymphoma)则是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一种亚型,约占所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的20%。滤泡性淋巴瘤一般来说进展较为缓慢,然而由于其病征极其隐匿,大部分患者确诊时已是中晚期。此外,滤泡性淋巴瘤的复发率较高,约两成的患者会于一线治疗的两年内复发。1 滤泡性淋巴瘤和上皮样肉瘤患者的治疗选择非常有限,亟需新的治疗方法改善生存状况。2020年1月和6月,凭借在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患者中取得的客观缓解率(ORR)和缓解持续时间(DoR)数据,他泽司他获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加速批准,分别用于治疗晚期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成为全球首创的EZH2抑制剂,为这些治疗选择十分有限的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继取得FDA加速批准后,他泽司他于2021年被纳入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临床实践指南推荐,用于治疗特定的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患者。紧跟国际最新治疗趋势,中国肿瘤临床学会(CSCO)也于2021版《CSCO软组织肉瘤诊疗指南》中纳入他泽司他,推荐用于二线治疗上皮样肉瘤患者2,为他泽司他在中国的临床应用提供重要的规范用药依据与参考。 创新诊疗模式为患者带来“及时雨” 海外新药获批后往往数年后方可进入中国市场,对于每天都在与癌症“赛跑”的患者们来说,只能焦急等待。为了解决巨大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近年来我国政府“急患者所急”,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帮助具有临床价值的药品尽快惠及我国患者。其中,国务院于2013年批准设立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简称“海南先行区”),致力打造汇聚全球科技创新的国际医疗旅游目的地。海南先行区明确了临床急需进口药品管理规定,允许区内特定医疗机构因临床急需,进口在海外已批准上市但尚未在我国获批的、国内已注册品种无法替代的药品。 基于这一政策, 2022年5月底,他泽司他获海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和海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于海南先行区使用,令这一创新疗法得以提早惠及中国患者。2022年 6月30日,他泽司他国内首例患者用药在博鳌超级医院完成,标志着他泽司他正式惠及中国患者。 苏慰国博士 和黄医药首席执行官兼首席科学官 和黄医药首席执行官兼首席科学官苏慰国博士表示:“作为中国医药创新企业的先行者之一,和黄医药致力于为有需要的患者带来创新药物,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仍有许多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亟需解决。他泽司他在中国首例患者用药的完成,兼顾临床进展和中国国情,将使国内患者能与全球同步受益于这一全新机制的EZH2抑制剂,对改善上皮样肉瘤和滤泡性淋巴瘤治疗现状具有里程碑意义。” 在此基础上,根据《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临床急需进口药品带离先行区使用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海南先行区还允许患者将这些仅供自用、少量的口服临床急需进口药品带离先行区使用,方便患者用药治疗。海南先行区对每位患者实行“一药一策”,根据不同药品和临床需要,采取不同的带药方案。患者带药回家后,会通过互联网远程诊疗、驻地医疗机构合作等方式随访监测并指导用药,实时关注用药安全。目前患者通过评估申请后,可最多携带三个月的他泽司他离岛自用,有效解决了患者每次使用必须来海南住院的问题,为患者用药提供了便利,并大幅降低相关的医疗、旅行费用,缓解患者负担。 创新表观遗传学作用机制 全球首创EZH2抑制剂 传统上人们普遍认为癌症的发生与基因的变异密切相关。近年来研究发现,在DNA序列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基因的表达和功能也可能受表观遗传学(epigenetics)机制影响发生改变。针对表观遗传学靶点的研究也成为药物开发的新兴热点和趋势。 EZH23是一种组蛋白甲基转移酶,通过催化组蛋白H3K27的甲基化,从而控制各种基因表达并调节细胞的正常生理功能。研究发现,在滤泡性淋巴瘤和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等多种癌症中,均存在EZH2失调现象,并与临床的不良预后和疗效相关。此外,EZH2失调还常见于乳腺癌、肺癌、结直肠癌、前列腺癌及胃癌等多种实体瘤中。 他泽司他作为全球首创的EZH2抑制剂,由 Epizyme开发并于2020年获FDA加速批准上市。2021年8月,和黄医药与Epizyme开展合作,负责他泽司他在大中华区(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的研究、开发、生产以及商业化。他泽司他可通过抑制过度活跃的EZH2功能,调节参与细胞周期调控和终末分化基因的转录,从而抑制肿瘤细胞增殖。 全球多项临床开发计划同步推进,创造更多可能性 和黄医药首席执行官兼首席科学官苏慰国博士表示:“得益于海南先行区的政策,他泽司他作为临床急需进口药品在海南率先使用,惠及中国患者。这只是一个起点,未来和黄医药将加紧启动并深入推进他泽司他在中国的其他临床研究,尽快推进他泽司他在中国的注册审批,希望让更多、更广泛的患者获益于这一创新药物,进一步改善患者整体预后、提高生活质量,助力健康中国2030战略目标的实现。” 据悉,目前和黄医药已计划启动一项滤泡性淋巴瘤的桥接研究,以支持他泽司他在中国的注册,扩大他泽司他在中国的使用范围。 和黄医药及Epizyme还正在大中华区开发他泽司他用于治疗多种血液肿瘤及实体瘤,其中和黄医药主导Epizyme的SYMPHONY-1全球Ib/III期确证性研究的中国部分。和黄医药还计划启动他泽司他与其产品管线中其他创新药物的多项联合疗法研究,并与Epizyme合作开展其他全球研究,以探索更多治疗可能性,令更多患者获益。 参考资料: 1.Casulo, Carla et al. “Early Relapse of Follicular Lymphoma After Rituximab Plus Cyclophosphamide, Doxorubicin, Vincristine, and Prednisone Defines Patients at High Risk for Death: An Analysis […]

