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卵巢癌正文

捕获生命奇迹,卵巢癌患者的十二年抗癌长跑

作者:小D|2021年07月14日| 浏览:1250

前言:

2021年4月30日,百汇泽®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附条件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两线化疗、伴有胚系BRCA(g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


近日,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PARP抑制剂百汇泽®(通用名:帕米帕利胶囊)中国上市会在上海盛大召开,三百余位来自国内妇科肿瘤领域的权威专家、临床医生及学者齐聚一堂,共同见证了这一重要历史时刻,并就国内复发性卵巢癌的诊疗现状、治疗策略及创新诊疗格局展开分享与讨论,以期推动本土创新医药成果更好地造福国内患者。

在上市会的医患面对面环节,一位多次复发后使用帕米帕利达到CR、坚持抗癌12年的卵巢癌患者姚阿姨作为患者代表,精神饱满地登上了舞台,面对众人坦然地分享了自己的治疗经历,让人倍感鼓舞。

1

卵巢癌患者之痛

生命不息,化疗不止

卵巢癌是恶性程度最高的妇科肿瘤之一,发病隐匿且进展迅速,约70%的患者诊断时已是晚期,临床上主要的治疗手段就是手术及铂类药物化疗。更闹心的是,卵巢癌极易复发,经过初次的手术和化疗后,约70%的患者会在3年内复发。而且随着复发次数和化疗次数的增加,肿瘤对铂类药物的敏感性也越来越差,最终会发展为铂耐药复发。

铂耐药复发的患者治疗方案往往还是其他非铂类的化疗药物,选择及其有限。而化疗作为一把双刃剑,消灭肿瘤的同时也在慢慢累积毒性,让患者身体越来越差,出现恶心呕吐、白细胞和血小板减少等问题,极大地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和身心健康。因此也有卵巢癌患者自我调侃道,这就是“生命不息,化疗不止”。

2

为铂敏感和铂耐药患者

带来“去化疗”新选择

近年来,随着PARP抑制剂的出现,一部分铂敏感的卵巢癌患者,可以在含铂化疗后使用维持治疗,大大延缓肿瘤复发的速度。但是仍有不少卵巢癌患者,已经处于铂耐药的阶段,难以再次使用铂类化疗,自然也不能从维持治疗中获益。

帕米帕利作为新一代PARP抑制剂,打破了卵巢癌传统治疗的困境,为既往经过二线及以上化疗、伴有胚系BRCA(gBRCA)突变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带来了“去化疗”的全新治疗选择,为铂敏感及铂耐药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开启了靶向治疗的新时代。

本次大会名誉主席、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马丁院士在开场致辞中表示:“百汇泽®是中国首款获批用于治疗铂敏感及铂耐药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PARP抑制,它的上市是对百济神州强大科技创新能力的认可,相信百济神州将成为支撑国家‘健康中国2030’目标实现的中坚力量。”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谢幸教授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孔北华教授共同担任了本次大会主席。
谢幸教授指出:“临床医生需要像百济神州一样有担当的企业作为战友,共同致力于抗癌新药的研发与创新,共同积极推动我国抗肿瘤事业发展,为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恶性肿瘤患者带来更多曙光。”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孔北华教授表示:“对于多次复发的卵巢癌,化疗疗效变差且患者难以耐受,新一代PARP抑制剂有三大作用机制‘低耐药性、高透膜性、高捕获性’,这些特性也转化成了亮眼的临床数据,大幅度提高了疗效,为晚期卵巢癌患者带来更长的复发间隔、更好的疾病控制和生存获益。”

12.png

3

独特机制带来更高的缓解率

和更长的缓解时间

独特的药物设计让帕米帕利具有更突出的疗效。在一项编号为NCT03333915的I/II期临床试验中,纳入了113例既往接受过至少两项标准化疗、伴有gBRCA突变的高级别上皮性卵巢癌(包括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

其中,晚期铂敏感卵巢癌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达到了惊人的68.3%,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长达13.8个月;即使是晚期铂耐药卵巢癌患者,ORR为31.6%,中位DoR为11.1个月,接近铂敏感患者的水平。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吴小华教授对帕米帕利的治疗突破表达了充分肯定,他表示:“临床研究结果显示,百汇泽®在后线治疗中突破了传统化疗的局限,有望为铂敏感及铂耐药患者带来更长的复发间隔、更好的疾病控制和生存获益,正在成为复发性卵巢癌患者除化疗外的治疗新选择。”

12.png

4

助力奇迹

姚阿姨的十二年抗癌长跑

姚阿姨,作为一个治疗12年的资深卵巢癌患者,经历了多次的复发-治疗-复发,深知卵巢癌患者之痛。尽管化疗为姚阿姨带来了肿瘤显著缓解的疗效,但是副作用也是一个不落。化疗后的恶心呕吐、失眠和烦躁不安,严重影响了姚阿姨和全家的生活。终于在一次严重的紫杉醇过敏后,姚阿姨濒临崩溃,宁可放弃治疗也不想再化疗了。

“经过多次手术、多线化疗,给患者带来了很大的创伤,毒副反应越来越严重,心理也饱受煎熬。”负责治疗姚阿姨的浙江省肿瘤医院朱笕青主任团队非常理解和同情她的状况,不断为姚阿姨探索更好的治疗方案。在帕米帕利开展临床试验的时候,第一时间找到了姚阿姨,介绍如果顺利入组用上帕米帕利,就不用再化疗了。

可能是否极泰来,姚阿姨顺利地入组用上了帕米帕利,肿标CA125也出现了明显下降,稳定在个位数。更重要的是,姚阿姨的生活质量有了明显的改善,吃得下睡得香。尽管姚阿姨治疗期间仍然出现了3级贫血这样的不良反应,但是主治医生通过监测及时应对,输血处理并调整了后续用药剂量。减量使用的帕米帕利不仅耐受性更好,疗效也毫不逊色,姚阿姨的肿瘤很快达到了“CR“,也就是肿瘤完全缓解,到现在已经有3年了!

姚阿姨的故事让我们相信,有了像帕米帕利这样的创新药物,越来越多的中国卵巢癌患者有了更大的可能和机会,去捕获自己的生命奇迹,奔跑在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抗癌道路上。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脑转移会影响免疫联合化疗治疗晚期肺癌的疗效吗?“癌中之王”胰腺癌三联方案初显疗效丨肿瘤情报
上一篇

脑转移会影响免疫联合化疗治疗晚期肺癌的疗效吗?“癌中之王”胰腺癌三联方案初显疗效丨肿瘤情报

怒放的生命:100个晚期肺癌患者告诉你,超越5年生存你也可以!
下一篇

怒放的生命:100个晚期肺癌患者告诉你,超越5年生存你也可以!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