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网传“抗癌秘籍”爆冷存疑: 口口相传的护肝神药,真的有效吗?

作者:小D|2019年09月27日| 浏览:807

今天,我们要聊话题的主角,是一款病友圈里口口相传的的“网红护肝药”——水飞蓟。

相信不少病友对这个护肝药物非常熟悉。在病友中口口相传的治疗指南中,无论是靶向还是化疗导致的肝脏负担,都可以使用水飞蓟来进行保护,防止出现药物性肝损伤。

网传抗癌治疗“指南”,甚至点名了水飞蓟宾的药物品牌

 事实上,水飞蓟确实曾一度在癌友们的治疗历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甚至演化出了“品牌选择说”和一些保健品代购:病友们认为药物治疗期间,要选择药字号的水飞蓟宾,例如某两个水飞蓟药物,药物浓度相对更高;而在平时的空窗期,则可以选择保健品的水飞蓟宾胶囊进行日常的护肝,美国某著名品牌的水飞蓟宾胶囊效果最好。

然而,病友们吃的这么多水飞蓟,有可能并没有那么有效!

 

1

水飞蓟的前世今生

 

与中国的传统中药不同,水飞蓟算是一味彻彻底底的“舶来品”中药。水飞蓟在西方有2000多年的使用历史,但距其引进中国尚不到50年。

不同于西方国家只将水飞蓟作为保健品生产和销售,在中国,它摇身一变成为了市场上的处方药销售,目前市场规模已达7亿元。(其中癌友可能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早在公元70年左右(中国的东汉时期),西方就有记载认为乳蓟(即水飞蓟)可用于治疗肝脏疾病,到了中世纪的欧洲,医生开始广泛地使用它来治疗肝脏等疾病。彼时的水飞蓟,在希腊医学中被视作平衡人体“气质体液”的一种药物,与今天传统医学中的“阴阳平衡”颇有相似之处。

而它当来到中国,“西方草药”这一光环让它迅速被中医药届吸纳为自己的一份子:

根据《中国现代中药》杂志中的一篇《水飞蓟栽培研究进展》介绍:1952年,北京植物园从英国引进水飞蓟作为观赏植物栽培。1972年,由中国土产畜产进出口公司天津土产分公司从德国引种作为药用植物进行栽培。不同的中草药杂志对其药效进行了记载。

从70年代开始,水飞蓟正式进军中国“保肝药”行列:国内先是出现了以水飞蓟素为主要成分的保肝药「益肝灵」,之后,以水飞蓟素和五味子提取物为主要成分的「复方益肝灵」也出现了。

《中国药典(2005年版)》把水飞蓟归入了中药类,「归肝经、胆经」,「清热解毒,舒肝利胆」。时至今天,水飞蓟已摇身一变,成为了商务部统计表上的中药材出口重点品种之一,远销韩国、美国、中东等地。

 

2

水飞蓟真的有效吗?

 

面对水飞蓟如此庞大的销售额,我们只能说,有一定的证据证明水飞蓟对肝脏有一定益处,但这些证据并不能证明它真的对我们的肝损伤有确凿的疗效。

作为西方的药物,西方的现代医学界从上世纪60年代起就对它的疗效进行了一系列探索:结果可以说是喜忧参半。在理论研究及小鼠实验中,水飞蓟对肝脏确实表现出了十足的疗效,稳定细胞膜,刺激解毒途径,刺激肝组织再生,抑制某些癌细胞系的生长等等不在话下。

然而,这些优异的结果到了复杂的人体中,就并没有那么“完美”了:

1997年,一项在甲型和乙型肝炎患者中进行的临床试验发现,与安慰剂组相比,水飞蓟素使用的第五天就会观察到血清中转氨酶含量的降低,它们的降低在临床医学中意味着肝损伤的好转。

但同年的另一项关于病毒性乙型肝炎患者的随机对照研究中,使用了更高剂量的水飞蓟,得到的结果却是对病程和转氨酶水平均没有影响,即水飞蓟素对病毒性乙型肝炎没什么疗效。

2008年,由美国国家糖尿病与消化和肾脏疾病研究所支持的一项随机对照试验,调查了先前抗病毒治疗失败的1000多名慢性丙型肝炎患者。最终的结论指出:水飞蓟素的使用也许改善了患者的生存质量,但对最终的临床结局(死亡)并没有影响。

除了针对肝脏疾病,研究者们还进行了关于水飞蓟与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前列腺癌、乳腺癌、头颈癌和肝细胞癌等等的各种小型研究,在美国国家肿瘤研究院官网上,这样的临床试验就有十几个,但这些试验几乎全部以失败告终。

截止目前,仍然没有一个权威的,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临床可以证明,水飞蓟对我们的肝脏,到底能有多少确切的疗效。

 

3

处方药和保健品之间

隔着多大的鸿沟?

 

鉴于上述的种种临床证据,尽管是一味具有2000多年历史的传统药物,在西方国家水飞蓟只被批准用于保健品的生产与销售,在美国的相关诊疗指南中,只有在野生菌中毒时可以使用水飞蓟。

而在中国,水飞蓟是常见的肝病用药,是被作为「酒精性肝病和脂肪肝」的保肝护肝类药物的代表之一。在中国《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诊疗指南(2010)》、《酒精性肝病诊疗指南(2010)》、《药物性肝损伤诊治指南(2015)》和《肝脏炎症及其防治专家共识》等多部肝病诊疗指南中,水飞蓟都曾被列为抗炎保肝的治疗药物,直到最近几年的修订版中才逐渐将相关的条目去掉。

水飞蓟到底对我们具有多少益处?恐怕仍需一个更明确的答案。

 

 

参考文献:

[1] 文章部分素材参考《一种西方传统草药,在中国改头换面的「 神奇 」之旅》,来自公众号 – 偶尔治愈

[2]  Effect of misoprostol on the course of viral hepatitis B. Hepatogastroenterology,1997

[3] Herbal product use by persons enrolled in the hepatitis C Antiviral Long-Term Treatment Against Cirrhosis (HALT-C) Trial. Hepatology,2008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那片梧桐叶我未拾起—— 一位已逝宫颈癌患者家属的自述
上一篇

那片梧桐叶我未拾起—— 一位已逝宫颈癌患者家属的自述

化疗常见的11种不良反应该怎么处理?
下一篇

化疗常见的11种不良反应该怎么处理?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