半夏
赛沃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肺肉瘤样癌患者,起效迅速、PFS达7个月

赛沃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肺肉瘤样癌患者,起效迅速、PFS达7个月

该例患者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晚期肺肉瘤样癌,一线治疗采用赛沃替尼治疗,疗效良好,达到部分缓解(PR),获得了7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不良反应可耐受。赛沃替尼耐药后,二线治疗采用卡博替尼,三线治疗采用克唑替尼,均很快出现疾病进展(PD),患者的总生存期(OS)达15个月。该病例由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韩森教授提供,并由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方健教授点评。 病例简介 ▎基本情况: 患者,男,74岁。 主诉:右侧胸痛5月。 胸部增强CT:右肺上叶巨大软组织肿块,轴位较大层面约138×83 mm,上下径约126 mm,轻度强化,累及右侧第1-3肋,并存在明显上腔静脉压迫,伴侧支循环的建立。 腹部及浅表淋巴结B超:右锁骨上多发肿大淋巴结,考虑转移。 全身骨扫描:右侧第1、4肋骨盐代谢旺盛灶,转移可能。 头部MRI:未见明显转移。 右肺上叶占位穿刺活检:(右上肺)分化差的癌,形态及免疫标记支持为非小细胞肺癌(NSCLC),但未能明确区分腺、鳞分化。 免疫组化显示:ALK-Ventana(-),CK5/6(-),NapsinA(-),P 40(-),ROS-1(-),TTF-1(-),卡红(-),CK(+),Syn(-),CD56(-),CgA(-)。 临床诊断:Ⅳ期右肺上叶NSCLC(T4N3M1)。 基因检测:MET基因内含子13区域存在短片段缺失(NM_000245.2:c.2888-35_2888-20del),该变异会导致mRNA水平外显子14的跳跃。 ▎诊疗经过: 本例高龄患者因胸痛就诊,初诊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NSCLC。2018年8月31日,一线治疗采用赛沃替尼,患者用药当天诉背部疼痛明显减轻,用药1周疼痛症状完全缓解,停用止痛药物。用药6周后复查评效,胸部增强CT显示右肺上叶肿块缩小至88 mm,较治疗前缩小36%。综合评效为PR。上腔静脉压迫完全缓解,侧支循环已无造影剂充盈。用药12周和18周后确认疗效,均为维持PR,肿瘤继续缩小。治疗期间的不良反应可耐受。 图1. 赛沃替尼治疗前及治疗过程中复查评效 2019年3月8日,复查评效肿瘤进展,PFS为7个月。患者无明显症状,考虑仍临床获益,继续口服赛沃替尼。为探讨赛沃替尼的耐药原因,行二次活检。右上肺病理检查结果显示为分化差的癌,伴坏死,符合肉瘤样癌。基因检测结果显示,与基线期相比,新出现BRAF基因扩增,MET 14外显子突变丰度由58.5%升高到69.8%,MET扩增由2.4倍升高到3.1倍。 肿瘤持续进展,2019年6月,患者的二线治疗方案换为卡博替尼,治疗1个月后,疗效评估为PD。2019年7月,三线换克唑替尼治疗1个月余,疗效评估为PD。患者因肿瘤持续进展,于2019年10月29日去世,OS为15个月。 病例提供专家 韩森教授:善用基因检测,让精准诊治贯穿肺癌全病程 研究表明,驱动基因对肺恶性肿瘤细胞的持续生长、浸润和转移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而驱动癌基因的失活可导致癌细胞凋亡,即癌细胞对驱动基因的抑制剂具有高敏感性。驱动基因的发现为肿瘤的分子靶向治疗提供了有力的理论依据[1]。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发展,基因突变的检测及相应靶向药物的应用使得NSCLC的治疗水平得到极大提高。如今,靶向基因的检测已是各大医院的常规检测项目。 MET被认为是继EGFR、ALK之后又一重要的NSCLC分子治疗靶点,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在NSCLC中占3%-4%,在肺肉瘤样癌中占较高的比例,为4.9%-31.8%;高加索人群中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发生率略高于日本人和中国人(3.0% -4.9% vs 0.9% -2. 8%);在老年NSCLC患者中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发生率高于年轻患者;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几乎总是与其他基因突变互斥,提示其代表一种独立的肿瘤驱动基因[2]。 