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

首页 - 靶向药 - 阿法替尼,EGFR罕见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克星!

阿法替尼,EGFR罕见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克星!

LensNews

非小细胞肺癌(NSCLC)是肺癌中最常见的类型,每年新发肺癌病人中非小细胞肺癌就占了80%~85%。

在我国,EGFR突变是非小细胞肺癌中最常见的靶点,高达40%的NSCLC患者都存在EGFR突变,主要发生在18~21外显子,最常见的敏感突变是19外显子缺失和21外显子L858R两种类型,这两种突变用靶向药效果非常好。

除了它们之外,EGFR上还存在一些罕见突变,比如G719x、L861Q和S768I等,这些罕见突变对靶向药的响应怎么样呢?

今天,小编就和大家一起聊聊阿法替尼和这些罕见突变的故事。

提起肺癌的EGFR靶向药物,一代药物易瑞沙、特罗凯、凯美纳众所周知,二代药物阿法替尼耳熟能详,三代药物奥希替尼星光熠熠。

科学家将 阿法替尼 划分为EGFR的二代药物,那么它为啥被称为二代药物呢?

 

 

EGFR TKI目前有三代,除了时间先后以外,还在药物作用机制上有不同(图1):

 

■ 一代:抑制主流的EGFR突变蛋白(可逆)

■ 二代:抑制主流的EGFR突变蛋白(不可逆),还能抑制EGFR相关的蛋白

■ 三代:抑制主流的EGFR突变蛋白,而且对T790M耐药突变蛋白依然有效(不可逆)

 

图1  EGFR-TKI工作机制示意图

 

和第一代药物相比,阿法替尼有两个明显特点:

第一,它和EGFR蛋白是不可逆结合,一旦和突变蛋白结合就很牢固了。打个比方,药物与突变蛋白的结合就像钥匙与锁孔的结合,一代药物之所以可以起效,就是因为可以有效占据这个锁孔。然而,一代药物的结合力不强,容易发生脱落,而二代药物与突变蛋白的结合力比较强大,成为一把不会轻易脱落的钥匙,牢牢结合,理论上可能有更好和更加持久的抑制效果。

第二,除了EGFR蛋白,它还能抑制HER2和HER4等相关蛋白,因而可以对付EGFR以外的其他突变,也就是说一把钥匙可以插入多个锁孔,也可能延缓部分患者耐药问题。

近日,阿法替尼再次带给我们惊喜——它或许可以成为EGFR罕见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克星!

发表在《lung cancer》杂志上的一篇最新文章中(图2),IchidaiTanaka教授研究团队对EGFR-TKI治疗的患者进行回顾性分析,与第一代EGFR-TKIs进行比较,评价阿法替尼在EGFR罕见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中的临床疗效。

 

图2  发表在《肺癌》杂志的论文

 

研究共纳入177例EGFR突变肺癌患者,其中,以女性患者为主导(男67:女110),年龄在35-87范围内,89.8%(159例)的肺癌病人携带常见EGFR突变,10.2%(18例)携带EGFR罕见突变。

本组实验肺癌患者的临床特征与既往研究表现一致,EGFR突变更青睐女性以及无吸烟史患者(表1)。

此外,18例罕见突变患者按约1:1随机分配到第一代和第二代EGFR-TKI治疗组,临床特征表现如下(表2):

 

表1  177例EGFR突变肺癌患者的临床特征

 

表2  18例罕见EGFR突变肺癌患者的临床特征

 

在回顾性分析中(图3),第一代EGFR- tkis组的总缓解率(ORR)和无进展生存期(PFS)与既往报道一致,阿法替尼的疗效在EGFR罕见突变患者中较第一代EGFR-TKIs有统计学上的显著优势。

 

图3  常见与罕见EGFR突变患者无进展生存(PFS)

 

在治疗EGFR罕见突变患者上,35个月的跟踪随访,阿法替尼治疗效果在统计学上具有压倒性的显著优势,来来来,搬板凳排排坐感受一下(表3):

 

研究结果

无进展生存期(PFS):

 

15个月内,接受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治疗EGFR罕见突变患者的PFS呈断崖式下降,在短短五六个月内PFS从100%降至约25%。阿法替尼治疗组在15个月内无大波动,PFS基本稳定在80%。截至数据采集日期,阿法替尼组PFS仍然显著高于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治疗组(40%:12%)!

 

总缓解率(ORR):

 

阿法替尼治疗组ORR为75%,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ORR为40%,35%的差距显得十分可观。

 

疾病控制率(DCR):

 

阿法替尼对疾病的控制率达100%,同期的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组则显示为80%,两者对比阿法替尼更为优胜。

 

疾病进展(PD):

 

最让人心动的是,阿法替尼治疗组病人的疾病进展率为0!

 

表3  EGFR- TKIs对罕见EGFR突变患者中的疗效

 

我们对癌症治疗中最关心的问题,在这个研究中都做了细化讨论:

对于EGFR罕见突变病人,接受阿法替尼治疗后,表现出更高的无进展生存期、治疗响应率以及百分百的疾病控制率和零进展率。

在既往研究中,阿法替尼由于其不可逆性抑制EGFR蛋白导致诸多副作用,比如腹泻、皮肤问题、口腔炎等,除有肝功能问题而担忧肝损伤或者孕妇患者保胎需要以外,对于其他副作用的担忧,其实并无十分的必要。

总体而言,患者获得的长期效益远大于副作用的危害,阿法替尼已成为EGFR罕见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克星!

 

参考文献:

1. Tanaka, I., M. Morise, Y. Kodama, A. Matsui, N. Ozawa, S. Ozone, D. Goto, A. Miyazawa, T. Hase, N. Hashimoto, M. Sato and Y. Hasegawa (2018). "Potential for afatinib as an optimal treatment for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rcinoma in patients with uncommon EGFR mutations." Lung Cancer.

2. Wang, Y., H. Liu and J. Chen (2010). "[The predictive value of EGFR status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patients treated with EGFR-TKIs]." Zhongguo Fei Ai Za Zhi 13(4): 375-379.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1)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来源 癌度,由 小D 整理编辑!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