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胰腺癌正文

胰腺癌不是“死亡判决”:癌王也有靶向药,用对了生存期大幅倍增!

作者:小D|2020年08月11日| 浏览:1300
胰腺癌是大家心目中公认的癌王,因为绝大多数胰腺癌患者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中晚期,而丧失手术机会的中晚期胰腺癌患者,中位的总生存期不足1年。

最近二三十年来,靶向治疗、免疫治疗风生水起,极大改善了众多难治性实体瘤的治疗效果。不过,绝大多数时候,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在晚期胰腺癌中,似乎并不发挥作用。因此,不少病友错误地以为,胰腺癌就没有靶向药、就不适合免疫治疗。

事实并非如此。

2019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公布过针对BRCA突变的胰腺癌患者靶向治疗的三期临床试验数据。154名晚期胰腺癌、一线化疗后未出现疾病进展的患者,3:2分组,92人接受奥拉帕利巩固,62人接受安慰剂对照。

 

结果显示:靶向药奥拉帕利巩固组,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明显更长,从3.8个月翻倍到了7.4个月,而且中位总生存时间达到了18.9个月,超过了1年半(历史数据不足1年)


不过,BRCA突变的阳性率,在胰腺癌中并不算高,上述三期临床试验中,一共筛选了3315名胰腺癌患者,发现了247名BRCA突变阳性的患者,阳性率为7.5%。


那么,除了BRCA突变之外,胰腺癌患者能否从其它致癌突变对应的靶向药中获益呢?

近期一项多中心回顾性研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事实上大约25%的胰腺癌患者,通过全面的基因检测,可以发现目前已经有针对性药物上市的基因突变——这些药物只是尚未在胰腺癌中经过正规的临床试验检验,真实的疗效有待进一步证实。不过,这个世界上总存在一小部分其他标准治疗已经失败、自己愿意主动尝试这类“借别的癌种里的成功经验,来治疗自己的毛病”的敢吃螃蟹者。

美国的一帮科学家发起了一项名为“了解你的肿瘤”的临床试验计划,鼓励并支持其他治疗失败、通过基因检测发现驱动突变的志愿者,尝试在其他癌种里已经成熟的针对性靶向药。

这项计划一共入组了1856名晚期胰腺癌患者,1082名患者成功进行了深度基因检测,其中282名(28%)患者发现了在其他癌种里已经有成熟的、针对性靶向药的驱动突变。

截止到目前,1082名患者中有667名患者的详细治疗情况和随访情况被获得,其中包括189名患者携带有靶向药对应的基因突变。这189名患者中,有46名患者勇敢地尝试了在其他癌种里已经上市、在胰腺癌中却尚无临床试验数据的靶向药,另外143名患者只接受了常规治疗、没有去尝试这些超出药品说明书的治疗药物。

 

结果显示:46名勇敢尝试靶向药的患者,中位总生存期明显延长,从1.32年翻倍到了2.58年。


而那些有驱动基因突变并未用药的患者,和那些没有驱动基因突变的患者,中位生存期没有差异。

下图的三条生存曲线把三类患者的最终结局展现的淋漓尽致:

○ 最上方的红线代表那些基因检测找到了驱动突变并使用了针对性靶向药的患者;

中间的绿线代表那些基因检测找到了驱动突变却没敢使用针对性靶向药的患者;

○ 最下方的蓝线代表那些基因检测压根没有找到驱动突变因此也没有办法使用靶向药的患者。


红线代表的勇敢者生存期翻倍,而中间绿线代表的患者明明有机会可以改善治疗的疗效却白白错过了大好的机会,最终中间绿线和底下蓝线代表的患者,生存期与历史数据接近。

很多患者一定很好奇,28%的胰腺癌患者都找到了有靶向药可用的驱动基因突变,这些突变到底是哪些基因突变?下面的长图里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主要是BRCA突变、ALK融合、CDK4/6扩增、AKT2突变、ATM突变、BRAF突变、STK11突变以及dMMR相关的突变等。


BRCA突变的阳性率为5%左右,杂七杂八的突变加在一起的突变阳性率在25%-30%——但是,胰腺癌中最常见的致癌突变是KRAS。

KRAS突变,在胰腺癌中占80%以上。虽然现在已经有不少KRAS抑制剂,如BGB-283、AMG-510等,进入了临床试验,但是这些药物单药治疗KRAS突变的胰腺癌疗效不佳。十几年前,EGFR抑制剂特罗凯曾经被批准用于晚期胰腺癌,但是疗效也很一般。那么,针对KRAS突变的胰腺癌,到底有没有解决方案呢?

近期,《癌细胞》上公布了一项振奋人心的结果:

通过同时阻断EGFR和CRAF(BRAF的兄弟)可以让晚期胰腺癌患者肿瘤完全缓解。同时服用EGFR抑制剂(易瑞沙、特罗凯等)和CRAF抑制剂,可以让部分晚期胰腺癌患者实现肿瘤完全缓解,并且长期生存。


当然,截至目前上述研究只是体外小鼠试验的数据,CRAF抑制剂尚处于研发的早期。但上述研究依然给广大胰腺癌病友,带来了振奋人心的曙光。



参考文献:
[1]. Overall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Pancreatic Cancer Receiving Matched TherapiesFollowing Molecular Profiling: A Retrospective Analysis of the Know Your TumorRegistry Trial. Lancet Oncol. 2020 Apr;21(4):508-518
[2]. MaintenanceOlaparib for Germline BRCA-Mutated Metastatic Pancreatic Cancer. N Engl J Med.2019 Jul 25;381(4):317-327
[3]. CompleteRegression of Advanced Pancreatic Ductal Adenocarcinomas Upon CombinedInhibition of EGFR and C-RAF.CancerCell. 2019 Apr 15;35(4):573-587.e6.  doi:10.1016/j.ccell.2019.03.002

封面图来源:摄图网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难治性肺癌的春天,悉数三大难治靶点治疗进展
上一篇

难治性肺癌的春天,悉数三大难治靶点治疗进展

Science:饮料中的糖浆会促进肠癌生长
下一篇

Science:饮料中的糖浆会促进肠癌生长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