该患者初诊时,行基因检测,显示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随着赛沃替尼的长期治疗,经过7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患者最终出现耐药。肿瘤组织内的基因,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新的突变,各种治疗手段都可能会影响突变发生的频率和突变的位点也不一样。因此,在药物耐药、疾病进展以后,需要酌情考虑再次进行基因检测,尝试寻找其耐药机制。本例患者第二次基因检测发现出现新的BRAF基因扩增,MET14号外显子突变丰度上升,MET扩增倍数增加。但MET抑制剂的耐药机制较复杂,目前正在进一步研究中,MET抑制剂耐药后的治疗方法,也有待进一步探索。 2021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指出,对于晚期NSCLC患者,推荐检测MET扩增和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等基因,通过在肿瘤组织中进行单基因检测技术或二代测序技术(NGS),在若组织标本不可及,可考虑检测游离/循环DNA(cf/ctDNA)。该推荐为Ⅱ级推荐,体现出国内肺癌专家对于MET靶点检测的高度重视[3]。 在精准医疗时代,基因检测为临床上更为准确、有效的诊疗起到了积极的指导作用。期待未来基因检测技术不断突破,为肺癌患者的精准治疗保驾护航。 专家点评 方健教授:传统疗法对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肺癌的疗效有限,患者可从赛沃替尼治疗中获益 在赛沃替尼上市之前,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肺癌患者常用的治疗方案为化疗和免疫治疗,但是化疗和免疫治疗既往用于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疗效有限。一项临床研究结果显示,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NSCLC患者接受一线化疗的中位OS仅为6.7个月,远低于驱动基因阴性患者的OS(11.2个月)[4]。另一项临床研究中,24例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NSCLC患者接受了免疫治疗,结果显示免疫治疗的客观缓解率(ORR)为17%,中位PFS仅为1.9个月,疗效未达到预期[5]。 本例患者为肺肉瘤样癌,肺肉瘤样癌是一类罕见的NSCLC,早期患者是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模式,但遗憾的是,肺肉瘤样癌对放化疗不敏感,且容易复发和转移,预后不良,患者的治疗需求远未满足。 2021年《柳叶刀·呼吸医学》杂志公布了一项赛沃替尼治疗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肺肉瘤样癌或其他NSCLC亚型的Ⅱ期临床研究结果:在全部70例患者中,独立评审委员会评估的赛沃替尼治疗的ORR为42.9%,疾病控制率(DCR)为82.9%,中位PFS为6.8个月,中位OS为12.5个月[6]。 值得注意的是,肺肉瘤样癌的患者比例高达36%,21%的患者出现脑转移。亚组分析结果显示,肺肉瘤样癌患者经独立审查委员会评估的ORR为40.0%,中位PFS为5.5个月。脑转移患者经独立审查委员会评估的颅外ORR为46.7%,DCR为93.3%,中位PFS为6.9个月[6]。 基于赛沃替尼的研究成果,2021版《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针对MET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用药推荐,在Ⅱ级推荐中指出赛沃替尼(3类证据)作为一线未用靶向治疗患者的治疗选择,为MET靶向药物中推荐级别最高[3]。   参考文献: [1]邹黎黎,柯琦. 非小细胞肺癌靶向基因及其检测研究进展[J]. 四川解剖学杂志,2020,28(3):196-200. [2]周晔,于雁.MET14外显子跳跃突变与非小细胞肺癌[J].国际肿瘤学杂志,2021,48(6):366-369. [3]2021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诊疗指南》. [4]Gow CH, Hsieh MS, Wu […]

