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癌症会传染吗?

作者:小D|2020年11月27日| 浏览:6865
据报道,人类已经在野外动物界鉴定出了9种独立的具有可传播性癌症(犬类1种,塔斯马尼亚恶魔即袋獾2种,双壳类6种)。
 
图片来源:TheScientist网站截图
 
这不免令人担心,人类的癌症会传染吗?
 
一般而言,癌症是不会直接传染的:
健康人可以和癌症患者一起吃饭、生活。
健康人接触了患者也不会被传染癌症。
健康人和癌症患者拥抱,呼吸相同空间的空气也不会被传染癌症。
 
因为,一个人的癌细胞,通常无法在另一个健康人的体内生存。
 
但某些情况下,我们却看到了癌症“传染”的报道,这是怎么回事?一起来看一下。
 
1
器官移植中的癌症“传染”
 
在某些情况下,来自癌症患者的器官移植到另一个个体中,容易引起癌症。这主要的原因是,被移植器官的患者,为了避免对移植的器官产生排异作用,需要服用削弱免疫系统的药物,这就给了癌细胞很好地生存机会。因此,器官捐献者都必须经过仔细检查以降低这种风险。
 
《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曾报道了一个捐献者将癌症传给4个人的案例。一名53岁无病史的女士,不幸去世。生前有捐献协议,因而,在进行详细检查之后,捐献者的器官(心脏、肺、肝、肾)分别被移植到了5位不同患者身上,其中1名心脏移植患者,因移植后出现问题,而宣告移植失败。另外的4位尽管移植成功,却先后在不同的时间里,发现移植器官里的肿瘤。经检查,竟是乳腺癌转移肿瘤,而这乳腺癌细胞正是来自那位捐献者。这是医生和患者都万万没有想到的结果。但缺少了强大的免疫系统的患者,在癌细胞面前真的就变得很脆弱。
 
4例患者接受器官移植后的时间线
图片来源:参考文献[3]
 
2
细菌和病毒
导致癌症的“蔓延”
 
某些细菌或者病毒会在某类癌症中发挥作用,这就给人一种癌症在“蔓延”的感觉。例如,幽门螺杆菌是非常常见的一种细菌,本身具有传染性,有几率通过接触进行传播。长期感染这些细菌,会导致胃癌的患病风险增高。另外,人乳头瘤病毒(HPV)可以通过密切接触、间接接触、性接触和母婴传播。而HPV病毒与患子宫颈癌、阴道癌、肛门癌等有关。还有乙型肝炎病毒(HBV)和丙型肝炎病毒(HCV)的长期感染,也会增加患肝癌的风险,这些病毒通过密切接触和母婴的方式也非常容易传播。
 
这些细菌和病毒,由于在生活中可以进行人与人的传播,因此很容易给人一种癌症会传染的错觉。其实是细菌和病毒容易传染给人,并不是因为一个人得了某种癌种传染给另外一个人。并且,这些细菌和病毒通常不会直接导致某种癌症,当免疫系统脆弱,或者是有其他因素的综合影响下,才会更容易患某类癌症。
 
3
癌症从何而来
 
正常来说,人体的癌症是由自身的正常细胞癌变而来,并非是由某种传染源所导致的疾病。人体自身细胞之所以会癌变,主要是由于遗传物质DNA发生了突变,突变主要是受内在因素(DNA复制出错)或者非内在的因素(紫外辐射、吸烟、炎症等)影响。
 
简而言之,癌症并不像其他传染病那样具有传染性,否则医院的医护人员应该患癌率很高才是,然而并没有看到更多的医护人员患癌。而且医院的肿瘤科医护人员也没有像传染科的医护人员那样,做各式的隔离防护措施。这也就说明了,癌症患者并不是可怕的传染源,面对他们,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该拥抱的拥抱,该一起吃饭的一起吃饭。
 
 

“以上信息仅供您参考。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医疗卫生专业人士”

 

参考文献:

[1]. https://www.the-scientist.com/features/some-cancers-become-contagious-65617.

[2]. Dujon A M, Gatenby R A, Bramwell G, et al. Transmissible cancersin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J]. iScience, 2020: 101269.

[3]. Yvette A. H. Matser Matty L. Terpstra, et al. Transmission ofbreast cancer by a single multiorgan donor to 4 transplant recipients. American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 First published: 06 April 2018.

[4]. Holleczek B, Schöttker B, Brenner H. Helicobacter pyloriinfection, chronic atrophic gastritis and risk of stomach and esophagus cancer:Results from the prospective population‐based ESTHER cohort study[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ncer, 2020, 146(10): 2773-2783.

[5]. Weiderpass E, Hashim D, Labrèche F. Malignant tumors of thefemale reproductive system[M]//Occupational Cancers. Springer, Cham, 2020:439-453.

 

CN-66267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致命癌症如何“无中生有”?单细胞测序找到背后原因
上一篇

致命癌症如何“无中生有”?单细胞测序找到背后原因

丙肝研究者获得诺奖!中国1000万感染者如何避免肝癌?
下一篇

丙肝研究者获得诺奖!中国1000万感染者如何避免肝癌?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