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从“盲目轰炸”到“精准打击”:肺癌30年治疗方式革新

作者:小D|2020年12月21日| 浏览:3384
肺癌,在如今这个癌症肆虐的年代,当它一旦出现在周围人或自己身上时,可能会让人觉得世界坍塌,丧失希望。然后,只要你鼓起希望,认真研究它的治疗,又可以发现治疗的光芒正在越发,我们正走在肺癌“治愈”的路上,并且正在不断加速。

特别是近三十年来,我们的肺癌治疗取得了一个又一个历史性突破。今天我们的这篇文章,就将带领大家回顾既往三十年来,我们的肺癌治疗取得的进展,和目前我们要用怎样的方式治疗癌症。

1
询证医学,开启了
肺癌靶向时代新篇章

肺癌治疗发展的30年,就是循证医学的起步创造的肺癌治疗飞跃的30年,开启了全新的治疗时代。

所谓询证医学,指的就是人们对癌症的治疗不再参照传统的经验主义,而是通过设置临床试验,以最科学的模式确定不同基因类型应该使用何种癌症治疗药物的方式来确定癌症用药。

通俗来说,就是癌症治疗“大数据”取代传统治疗方式的模式。循证医学取代了过去的经验医学,让肺癌的放化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等治疗方式不断革新,创造了了全新的肺癌治疗体系。

近30年来,肺癌循证医学创造最有效的治疗方式之一就是肺癌的靶向治疗。在过去20年前,医生们治疗肺癌仅仅只有三种手段:手术及放化疗。在仅凭经验治疗癌症的时代,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平均生存期几乎为6个月。而到如今,部分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生存期甚至可以超过5年,达到医学上的“临床治愈”。

肺癌靶向治疗时代的启幕,离不把它带入中国的肺癌医生吴一龙。

2001年,作为肺癌医生的吴一龙,就已经关注到一代EGFR抑制剂。他发现这种独特的药物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种放化疗药物,对中国人群有惊人的疗效。于是,在吴一龙开始让自己的患者使用这类药物。在2001年-2004年之间,145位患者使用,35.5%的患者产生了明显疗效。

疗效大幅超越了曾经的放化疗,而且副作用较放化疗明显降低,吴一龙看到靶向治疗这个全新的治疗方式即将迎来的革新。在对患者情况进行细致分析后,吴一龙发现年轻、没有吸烟史的女性患者的有效率明显更高,于是他产生了猜测:它是否针对某个特殊群体有着更优的疗效?

巧合来临,这个时候该药物在欧美的临床试验数据披露,对欧美患者几乎没有疗效,临床试验失败。这个明显中国患者不同的临床数据,让吴一龙更加明确:一代EGFR抑制剂针对特定人群起效,并且在不同人种间存在差异。

2006年,由吴一龙与莫树锦教授牵头,在中国肺癌患者中测试一代EGFR抑制剂的疗效。历经三年研究,证实一代EGFR抑制剂的疗效,有效率超过80%,中位生存期大概在十个月左右。该临床试验,也开启了肺癌靶向治疗的大门。随后,针对不同基因突变的肺癌靶向治疗临床试验开启,ALK、HER2、KRAS、CMET、ROS1、RET、BRAF等一系列基因突变找到了可以使用的靶向药,成为我们精准狙击的目标。

现在,患者确诊非小细胞肺癌后,超过一般的患者都可以进行基因检测,随后确定可以使用的靶向药物,帮助病情大幅缓解。在这其中,EGFR及ALK的靶向药物如今已经研发至第三代,靶向治疗后甚至有患者的缓解时间可以超过5年。

肺癌30年,靶向治疗正在朝着我们不能想象,更加光明的未来驶去,我们也会寄予更多希望在肺癌的靶向治疗之上,为患者们带来更好的治疗。

2
手术、化疗、放疗各有突破
矩阵治疗方案精准狙击肺癌

30年来,除了靶向治疗成了全新的治疗药物外,手术、放疗、化疗这三大金刚,如今也有了完全不同的变化。

手术方面。随着循证医学的开始,我们更加精确的确定了手术的适应症,颠覆了原有手术+放疗的固定模式,制定了更加明确精准的TNM分期指南;更多手术新技术诞生,我们能尽量把手术的创伤做到最小:微创手术(胸腔镜)的诞生与普及、达芬奇机器人手术精妙至毫厘的手术切除,都是我们手术方面取得的重大进展。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

