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仑伐替尼+TACE,减少肝功能储备损害,患者预后更理想

作者:小D|2020年07月03日| 浏览:1680

肝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是全球指南所公认中期肝细胞癌(HCC)的标准治疗方法。然而同处于中期HCC患者之间的肝功能、肿瘤负荷也存在较大差异,接受TACE治疗的效果也不尽相同:尤其对于肿瘤超出up-to-seven标准,即肿瘤数目(个)和最大肿瘤直径(cm)之和超过7的中期HCC患者,TACE不仅效果不佳,还可能损伤肝脏储备功能并进一步影响患者换用靶向药物治疗的时机,导致患者预后差,总生存期短。

 

7月31日。Kudo M等人发表在《Cancers(Basel)》上的一项研究[1](“Lenvatinib as an Initial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Intermediate-Stag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Beyond Up-To-Seven Criteria and Child-Pugh A Liver Function: A Proof-Of-Concept Study”)指出:在一部分BCLCB期的患者中,与标准TACE相比,仑伐替尼在保护患者肝功能的前提下可延长总生存率、降低死亡风险并增加客观缓解率,且差异具有显著统计学意义。

 

10月8日,Kudo M教授在《Liver Cancer》上发表的研究进一步积极探索仑伐替尼+TACE的治疗策略。12月7日,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隆重召开的第十七届全国肝癌学术会议上,Kudo教授对于仑伐替尼+TACE协同增效的机制又做了进一步的阐释。他认为:未来,仑伐替尼+TACE的序贯治疗有可能成为无法从TACE治疗获益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2]

 

1

仑伐替尼+TACE

让不适合TACE的人群重拾希望

 

本临床研究对象为up-to-seven标准超过7分并且Child-Pugh 分级为A的中期HCC患者。患者按照仑伐替尼作为初始治疗和以TACE作为初始治疗分组。受试者在基线特征以倾向评分匹配,试验最终比较了仑伐替尼组30名患者和TACE组60名患者的倾向评分并作出疗效评估。

 

结果显示:在cTACE组,85%患者肝功能ALBI评分在第一个月就出现下降,并且随着次数增多,持续恶化,而仑伐替尼组肝功能在试验结束后仍显示储备良好(p>0.05),最重要的是,仑伐替尼组的中位总生存期(OS)明显长于TACE组(37.9 vs. 21.3个月;HR 0.48;95%CI:0.16-0.79; p < 0.01)。仑伐替尼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也显著长于TACE组(16.0 vs 3.0个月,HR 0.19 95%CI:0.10-0.35;p<0.001)

 

1.png

1:仑伐替尼组与TACE组的OS与PFS

 

不仅如此,仑伐替尼组患者中约有70%接受了仑伐替尼与TACE序贯疗法,有4例患者在治疗见效后实现了无瘤及无药条件下的完全缓解。可见,以仑伐替尼+TACE的治疗方案可以使up-to-seven标准超过7分的中期HCC患者获得显著生存获益,但这一效果仅凭单独TACE则难以实现。

 

根据REFLECT研究,日本的中晚期HCC人群中约有40.6%被评估为使用仑伐替尼有效,但本次研究认为受试者对仑伐替尼有效性更高,客观缓解率(ORR)达到73.3%。这可能与高剂量全疗程的仑伐替尼用药相关。而且,由于仑伐替尼组受试者初始均未接受过TACE治疗,肝脏储备功能较好,因肝功能异常所导致的药物减量、服药中断、停药或不良事件概率更低。

 

 

2.png

2:仑伐替尼组与TACE组客观缓解率一览

 

2

仑伐替尼+TACE

有望成为标准方案

 

使用仑伐替尼作为TACE前用药的优势可总结为以下几点:

(1) 仑伐替尼的的高应答率易致肿瘤缩小和/或坏死;

(2) 可增强TACE疗效并保留肝脏功能储备;

(3) 仑伐替尼可以使血管正常化,降低血管通透性和肿瘤间质压力,改善了含脂类抗癌药物在肿瘤内的分布,从而优化栓塞效果,从而达到无药条件下完全缓解;

(4) 通过抑制VEGF及低氧诱导因子等预防TACE术后发生复发转移。

 

仑伐替尼序贯TACE方案尤其适合高肿瘤负荷的中期HCC,目前尚未发现这一序贯疗法较单独行TACE有更多禁忌。因此我们也可以期待这一方法成为不适合行单独TACE患者的标准方案。

 

 

3.png

1:仑伐替尼+TACE更适合高肿瘤负荷且不适合行单独TACE治疗的中期HCC患者

 

仑伐替尼治疗不仅保护了患者的肝脏储备,更为进一步实施TACE创造了条件;在仑伐替尼基础上的TACE选择性更高、栓塞效果也更强。该项概念验证研究的成功对仑伐替尼+TACE序贯治疗的前景无疑是一针强心剂,我们也期待着更多高质量的临床试验为我们提供更加实的证据,真正让不适合进行TACE的中期HCC患者从中获益。

 

 

参考文献:

[1] Kudo M,et al. Lenvatinib as an Initial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Intermediate-Stag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Beyond Up-To-Seven Criteria and Child-Pugh A Liver Function: A Proof-Of-Concept Study. Cancers (Basel). 2019 Jul 31;11(8).

[2] Kudo M. A new treatment option for intermediate stag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with high tumor burden initial lenvatinib therapy with subsequent selective tace. Liver Cancer. 2019 Oct;8(5):299-311.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肺癌患者靶向治疗定期复诊注意须知
上一篇

肺癌患者靶向治疗定期复诊注意须知

如果生命还剩下不到两年,该怎样度过?
下一篇

如果生命还剩下不到两年,该怎样度过?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