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血液肿瘤正文

T细胞淋巴瘤热门靶点云集,治疗格局能否被重塑?

|2022年05月10日| 浏览:1851

T细胞淋巴瘤(TCL)是一种罕见的非霍奇金淋巴瘤,分为皮肤(CTCL)和外周(PTCL)亚型。目前针对TCL的在研药物开发管线,主要集中在复发/难治PTCL人群,靶点包括HDAC、PI3K、CD30等。

01
靶向CD30

Seagen制药开发了靶向CD30的ADC药物,Adcetris(brentuximab vedotin)的成功获批改变了CTCL和PTCL的治疗格局,也奠定了Seagen在TCL领域的市场领导者基础。该药由靶向CD30的单抗cAC10和微管蛋白抑制剂(MMAE)偶联而成,其中CD30是经典霍奇金淋巴瘤(cHL)和系统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sALCL)的明确标志物。作为全球第一款获批上市的第二代ADC药物,从2011年上市至今已围绕治疗cHL和sALCL获批6个适应症。目前就ADC药物的市场规模而言,仅次于靶向HER2的ADC药物Kadcyla。

 

此前基于名为ALCANZA的III期试验,Adcetris单药相对于标准治疗而言,ORR为 56.3%,而对照组为12.5%(p<0.001),获批用于PTCL二线治疗。而后基于名为ECHELON-2的III期试验,Brentuximab vedotin联合CHP或CHOP对比化疗用于CD30阳性PTCL的一线标准疗法,mPFS为48.2月vs.20.8月,HR=0.71,p=0.011,成为首个用于PTCL治疗的一线靶向药物。

 

目前Seagen暂无其他针对TCL的产品处于临床研发管线中,主要还是针对Adcetris人群的继续扩展,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还有单药一线治疗HL或PTCL(不适合与化疗联用的人群),R/R HL和PTCL,与化疗联用一线治疗PTCL(CD30表达< 10%)。

图片

Adcetris 目前临床开发计划

今年备受关注的靶向CD30的药物是Affimed公司开发的AFM13,一款潜在“first-in-class”先天免疫细胞衔接蛋白,一边与淋巴瘤表面的CD30抗原结合,另一边可以与NK细胞和巨噬细胞表面的CD16A相结合,在不需要共刺激信号的情况下就可以激活这些细胞。AFM13与源于脐带血的NK细胞联用,已经在治疗复发/难治性CD30阳性淋巴瘤患者的1/2期临床试验中获得积极结果。试验入组了22名复发或难治性 CD30+HL和NHL患者,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患者之前接受过平均7种治疗方案,包括对ADC、PD-1抑制剂等疗法均产生耐药性。可评估的19名患者中的13名接受了2期推荐剂量。

图片
图片

AFM13在2022年AACR公布的疗效结果

结果显示:19例患者ORR为89%,包括10例完全缓解(CR)。接受2期推荐剂量的13名患者在接受两轮治疗后,达到100%的ORR,并且CR从接受第一轮治疗后的38%提高到62%;7例患者在中位随访6.5个月时仍处于CR;整体治疗耐受性好,未发现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免疫效应细胞相关神经毒性或移植物抗宿主病的情况。

从目前的疗效来看,尽管AFM13人群纳入了多线经治的患者,但是ORR和应答持续时间都远超过HDAC抑制剂的30%左右ORR和约10个月的应答持续时间。AFM13的开发计划也包括了PTCL和CTCL等多个适应症,主要的限制可能在需要与NK细胞结合的复杂的制造过程。

图片

AFM13的临床开发计划

02
PI3K抑制剂开发TCL适应症

在小分子药物中,HDAC抑制剂为R/R TCL治疗疗效奠定了基准,BMS凭借来那度胺和HDAC抑制剂romidepsin成为最早进入TCL市场的药企之一,此前分别于2009年和2011年被FDA批准用于已接受过至少一次系统治疗的CTCL和PTCL患者。但romidepsin在治疗romidepsin+CHOP与CHOP对比在一线PTCL患者中的III期试验中因未达到PFS的主要疗效终点而失败,也未能在获得加速批准后证明足够的临床获益,BMS决定在美国撤回PTCL适应症。

 

