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血液检测EGFR敏感突变消失?!莫慌,研究提示此类患者PFS或更长

作者:小D|2020年07月31日| 浏览:1.11万

FLAURA研究亮相2019ASCO,显示血浆EGFR突变早期清除可作为奥希替尼和第一代EGFR-TKI疗效的预测因子。

 

EGFR清除:在第3周或第6周ctNDA中检测不到EGFR敏感突变(患者在基线时ctNDA中检测到EGFR敏感突变)

 

基于FLAURA研究,奥希替尼已在美国FDA获批用于EGFR敏感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目前奥希替尼在国内也已递交用于NSCLC一线治疗的申请,有望年内获批。

 

FLAURA研究结果显示,对比第一代EGFR-TKI(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奥希替尼显著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mPFS;18.9个月 vs 10.2个月),降低54%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

 

FLAURA研究在2019ASCO分享的成果,对EGFR敏感突变采用EGFR-TKI作为一线治疗的患者,在基线、治疗开始后第3周和第6周通过血浆EGFR基因突变检测分析,基于EGFR敏感突变的早期清除评估患者的PFS。

 

研究结果

 

在556例患者中,499例患者血液ctDNA可评估:

奥希替尼组:247/499例,49%;

● 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组:252/499例,51%

 

基线时,奥希替尼组68%(171/247例)、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组69%(181/252例)的患者ctDNA检测到EGFR敏感突变,并被纳入本次探索性分析中。

 

第3/6周时,奥希替尼组98%(168/171例)、吉非替尼/厄洛替尼组96%(174/181例)的患者ctDNA清除可评估。

 

 

研究显示:

第3周检测到血浆EGFR敏感突变患者的中位PFS为9.5个月(7.0~10.9个月),而血浆EGFR敏感突变未检测到的患者的中位PFS为13.5个月(11.1~15.2个月),第6周血浆EGFR敏感突变未检测到的患者的情况与第三周相似,但治疗开始后第六周血浆中仍可检测到血浆EGFR敏感突变患者的中位PFS更差,为8.2个月(6.8~10.9个月)。

 

 

EGFR-TKI一线治疗第3周或第6周后血浆EGFR突变清除与患者的PFS改善相关。

 

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患者血浆中EGFR敏感突变的早期清除,是接受一线EGFR-TKI治疗预后的预测因子。

 

在先前AURA试验中,二线使用奥希替尼治疗也观察到类似的结果。与在基线时未检测到血浆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相比,检测到血浆EGFR突变患者的PFS更差。

 

这些数据表明,在使用奥希替尼一线治疗的早期,可以发现那些在更短时间内出现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高风险患者。

 

此前在2017年ASCO会议上公布的COMPASS研究结果也显示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在治疗后的监控期间ctDNA只要曾经出现过全阴(无法检出)的患者,相对于ctDNA始终可见的患者,PFS与 OS均具有显著的优势。

 

参考文献:Zhou CC,Imamura F,Cheng Y,et al.Early clearance of plasma EGFR mutations as a predictor of response to osimertinib and comparator EGFR-TKIs in the FLAURA trial[EB/OL].ASCO 2019,ABS:9020.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癌先生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解读“药神”:癌症靶向药的合理应用
上一篇

解读“药神”:癌症靶向药的合理应用

打败肺癌患者的也许不是癌细胞,而是这10大并发症!
下一篇

打败肺癌患者的也许不是癌细胞,而是这10大并发症!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