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发晚期乳腺癌进行局部治疗未显获益;“新双免”可改善黑色素瘤患者PFS丨肿瘤情报

作者:半夏|2022年01月12日| 浏览:660

要点提示

  1. NEJM:“LAG-3+PD-1”联合治疗相比PD-1单药更能改善初治黑色素瘤患者无进展生存期(PFS)
  2. JCO:对完整原发肿瘤进行局部区域治疗不能改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生存率
  3. JCO:以患者自我报告结局为基础的术后管理可减轻肺癌患者术后并发症
  4. 药讯:口服PD-L1小分子抑制剂ASC61在美递交临床试验申请

01

NEJM:“LAG-3 + PD-1”联合治疗相比PD-1单药更能改善初治黑色素瘤患者PFS

Relatlimab(抗LAG-3抗体)和纳武利尤单抗联合治疗的安全性已被证明,且在经治黑色素瘤患者中展现了抗肿瘤活性,但在初治黑色素瘤的患者中的安全性和活性还需研究。近日发布在NEJM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初治的转移性或不可切除的黑色素瘤患者中,联合治疗相比纳武利尤单抗单药治疗PFS更优,且未发现新的安全信号。

 

图片

期刊官网截图

这项II-III期、全球、双盲、随机试验评估了固定剂量Relatlimab+纳武利尤单抗联合治疗与纳武利尤单抗单药治疗(每4周静脉给药)对于初治转移性或不可切除黑色素瘤患者的疗效。主要终点是通过盲法独立中心评估(BICR)确认的PFS。

联合治疗组的中位PFS为10.1个月(95%CI 6.4-15.7个月),而单药治疗组为4.6个月(95%CI 3.4-5.6)(进展或死亡HR, 0.75;95%CI 0.62-0.92;P=0.006)。联合治疗组的12个月PFS率为47.7%(95%CI 41.8%-53.2%),而单药治疗组为36.0%(95%CI 30.5%-41.6%)。关键亚组的PFS数据同样显示联合治疗效果更佳。联合治疗组和单药治疗组分别有18.9%和9.7%的患者发生3级或4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

02

JCO:对完整原发肿瘤进行局部区域治疗不能改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生存率

6%甚至更多的初诊乳腺癌患者存在远端转移。对完整原发肿瘤进行局部治疗是否可提高总生存期 (OS)仍不确定。近日,一项最新相关研究在JCO发表,结果显示,尽管对原发部位进行早期局部治疗可以改善肿瘤的局部区域控制,但并不能提高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且对生活质量总体没有影响。

 

图片

期刊官网截图

患有转移性乳腺癌且原发肿瘤完整的女性接受4-8个月的全身治疗,如果没有发生疾病进展,则被随机分配到局部治疗(根据非转移性疾病的标准进行手术和放疗)或继续全身治疗。主要终点为OS,次要终点为局部区域控制和生活质量。

256名被随机分配,其中131名接受持续全身治疗,125名接受局部治疗。结果显示,未进行局部治疗的患者3年OS率为67.9%,接受局部治疗的为68.4%(HR,1.11;90%CI 0.82-1.52;P=0.57)。全身治疗组的中位OS为53.1个月(95%CI 47.9-不可估计),局部治疗组为54.9个月(95% CI 46.7-不可估计)。局部治疗组的患者局部进展较少(3年发生率:16.3% vs 39.8%;P<0.001)。各组之间的生活质量基本相似。

03

JCO:以患者自我报告结局为基础的术后管理可减轻肺癌患者术后并发症

近日,一项旨在评估肺癌手术后早期基于患者报告结果 (PRO) 的症状管理的有效性和可行性的研究在JCO发表。结果显示,相比常规护理,肺癌手术后基于PRO的症状管理带来了出院后长达4周的相关症状及并发症的减轻。

 

图片

期刊官网截图

手术前,肺癌患者以1:1的比例随机接受基于PRO的术后症状管理或常规护理。所有患者均通过电子PRO系统报告了MD Anderson症状清单(肺癌术前、术后每日以及出院后每周2次共4周的症状)。在干预组中设置了由五种目标症状评分(疼痛、疲劳、睡眠障碍、呼吸急促和咳嗽评分≥4,范围为0-10分)驱动的超阈值电子警报,对照组患者接受常规护理。主要终点是患者出院时症状阈值事件(得分≥4的任何目标症状)的数量。

在166名参与者中,83名被随机分配到每组。出院时,干预组报告的症状阈值事件少于对照组[中位数(四分位距),0(0-2) vs 2(0-3);P=0.007]。在出院后4周,干预组和对照组之间的差异仍然存在[中位数(四分位距),0(0-0)vs 0(0-1);P=0.018]。干预组的并发症发生率低于对照组(21.5% vs 40.6%;P=0.019)。

04

药讯:口服PD-L1小分子抑制剂ASC61在美递交临床试验申请

近日,歌礼宣布其已在美国递交ASC61的临床试验申请(IND)。ASC61为其自主研发的口服PD-L1小分子抑制剂的,用于治疗晚期实体瘤。

ASC61可通过诱导PD-L1二聚体的形成和内吞,从而阻断PD-1/PD-L1的相互作用,其已在人源化小鼠模型等多种动物模型中展现显著的抗肿瘤活性,同时有良好的安全性和药代动力学特征。

参考文献:
1.Tawbi HA, et al. N Engl J Med. 2022 Jan 6;386(1):24-34. doi: 10.1056/NEJMoa2109970.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109970?query=featured_home

2.Khan SA, et al. J Clin Oncol. 2022 Jan 7:JCO2102006. doi: 10.1200/JCO.21.02006.https://ascopubs.org/doi/full/10.1200/JCO.21.02006

3.Dai W, et al. J Clin Oncol. 2022 Jan 7:JCO2101344. doi: 10.1200/JCO.21.01344. https://ascopubs.org/doi/abs/10.1200/JCO.21.01344?__cf_chl_captcha_tk__=3T_tTAuOAphgayKfaxl1K1RxY9M7i9Oqkov_Zw1PV1o-1641869676-0-gaNycGzND9E

4.https://mp.weixin.qq.com/s/3krTOZVvvXX6Xmjcuae85w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家人得了癌症,家属怎么面对:护理篇
上一篇

家人得了癌症,家属怎么面对:护理篇

医保谈判结果挂网,ADC、小分子抑制剂等价格揭晓,首次进入药品均降超60%!
下一篇

医保谈判结果挂网,ADC、小分子抑制剂等价格揭晓,首次进入药品均降超60%!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