Duvelisib是PI3K δ/γ异构体的双重抑制剂,是目前在TCL临床开发中进展最快的PI3K抑制剂,2021年12月3日Secura公司宣布自愿撤销回Duvelisib用于治疗复发性或难治性滤泡性淋巴瘤适应症,开发战略重点放在TCL。Duvelisib像许多其他PI3K-δ抑制剂(Zydelig,Aliqopa 和 Ukoniq)一样,被批准用于B细胞淋巴瘤。

 

根据ASH 2021公布的名为PRIMO的II期试验中期结果,试验中纳入了复发/难治性PTCL患者,在剂量选择阶段25mg(n=20)和75mg(n=13)两个剂量组的ORR分别为40%和62%;在剂量扩展阶段,给药方式为服用duvelisib 75mg 2个周期以实现快速的肿瘤反应,随后25mg以维持长期疾病控制并减轻潜在毒性风险。结果显示,在PRIMO试验扩展期ORR为50%,CR达32%。Duvelisib在该人群中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并且与已知的安全性特征保持一致,预计2022年底能完成II期试验。

PRIMO试验中期结果

图片

既往HDAC抑制剂针对TCL的上市均是通过单臂II期试验,而近期FDA ODAC也召开了针对PI3K抑制剂在血液系统恶性肿瘤方面的未来开发的评估会议,安全性评估问题是首要考虑的因素。在仅单臂治疗的情况下,观察到的不良事件难以归因于药物或潜在疾病。与此同时,单臂试验的随访期相对较短,因此难以评估长期安全性。所以,Duvelisib目前在淋巴瘤的疗效数据优于HDAC抑制剂,但最终上市可能还是需要对照试验。

03
其他靶点开发
目前还没有批准的靶向或免疫治疗剂可用于治疗结外自然杀伤/T细胞淋巴瘤 (ENKTL),基石药业的sugemalimab有望成为第一个获批的PD-L1药物,曾获得美国FDA用于治疗R/R ENKTL的突破性疗法认定。2022年1月20日,Sugemalimab在名为GEMSTONE-201的II期试验中宣布治疗ENKTL显示出前景,具体结果将在2022年ASCO上公布,基石药业也将向国家药监局提交用于治疗的新药申请。

今年1月第一三共制药宣布,已向日本厚生劳动省(MHLW)提交了EZH1/2抑制剂 valemetostat用于治疗R/R T细胞白血病/淋巴瘤(ATL)的上市申请,基于在2021年ASH会议上发表的II期试验结果,25名R/R ATL患者的ORR为48%,其中CR 5例,PR 7例,SD 10例。在中位随访6.5个月时未达到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Valemetostat作为小分子药物也可以为患者提供除HDAC抑制剂外的治疗选择。

 

Lacutamab是抗KIR3DL2人源化细胞毒性诱导抗体,KIR3DL2是KIR家族的抑制性受体,在所有CTCL亚型中约有65%的患者表达,在某些侵袭性CTCL亚型,特别是 Sézary综合征患者中有高达90%的患者表达。多达50%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 患者表达该蛋白。它在正常组织上的表达受限。在2021年第16届国际恶性淋巴瘤会议(16-ICML)上公布了II期试验的部分结果,Lacutamab在表达KIR3DL2(队列2)的MF患者中表现出临床反应,截至2021年5月10日数据,在表达KIR3DL2的队列 (n=17) 中,观察到1例CR、5例PR,疗效ORR达到了进入第2阶段的预定阈值35%;在KIR3DL2非表达队列(队列3)中的所有患者(n=19),尚未达到进入第2阶段所需的疗效阈值。

图片

Lacutamab II期试验队列2和3的疗效结果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新浪医药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肝癌肿瘤疫苗疗效如何?哪种疫苗最好?荟萃分析20年来的研究数据为你解答
上一篇

肝癌肿瘤疫苗疗效如何?哪种疫苗最好?荟萃分析20年来的研究数据为你解答

奥希替尼耐药MET扩增的肺腺癌患者,加用赛沃替尼双靶治疗带来持久获益
下一篇

奥希替尼耐药MET扩增的肺腺癌患者,加用赛沃替尼双靶治疗带来持久获益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