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肠癌正文

免疫治疗面面观之结直肠癌

作者:半夏|2021年10月20日| 浏览:978

结直肠癌,也称为大肠癌或者肠癌,包括结肠癌和直肠癌

1995年之前,我国结直肠癌发病率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随着生活水平提高,饮食结构改变,结直肠癌的发病率逐年攀升,已赶上西方发达国家。

2015年中国肿瘤统计结直肠癌的发病率排第3位,死亡率第5位,城市高于农村。

每年新发病例 38.8万死亡病例18.7万。

由于肠镜等早筛的普及性不高,超过35%的患者初诊时已远处转移,失去了根治性切除的机会,只能选择全身性系统治疗来延长生存。

1
转移性结直肠癌的化疗和靶向治疗

1

化疗

化疗是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的标准治疗方案之一,

常用化疗方案是以5-FU、奥沙利铂或伊立替康为基础的双药或三药方案。

单纯化疗的一线治疗方案的中位OS16.7-22.6个月,三药优于双药,但毒性难耐受,化疗OS难以再突破。

2
靶向治疗

CRYSTAL研究发现西妥昔单抗+FOLFIRI能将RAS野生型患者的中位OS再延长8.2月(相比化疗),靶向药物登上了mCRC一线治疗的舞台。

mCRC中除了RAS突变,还可检测BRAF突变HER2表达来选择靶向药物。

  • RAS野生型的标准治疗为化疗联合EGFR抑制剂或VEGF抑制剂。

  • RAS突变的患者往往预后更差,常用治疗方案为化疗联合VEGF抑制剂。

  • BRAF  V600E突变患者虽然占比只有8%,但预后是mCRC中最差的,目前一线治疗推荐三药联合贝伐珠单抗。

  • 还有3%-4%患者HER2阳性,则推荐使用抗HER2的双靶向治疗。

靶向联合化疗可用于一线或二线,但如何排序疗效更好尚无定论,不同指南推荐也不同。

 

mCRC靶向+化疗的疗效

图片

 

虽然靶向药物的加入提高了mCRC的中位OS,但mCRC的异质性非常强,存在不同的基因突变,靶向治疗仅针对RAS/BRAF V600E/HER2这三种类型,距离mCRC完全实现精准治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
mCRC的免疫治疗
1
MSI-H/dMMR人群

 

2015年首次报道MSI-H/dMMR是免疫治疗的敏感人群,后续多个研究也证实,免疫治疗用于MSI-H/dMMR人群后线、一线到新辅助均取得突破性疗效。

a.    PD-1/PD-L1抑制剂用于mCRC的二线及后线治疗

  • 2015年,KEYNOTE-016首次报道K药用于MSI-H/dMMR mCRC后线治疗ORR达到40%,且在MSI-H非CRC患者中也观察到了相似结果。

  • 基于KEYNOTE-016结果,K药继续开展KEYNOTE-164的CRC研究。

    2017年KEYNOTE-164结果显示K药无论用于二线或后线治疗,均取得 33% ORR。

    同年5月FDA批准K药用于二线治疗MSI-H/dMMR mCRC。

  • 2017年 CheckMate-142研究 O药单药组结果公布,二线及后线治疗ORR 31.1%。

    同年7月,O药获得FDA批准用于MSI-H/dMMR mCRC二线治疗。

  • 2018年,CheckMate-142双免疫联合组结果显示二线及后线治疗ORR 55%。亚组分析21例患者合并BRAF突变,ORR和DCR分别55%和79%,接近BRAF突变一线标准治疗的ORR。

同年FDA加速批准了O药联合IPI用于MSI-H/dMMR mCRC二线治疗。

MSI-H/dMMR mCRC二线及后线的免疫临床研究

图片

b.  PD-1/PD-L1抑制剂用于mCRC的一线治疗

  • 2018年也同时公布CheckMate-142双免疫联合队列一线探索结果,ORR达60%,且对比化疗,在一年之后显示出更好的生存优势。

     

MSI-H/dMMR mCRC一线的免疫临床研究

图片

c.  免疫治疗在CRC的新辅助探索

  • NICHE研究率先尝试免疫治疗用于MSI-H/dMMR CRC新辅助,结果引发了轰动,术前使用了1次Ipilimumab,2次Nivolumab,所有7例dMMR患者均达到了MPR显著病理缓解。

2
MSS/pMMR人群

95%的mCRC属于MSS/pMMR,免疫治疗在MSS/pMMR人群的进展缓慢,联合MEK抑制剂或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的研究均以失败告终。

