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为中国晚期肝癌患者而来,卡瑞利珠单抗公布最新研究

作者:小D|2018年08月30日| 浏览:1172

上个月28日,相声表演艺术家师胜杰和歌手臧天朔同一天病逝。实在痛惜!愿艺术家们一路走好。

 

而让我们惊讶的是,他们的死因都源于同一个疾病——晚期肝细胞癌(HCC)。其实在文艺界,还有傅彪、陈逸飞、路遥、罗文、沈殿霞……等知名人士,都是因为HCC而不幸离世的。

 

图片来源:北京卫视

 

先不要“方”,今天并不是为了吓唬大家,而是真有好消息宣布!近日,在2018年欧洲肿瘤学会年会(ESMO 2018)上,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八一医院秦叔逵教授口头报告了中国创新免疫治疗药物的最新突破性进展——卡瑞利珠单抗(SHR-1210)二线治疗HCC疗效确切,耐受性良好,安全可控!

 

1“沉默杀手”HCC,让我手脚发软

在中国,HCC每年发病46.6万人,死亡42.2万人,位居全球第一,严重威胁我国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但无奈HCC发病隐匿、侵袭性高,多数患者在确诊时已为中晚期,加上常合并有肝硬化,若不经治疗患者整体平均生存期仅3~6个月,是非常可怕的“沉默杀手”!

 

额,表示好颤抖,让我擦一下手心的冷汗……

 

 

无奈的是,目前的抗肿瘤一线标准治疗药物少,可选方案有限。一线治疗失败后,二线标准治疗捉襟见肘,且药物可及性差,临床对新的抗肿瘤药物需求十分迫切。与欧美国家肝癌不同,中国约80%的肝癌源于乙型肝炎感染。我国HCC在流行病学特征、分子生物学行为、临床表现和分期、治疗策略手段、疗效及预后等方面有别于欧美国家和日本。因此,我国HCC治疗不能生搬硬套欧美日的经验,必须基于中国人群取得高级别循证医学证据,从而制订完善的HCC诊疗规范,指导临床实践。

 

额~太难了,表示无能无力,所以还是搬砖去吧~

 

不过,令人兴奋的是,在我国秦叔逵教授和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任正刚教授的共同牵头下,这一难题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那么这项给国人长脸的研究究竟有多厉害?来,给你划重点了:

 

●  中国自主研发的PD-1单抗研究成果首次亮相国际学术大会口头报告

●  迄今为止全球规模最大的用于二线及以上治疗HCC的PD-1单抗临床研究

●  中国创新PD-1单抗治疗乙型肝炎病毒(HBV)相关肝癌最大规模的临床研究

 

这不,欧洲最负盛名和最有影响力的肿瘤学会议ESMO年会的口头报告专场都为我们腾出了主角位置呢!开始热泪盈眶了。(别管我,让我激动地哭一哭~)

 

 

自21世纪起,人们对HCC治疗方案的探索从未停止过。索拉非尼是目前全球的一线标准治疗方案,随后是新近获批的仑伐替尼。Atezolizumab+贝伐珠单抗作为有效方案目前尚在临床2期研究中。二线治疗方案较多但不少药物的3期研究显示无效。获批的二线治疗药主要有瑞戈非尼或纳武利尤单抗。随着PD-1药物的不断开发,免疫治疗打破了肝癌治疗的瓶颈,其中卡瑞利珠单抗将成为我国晚期原发性肝癌一线治疗失败后的新选择!

 

2废话不多说,我们来看研究!

这是一项前瞻性、随机、平行对照、多中心的2期临床研究,由秦叔逵教授和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任正刚教授的共同牵头,自2016年11月15日至2017年11月16日在全国13家研究中心共纳入220例入组,217例接受治疗并纳入分析。

 

研究方法

 

研究对象纳入标准:经组织学确认的晚期HCC、接受过至少一种系统治疗失败或不可耐受、不适合手术及局部治疗、肝功能Child-Pugh A或B(≤7)、至少有一个可测量病灶、身体状态评分(ECOG PS)为0~1分。

 