半夏
超高龄肺癌肉瘤患者长效生存17个月,奇迹仍在延续丨一线安罗替尼联合放疗

超高龄肺癌肉瘤患者长效生存17个月,奇迹仍在延续丨一线安罗替尼联合放疗

世界卫生组织将肺癌肉瘤(PC)归类为细胞分化差的肉瘤样癌的一种亚型,肺癌肉瘤(PC)是一种罕见且高度恶性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对放化疗不敏感,PC在临床实践中非常罕见且侵袭性强,预后也较差。为晚期 PC 患者确定有效和安全的治疗方法是一个紧迫的临床问题。 今天,小编就为您解析一位 88 岁的 PC 不能手术且有脑梗死病史的患者,该患者在接受了10个月的一线安罗替尼联合立体定向放射治疗 (SBRT) 治疗后,肿瘤有了显著改善达到部分缓解 (PR)。 立体定向放疗,就是通过多个角度将x射线瞄准一个小病灶进行集中照射,它的前提是建立在精准定位的基础上。相比于手术,立体定向放射治疗无创、无麻醉、无痛苦,而且相对来讲风险也比较小,对一些高龄的老年人患者更适合。而安罗替尼作为一种口服、新型的小分子多靶点TKI,安罗替尼能够有效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等激酶,具有抗肿瘤血管生成和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在既往非小细胞肺癌(NSCLC)、小细胞肺癌(SCLC)以及软组织肉瘤当中,安罗替尼的疗效及安全性研究均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案 例 报 告 一名 88 岁男性患者,吸烟 60年,于 2020 年 8 月发生脑梗塞。计算机断层扫描(CT)显示左上叶病灶 11.0 cm × 5.6 cm,胸膜可见坏死。图 1)。组织学检查显示鳞状细胞癌和骨肉瘤,提示癌肉瘤。免疫组织化学 (IHC) 显示异上皮细胞巢对 P40、PCK、CK5/6、SATB2、SMA(部分)呈阳性,而对 TTF-1、CK7、Dcsmin、CD34、STAT6、ALK-V 和 ROS-1 呈阴性。我们的基因检测方法显示EGFR、ALK、ERBB2、BRAF、MET、ROS1、RET和KRAS均为野生型且未扩增。因此诊断为左上叶肺癌肉瘤(cT4N0M0 II期AJCC 8th)。 图 1胸部 CT 扫描显示左上肺叶病变,诊断时( A和B ) ,安罗替尼治疗 3 个月后( C和D ),安罗替尼治疗 9 个月后( E和F)。  经机构 MDT […]

半夏
肉瘤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我们看到希望了吗?

肉瘤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我们看到希望了吗?

