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PD-1只能用于肝癌一二线?后线治疗ORR仍然高达30.8%,更有患者达到CR

作者:小D|2020年11月25日| 浏览:1347

文章来源:国际肝胆资讯 

 

对于肝癌患者来说,免疫治疗已经在肝癌治疗中占据了很大的一部分,但是,目前,获批的免疫抑制剂多用于肝癌二线,如帕博利珠单抗和纳武利尤单抗以及国产的卡瑞利珠单抗,甚至,也在冲击一线治疗,如阿替利珠单抗已获批联合贝伐珠单抗用于肝癌一线治疗。但是,免疫治疗在肝癌后线治疗中的应用却少有研究,那么,对于接受过多种治疗的患者来说,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能否让其获益呢?今天,我们就带大家看一项研究,PD-1作为肝癌后线治疗疗效依旧能打,ORR高达30.8%,且有患者完全缓解!

肝癌后线使用PD-1,疗效仍然不可小觑

研究设计

对2016年5月至2019年1月在德国波恩大学医院接受纳武利尤单抗或帕博利珠单抗治疗的HCC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共入组14名患者,中位年龄64.6岁,免疫治疗开始时,79%的患者(11/14)为BCLC-C期,其中71%(10/14)出现肝外转移,57%(8/14)出现血管侵犯。所有患者接受了至少一次全身治疗:100%接受索拉非尼作为一线治疗,57%接受全身二线治疗(8例患者瑞戈非尼和1例患者地塞米诺)。所有接受PD-1抑制免疫治疗的患者都没有其他标准的治疗选择。

研究结果

10例患者接受纳武利尤单抗治疗,4例接受帕博利珠单抗治疗。

mOS:6.6个月(95%CI:3.9–11.8)

mPFS:5.3个月(95%CI:2.4–11.7)

ORR:30.8%,3例患者部分缓解,1例患者在完成23个周期的纳武利尤单抗治疗后,生物化学(AFP值阴性)、放射学甚至组织学检查证实了CR,但是纳武利尤单抗治疗出现了复发性免疫相关肝炎(3级),需要停药和类固醇免疫抑制治疗。然而,即使在相关治疗终止期间,AFP仍为阴性,且未观察到肿瘤进展。

安全性:4例患者出现≥3级不良反应,分别为结肠炎、肝炎、血小板减少症、下垂体炎。

综上所述,免疫疗法在晚期和多线治疗后的HCC患者中是可行的,且耐受性良好,在现实生活中显示了临床效益。因此,对于前期治疗较多、表现可接受的晚期HCC患者,在治疗决策中应考虑PD-1抑制剂作为最后一线治疗

后线免疫治疗虽有效,但还是越早用越好!

出于临床安全性及审批进程考虑,免疫疗法常常只能用于手术、放化疗后的选择,此时的患者体内免疫细胞本就受损或锐减,很多患者还未等到疗法起作用,就在等待期中殒命。现在,多项临床研究已表明,免疫疗法也可以用于早期的癌症干预治疗,或配合手术、放化疗等其他治疗方式联合治疗,其抗肿瘤效果甚至会更好。

2017年,JAMA Oncol就发表了一篇Meta分析文章,收集了25个NSCLC与免疫治疗相关的临床试验,对其中的2万多名患者进行大数据分析。结果发现,先接受免疫治疗再接受其他药物治疗的患者,比先接受其他药物再接受免疫治疗的患者死亡风险降低超过30%!而靶向药无论用在之前还是之后,效果都很不明显。

这项大型分析证明了免疫药和靶向药很不一样,先用还是后用效果是有差距的。早用免疫药存活期会更好。

 

参考文献:

1、Programmed cell death protein 1 (PD-1)-inhibition i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CC): a single center experience

2、Blumenthal G M, Zhang L, Zhang H, et al. Milestone Analyses of 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 Targeted Therapy, and Conventional Therapy in Metastatic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Trials[J]. Jama Oncology, 2017:e171029.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国际肝胆资讯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如何预防放化疗引起的恶心呕吐?这篇讲全了
上一篇

如何预防放化疗引起的恶心呕吐?这篇讲全了

抗癌24年的终局,神奇好药力克肿瘤引发的骨软化症
下一篇

抗癌24年的终局,神奇好药力克肿瘤引发的骨软化症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