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话题

Indel:能预测PD-1疗效的牛逼新指标

 

PD-1抑制剂单独使用,在未经选择的人群中,有效率普遍只有10%-30%。也就说超过70%的病人是花了巨资,买了副作用,还白白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太冤了!

因此寻找能预测PD-1疗效的分子标志物,是近年来肿瘤免疫治疗研究的重中之重。PD-L1表达、MSI/dMMR、肿瘤突变负荷TMB、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甚至肠道微生物等多种多样的潜在标志物,纷纷被点名。

事实上,目前已经被点名的生物标记物主要分为两大类:肿瘤本身突变比较多、肿瘤周围的免疫反应比较重。

 

肿瘤本身突变比较多

 

癌细胞突变较多的话,就容易产生更多的突变的蛋白质,这些和正常细胞不一样的东西,有可能被免疫细胞识别,激活抗癌免疫。说白了,癌细胞上长的和正常细胞不一样的东西越多,越有可能被免疫系统识破。

① MSI-H/dMMR:微卫星不稳定性,DNA损伤修复机制缺陷。说白了,一句话,DNA复制过程中的错误不能被修复了,自然积累的突变就多了,因此这类肿瘤对免疫治疗敏感,有效率高。

② POLE突变:POLE基因也是负责DNA损伤修复的,因此这个基因突变也可能导致癌细胞积累一大堆突变。

③ 肿瘤负荷TMB:这个指标就是直接用二代测序等方式,测定癌细胞所含有的突变总数,一般主要是点突变为主。

 

肿瘤周围的免疫反应比较重

 

除了癌细胞本身突变比较多以外,如果肿瘤组织中免疫反应本身比较重,也就是说在用药前,免疫系统已经发现了癌细胞,并派出了抗癌战士来到了肿瘤周围,双方已经交过手,只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免疫系统暂时处于下风;这时候,PD-1抑制剂等药物的出现,助处于下风的免疫系统“一臂之力”,就有可能扭转战局。但如果本身肿瘤周围就没有什么免疫细胞、肿瘤周围的免疫反应很轻,那么要重新从头组织一支抗癌战士,从头策划整场抗癌战争,那么单独依赖PD-1抑制剂这个药物,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① PD-L1表达:癌细胞以及肿瘤周围的免疫细胞上表达PD-L1,证明这附近原来发生过抗癌的免疫反应。杀癌的免疫细胞到达战场,释放了一堆诸如干扰素γ的抗癌物质;癌细胞赶紧组织力量负隅顽抗,让自己和身边的细胞都表达PD-L1、CTLA-4、TIM-3、IDO等免疫抑制分子,就是癌细胞面对追杀所采取的自救和反抗措施。因此,假如肿瘤组织高表达PD-L1,至少说明这附近曾经发生过惨烈的抗癌战争。

② 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这个指标就是直接测定肿瘤周围的免疫细胞有多少,虽然肿瘤周围的淋巴细胞不都是抗癌的好细胞,但是基数越大,可利用的好同志也相对更多,赢得抗癌战争的可能性越大。

③ Indel数量:除了上述大家已经比较熟悉的指标,上周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一篇重磅文章:癌细胞中除了常见的点突变外,不少插入突变(Insertion)、缺失突变(Deletion),合在一起就是Indel,也会导致异常蛋白的产生,也会导致免疫系统的激活。因此,Indel越多的肿瘤组织,可能对PD-1抑制剂等免疫治疗更敏感。

该项研究表明,肾癌病友所含Indel的数量是其他肿瘤平均数的2倍还多,这也是第一次有科学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肾癌是一个和恶性黑色瘤、肺癌一样对免疫治疗敏感的肿瘤。该研究小组还在3个独立的恶性黑色素瘤临床试验中,验证了:含有Indel越高的病友,对PD-1抑制剂等免疫治疗越敏感,有效率越高,生存期越长。

研究者测出了各种肿瘤所含Indel的平均数,其中:肾癌、皮肤恶性黑色素瘤、尿路上皮癌、肺癌、子宫肉瘤等肿瘤,Indel较高。

 

参考文献:
[1]Hodges TR, Ott M, Xiu J, et al. Mutational burden, immune checkpoint expression, and mismatch repair in glioma: implications for immune checkpoint immunotherapy. Neuro Oncol. 2017 Mar 24.
[2]McGranahan N, Furness AJ, Rosenthal R, et al. Clonal neoantigens elicit T cell immunoreactivity and sensitivity to immune checkpoint blockade. Science. 2016 Mar 25;351(6280):1463-9.
[3]Mehnert JM, Panda A, Zhong H, et al. Immune activation and response to pembrolizumab in POLE-mutant endometrial cancer. J Clin Invest. 2016 Jun 1;126(6):2334-40.
[4]Turajlic S, Litchfield K, Xu H, et al. Insertion-and-deletion-derived tumour-specific neoantigens and the immunogenic phenotype: a pan-cancer analysis. Lancet Oncol. 2017 Jul 7. pii: S1470-2045(17)30516-8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咚咚肿瘤科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