骨与软组织肉瘤是一类高度异质性的实体瘤。它是一种分类亚型比较多的广义肿瘤,例如胃肠道间质瘤、子宫肉瘤、脂肪肉瘤、滑膜肉瘤、骨源性肉瘤、平滑肌肉瘤、横纹肌肉瘤、纤维肉瘤、软骨细胞肉瘤、Ewing肉瘤和未分化性肉瘤等等。 软组织和骨肉瘤是非常罕见的肿瘤,占所有恶性肿瘤的不到1%。由于其发病率较低,难以得到医学研究者的关注,因此诊疗研究进展较为缓慢。近年来免疫治疗,尤其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B)的应用,已经在多种肿瘤中获得成功,但ICB并未纳入肉瘤的标准治疗方案。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确定有效的肉瘤免疫治疗策略。 鉴于ICB是日常临床实践中广泛使用的免疫治疗策略,同时迫切需要新的肉瘤治疗方案,近期发表在Cancers(Basel)杂志(IF=6.126)上的一篇综述“Immunecheckpoint inhibitory therapy in sarcomas: is there light at the end of thetunnel?”概述了ICB在肉瘤中应用的临床试验结果1。   1 文献检索 截止到2020年11月11日,通过对ClinicalTrials.gov和Pubmed的检索,作者共查询到14个肉瘤免疫治疗相关临床试验已公布研究结果(见下图)。 2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单药用于肉瘤的治疗 Pembrolizumab SARC028研究:这是一项多中心、单臂Ⅱ期研究,主要探索pembrolizumab单药二线及以上治疗晚期软组织肉瘤和骨髓瘤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NCT02301039)。该研究入组84例患者,肉瘤的亚型包括平滑肌肉瘤(LMS)、低分化/去分化脂肪肉瘤(DDLPS)、未分化的多形性肉瘤(UPS)、恶性纤维组织细胞瘤、滑膜肉瘤、骨肉瘤、软骨肉瘤和尤因肉瘤等。 主要研究终点为ORR,次要研究终点为安全性、PFS、OS等。结果显示,pembrolizumab在总体入组患者中未达到其预设的主要研究终点(25% ORR),其中,在UPS组的ORR为23%,DDLPS组的ORR为10%。贫血和淋巴细胞计数减少是最常见的3级或以上的不良反应,整体看肉瘤患者使用pembrolizumab安全性良好。 生物标志方面,有治疗响应的患者中,75%的UPS患者(6/8)PD-L1阳性表达;因此UPS患者中的PD-L1表达阳性可能与疾病缓解相关。研究人员得出结论,ICI在软组织肉瘤患者,特别是UPS和DDLPS患者中诱导了持久的疾病响应并显示出有意义的临床活性。 NCT03469804研究:在这项前瞻性II期临床试验中,研究者考察了pembrolizumab单药对地方型和经典型卡波西肉瘤患者的疗效,其结果发表在ESMO 2020上。该研究共纳入17名患者,接受200mg pembrolizumab, IV,Q3W,持续6个月。主要终点是BOR。 结果表明,71%的患者出现了疾病响应,另有24%的患者为SD。安全性上,药物毒性是可耐受的,只出现了1个3级不良反应。这项研究的一个关键发现是,在基线肿瘤组织和免疫细胞上缺乏PD-L1表达的患者,使用pembrolizumab治疗效果有限。这表明PD-L1表达有可能是地方病/经典型KS免疫治疗疗效的预测因子。 AcSé研究:AcSé研究是一项非随机II期临床试验(NCT03012620),考察了pembrolizumab对不同肉瘤组织学亚型的疗效。纳入的患者中有24例患有脊索瘤,13例患有ASPS,6例患有增生性小圆细胞瘤(DSRCT),另外6例smarca 4恶性横纹肌样瘤(SMRT),还有31例具有其他组织学亚型。 研究的主要终点为研究开始后第84±7天的ORR,次要终点为CBR(临床获益率)、PFS、OS、DOR和安全性等,患者每三周静脉注射pembrolizumab 200 mg,最长可达两年。研究结果表明,PR为15%,SD为37%,研究人员强调了组织学类型对治疗疗效的重要影响,因为在33.3%的SMRT和35.7%的ASPS患者中分别观察到疾病响应。 Nivolumab ADVL1412研究:这是一项多中心、单臂、I–II期研究(NCT02304458),探索nivolumab单药在复发或难治性实体瘤或淋巴瘤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分为剂量确认和剂量扩展两部分(A、B),A部分患者接受nivolumab 3mg/kg,IV,D1、D15,Q4W,剂量限制性毒性降级以建立RD;B部分患者接受RP2D剂量。最终入组85例患者,其中A部分患者13例,3mg/kg确定为RP2D;B部分患者入组72例患者。疾病的响应只在淋巴瘤中看到,其他癌种(包涵肉瘤)未观察到肿瘤缩小。 NCT02428192研究:这是一项在转移性或不可切除性子宫LMS患者中尝试进行Nivolumab单药治疗的单中心II期临床试验研究,这些患者需先前接受过化疗治疗。研究的主要终点是ORR。 其次,作者还研究了对nivolumab的应答与肿瘤组织样本的PD-1、PD-L1和PD-L2表达之间的相关性。患者接受nivolumab 3mg/kg,IV,Q2W。最终,入组了12例患者,中位PFS为1.8个月,中位OS未达到。未发现PD-1、PD-L1和PD-L2的表达与患者预后的显著相关性。安全性方面,12例患者中有9例出现3级或以上的不良事件,其中血清淀粉酶和脂肪酶的升高与用药有关。 OSCAR研究:该研究是日本一项主要针对腺泡状软组织肉瘤(ASPS)的II期临床试验。该研究考察了nivolumab在晚期透明细胞肉瘤(CCS)和ASPS治疗中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在CTOS2020上公布了初步结果。共有11例CCS和14例ASPS患者入组,患者接受240mg nivolumab治疗,Q2W,直到疾病进展或出现无法忍受的药物毒性。该研究未达到主要终点(疾病响应率,RR)。然而令人鼓舞的是,疾病控制率达到64%。中位PFS为4.9个月,中位OS为15.8个月。 Geptanolimab Gxplore-005研究:Gxplore-005是一项单臂,II期临床研究(NCT03623581),入组了37例复发或转移性或不可切除的ASPS患者,接受3 mg/kg geptanolimab(国产新型PD-1单抗),IV,Q2W,主要终点为ORR。 研究结果为:ORR:37.8%,mPFS为6.9个月(95%CI,5.0–未达到),在32例(86.5%;95%CI,71.2–95.5)患者中实现了疾病控制。37例患者中有3例报告3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s),包括贫血,垂体炎和蛋白尿[各1例(2.7%)]。 没有观察到4级TRAEs。两名(5.4%)患者由于TRAEs而停止治疗(1名患有垂体炎,1名患有Mobitz I型房室传导阻滞)。CD4+T细胞的基线百分比与疾病响应呈负相关(P=0.031)。 3 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用于肉瘤的治疗 AllianceA091401研究:这是一项随机II期临床试验(NCT02500797),旨在比较nivolumab联合或不联合ipilimumab治疗转移性或不可切除肉瘤患者的差异,这些患者至少接受过一种系统治疗。Nivolumab 3mg/kg,Q2W;Nivolumab […]