但今年仍有MSS mCRC患者的初步阳性结果报道:

a)  局部进展期直肠癌新辅助:放疗后序贯PD-1(VOLTAGE);

b)  晚期及转移CRC二线及后线治疗:双免组合(CCTG CO.26)、TKIs联合免疫(REGONIVO)以及放疗联合双免疫;

a.   局部进展期直肠癌新辅助

  • VOLTAGE研究显示局部进展期直肠癌患者术前放化疗后序贯5周期O药再行手术切除,30%的患者达到pCR,生物标志物分析发现,PD-L1≥1%且CD8/效应Treg≥2的患者pCR率可高达83%。

b.   晚期及转移CRC二线及后线治疗

  • I药联合tremelimumab对比最佳支持治疗组,MSS型CRC患者的OS延长了2.5个月,进一步分析发现差距主要体现在bTMB≥28的患者,提示在MSS人群中bTMB可能是PD-1/PD-L1的疗效预测因子。

  • 三线标准治疗的瑞戈非尼或呋喹替尼治疗有效率均不足10%,但瑞格菲尼联合O药后线治疗MSS型CRC客观缓解率可达到33%。

  • 接受放疗联合O药+IPI的27例患者中4例得到缓解,对比有应答(CR/PR/SD)及无应答患者(PD)的OS发现,有应答患者的OS延长6.9月,提示单药免疫治疗无效的患者可尝试免疫联合放疗来改善生存。


MSS/pMMR CRC二线及后线的免疫临床研究

图片

3
总结

MSI-H/dMMR 肠癌是PD-1/PD-L1抑制剂的优势人群:

  • PD-1/PD-L1抑制剂用于二线治疗已经获得FDA批准;

  • 国内外指南均在一线推荐了PD-1/PD-L1抑制剂,但是一线对比靶向+化疗孰优孰劣,进行中的Keynote-177将会给出结论。

  • PD-1/PD-L1抑制剂在早期新辅助治疗中展现的优势意义,在未来可能挑战外科手术的地位,使更多患者采用“等待观察”的非手术治疗策略。

MSS/pMMR 肠癌作为免疫检查“潜在人群”,后线治疗探索道路虽然艰难,但已初现曙光,未来可期。

参考文献

1. Guan ZZ, et al. Chin J Cancer 2011;30:682–689;

2. Lenz H-J, et al. ESMO 2014 (Abstract No. 501O);

3. Hurwitz H, et al. Oncologist 2009;14:22–28;

4. Sobrero AF, et al. J Clin Oncol 2008;26:2311–2319;

5. Peeters M, et al. ASCO GI 2014 (Abstract No. LBA387);

6. Hecht JR, et al. Clin Colorectal Cancer 2015;14:72–80;

7. Grothey A, et al. Lancet 2013;381:303–312;

8. Price TJ, et al. Lancet Oncol 2014;15:569–579;

9. Field K, Lipton L.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07;13(28):3806-3815. 

10. Riihimäki M, et al. Sci Rep. 2016 Jul 15;6:29765.

11. 结直肠癌肝转移转化治疗中靶向药物合理应用的专家指导意见(2013年版)

12. Holmes D. Nature 2015; V521, S2-3

13. Bray F, et al. CA Cancer J Clin. 2018 Sep 12

14. Loupakis F, et al. 2015 ASCO Abstract 3510

15. Kopetz S et al. 2017 ASCO

16. Kopetz S et al. 2019 NEJM

17. Lancet Oncol. 2017 September ; 18(9): 1182–1191.

18. N Engl J Med. 2015; 372:250

19. Presented by Lenz at 2018 ESMO congress

20. Chalabi M et al. Ann Oncol,2018,4(6): e 180071.

21. Fukuoka S, et al. 2019 ASCO Abstract 2522

22. Chen ASCO GI 2019

23. 张健. 结直肠肿瘤代谢标记物的筛选及其在早期诊断中的应用研究[J]. 中国科技成果, 2016, 17(16).

24. 结直肠癌及其他相关实体瘤微卫星不稳定性检测中国专家共识,2019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阿帕他胺在东亚人群和高龄患者的亚组分析和应用于疾病早期的探索
上一篇

阿帕他胺在东亚人群和高龄患者的亚组分析和应用于疾病早期的探索

网红小姑娘直播间自杀,抑郁症离你很近,也可以很远!
下一篇

网红小姑娘直播间自杀,抑郁症离你很近,也可以很远!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