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PD-1资讯正文

惊天逆转,推翻PD-1既往认知:靶向耐药后PD-1治疗仍有奇效,这些患者生存期大幅延长!

作者:小D|2020年09月03日| 浏览:2862
靶向药物免疫治疗药物PD-1/PD-L1抑制剂,可以说是最近几年来肺癌患者最重要的抗癌武器。    

一边是EGFR、ALK等基因突变的患者,在靶向研发日益成熟的今天,靶向药物已经拥有了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等等不同药物。通过科学的“排兵布阵”,患者生存超过5年,达到临床治愈的大有人在;

另一边是如今被誉为“神药”的PD-1/PD-L1免疫药物,临床数据研究表明,PD-1/PD-L1药物可以将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由4%提升到16%,临床治愈率提高达4倍;

然而令人悲伤的是,在过往认知中,这两种药物似乎并不能同时存在,相互排斥:

○ 多个回顾性研究提示:EGFR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接受PD-1抗体治疗,有效率偏低;


○ 绝大多数的非小细胞肺癌免疫治疗三期临床试验,EGFR突变的病友都被排除在外;


○ 国内外药监局批准的PD-1抗体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适应症,几乎全都明确规定EGFR突变的病友不优先使用,甚至是不推荐使用;


○ 此外,还有几份小规模回顾性研究提示:EGFR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接受PD-1抗体单药治疗,可能导致疾病爆发进展。

……

这一系列事实,让“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不适合接受PD-1抗体治疗”这一观念根深蒂固。

不过,EGFR突变的肺癌,真的完全不能接受PD-1抗体治疗么?

近期,一些全新的临床试验数据更新,让我们打破了这一固有观念。

在特定情况下,即使患者靶向药物耐药后使用PD-1/PD-L1抗体治疗,依然能获得非常优异的疗效。

两种王牌手段都能使用!意味着这些患者的生存期将大幅延长,甚至轻松达到临床治愈的目标。

我们如何分辨出这部分“幸运”的患者?下面三个手段能帮各位患者更好作出治疗决策:

1
颠覆!靶向药耐药后
PD-L1仍有惊艳疗效

近日,国外权威医学杂志《LUNG CANCER》公布了一项重磅临床研究ATLANTIC的相关数据,这组数据彻底颠覆了肿瘤医学领域既往的认知,为免疫治疗与靶向药物的关系作出了最新的权威解答:

曾经相互排斥的两个“抗癌王牌”:靶向药和PD-L1,如今竟能共同用于一位患者身上了!


ATLANTIC研究的设置非常有趣:所有入组人员都是经过两次全身治疗(包括靶向治疗及全身化疗等)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研究者们把他们分为了三个组:

○ EGFR或者ALK阳性(经过靶向药物治疗及化疗)、PD-L1表达≥25%;

○ EGFR或者ALK阴性(经过两线化疗)、PD-L1表达不限;

○ EGFR或者ALK阴性(经过两线化疗)、PD-L1表达≥90%。


三组患者均入组采用了PD-L1抑制剂Durvalumab进行单药治疗,结果大大颠覆了我们以往的认知:

对于EGFR阳性或者ALK阳性,PD-L1表达≥25%患者,中位生存时间为13.3个月,12个月生存率为53.3%,24个月生存率为40.7%PD-L1表达<25%患者,中位生存时间为9.9个月,12个月生存率为40.4%,24个月生存率为14.7%



很明显,对于EGFR或者ALK靶向药物耐药的肺癌患者而言,并不像我们以往认为的那样疗效不佳,还会导致肿瘤超进展影响生存期。


从临床数据来看,EGFR或者ALK靶向药物耐药的肺癌患者,不管是PD-L1表达高或是低,都能从PD-L1药物Durvalumab中取得较好的收益,唯一的区别是PD-L1表达更高的患者治疗效果更好。

这个临床结果,对肺癌患者们具有重大意义:超过三分之二的非小细胞肺腺癌患者都具备驱动基因突变,通过靶向药+免疫治疗的联合,这部分患者的生存期将大幅提升。

有意思的是,在研究者对EGFR/ALK耐药患者的亚组分析中,研究者们发现,EGFR耐药患者组的中位生存期更长,为16.1个月。 同样,他们的12个月也明显高于ALK耐药的患者。ALK靶向耐药患者的免疫疗效较差,明显低于EGFR组。