研究分组:217例患者按1:1比例分别进入卡瑞利珠单抗2周方案(3mg/kg,iv.gtt,q2w组)和3周方案(3mg/kg,iv.gtt,q3w组),6周为一个治疗周期,直至疾病进展、出现不可耐受的毒性反应或撤回知情同意。对于HBV感染者,在研究期间继续或开始进行全程、规范化的抗病毒治疗。

 

主要研究终点:客观缓解率(ORR )及6个月生存(OS)率。

 

次要研究终点:疾病控制率(DCR)、缓解持续时间(DOR)、至疾病进展时间(TTP)、无进展生存期(PFS)、OS及安全性。

 

秦教授在报告是指出,该研究设计具有以下几点可贵之处:

 

●  这项研究是全球范围内PD-1抑制剂二线治疗晚期HCC样本量最大的研究,其样本量大于CheckMate-040研究的182例及Keynote-224研究的104例;

 

●  相较于国外同类药物研究,该研究患者合并HBV感染的比例更高(83.9%,182/217),这更符合我国HCC患者的特点,是一项具有中国特色的肝癌研究;

 

●  该研究纳入患者与同类研究的患者相比,其基线病情更复杂也更严重,这也使得卡瑞利珠单抗的研究结果更显珍贵。(没错,病情严重的照样管用哈!)

 

3卡瑞利珠单抗制服晚期HCC,有戏!

研究结果

 

主要研究终点:根据盲态独立中心评审(BICR)的评估结果,所有患者的ORR为13.8%, 6个月OS率为74.7%。q2w组和q3w组在主要终点事件上无统计学差异,均有较好的ORR和较高的6个月OS率。

 

 

次要研究终点:

 

●  所有患者的DCR达到44.7%,q2w和q3w组分别为47.7%和41.7%;

●  所有患者平均于治疗2个月时出现应答,q2w组和q3w组分别为2.0个月和2.1个月;

●  中位至缓解时间:缓解时间(TTR)为2.0个月,中位TTP为2.6个月,中位PFS为2.1个月;

●  平均应答持续时间(DOR)的数据尚在随访中;

●  研究中尚处于疾病缓解状态的患者占比73.3%,q2w和q3w组分别为75%和72.2%;

●  各指标在两组患者之间无统计学差异,应答率均达到70%以上。

 

秦叔逵教授认为,该研究结果基本达到了预期研究目标,证实了在既往接受过至少一种系统治疗失败或不耐受的患者中,卡瑞利珠单抗具有良好的疗效。在患者基线状态更差的情况下,卡瑞利珠单抗能够取得与同类研究可比的临床疗效(纳武利尤单抗ORR为14.3%,帕博利珠单抗ORR为16.3%)。

 

4安全靠谱,不良反应可管可控

此外,卡瑞利珠单抗总体安全性良好,不良反应的发生情况与同类研究相似,可预期、可控制、可预防、可逆转。

 

本次研究中,90.8%的患者出现了至少1次治疗相关不良事件(AE),3级及4级AE发生率为19.4%,严重不良事件(SAE)的发生率为9.7%,导致暂时停药的比例为13.8%,永久停药的比例为2.8%。反应性皮肤毛细血管增生症(RCEP)的发生率为66.8%。

 

对于RCEP发生率较高这一问题,秦教授表示目前RCEP的发生机制尚不清楚,但临床观察发现RCEP仅发生在表皮(最常见的形态为小红痣),未见在支气管、食管及胃肠粘膜的RCEP,无消化道出血风险。病理分析则显示RCEP主要为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增生,而且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及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化疗的相关研究发现,患者RCEP的发生率大幅下降,仅约5%,推测可能与联用药物抗血管生成作用有关,所以本研究中虽然RCEP发生率高,但安全可控。非常有意思的是,研究者进一步分析发现,发生RCEP与客观疗效存在一定的正相关性。

 

尽管出现RCEP,这仍不失为一个开脑洞的好机会,说不定RCEP和疗效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潜在的挖掘点。

 

秦叔逵教授的ESMO2018年度大会现场口头报道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汇总|已知能购买到O药药房信息(官方版渠道正式版)
上一篇

汇总|已知能购买到O药药房信息(官方版渠道正式版)

9291耐药了怎么办?
下一篇

9291耐药了怎么办?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