半夏
多纳非尼或成晚期肝细胞癌一线治疗新选择;恩沃利单抗在美获孤儿药认定,治疗软组织肉瘤|肿瘤情报

多纳非尼或成晚期肝细胞癌一线治疗新选择;恩沃利单抗在美获孤儿药认定,治疗软组织肉瘤|肿瘤情报

文章来源:医学界肿瘤频道   要点提示 J CLIN ONCOL:多纳非尼有望成为晚期肝细胞癌患者一线单药治疗新选择 Liver Cancer:接受卡瑞利珠单抗治疗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疾病进展后,继续卡瑞利珠单抗治疗仍能获益 新药:恩沃利单抗获美国FDA孤儿药认定,治疗软组织肉瘤 新药:靶向CD47和HER2!国产双特异性抗体获批临床 01 J CLIN ONCOL:多纳非尼有望成为晚期肝细胞癌患者一线单药治疗新选择 近日,一项对比多纳非尼与索拉非尼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HCC)的开放、随机、平行对照、多中心II/III期临床研究在J CLIN ONCOL发表。结果显示,在中国晚期HCC患者中,多纳非尼在改善总生存期(OS)方面优于索拉非尼,并且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有望作为这些患者的潜在一线单药治疗。 在本研究中,Child-Pugh评分≤7且既往未接受过全身治疗的不可切除或转移性HCC患者被随机分配(1:1)至多纳非尼组(n=328;0.2g,每日口服2次)或索拉非尼组(n=331;0.4g,每日口服2次),直至出现不可耐受的毒性或疾病进展。 与索拉非尼组相比,多纳非尼组的中位OS显著延长(12.1个月vs.10.3个月;HR,0.831;P=.0245)。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3.7个月vs.3.6个月(P=0.0570)。客观缓解率为4.6%vs.2.7%(P=0.2448),疾病控制率为30.8%vs.28.7%(FAS;P=0.5532)。多纳非尼组的患者发生药物相关3级及以上不良事件的数量显著少于索拉非尼组(n=125 vs.n=165;38%vs.50%;P=0.0018)。 02 Liver Cancer:接受卡瑞利珠单抗治疗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疾病进展后,继续卡瑞利珠单抗治疗仍能获益 一项预治疗晚期肝细胞癌(HCC)的多中心、开放标签、平行组、随机、II期研究中,卡瑞利珠单抗显示出较强的抗肿瘤活性和可接受的安全性特征,并且随着随访时间的延长,预治疗的晚期HCC患者,尤其是在根据实体瘤疗效评价标准(RECIST)定义为进展后继续治疗(TBP)的患者,继续接受卡瑞利珠单抗治疗后,疗效评估为持续缓解和较长的生存期,并且较安全。 在此II期研究中,217例患者接受卡瑞利珠单抗3 mg/kg静脉注射,每2周或3周一次。中位随访时间13.2个月。2年结局显示,总体患者第12、18、24个月时的持续缓解率分别为68.3%、59.8%、53.1%。中位总生存期(OS)为14.2个月,总体患者18、24个月的OS率分别为41.3%和33.7%。 其中172例发生进展(根据RECIST)的患者中,102例接受了TBP,70例未接受(非TBP)。TBP组的中位OS为16.9个月,非TBP组为9.4个月。TBP组与非TBP组18个月和24个月OS率分别为47.5%与33.1%和38.8%与23.2%。未观察到新的不良反应。 03 新药:恩沃利单抗获美国FDA孤儿药认定,治疗软组织肉瘤 近日,先声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其与思路迪(北京)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及江苏康宁杰瑞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合作的恩沃利单抗再获美国FDA授予孤儿药资格,适应证为软组织肉瘤。此前,恩沃利单抗已获得FDA授予治疗晚期胆道癌的孤儿药资格认定。除在美国获得两项孤儿药资格外,恩沃利单抗在中国的上市申请也已获得国家药监局受理,并纳入优先审评审批程序。 04 新药:靶向CD47和HER2!国产双特异性抗体获批临床 近日,宜明昂科宣布,中国国家药监局(NMPA)已批准其CD47xHER2双靶点抗体-受体重组蛋白药物IMM2902开展临床试验,针对的适应证为HER2表达的晚期实体瘤。新闻稿指出,这是宜明昂科第三款基于CD47靶点的新药项目进入到临床研究阶段。  