化疗方面。原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化疗已经完全改变。一直以来,化疗带来的副作用都让人们印象深刻。近三十年来,人们在化疗药物的研发上有了很重要的突破,肺腺癌的化疗方案改为由培美曲塞组成的含铂类药物作为一线治疗,保证疗效的同事大幅降低了副作用,联合血管抑制剂贝伐单抗后,化疗也成了副作用可控的抗癌”绝杀“。

放疗方面。近些年最重大的进展,莫过于质子重离子放疗技术的诞生。目前在我国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成立,对特定癌症病情的治愈率超过了90%。立体定向放疗SBRT技术让放疗更加精准,在早期肺癌的放疗中完全可媲美外科切除手术,为不能耐受手术的部分患者带来了新的治疗方式;此外,和免疫治疗的联合也成为了放疗目前发展的重点方向之一。

3
免疫治疗,彻底治愈癌症的
最后一声发令枪

肺癌治疗30年,免疫治疗成了最火热的药物。

它被医学届称为癌症治疗史上最重要的药物。打开了人类对于治疗癌症认知的大门。由人类体内自身突变产生的疾病,最终也要经由人类自身免疫解决。

除了我们熟知的PD-1抑制剂以外,NC318抑制剂、CTLA-4抑制剂、CAR-T治疗、TCRT治疗等等一系列都属于免疫治疗。

以PD-1抑制剂为例,它帮助非小细胞肺癌晚期患者五年生存率由4%提高到了16%,提升了整整四倍。免疫治疗这种听起来就很神奇的抗癌药物机制到底是怎样的?

目前最主要的免疫治疗药物被称作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抗体和PD-L1抗体是最典型的代表。它们通过阻断PD-1和PD-L1之间的相互作用,就可以避免肿瘤通过欺骗的方式逃脱免疫系统的追杀,从而促进患者免疫系统杀伤肿瘤。

从三期肺癌,到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再到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对肺癌的治疗数据一路势如破竹。

截止目前,PD-1抑制剂联合化疗,用于晚期无EGFR、ALK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不管是腺癌还是鳞癌,不管PD-L1表达是高还是低,不管TMB是高还是低,不管TIL表达是高还是低,都已经是一线治疗、首选方案。

对于非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而言,PD-1抑制剂联合化疗,与单纯化疗相比有效率从18.9%提高到了47.6%,1年生存率从49.4%提高到了69.2%;对于鳞癌患者而言,PD-1抑制剂联合化疗,与单纯化疗相比有效率从38.4%提高到了57.9%,中位总生存时间从11.3个月延长到15.9个月。

随着肿瘤免疫治疗时代的来临,我们更加坚信对于攻克肿瘤的前景一定可期!也希望更多患者受益于免疫治疗的优异疗效,甚至达成治愈。


“以上信息仅供您参考。如有任何问题,请咨询医疗卫生专业人士”

参考文献:

[1]. Atezolizumaband Nab-Paclitaxel in Advanced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N Engl J Med.Published on October 20, 2018.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1809615

[2]. Pembrolizumabplus Chemotherapy for Squamous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 Engl J Med. 2018Nov 22;379(21):2040-2051. doi: 10.1056/NEJMoa1810865

[3]. Atezolizumabfor First-Line Treatment of Metastatic Nonsquamous NSCLC. N Engl J Med. 2018Jun 14;378(24):2288-2301. doi: 10.1056/NEJMoa1716948

[4]. First-LineAtezolizumab plus Chemotherapy in Extensive-Stage Small-Cell Lung Cancer. NEngl J Med. 2018 Dec 6;379(23):2220-2229. doi: 10.1056/NEJMoa1809064.

[5]. Pembrolizumabplus Chemotherapy in Metastatic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 Engl J Med. 2018May 31;378(22):2078-2092. doi: 10.1056/NEJMoa1801005.

[6]. Nivolumabplus Ipilimumab in Lung Cancer with a High Tumor Mutational Burden. N Engl JMed. 2018 May 31;378(22):2093-2104.

[7]. Camrelizumab(SHR-1210) alone or in combination with gemcitabine plus cisplati

 

CN-70617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键词:
术后大补的这些“坑”你踩了吗?
上一篇

术后大补的这些“坑”你踩了吗?

肺癌靶向药耐药了,该咋办?
下一篇

肺癌靶向药耐药了,该咋办?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