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活下去!一波肺癌新型高效靶向药正在来的路上!

作者:小D|2020年07月27日| 浏览:1172

随着靶向治疗研究与临床转化的推进,目前已有10余种针对非小细胞肺癌的靶向药面世。

 

几乎所有肺癌患者都存在一种或多种肿瘤驱动基因。

 

这就给靶向治疗带来很大希望。

 

 

然而,必须注意到的是,并不是所有的肿瘤靶点基因都有对应的靶向药可用。目前面世的靶向药中主要的基因靶点是EGFR、ALK、BRAF。那么有其他靶点的患者怎么办呢?

 

 

随着今年ASCO(美国临床肿瘤医学)年会的结束,一大波新型靶向治疗药物正在向我们走来的路上。我们从基因靶点出发,为大家重点介绍几个新型靶向药。

 

1

MET外显子14突变阳性的

NSCLC患者

 

MET突变在NSCLC患者中并不多见,约3%-4%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观察到MET外显子14突变。目前,MET突变已被列为NCCN指南中使用克唑替尼治疗的靶标。

 

然而在ASCO2019年会,我们发现了两个新的MET靶向药,治疗效果超出预期。

 

一项II期临床试验(GEOMETRY)指出:口服靶向药capmatinib(卡马替尼),400mg,每天两次,对MET外显子14突变的患者有效。

 

而且一线治疗效果更好。

 

注释:ORR包括完全缓解和部分缓解的患者,DCR包括完全缓解、部分缓解以及疾病控制不进站的患者

 

另外,尚有研究证实:卡马替尼与易瑞沙联合应用,可对EGFR突变、MET过表达的NSCLC患者产生效果,MET基因拷贝数≥6的患者二线治疗的ORR为47%。

 

另一个口服MET抑制剂tepotinib(特珀替尼),也用于MET外显子14突变阳性的晚期NSCLC患者。使用剂量为每日500mg 。II期临床试验显示的ORR约为50%。

 

这项研究的另一个发现是证实了液体活检的有效性,你可以用肿瘤组织来做MET的基因检测,也可以使用血液,两种基因检测方法指导tepotinib治疗的效果没有任何差异。

 

也就是说,想提前预知tepotinib的疗效?你完全可以选择血液基因检测方法来帮忙,而且这种方法价格便宜、检测更方便。

 

卡马提尼和特珀替尼的副作用非常相似,主要是外周水肿伴随恶心,一般很少引起3级以上的严重副反应,安全上还是比较有保障的。

 

2

RET融合

 

1%-2%的晚期NSCLC患者存在RET融合。临床研究LOXO-292证实了一种新型靶向药BLU-667对这2%的患者有明显的治疗活性。

 

选择性RET抑制剂BLU-667的起始剂量是每日400毫克,使用方法是口服。研究发现,48例患者使用BLU-667的客观反应率ORR为58%,DCR为96%,而且,许多患者的反应持续时间较长。

 

该研究还发现BLU-667药物活性较高,对铂化疗或免疫治疗耐药的患者仍旧有效。BLU-667能够透过血脑屏障,脑转移患者使用效果明显。主要的副作用是便秘、中性粒细胞减少、肝功能影响等,疲劳和血压升高也是最常见副反应,一般比较轻微。

 

小结一下,MET外显子14突变和RET融合的相关靶向治疗效果超过预期,临床实用应该会很快到来。

 

3

KRAS突变

 

KRAS是肺癌最常见的突变,可在20%-25%病例中查出。然而,过去十年,人们所有针对KRAS的努力均告失败。今年肺癌靶向治疗中最重要的进展,可能就是发现了针对KRAS突变的靶向药!

 

一种叫做AMG510的新型小分子制剂,成为靶向KRAS G12C突变的良药。KRAS G12C突变在13%的晚期NSCLC表达。一项多中心I期临床试验研究了多种药物治疗后均耐药的患者,AMG510仍有效。所有受试者在使用AMG510前已接受过两种以上的药物治疗,体内残存的肿瘤基因复杂性很高,随着AMG510在安全范围内逐渐剂量增加,仍旧显示出效果:10名患者中有5名表现出部分缓解,且所有患者仍在持续使用AMG510。不良反应(AEs)主要是轻度胃肠道不适。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随着对肿瘤基因多样性的掌握,肿瘤个体化治疗的空间呈现越来越大的趋势。

 

将来患友相见,也许互相询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什么突变?”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肺癌康复圈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EGFR罕见双突变患者奥希替尼显示持久客观反应
上一篇

EGFR罕见双突变患者奥希替尼显示持久客观反应

前列腺癌微创手术,精准治疗减少后遗症
下一篇

前列腺癌微创手术,精准治疗减少后遗症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