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患者故事正文

被误诊,用错药,竟然持续缓解近2年

|2023年05月08日| 浏览:3687
今天先给大家出一道病例题:

张女士(化名)现年62岁,无吸烟史,患有非小细胞肺癌。在两线化疗失败后,张女士使用某药物X获得了23个月的持续缓解耐药后的基因检测显示EGFR基因L858R突变和T790M突变。请问X属于哪类药物:

A. 一代或二代EGFR抑制剂

B. 免疫治疗药物

C. 化疗药

 

估计很多朋友都会选择A。确实,T790M突变是一代、二代EGFR抑制剂的一个经典耐药突变,经常出现在使用一代、二代EGFR抑制剂之后。

 

然而魔幻的是,现实中张女士使用的是免疫治疗药物T药[1],这是怎么回事?

 

张女士的治疗经过


张女士最初是在体检中发现肺部占位,在山东省肿瘤医院确诊为肺腺癌。当时她左下肺有一个3cm*3cm大小的肿块,双肺还有弥漫性粟粒样转移,已经是IV期患者。她先后接受了两线化疗,分别使用培美曲塞和多西紫杉醇,最终肿瘤还是进展。为了进一步治疗,张女士于2018年10月接受了基因检测。

从临床特征上来看,张女士腺癌、无吸烟史、双肺弥漫性粟粒样转移等特征都指向了一个点——EGFR突变

然而当时的基因检测结果却显示张女士EGFR基因为野生型,ALK和ROS1也是野生型,无驱动突变。因此,张女士开始使用免疫治疗药物T药。

111.png
张女士的治疗过程

2个月后,张女士的肿瘤部分缓解,一直持续了23个月,免疫治疗立了大功。

然而在2020年10月,张女士又出现了肝转移,肺部病灶也再次进展。根据医生的建议,张女士再次进行了基因检测,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张女士的肿瘤中发现了EGFR基因的L858R突变和T790M突变。

谨慎起见,医生又将张女士2018年10月开始免疫治疗前的样本,使用更为准确的方法重新检测,发现了L858R突变,但没有T790M突变。

也就是说,张女士原本患有的就是EGFR突变型肺癌,此前的EGFR野生型是误诊

神奇的是,作为一般免疫效果不佳的EGFR突变型肺癌患者,张女士的免疫治疗效果却特别好,持续缓解23个月。更神奇的是,张女士的肿瘤还在免疫治疗作用下获得了对一代、二代EGFR抑制剂耐药的T790M突变。

根据这次的基因检测结果,医生给张女士使用了三代靶向药,但效果却不是很好。到数据截止时,张女士的病情一直在持续进展。

222.png
2018年10月(左)和2020年10月(右)的病理活检

EGFR突变,免疫治疗为什么有效?


EGFR突变型肺癌一般对免疫治疗反应不佳,为何张女士的疗效那么好?

这可能和张女士的L858R突变有关。通常的EGFR突变都发生在EGFR基因的19号外显子或20号外显子上,而L858R突变位于21号外显子,是十分特殊的一种EGFR突变。

相比于常见的19外显子缺失,L858R突变的患者虽然也对EGFR抑制剂敏感,但疗效较差[2]。不过有研究显示,L858R突变的患者接受免疫治疗,客观缓解率和总生存期都与EGFR野生型患者相近,明显好于其它EGFR突变患者[3]

333.png
张女士肿瘤里有大量CD4+(左)和CD8+(右)T细胞

而且,张女士的肿瘤样本还存在TP53突变。虽然TMB不高,但肿瘤里有大量CD4+和CD8+T细胞浸润,肿瘤中免疫细胞的PD-L1表达率也有5%。这些都利于免疫治疗发挥作用。

但同时,也有研究显示PD-L1阳性率和CD8+T细胞浸润多的肿瘤接受EGFR抑制剂获益较少[4],这些因素可能也导致了张女士使用三代靶向药效果不佳。

EGFR突变型肺癌能不能用免疫治疗,什么时候用免疫治疗的争论已经持续了很多年。虽然大多数研究表明EGFR突变患者免疫治疗效果不佳,但也有一些研究发现对某些特殊突变或在某些特殊条件下应用免疫治疗能获得不错的效果。希望能有更多更大规模的研究搞清其中的关系,让患者的治疗不再迷茫。



参考文献:
[1]. Peng J, Zhao X, Zhao K, et al. Case Report: Long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of Immunotherapy for Lung Adenocarcinoma With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Mutation[J]. Frontiers in Oncology, 2021, 11: 731429.
[2]. Li W Q, Cui J W.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patients with ex19del or exon 21 L858R mutation: distinct mechanisms, different efficacies to treatments[J]. Journal of Cancer Research and Clinical Oncology, 2020, 146(9): 2329-2338.
[3]. Hastings K, Yu H A, Wei W, et al. EGFR mutation subtypes and response to immune checkpoint blockade treatment in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J]. Annals of Oncology, 2019, 30(8): 1311-1320.

 

点击查看全文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重磅!胆管癌首款靶向药佩米替尼临床招募已开启:客观缓解率最高达60%,这类患者不容错过!
上一篇

重磅!胆管癌首款靶向药佩米替尼临床招募已开启:客观缓解率最高达60%,这类患者不容错过!

历时九年花费上亿的研究,能预测癌症的转移和复发吗?
下一篇

历时九年花费上亿的研究,能预测癌症的转移和复发吗?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
最新抗癌笔记
top3

新年打卡

2024年02月17日
top4

好久没来

2024年02月17日
top5

CR

2024年02月01日
top6

七周年纪念!

2024年01月25日
扫描下方二维码回复 666 获取解锁验证码
步骤:[ 打开微信]->[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三阴姐妹互助圈"公众号输入 666 获取验证码],即可永久解锁本站全部文章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