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胃癌正文

《柳叶刀》子刊:防胃癌的四招都在这里了!十万多中国人数据表明,即使高遗传风险人群,4条健康生活方式可抵消47%的患病风险

作者:小D|2020年11月25日| 浏览:1188

胃癌是全球死亡率第三的癌症,而且,超过40%的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发生在中国[1],导致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有三类:遗传因素、幽门螺杆菌感染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2]。

在很多疾病中,包括冠心病、中风和乳腺癌等,不少研究都表明,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抵消部分遗传因素导致的风险增加。在新加坡华人的一项研究中也发现,采用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将他们的胃癌风险降低一半[3]。

最近,南京医科大学沈洪兵教授的团队在《柳叶刀·肿瘤学》杂志上发表了文章[4],他们在中国人群中进行了研究,利用数万胃癌患者和健康对照组的全基因组关联分析(GWAS)数据,建立了一个评估胃癌风险的多基因风险评分。相比低遗传风险者,中等遗传风险者和高遗传风险者的胃癌风险分别增加54%和108%。

除此之外,研究人员还分析了生活方式对胃癌风险的影响,发现,生活方式不良的人胃癌发生风险增加103%,在高基因风险的人群中,生活方式良好的人比不良的人患胃癌的风险低47%,发病率降低1.12%。

图片来自pixabay.com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健康的生活方式对改变胃癌的发生风险是多么的重要。

到目前为止,与胃癌有关的基因变异已经确定了十几个,利用基因变异开发多基因风险评分,可以帮助识别风险较高的人,加强对胃癌的预防。

在建立中国人群的多基因风险评分过程中,研究人员先是对6个独立的GWAS数据集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包括10254名胃癌患者的试验组和10914名非胃癌的对照组,在每个数据集中,胃癌患者和对照组都是来自同一地区的汉族人。

利用这些数据,研究人员建立了一个基于112个单核苷酸多态性(SNP)的多基因风险评分。接下来,他们在一项独立的全国性队列中对这个评分进行了验证。

验证队列包含中国10个不同地区(5个城市和5个农村)的512714名30-79岁的成年人,在2004年-2008年之间招募进队列中,研究人员从中选取了100220名符合分析条件的,随访至2016年。

随访中发生胃癌的参与者的风险评分普遍更高,将参与者按照评分由低到高分为5组,他们发生胃癌的风险逐渐增加。在调整了生活方式因素后,这种关联仍然存在。与遗传风险低的参与者相比,遗传风险中等和高的参与者,胃癌的风险分别增加了54%和108%。

A:5组多基因风险评分和胃癌风险的关系;B:在随访中,低(蓝)、中(红)、高(绿)风险参与者胃癌发生率对比

无论是将参与者分为3组或4组,还是排除掉随访第一年中就发生胃癌的参与者,这些调整都没有改变评分和胃癌风险之间的关联。

在评估生活方式时,研究人员设定了4个健康生活方式因素,包括不抽烟(从不抽烟或戒烟时间超过15年)、不喝酒在过去的一年中没有喝过酒或喝酒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吃腌制食物较少(吃腌制蔬菜每周不超过4天),以及经常摄入新鲜蔬菜和水果(每天吃蔬菜,每周有4天及以上吃水果,或者颠倒过来)这些健康生活方式都是已知的和胃癌风险较低相关的[5]。

验证队列中,4种健康生活方式中符合3种的人数是最多的,占42.8%(42935人),4种都符合的有13576人,占13.5%,1种都做不到的有3698人,占3.7%。按照符合的数量,将参与者按照生活方式分为3组:健康(4种都符合,13.6%)、一般(符合2-3种,68.1%)和不健康(符合0-1种,18.3%)

验证队列中胃癌患者和非胃癌参与者情况的对比(最下方一部分为遵循0-4个生活方式的参与者的数量和占比)

分析结果表明,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胃癌风险高显著相关,和健康的生活方式相比,风险高出103%。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遗传因素风险之间没有相互作用,不过作为两个独立的风险因素,叠加在一起,相比单一因素,会进一步增加胃癌的风险。

不同遗传风险和不同生活方式的参与者胃癌发生率和发生风险的对比

对于高遗传风险的人来说,虽然遗传因素无法改变,但根据研究人员的分析,有希望通过改善生活方式来降低胃癌风险。在高遗传风险组中,遵循健康生活方式的人胃癌发生率相比不健康生活方式的低1.12%,风险降低47%,效果可以说是很不错了。

总的来说,这项研究一方面整合了中国人群规模最大的GWAS数据,建立了适合中国人的多基因风险评分。因为之前有研究发现,根据主要在欧洲进行的GWAS数据建立的评分在不同人群中预测的准确性差异巨大,且欧洲和北美国家本身胃癌发病率较东亚国家低得多,因此,可能依据中国人的数据建立的评分才能更加准确地评估中国人的胃癌风险。

另一方,揭示了健康的生活方式对降低胃癌风险具有很好的效果,尤其是对于高遗传风险人群。

研究人员认为,从公共卫生的角度出发,全民推广健康生活方式会有助于减少胃癌的发生。

 

参考资料:

[1] Chen W, Zheng R, Baade P D,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J].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16, 66(2): 115-132.

[2] Chen W, Xia C, Zheng R, et al. Disparities by province, age, and sex in site-specific cancer burden attributable to 23 potentially modifiable risk factors in China: a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J]. The Lancet Global health, 2019, 7(2): e257-e269.

[3] Wang Z, Koh W P, Jin A, et al. Composite protective lifestyle factors and risk of developing gastric adenocarcinoma: the Singapore Chinese Health Study[J]. 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 2017, 116(5): 679-687.

[4] Jin G, Lv J, Yang M, et al. Genetic risk, incident gastric cancer, and healthy lifestyle: a meta-analysis of 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ies and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 The Lancet Oncology, 2020, 21(10): 1378-1386.

[5] https://www.wcrf.org/sites/default/files/Stomach-Cancer-2016-Report.pdf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奇点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肿瘤放疗常见副作用及处理办法
上一篇

肿瘤放疗常见副作用及处理办法

肿瘤免疫治疗标志物不会看?一文搞定
下一篇

肿瘤免疫治疗标志物不会看?一文搞定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