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速读社丨 AZ奥拉帕利新适应症在中国获批 2020年20个创新药申请通过审评

作者:半夏|2021年06月22日| 浏览:5390

文章来源:汝爱一生

 

内分泌治疗(ET)是雌激素受体阳性(HR+)乳腺癌患者的主要治疗方案。HR+患者接受一线治疗(他莫昔芬TAM或者芳香化酶抑制剂AI)后出现耐药的原因主要是雌激素受体基因α(ESR1)突变。而无论ESR1突变状态如何,接受选择性雌激素受体降解剂(SERD)的患者都能获益。氟维司群是目前唯一上市的一款SERD,但随着专利的过期,仿制药以及可以口服的二代三代SERD都争先挤入市场进入临床研究,将为HR+早/晚期乳腺癌患者提供更多的选择。

什么是SERD?

SERD是一种小分子,它们通过与癌细胞表面的雌激素受体(ER)相结合,降低雌激素受体的稳定性,诱导它们被细胞正常的蛋白降解机制降解,从而降低雌激素受体水平,抑制癌细胞的生长。与抑制雌激素活性的调节剂不同,SERD理论上通过介导雌激素受体的降解,能够更为全面地抑制雌激素受体的功能,并且可能解决雌激素受体突变产生的耐药性。

图片

罗氏新型口服SERD类药物GDC-9545:

氟维司群不再是一枝独秀

罗氏的Giredestrant(GDC-9545)是一种高效的三代非甾体口服SERD。其I期数据表明,giredestrant作为单一药物或与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 4/6 抑制剂 (CDK4/6i) 哌柏西利联合使用均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和活性。单药giredestrant在先前用氟维司群和/或CDK4/6i 治疗的患者中也显示出令人鼓舞的抗肿瘤活性。在2021 ASCO大会上更新了其最新研究数据。

 

acelERA BC(NCT04576455)是一项随机、开放标签、多中心的II期研究。入组的患者为晚期ER+/HER2-乳腺癌,既往接受过≥2线治疗(必须包括内分泌治疗)。在每个28天周期的第1至28天,患者接受10、30、90、100或250 mg giredestrant。截止至2020年7月31日,平均剂量强度为98%;无不利事件(AEs)导致研究药物戒断;没有发生剂量限制毒性(DLTs);未达到最大耐受剂量;并且对所有研究亚组均有临床反应

图片
图片
最常见的不良事件为:疲劳(22例21%)、关节痛(18例17%)和恶心(17例16%);主要为1/2级。相关3级不良事件不常见。总的来说,giredestrant单一给药耐受性良好,无DLT。不良事件通常等级较低,并与ETs的预期不良事件相一致。  

礼来LY3484356首次人体试验数据公布:

用于晚期乳腺癌和子宫内膜癌

礼来在今年的ASCO大会同样携一款新型SERD药物LY3484356亮相。LY3484356是一种新型的口服生物利用的SERD,具有纯拮抗特性,可持续抑制ER依赖性基因转录和细胞生长。在进入临床前,LY3484356已显示出良好的疗效和药代动力学(PK)特性,包括ESR1突变体的抗肿瘤活性。在这里,我们介绍了一项正在进行的用于雌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和子宫内膜样癌患者的首次人体1a/b期试验。

 

截止至2020年11月9日,入组了28例患者(乳腺癌n=24,子宫内膜癌n=4),剂量为200-1200mgQD。平均年龄为59岁(年龄范围为35-80岁)。乳腺癌患者先前至少接受过≥2线治疗方案,包括内分泌药物氟维司群(46%)、CDK4/6抑制剂(83%)和化疗(33%)。在所有评估剂量中观察到LY3484356暴露的剂量比例增加,t1/2为25-30小时。在起始剂量水平(每天一次200毫克)下,未结合LY3484356的暴露量超过了使用氟维司群的暴露量。在16例可评估的患者中,11例(8例乳腺癌,3例子宫内膜癌)患者达到疾病稳定(SD),5例患者疾病进展(PD)。血浆ctDNA分析表明,突变等位基因频率降低,包括9/12的ESR1突变。

图片
治疗突发性不良事件(TEAEs)主要为1-2级,包括恶心(32%)、疲劳(25%)和腹泻(18%)。唯一与治疗相关的3级AE是腹泻(n=1)。尽管加强了中心心电图监测,但未观察到心动过缓和QTc延长的TEAE。总之,LY3484356QD给药的安全性和PK性能良好,对接受过N线治疗后的ERABC和EEC患者具有初步疗效。 

阿斯利康AZD9833中国获批临床,

ORR达20%

2021年2 月 20 日,阿斯利康的AZD9833 (一款口服雌激素受体拮抗剂SERD)首次在中国获批临床,用于乳腺癌的治疗,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处于 III 期临床阶段。一项I期研究(SERENA-1)已证明,AZD9833 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并且在单独给药或与 CDK4/6 抑制剂哌柏西利联合给药时具有良好的抗肿瘤特性(Baird 等,SABCS 2020)。

 

SERENA-1 (NCT03616587) 是一项正在进行的 1 期、开放性研究,针对 ER+ HER2-晚期乳腺癌 (ABC) ,既往接受过≥1 次内分泌治疗和≤2 次化疗后的绝经前和绝经后妇女。截止至2020 年 1 月 20 日,共有60例患者接受了 5 个剂量的治疗(既往治疗中位数为5 (1-9);既往接受过氟维司群 (Fv) 的患者占82%;既往接受过 CDK4/6i的患者占68%);25mg QD n=12、75mg QD n=12、150mg QD n=13、300mg QD n=13、450mg QD n=10。AZD9833 暴露在多次给药后与剂量成正比,中位终末 t1/2 为 12 小时。

