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肝癌伴晚期肝硬化患者的后线治疗,卡博替尼当仁不让

|2022年05月13日| 浏览:979

大多数晚期肝细胞癌(HCC)患者表现为潜在的肝硬化,其严重程度可通过Child–Pugh评估来判断。在Child-Pugh A人群中,大多数晚期HCC的系统治疗已在大型前瞻性随机研究中进行了研究,而大多数这些试验排除了肝功能不良的患者(Child-Pugh B或更严重的肝功能障碍)。因此,在晚期肝硬化患者中使用全身疗法的临床数据有限,导致这一人群缺乏治疗选择。

卡博替尼是一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靶点包括MET, VEGFR和TAM受体激酶家族,已被批准用于既往使用索拉非尼治疗的HCC患者。在关键的III期CELESTIAL试验中,与安慰剂相比,卡博替尼作为二线或三线治疗显著改善了之前治疗过的和Child-Pugh A晚期HCC患者的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此次,我们在一项回顾性分析中评估了卡博替尼治疗Child-Pugh B级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图片

分析共纳入了73例Child-Pugh B级晚期HCC患者,其中卡博替尼组51例,安慰剂组22例。在Child-Pugh B亚组中,卡博替尼组与安慰剂组相比,患者往往具有更高的基线大血管浸润率(43%对32%),肝外扩散(82%对68%),甲胎蛋白≥400 ng/mL(39%对27%),HBV(35%对27%)和HCV(31%对18%)感染。

分析结果显示,在Child-Pugh B亚组中,接受卡博替尼的患者的中位OS为8.5个月,而接受安慰剂的患者为3.8个月(HR 0.32,95%CI 0.18-0.58);使用卡博替尼中位PFS为3.7个月,而安慰剂为1.9个月(HR 0.44,95%CI 0.25-0.76)。

图片

在客观反应方面,两组患者中均没有完全或部分反应。疾病控制率(DCR)方面,卡博替尼组为57%,安慰剂组为23%。

图片

安全性方面,在Child-Pugh B亚组中,卡博替尼组中71%的患者经历了3/4级全因性不良反应(AE)。Child-Pugh B亚组中最常见的3/4级AE的发生率在数值上高于CELESTIAL试验中整体卡博替尼组,包括疲劳(20% vs 10%),腹水(14% vs 4%)和血小板减少症(12% vs 3%),而掌足部红质感觉(8% vs 17%)和高血压(8% vs 16%)则更低。

图片

总结

图片

大多数系统治疗HCC的试验都排除了肝功能不佳的患者(Child Pugh B或更严重的肝功能障碍)。在现实生活中,需要系统治疗的晚期HCC患者的肝功能往往由于肿瘤本身的原因而较差,或者是由于之前的HCC治疗导致肝功能恶化。因此,关于肝功能状况差的HCC患者系统治疗的安全性和临床结果的真实数据对于指导在这一人群中使用系统治疗具有重要意义。

总的来说,Child–Pugh B 肝硬化肝癌患者的预后较差,有大量未满足的医疗需求。本回顾性分析中提出的结果表明,卡博替尼在该患者群体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结局令人鼓舞。目前一项I/II期临床研究正在评估卡博替尼在一线治疗后伴有Child–Pugh B级肝硬化的晚期肝癌患者中的应用,我们也期待研究的最终结果。

图片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国际肝胆资讯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不同类型人群想减肥,该怎么科学运动?
上一篇

不同类型人群想减肥,该怎么科学运动?

高选择性RET抑制剂Selpercatinib辅助治疗III期研究完成全球首例给药,有望为早期NSCLC提供新治疗策略
下一篇

高选择性RET抑制剂Selpercatinib辅助治疗III期研究完成全球首例给药,有望为早期NSCLC提供新治疗策略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