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前沿资讯正文

患上新冠,肿瘤却消失了:新增4个病例实证,谁是下一个幸运儿

|2022年12月22日| 浏览:2267
最近,新冠疫情又开始大肆蔓延,不少朋友纷纷中招。对于本身就患有基础病,自身免疫力较弱的癌症患者来说,感染新冠的风险那就更高了,后果也普遍更为严重。

 


但正所谓福祸相依,在3年的疫情中,也有一些癌症患者在不幸感染新冠病毒后,原本的肿瘤却奇迹消失了。

案例1
淋巴瘤确诊后感染新冠
康复后淋巴瘤也获得缓解

这位患者是一位61岁男性,因进行性淋巴结肿大和体重减轻到医院就诊,经活检和PET/CT检查确诊为EBV阳性的经典霍奇金淋巴瘤[1]。然而,就在他刚刚确诊还没有开始治疗时,他感染了新冠肺炎,不得不推迟抗癌治疗,先住院治疗新冠。

在接受了11天的最佳支持性护理后,这位患者出院回家休养,没有接受任何抗癌治疗。但在4个月后,他全身可触及的淋巴结肿大都开始缩小,PET/CT也证实淋巴结肿大广泛消退,代谢摄取减少,血液中EBV病毒的核算拷贝数大幅降低。

种种迹象都表明,他的淋巴瘤在感染新冠后获得了缓解。

1.png
患者全身肿瘤消退

案例2
因新冠推迟手术
新冠好了后手术也

这位患者是一位40岁男性,还患有艾滋病[2]。在就诊前4周,他右侧胸部出现了2cm的锁骨下肿块,疼痛难忍,活检诊断为纤维结缔组织瘤,计划手术切除。

在手术前几天,患者突然发烧,新冠核酸检测阳性,不得不推迟手术,并使用对乙酰氨基酚和甲泼尼龙对症治疗。1个月后,患者报告肿瘤自发缩小,医生触诊和CT检查也发现,原有的肿块消失了。

2.png
感染新冠后,患者胸部肿瘤消失

案例3
新冠让难治性淋巴瘤暂时缓解

这位患者是一位20岁男性,患有EBV阳性的NK/T细胞淋巴瘤[3]。而且,他的肿瘤已经对K药、利妥昔单抗、L-天冬酰胺酶、SMILE方案、DDGP方案和CHOP方案等多种治疗方案耐药,十分难治。

在感染新冠后,这位患者出现的症状也较为严重,肝脾肿大可触及,CT上双肺毛玻璃样浑浊,血液检查显示高度贫血和溶血,10天的对症治疗也只是让他的贫血状况和血小板计数恢复稳定。

但与此同时,患者的肿瘤却出现了明显的缓解。在第11天,患者的克隆NK细胞群占比从70%下降到了4.2%,血浆EBV-DNA拷贝数从229876拷贝/mL降低到了495拷贝/mL,脾肿大情况也有所缓解。

遗憾的是,患者在第34天新冠核酸转阴后,淋巴瘤很快复发,并再次出现了溶血性贫血、发热、脾肿大和NK细胞计数升高等症状,血浆EBV-DNA也从500拷贝/mL上升到超过72250拷贝/mL。

3.png
患者的EBV-DNA拷贝数在感染新冠后快速下降,新冠治好后又再次升高

 

 


案例4
新冠治好了肿瘤,却要了命

这位患者是一个66岁女性,2019年秋确诊为Sézary综合征(一种侵袭性皮肤T细胞淋巴瘤),以及2型糖尿病、未控制的高血压和终末期肾病[4]。她曾经接受过体外光分离疗法和贝沙罗汀治疗,但都没有坚持下去。后来,Sézary综合征导致的瘙痒让她难以入睡,Sézary计数(反映Sézary综合征严重程度)也攀升到11132。

2020年4月,她首次感染了新冠病毒,症状很轻,只有一些呼吸急促,没有发烧,无需用药就可康复。2个月后,她的Sézary计数下降到了6494,相比3月份下降了42%。

同年7月,患者再次感染新冠,并因重症新冠入院。与此同时,她的淋巴细胞计数和Sézary计数都大幅下降,达到了她患病以来的最低值。9月她复诊时,她的Sézary计数已经降至936,相比峰值下降了92%。

不过11月时,这位患者再次因重症新冠肺炎入院。住院期间,她出现了肺性脑病、低血压,并在一次心脏骤停后死亡。

4.png
患者两次感染新冠,两次肿瘤缓解

总体来看,感染新冠后肿瘤意外消失的情况,大多发生在血液学肿瘤之中。其实,病毒感染导致血液肿瘤缓解的情况并不罕见,流感、水痘、麻疹等传染性疾病也都有导致白血病或淋巴瘤缓解的记录。这些事件也促进了溶瘤病毒疗法的发展。

但是,相比于其它候选的溶瘤病毒,新冠病毒基因组不稳定易突变、可在正常细胞中复制等特征使得它难以成为一个理想的溶瘤病毒。虽能在一些患者中导致肿瘤缓解,但也有可能造成治好了肿瘤要了命的情况发生。

各位癌友面对疫情还是要做好个人防护,规范治疗。不要将治好癌症的希望寄托在新冠病毒上。

微信图片_20221222162624.jpg

长按识别二维码填写

新冠疫情究竟对癌患家庭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现咚咚发起疫情期间肿瘤患者健康状况的调研,希望您能抽出2分钟填写这个问卷,发出属于我们癌患群体的声音。

后续我们会将调研结果以报告形式发布,感谢您的配合~


 


 

参考文献:
[1]. Challenor S, Tucker D. SARS‐CoV‐2‐induced remission of Hodgkin lymphoma[J]. British journal of haematology, 2021, 192(3): 415-415.
[2]. Izaguirre-Pérez M E, Valencia-Salinas J J, Mandujano-Sánchez J I, et al. Reducción inesperada de tumor torácico asociado a infección por SARS-CoV-2[J]. Revista Mexicana de Cirugía Torácica General, 2022, 2(1): 15-18.
[3]. Pasin F, Calveri M M, Pizzarelli G, et al. Oncolytic effect of SARS-CoV2 in a patient with NK lymphoma[J]. Acta Bio Medica: Atenei Parmensis, 2020, 91(3): e2020047.
[4]. Snowden C, Ng S, Choi J. Partial remission of advanced untreated Sézary syndrome after COVID-19[J]. JAAD Case Reports, 2022, 21: 165-168.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外科医生亲述:我是如何把新冠的主要症状,阻断在了第一天
上一篇

外科医生亲述:我是如何把新冠的主要症状,阻断在了第一天

鼻炎+咖啡=打工人新冠预防宝典,“苟住不阳”挺进决赛圈的秘诀来了
下一篇

鼻炎+咖啡=打工人新冠预防宝典,“苟住不阳”挺进决赛圈的秘诀来了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