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PD-1资讯正文

PD-1治疗耐药进展怎么办?PD-L1克服耐药,完全缓解不在话下

作者:半夏|2021年09月24日| 浏览:7492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是成功的癌症治疗,这些药物已经成为治疗各种不可治愈肿瘤的关键。PD-1/PD-L1通路阻断是一种非常有前途的治疗方法,在广泛的癌症患者中引发了持久的抗肿瘤反应和长期缓解。然而,PD-1和PD-L1抑制剂在疗效和免疫相关毒性的发生率上存在差异,治疗性PD-L1抗体在阻断PD-1/PD-L1信号通路方面比PD-1抗体更有效。目前关于PD-1抑制剂在疾病进展后使用PD-L1抑制剂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数据有限。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例原发性肝癌患者,在抗PD-1抗体免疫治疗进展后,使用抗PD-L1抗体免疫治疗获益。

PD-L1克服PD-1耐药,

肝癌患者4个疗程即达完全缓解

一名49岁女性因右上腹痛在当地医院就诊,经腹部CT及B超检查发现右肝占较大位置,于2018年8月21日转院进一步检查。患者有多年的乙肝病史,没有接受常规的抗病毒治疗或其他治疗。住院期间,她被诊断为原发性巨大肝癌伴门脉肝静脉肿瘤血栓形成、肝硬化、肾囊肿。HBV-DNA水平为1.7×10^5 IU/ml。初始甲胎蛋白(AFP)水平超过检测限1200 ng/ml,CA125水平为382.62 U/ml。腹部CT示右肝叶肿块,肝门区及腹膜后多发大小不一的阳性淋巴结。PET-CT显示肝脏右下叶糖代谢增高的肿块影,放射学怀疑为肝细胞癌、轻度肝硬化和脾肿大。

于2018年8月29日收到基于CT图像的三维可视化结果,获得残肝体积,并进行右肝切除术。病理诊断为原发性巨大肝癌(巴塞罗那临床肝癌(BCLC) C期,IIIA期),伴有门脉肝静脉肿瘤血栓。肿瘤大小为12.1cm×11.7cm,体积为1,085.2ml/m2。患者标准肝体积为1239.6cm3,残肝体积为483 ml/m2。残肝与标准肝体积之比为43.9%,足以避免术后肝衰竭。组织学示低分化肝细胞癌(结节状,9×7.5×6cm),伴卫星状结节,肿瘤周围坏死,伴肝硬化。术后定期随访。

术后1月CT示肝内多发结节,肝右静脉、门静脉左侧有肿瘤血栓。AFP达到最高水平(8,221 ng/ml)。于2018年9月21日开始使用索拉非尼(0.4g,BID)治疗,在2018年9月至11月期间进行了三次动脉化疗栓塞(TACE)。2018年11月2日的CT扫描显示疾病进展和新的肺转移

患者于2018年11月2日开始接受帕博利珠单抗(100mg/q3w)加仑伐替尼(8mg,QD)治疗。2019年2月CT扫描显示肺结节消失,当时AFP值恢复正常范围。2019年7月22日、2019年11月4日复查,AFP在正常范围内(2.34 ~ 3.93),磁共振成像未见局部活动性病变。在疗效方面,患者达到了完全缓解。2020年2月复查,AFP水平上升至26.3 ng/ml。随后复查,AFP水平继续升高(2020年3月11日,46.63 ng/ml;2020年4月29日,134.5 ng/ml),磁共振成像显示腹部淋巴结转移。

图片

在患者于2020年4月29日未能接受TACE治疗后,我们将治疗方案和替代方案告知患者及其亲属,并于2020年6月2日开始阿替利珠单抗(120 mg)加贝伐珠单抗(700 mg)治疗。在2020年7月10日和8月2日接受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治疗后,行定向放疗。2020年10月,由于副作用而停止了治疗,但根据4个月的扫描结果,患者出现了完全缓解。截至2020年12月,我们的随访结果显示,患者健康状况良好。有趣的是,在帕博利珠单抗联合仑伐替尼治疗疾病进展后,阿替利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导致了腹膜后淋巴结的完全缓解。这表明,从PD-1抑制剂转换为PD-L1抑制剂可能克服肝癌治疗中潜在的耐药性。目前患者正在接受局部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刀治疗,随访结果显示患者情况良好。

图片

病例讨论

临床上最常用的免疫疗法是PD-1或PD-L1抑制剂。PD-1是一种重要的抑制受体,通过与其配体PD-L1和PD-L2相互作用,对维持中枢和外周T细胞的耐受性至关重要。PD-L1普遍表达于正常的外周组织、大多数免疫细胞和癌细胞中,而PD-L2主要表达于抗原提呈细胞上。PD-L1抑制剂可以阻断PD-L1与其受体PD-1和CD80的结合。有研究者发现PD-L1抗体的EC50值明显低于PD-1抗体,提示PD-L1抗体可能比PD-1抗体更有效。

由于PD-1单药治疗的反应率仍然较低,联合治疗已成为近期肿瘤治疗的趋势。仑伐替尼+帕博利珠单抗对HCC具有良好的抗肿瘤活性。本例患者开始接受帕博利珠单抗联合仑伐替尼并获得完全缓解,但7个月后发生腹部淋巴结转移。但在此之后,患者接受阿替利珠单抗和贝伐珠单抗联合导致了完全缓解,腹膜后淋巴结的病灶消失,这表明从PD-1抑制剂转向PD-L1抑制剂可能克服治疗HCC的潜在耐药性。

目前,在研究从抗PD-1抗体治疗转向抗PD-L1治疗或从PD-L1转向PD-1治疗的文献中,只有少量回顾性图表综述和病例系列,目前还没有针对HCC患者的前瞻性研究。本病例的研究结果表明,在原发性肝癌患者中,在初次应答后获得对PD-1抑制剂的耐药,转向抗PD-L1治疗的潜在有效性。研究这一策略的临床试验将对这一不断增加的患者队列非常有益。此外,据研究人员所知,这是首个评估原发性大肝癌患者在“可乐”组合耐药进展后,“T+A”有效的病例,为晚期肝癌免疫联合治疗序贯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

参考文献:

Case Report: Complete Response of Primary Massiv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to Anti-Programmed Death Ligand-1 Antibody Following Progression on Anti-Programmed Death-1 Antibody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国际肝胆资讯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KRAS G12C突变不再“无药可用”,中国患者也可申请靶向药Sotorasib
上一篇

KRAS G12C突变不再“无药可用”,中国患者也可申请靶向药Sotorasib

ESMO盘点| 5款ADC药物掀起乳癌研发热潮!DS8201持续发力,PFS超过2年!
下一篇

ESMO盘点| 5款ADC药物掀起乳癌研发热潮!DS8201持续发力,PFS超过2年!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