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一位坚守了30年的女医者,从“小医生”到“大医生”她一直在做这件事

|2022年04月28日| 浏览:776
在这个时代,始终如一地做好一件事,是什么样的经历?今天的医者故事或许可以告诉你答案。
2020年全球癌症死亡病例996万例,其中肺癌死亡180万例,远超其他癌症,位居癌症死亡人数第一。在胸部肿瘤内科这样的“大癌种”科室, 比起已然取得令人瞩目的医学造诣的“领军者”,从“小医生”一路摸爬滚打成为“大医生”的故事或许更有意思。

选择的勇气

医者如何坚守这份从医的初心?在这条道路上,是否有过动摇的时候?又是如何做到从容不迫地医治每一个患者?
不久前,“医学界肿瘤频道”对话了王佳蕾教授,她是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内科主任。从进入医学院算起,今年恰也是她与医“结缘”的第30个年头。放慢现在快步前进的步伐,重温学生时代的经历,王佳蕾也难掩激动。
她对这个领域太熟悉了。从医信念的种子,在跨入医学院大门希波克拉底誓言宣誓时就撒下了。30年前,品学兼优的王佳蕾顺利考取梦想中的上海医科大学(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小医生”。
24年前,王佳蕾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正式开始了从医之路,当时还没有“肿瘤内科”一说,她所在的科室是化疗科。由于缺乏可用的抗肿瘤药物,不得不接受化疗的肿瘤病人们疗效欠佳的同时,还可能面临严重的毒性。化疗期间无法承受巨大痛苦,几乎要放弃治疗的病人大有人在,而一脚踏进“鬼门关”的病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却流露出强烈的对生的渴望。
“我们科室的病人病情都太重了,工作压力可不小……”面对同一科室老前辈的规劝和饱受肿瘤疾病折磨的肿瘤病人带来的冲击,王佳蕾并没有选择当“逃兵”,她想着的只是做好手头的工作,病人的疗效和生活质量在她的努力下,哪怕只是提升一点点,对她来说也是莫大的宽慰。
后来的20年,王佳蕾成为了“幸运儿”。这段时间,“生命不息,化疗不止”的“诅咒”逐渐被解除。肿瘤诊疗领域呈现出井喷式发展,本无药可用,被动进行化疗的肿瘤病人们迎来了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多种新型抗肿瘤疗法。王佳蕾从事的胸部肿瘤诊疗范畴,以肺癌、食管癌为例,每年全球发病人数和死亡人数居高不下。得益于治疗理念、策略的更新迭代和临床孜孜不倦的探索,肿瘤病人和医生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把在“鬼门关”徘徊的病人拽回来,给他们一线生机,带给王佳蕾教授无与伦比的成就感

“小医生”开始的进阶之路

“小医生”到“大医生”的进阶,王佳蕾简短概括成“个体到群体的过渡”。个体或是群体,其中蕴含的临床工作细节同样耐人寻味。
在还是年轻的管床“小医生”时,王佳蕾就习惯每天在睡前回顾负责床位上的病人当天做了哪些检查和对应的检查结果,并分析出现结果的原因及思考下一步的治疗该怎么走。对于第二天要收治和出院的病人,她也是做到心中有数。当“小医生”更多考验的是细致和毅力,一遍、两遍、几十遍地重温和复盘
自己带组之后,她要“操心”的事情自然更多了。在保证病人安全性和疗效的前提下,她积累了一批丰富的临床经验。肿瘤诊疗进展之快则使她明白了,临床医生不学习,随时随地会落伍。读最新的文献、与国际同行开展学术交流,医者的大脑像一台高级CPU,高速运转着。当然,临床诊疗水平和个人经验的提升离不开客观环境的加成。早期的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化疗科已跻身最早一批具有临床研究资质的科室,这也给王佳蕾投身新药临床研究带来了机遇。
如今,作为学科负责人,她的视线转向了融合、创新工作,紧跟肿瘤前沿,开展基础转化研究的担子也重了起来。任何医疗决策和治疗意见都不是一拍脑门决定的,王佳蕾极为倡导遵循高级别循证医学证据的规范化诊疗。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也把这样的治疗理念扩散辐射,培育了一代又一代年轻医生