半夏
“革命性”药物让不同的恶性肿瘤患者成功摆脱癌症!有望在中国上市

“革命性”药物让不同的恶性肿瘤患者成功摆脱癌症!有望在中国上市

文章来源:环宇达康国际医讯   晚期癌症重新回到正常生活,大概所有的癌症患者都盼望着这样的奇迹发生。 2018年11月,“革命性”的抗癌药物-拉罗替尼(Vitrakvi,larotrectinib)在美国震撼上市,引起了全球轰动,不管是医生还是患者,甚至是健康人,都注意到了这款给癌症患者带来“治愈”希望的新型抗癌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证实,接受拉罗替尼治疗的患者中,超过75%的患者反应良好,肿瘤缩小或消失。这款药物每年可以帮助成千上万的人,无论是成人还是儿童,拉罗替尼已经给各类晚期癌症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 一,无法手术,放化疗的恶性肉瘤重回正常生活 当你看到Lakelynn时,一定会被她的欢乐和笑容所感染。没有人能想到,这个6岁的,在学校活力四射,喜欢芭比和唱歌的漂亮女孩在三年前被医生诊断为“无法可治”的恶性癌症。如今,她已战胜癌症,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在学校和操场上放声大笑和奔跑。 Lakelynn在三岁的时候确诊为一种罕见的恶性肉瘤,因为肿瘤长在右臂上,包裹着神经,这个位置既不能手术,又不能放疗,这些治疗都有可能造成神经损伤,让Lakelynn的右臂瘫痪。因为无法确诊具体是哪类肉瘤, 没有医生知道该如何治疗Lakelynn,只能用一些药物缓解手臂的剧烈疼痛。很快,她的右臂被肿瘤压迫,已经完全无法正常使用了。 右臂罕见肉瘤– 看着痛苦的女儿,Leslie和Mike心如刀割。但是他们没有轻易放弃,在医生的建议下,他们将组织样本做了高级基因组测序,结果显示,Lakelynn的基因存在NTRK融合。紧接着,幸运的消息接踵而至,一位医生兴奋的告诉Lakelynn的父母,针对这一特定的突变类型,有一款代号为LOXO-101(larotrectinib,拉罗替尼)新药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并且根据目前的临床试验的结果,这款药物已经创造了无数重生的奇迹,很多检测到NTRK融合的患儿都对药物有良好的响应,这一次,她或许有救了。 由于Lakelynn命悬一线,在48小时内,经过多方努力,她顺利入组了在波士顿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史蒂芬·杜波依斯(Steven DuBois)博士 领导的这项新药临床试验。 Steven DuBois博士 果然,这款药物再次显示出“神奇”的抗癌效果。在开始接受拉罗替尼治疗后,Lakelynn的肿瘤开始迅速缩小,现在她已经进行了三年的临床试验,目前她的病情稳定,每月一次前往波士顿进行随访和药物治疗。与传统疗法相比,该药的副作用极小。 Lakelynn的父母在接受采访时激动地说,这款药物挽救了女儿的性命,并且给了她正常的童年,让她可以在充满笑声的学校和操场快乐成长。 二,拯救致命脑胶质瘤:几周内肿瘤停止生长 Kristian在16个月的时候出现了癫痫的症状,当父亲Steve和母亲 Maria带他去医院的时候,没有人知道Kristian到底是哪出了问题,因为脑部的扫描和各类检查都没有显示出异常。   但是Kristian的情况在迅速恶化。他的眼睛和整个右侧的身体失去控制。 最终,一名出色的神经肿瘤学家,Jordan博士诊断出Kristian是得了一种恶性程度极高的脑瘤-脑干高级别胶质瘤,一种预后极差的肿瘤。这对于Kristian的父母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因为医生遗憾的告诉他们 :“这是最严重的肿瘤,在最糟糕的位置,在最糟糕的年龄。”这意味着这个位置的肿瘤根本无法手术,而且因为孩子只有18个月,也无法接受放疗。 没有任何父母会放弃任何拯救孩子的希望,Steve和 Maria恳求Jordan博士再尝试其他方式。于是他们为Kristian做了全基因组测序来分析肿瘤是否存在独特的标记物和能够靶向的基因。 非常幸运的是,Kristian竟然存在一种非常罕见的突变NTRK融合,针对这一突变类型,LOXO-101(larotrectinib,拉罗替尼)新药的临床试验正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给这个原本不幸的家庭带来了一线希望。 当拿到药物的时候,玛丽和史蒂夫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瓶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药物,上面写着服用说明,他们无法想象这款药物会比之前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了解各种可能挽救孩子的疗法更有效。 而让所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Kristian在开始接受拉罗替尼的治疗后,好处几乎是立竿见影的。几周内,Kristian开始重新控制自己的眼睛、四肢,而核磁共振扫描显示肿瘤已经停止生长。现在他正在顺利的康复中。 “这种药物和试验的反应是我们在 1/2 期研究中见过的最好的反应之一。超过 80% 的孩子都做出了深刻的反应!Jordan博士说。 三,从父亲到祖父,晚期肺癌获得长生存机会 2013年,业余音乐家John Peachey在演奏大号的时候突然出现剧烈的背部疼痛。 灾难就此开始。 检查结果显示,他的肺部有个肿块,并且左肺里出现了1.5升的积液。最终诊断为非小细胞肺癌,Ⅳ期,肿瘤已经转移到了脑部,骨骼和肝脏。 John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几十年来他一直乐观积极的生活,并且从不抽烟喝酒,厄运就这样从天而降。 短暂的恐惧和焦虑后,John开始积极配合治疗,为了自己的爱人和还在上大学的女儿,他希望自己能看到女儿顺利的毕业。 John还算幸运,虽然尝试了免疫治疗无效,但是对化疗的响应和耐受却很好,当然除了严重的副作用,恶心,呕吐以及永久的听力损伤。 在不停的化疗和放疗和一次次的复查中,John还算顺利的度过了6年多。 2019年,化疗即将结束,肿瘤科医生建议他进行基因检测,不久后John接到电话,得知波士顿的医院已经分离出特定基因突变 NTRK。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一种名为 VITRAKVI(拉罗替尼)的新靶向治疗有可能有用,它在美国取得了巨大成功,拯救了无数的晚期患者。 2019 年 4 月,John开始使用 VITRAKVI。它立即显示出很好的效果。第一次大脑 MRI 和胸部和骨盆的 CT 扫描显示没有新的癌症,一些缩小,一些肿瘤已经消失。John的身体正在不断恢复,现在他已经看着女儿毕业,儿子结婚,孙子出生,从父亲到祖父,他已经完全回到了正常的生活,随着孙子的成长,享受着陪伴家人的幸福时光。  […]