更有意思的是,在另外两组的临床数据中,EGFR或ALK阴性,PD-L1≥25%的患者组中位生存期为10.9个月,12个月生存率为47.8%,24个月生存率为24.2%,数据甚至差于EGFR/ALK靶向耐药患者组。

EGFR或ALK阴性,PD-L1表达≥90%患者组中位生存期为13.2个月,12个月生存期为51.8%,24个月生存率为39.1%,这个数据仅与EGFR或ALK靶向耐药患者组(PD-L1表达≥25%)相当。


由此可见,靶向药耐药患者,使用PD-L1抑制剂进行后线治疗,疗效并不逊色于EGFR/ALK阴性患者,带来新的治疗选择。

2
特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
疗效惊艳的二线治疗

除了上述的PD-L1抑制剂Durvalumab,国产PD-1抑制剂特瑞普利单抗在针对EGFR阳性的肺癌患者的临床试验中也有惊艳的表现。与上面临床试验不同的是,特瑞普利单抗采取的策略是PD-1抑制剂联合化疗的方案。

在2019年9月9日的世界肺癌大会(WCLC)现场,瑞普利单抗联合化疗用于EGFR突变的肺腺癌患者临床试验结果公布。

研究结果显示:在纳入试验的40例患者中,客观缓解率(ORR)50%,疾病控制率(DCR)达到87.5%;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7.0个月;整体人群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7.0个月


这个临床结果证实了除PD-L1抑制剂用于靶向药物耐药后的肺癌患者治疗以外,PD-1抑制剂联合化疗同样是靶向药耐药的肺癌患者可以选择的治疗方向,打破了我们既往认为“靶向耐药不能使用PD-1”的认知。

3
抽烟患者在EGFR耐药后
PD-1有效率可能更高!

针对PD-L1单药治疗与PD-1联合化疗对于靶向药物耐药患者的相关数据,在上面的临床数据中我们都有了详细说明。但仍有患者可能还处于纠结状态,没关系,我们还有一个判断依据:

EGFR耐药的患者,有过吸烟史的有效率要大于无吸烟史的。

这个有趣的临床试验来源于意大利的一份临床数据,共纳入了1588名肺癌患者进行研究。我们先看临床结论:

1

EGFR突变 VS 不突变,有效率8.8% VS 19.6%

在这些患者中,有102位EGFR突变的患者,使用PD-1治疗的有效率只有8.8%;EGFR不突变的患者有1293位,PD-1治疗的有效率高达19.6%。所以,从总体来说,EGFR突变患者用PD-1治疗的效果比较差。

但是,如果考虑这些EGFR突变患者是否抽烟,会得出很不一样的结论。

2

EGFR突变患者:抽烟 VS 不抽烟,有效率20.6% VS 1.9%

在这102位EGFR突变的患者中:有51位患者从来不抽烟,使用PD-1治疗之后,只有一位患者有效,有效率1.9%,中位生存期只有5.6个月;有34位患者曾经抽烟或者现在依然抽烟,PD-1治疗后,7位患者有效,有效率高达20.6%,中位生存期高达14.1个月。

所以,对于EGFE突变的肺癌患者,抽烟 VS 不抽烟,有效率差了十倍,抽烟的患者可以考虑PD-1治疗,而不抽烟的患者有效率就差了很多,有效率只有1.9%。

种种临床,都针对靶向药物耐药的患者给出了最权威的解答。靶向药物耐药的患者,根据病情的实际情况,可以酌情考虑使用PD-1/PD-L1免疫治疗作为靶向药物耐药的一份“备手”。

实实在在用对了药物,就能帮助患者们大幅提升抗癌生存期。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糖皮质激素会将接受免疫治疗的肺癌患者总生存期拉低55.4%
上一篇

糖皮质激素会将接受免疫治疗的肺癌患者总生存期拉低55.4%

如何及时发现PD-1抗体治疗的副作用?
下一篇

如何及时发现PD-1抗体治疗的副作用?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