“奇迹”病例背后有

温度的仁心和永不言放弃

王佳蕾的门诊总是被慕名而来的患者围得水泄不通,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追随她多年的老患者以及忠实“粉丝”。
某一天,她接诊了一位术后不久即复发的肺癌病人。病人在外院基因检测,没有匹配到对应的突变基因,于是接受反复化疗。王佳蕾见到这位病人时,对于化疗方案,已无计可施。
有难度,就要克服。只要病人不放弃,医生也不言放弃。她鼓励患者再做一次大panel的基因检测,这次终于找到了匹配的靶点。第一步成功跨出去后,更大的困难还在后面等着,相应的靶向治疗药物的肺癌适应证还没有在国内获批上市。尽管如此,病人还是有着强烈的活下去的信念,愿意充分信任医生,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决定尝试医生告诉他的治疗方案。短暂用药一段时间后,原本饱受癌痛和气急折磨的病人再次来到王佳蕾的门诊检查,已经换了生机勃勃的新模样。
另一位肺癌病人是王佳蕾的“金牌”病人,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初治,并接受化疗。但化疗后不久疾病复发,考虑到这位病人经济条件欠佳,王佳蕾鼓励他参与合适的临床试验。参加临床试验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打通流程期间又恰逢圣诞节和春节,整个流程就被搁置下来,从病人决定入组到临床试验正式启动,已过去了整整三个月。
病人的身体状况已不能支撑他等待更多的时间,于是决定放弃参加临床试验。王佳蕾还在坚持,并承诺在最短的时间内督促临床试验流程结束。功夫不负有心人,病人的临床试验计划成功落地。时至今日,这位病人已用药6年,没有出现任何严重不良反应,生活质量显著提升,经济负担大大减轻。
每一项“奇迹”病例的背后,都是医患双方的互相信任和共同坚持,王佳蕾始终坚持把肿瘤诊疗技术视为有温度的科学,力求每一位接诊病人都能得到合理的治疗。

并肩协同作战,

每位病人都有所医

此前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于金明院士提出“肿瘤患者有且仅有一次治疗机会”,这意味着,医患双方的“试错”机会少之又少,肿瘤病人的首次治疗和全程管理便尤为重要。王佳蕾的治疗观是,首次接诊的病人,对他们的病情做到心中有数,同时给每一位病人规范化诊疗
这种治疗观概括起来似乎很简单,其实真正付诸实践还是有不少的工作要完善。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为例,每天前来就诊的病人络绎不绝,王佳蕾的门诊经常出现“一号难求”的情况。门诊量如此庞大,又该怎么实现病人的就医需求?
对此,科室针对初治的患者,完善全面、系统的检查;而对于疑难或需多学科协作的病例,则在多学科联合门诊制定全程化精细医疗管理。再者,考虑到有些病人有经济的顾虑或在外地就医的需求,接诊的医生会建议这类病人到医联体单位或曾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修的医生所在的单位进行下一步治疗。
医生不是单打独斗的个体,而是并肩作战的团队。病人遭遇突发状况或出现特殊情况时,医疗团队会进行病情讨论,给予及时性反馈和合理的治疗意见。

“小医生”和“大医生”

时间管理法联动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内科由高学历、高水平、高效率的医疗团队组成。科室内的医生非常注重单病种精细化管理,坚持与包含介入科、病理科、放疗科、外科等在内的科室开展多学科讨论。王佳蕾初期刚参加临床工作时,肿瘤科不分科室,是一个“大杂烩”。如今,随着肿瘤内科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肿瘤医生认识到肿瘤专科化训练的重要性。成立这个科室,从病种角度而言,诊疗更加专业了;从治疗角度来看,专业化提升的同时,多学科的力量也更集中了。
门诊的工作异常充实,每周有三个半天,每个半天的8:00-13:30大约都可以在门诊见到忙碌的王佳蕾。此外,她还参与病房工作及担任多项管理、学术任职和科研重任,这当中有效的时间管理和情绪调节方法也同样令人好奇。
从住院医时起就养成的好习惯在时间管理上帮了大忙。作为学科负责人,王佳蕾依然坚持在睡前计划安排好明天的工作事宜,少了一分“小医生”时对细枝末节问题的纠结,取而代之的是对第二天工作事项更为细致和严格的划分,哪个时间段该做什么工作是一早就打好腹稿,记录在备忘录中的。对这个时候的王佳蕾而言,一分钟要掰成两分钟来用。
这么高强度的工作,医者必然也有“苦了”“累了”的时候。度过一个忙得停不下来的门诊日,王佳蕾时常选择静静发会儿呆,或听一段舒缓的音乐,让大脑得到片刻的放松。同样不可忽视的还有团队的力量,在团队高度配合协作下,日常临床工作得以实现事半功倍。
作为医者,需学会发现问题,利用所学解决问题。找到持续努力的动力,保有学习钻研的热忱与仁爱之心。未来,王佳蕾主任及其团队将继续做好胸部肿瘤领域诊疗工作,为我国胸部肿瘤诊疗的科研与临床实践贡献力量。
专家简介

 

图片
王佳蕾 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内科主任
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
复旦大学胸部肿瘤研究所副所长
中国抗癌协会临床化疗专委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
上海市女医师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非小细胞肺癌专委会、血管靶向专委会、老年肿瘤防治专委会委员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肺部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委
泛长三角胸部肿瘤联盟专业委员会副主席
中国肺癌防治联盟肺癌免疫治疗委员会常委
上海市抗癌协会脑转移瘤专委会、癌症康复与姑息治疗专委会(CRPC)常委
上海市抗癌协会胸部肿瘤专委会、肺癌分子靶向与免疫专委会委员
上海市抗癌协会青年理事
美国M.D. Anderson肿瘤中心访问学者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全世界一半的食管癌在中国,规范诊疗要点来了!
上一篇

全世界一半的食管癌在中国,规范诊疗要点来了!

一图读懂中国PD-1/PD-L1 2022.4.28
下一篇

一图读懂中国PD-1/PD-L1 2022.4.28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