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预防癌症转移】基因检测,或可提前预见癌症转移器官!

作者:半夏|2021年09月17日| 浏览:1401

恶性肿瘤患者的主要死亡原因是什么?

A.继发出血

B.继发感染

C.广泛转移

D.疼痛

长期以来,癌症已被人为的披上一层“死亡通知书”的外衣。其实,肿瘤转移才是导致肿瘤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大约90%的肿瘤患者死亡,都是因为肿瘤转移造成的。

良性肿瘤通常不转移,因此易于进行手术切除而使患者存活。而恶性肿瘤则是指肿瘤已经侵入并且破坏邻近组织结构或者已经播散到远处组织器官,并形成继发性肿瘤,转移是导致90%以上癌症患者最终死亡的原因。

回答完上面的问题,我们接下来看看癌症的转移途径有哪些呢?

癌症的转移途径有哪些?

癌症常常在身体的某个区域以一个肿块作为起点,如果这个肿块不被消除,癌细胞就能够扩散到附近的器官中,就算是再远的器官也一样,比如大脑。癌细胞扩散的过程被称为“癌转移”。

 

 

癌症的转移途径主要有三种,分别是种植性转移、淋巴性转移和血行性散布感染。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癌细胞一旦到了新的地方,就会再次开始增殖,然后形成一种叫做“微转移癌”的小肿瘤,当这些小肿瘤发育完全,就形成了整个癌转移的过程,不同癌细胞还有自己特有的方式来转移,就像前列腺癌常常转移到骨髓中,但结肠癌却喜欢转移到肝脏里。

图片

基因检测或可提前预见癌症转移器官?

基因检测除了指导临床用药以外,或可提前预见癌症转移至什么器官?今天,我们看看荷兰癌症研究所参与的一项关于“IV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分子状态与转移器官诊断”之间的关联性研究 [PMID:29858031] :

  • NSCLC的分子状态与诊断时的转移模式相关;

  • EGFR+肿瘤往往比三阴性肿瘤更容易发生骨和胸膜转移;

  • EGFR+肿瘤往往比三阴性肿瘤更少发生脑和肾上腺转移;

  • KRAS+和ALK+肿瘤分别在肺和肝脏的转移发生率较高;

注:三阴性肿瘤指EGFR,KRAS和ALK都是阴性的肿瘤。

图片

比较分子亚群在肿瘤转移比例中最常见的7种转移性的器官,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最常见的转移器官是骨,胸膜,肺和脑;*P-value compared to triple negative < 0.05, ** < 0.01,*** < 0.001 adjusted for clinicopathological variables.

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NSCLC)通常是由分子改变所驱动的,如KRAS+,EGFR+及ALK+。

2013年NCR共鉴定8608个NSCLC,其中5462个(63.4%)腺癌或NSCLC-NOS,其中3323例(60.8%)为IV期,阶段无法评估。最终纳入2052例肿瘤:218例EGFR+, 784例KRAS+,42例ALK+,1008例三阴性。

对于每个转移器官,将每个分子亚型的转移肿瘤的比例与三阴性肿瘤相比较,通过统计学方法进行分析。

图片

与三阴性患者相比,EGFR阳性(19del和L858R)患者发生骨转移(19del:47.8%;L858R:61.4%)和胸膜转移(19del:36.7%;L858R:38.6%)更多;发生脑转移(L858R,10.0% vs. 22.0%)和肾上腺转移(19del,5.6% vs. 19.1%)要少一些。

图片

发生KRAS G12A突变的患者比三阴性患者更容易发生骨转移(42.9% vs. 31.5%);发生G12V突变则更容易发生肺转移(29.5% vs. 20.3%)。

图片

在长达30.2个月的中位随访时间里,三阴性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8.9月)比EGFR+(18.2月)和ALK+(15.4月)患者低,但比KRAS+(8.8月)患者高一点。

在所有的分子亚型中,与没有发生肝转移患者相比,肝转移患者有更低的总生存期。只有在KRAS+患者中,骨,胸膜和肾上腺转移与总生存期恶化相关。

图片

与无转移性疾病的患者相比,每个分子亚组的平均生存期(OS)(通过KaplanMeier分析)

由此可见,NSCLC的分子状态和诊断器官转移是有一定关系的。

基因检测是可以根据分子状态,提前预见癌症转移至什么器官,进而有利于后续提前来指导转移病灶的筛查和预防性治疗!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世象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NSCLC患者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价值攻略!
上一篇

NSCLC患者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价值攻略!

CT检查的辐射影响大吗?(辐射知识小科普)
下一篇

CT检查的辐射影响大吗?(辐射知识小科普)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