 

24 周时的客观缓解率 (ORR) 和临床受益率 (CBR)如下表:

图片
可以看出,AZD9833在300mg时,ORR达20%。

 

≥10% 的患者经历的治疗相关 AE 为视力障碍(53%;91% G1、6% G2、3% G3)、心动过缓/窦性心动过缓(45%;93% G1、7% G2)、恶心( 18%;46% G1,55% G2),疲劳(13%;38% G1,63% G2),头晕(10%;83% G1,17% G3)呕吐(10%;50% G1,33%) G2,17% G3)和虚弱(10%;67% G1,33% G2)。三名患者经历了 DLT:G3 QTcF 延长(300 毫克);G3 呕吐 (450 毫克); 以及 G2 视觉障碍、G2 头痛和 G2 步态障碍的组合(450 毫克)。DLTs随着剂量减少而减少。没有报告 G4 或 5 AE。

 

在所有剂量组中均观察到 ER 信号通路调节。在发生临床反应并获得配对活检的患者中,测量到 Ki67 降低了98%。AZD9833表现出令人鼓舞的疗效和安全性。在所有剂量水平的 ER+ ABC 女性中都观察到了临床获益和靶点参与的证据,包括用 CDK4/6i 和 Fv 预先治疗的患者以及具有ESR1突变的患者。目前正在计划进行一项比较三种剂量 AZD9833 与 Fv 的疗效和安全性的 2 期研究 (NCT04214288)。 

Radius艾拉司群临床获益率达42.6%,

氟维司群失败者有效!

Elacestrant(艾拉司群)是Radius公司研发的一款口服选择性雌激素受体降解剂。2021年1月29日,《临床肿瘤学杂志》在线发表了RAD1901-005的报告结果。

 

RAD1901-005研究为3+3设计,在elacestrant推荐剂量上(400mg胶囊/片剂)扩增患者人数,以确定安全性和抗肿瘤疗效。该试验共纳入57例HR+晚期乳腺癌内分泌治疗失败的绝经后女性,其中50例患者服用了elacestrant推荐剂量,中位年龄63岁,既往抗癌治疗中位三线,其中CDK4/6抑制剂失败26例(52%)氟维司群失败26例(52%)循环肿瘤基因ESR1突变25例(50%)。

 

结果显示,在31例可评估的患者中,有6例得到部分缓解(PR),客观缓解率为19.4%;在47例可评估的患者中,临床获益率为42.6%(20例)。elacestrant临床获益与ESR1突变等位基因百分比成反比。没有发生剂量受限毒性反应,大多数不良事件严重程度为1~2级,常见恶心(33.3%),血液甘油三酯增加(25%),血磷减少(25%)。

图片
结果表明,一次400mg的elacestrant安全性可控且对ESR1突变、CDK4/6抑制剂和氟维司群治疗失败的患者有效。目前,elacestrant+标准内分泌治疗的三期临床研究正在进行,期待它的临床结果可以为更多乳腺癌患者带来福! 

赛诺菲SAR439859表现可喜,

目前正在展开Ⅲ期临床研究

Amcenestrant(SAR439859)是一种口服SERD,可与野生型和突变型ER以高亲和力结合,阻断雌二醇结合并在临床前研究中促进高达98%的ER降解。在ER+/HER2- 晚期BC预处理患者的AMEERA-1期研究显示,每天一次(QD)150-600mg amcenestrant显示平均ER占用率为94%,血浆浓度>100 ng/mL 和良好的安全性(Bardia, 2019;data on file)。

图片
目前正在进行一项前瞻性、随机、双盲的Ⅲ期研究AMEERA-5(NCT04478266),用于比较amcenestrant +哌柏西利与来曲唑 + 哌柏西利对晚期、局部复发或转移性ER+/HER2-B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该研究包括男性、绝经前/围绝经期(使用戈舍瑞林)和绝经后女性。排除在使用以下任何药物的(新)辅助内分泌治疗期间或 12 个月内出现进展的患者:AI、选择性雌激素受体调节剂、CDK4/6i。 

SERD赛道竞争激烈,

谁将率先杀出重围?

氟维司群作为目前现有SERD中唯一上市的治疗药物,在治疗乳腺癌中的抗肿瘤机制及疗效已被广泛认可,但对比口服制剂,氟维司群需每月肌肉注射给药且需要低温保存,这对于患者来说多有不便。因此近年来,科学家也在努力研发生物利用度更高、药代动力学特征更理想且在乳腺癌中具有强效抗雌激素活性的口服SERD类新药,口服SERD新药的开发将为广大患者带来更具竞争力的治疗新选择,目前已经密集进入试验晚期,国外巨头齐头并进。

图片

资料来源:ClinicalTrials.gov,Frost & Sullivan

中国药企也有三家布局,目前均处于1期临床: 

图片

 

|参考资料|

■Bardia A, Kaklamani V, Wilks S, Weise A, Richards D, Harb W, Osborne C, Wesolowski R, Karuturi M, Conkling P, Bagley RG, Wang Y, Conlan MG, Kabos P. Phase I Study of Elacestrant (RAD1901), a Novel Selective Estrogen Receptor Degrader, in ER-Positive, HER2-Negative Advanced Breast Cancer. J Clin Oncol. 2021 Jan 29:JCO2002272. doi: 10.1200/JCO.20.02272.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3513026.

 

■ ASCO 2021

声明:本资料中涉及的信息仅供参考,请遵从医生或其他医疗卫生专业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新浪医药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化疗为何要定期?推迟化疗有影响吗?
上一篇

化疗为何要定期?推迟化疗有影响吗?

“我想活下去,可是我没有钱。”
下一篇

“我想活下去,可是我没有钱。”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