半夏
纯干货!骨肉瘤的诊疗要点都在这儿了

纯干货!骨肉瘤的诊疗要点都在这儿了

如何诊断和治疗?

小D
骨肉瘤靶向治疗盘点,你不可不知!

骨肉瘤靶向治疗盘点,你不可不知!

骨肉瘤靶向治疗的研究进展及发现~

小D
27 岁遭遇癌症:3 次手术,22 次化疗,都挺过去了

27 岁遭遇癌症:3 次手术,22 次化疗,都挺过去了

呼吸即是财富,活着就有希望

小D
从“肉瘤”瞥一眼人生

从“肉瘤”瞥一眼人生

“痛苦、失落、恐惧、希望”并不能概括主客观环境带给每个人的情感动态

小D
软组织肉瘤的免疫治疗:如何将沙漠改造成绿洲?

软组织肉瘤的免疫治疗:如何将沙漠改造成绿洲?

免疫治疗打破肉瘤治疗现有瓶颈,希望就在前方!

小D
2018 CTOS|晚期软组织肉瘤领域热点速递

2018 CTOS|晚期软组织肉瘤领域热点速递

CTOS年会是肉瘤领域的国际专业学会,内容涵盖肉瘤的各个类型

小D
《柳叶刀》更新——肉瘤免疫治疗新数据!

《柳叶刀》更新——肉瘤免疫治疗新数据!

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在转移性肉瘤中扮演何种角色?我们一起来找答案。

小D
肉瘤极度恶性,40年终于出重磅新药了!

肉瘤极度恶性,40年终于出重磅新药了!

Lartruvo不止搭上FDA,还勾了欧盟

小D
魏泽西之后,肉瘤免疫治疗治疗新进展

魏泽西之后,肉瘤免疫治疗治疗新进展

肉瘤有很多种,简单说可以分为软组织肉瘤和骨肉瘤,魏泽西的滑膜肉瘤就属于软组织肉瘤。肉瘤的发病年龄的跨度很大,咚咚的粉丝里面就有3岁的肉瘤患者,可恶的小癌;成人常见的肉瘤是未分化多形性肉瘤(之前也称恶性纤维组织细胞瘤),脂肪肉瘤、平滑肌肉瘤等。

小D
最新医生问答
最新抗癌笔记
top3

新年打卡

2024年02月17日
top4

好久没来

2024年02月17日
top5

CR

2024年02月01日
top6

七周年纪念!

2024年01月25日
扫描下方二维码回复 666 获取解锁验证码
步骤:[ 打开微信]->[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三阴姐妹互助圈"公众号输入 666 获取验证码],即可永久解锁本站全部文章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