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肝癌患者应该避免或摄入哪些营养物质?

|2023年04月06日| 浏览:3957

肝细胞癌(HCC)是最常见的原发性肝癌,其主要危险因素通常与病毒感染、年龄和酒精摄入有关。除了以上这些公认危险因素,营养危险因素也与肝细胞癌的发展密切相关。包括大量摄入来自红肉的饱和脂肪、烹饪方式(产生杂环胺)和食物中黄曲霉毒素的污染,都是肝细胞癌的危险因素。相反,富含纤维的水果和蔬菜、n-3多不饱和脂肪酸和咖啡的保护性营养饮食可以降低肝细胞癌的发展风险。

图片

1

营养风险因素

许多研究指出,饮食中的特定成分或营养物质可能与不同类型癌症的风险增加有关。

黄曲霉素

发生HCC的主要饮食危险因素是食物中含有黄曲霉毒素。黄曲霉毒素是由黄曲霉和寄生曲霉产生的一组真菌毒素,诞生诱因为食物的不当储存,是全球4.6%-28.2%(因地区而异)的HCC病例的危险因素。

黄曲霉毒素可以在玉米、小麦、花生、大米、芝麻、葵花籽、棉籽和许多香料产品中出现;这些食品中黄曲霉毒素的存在可能是由于作物生长过程中曲霉菌感染、由于不适当的运输或储存而暴露在温暖潮湿的条件下。即使是喂食受黄曲霉素污染的饲料,动物也会将黄曲霉毒素传播到鸡蛋和乳制品中。

饱和脂肪

与HCC发生相关的另一个饮食因素是过度摄入饱和脂肪,特别是来自红肉的饱和脂肪。其机制被认为是当饲料中的铁减少时产生活性氧(Fenton反应),以及当肉在高温下烹饪时产生杂环胺。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发现,红肉摄入量与肝脏疾病死亡风险和HCC发病率增加相关[1]。富含红肉的饮食也与炎症和内皮功能障碍的循环标志物相关,可能对肝硬化和HCC患者都有负面影响。

腹部肥胖

最后,根据各种流行病学研究肥胖,特别是腹部肥胖,也会增加发生HCC的风险。这种风险似乎与脂肪组织中脂肪因子(瘦素、脂联素和抵抗素)的产生有关。有趣的是,肝细胞癌患者的血清瘦素水平升高,这表明这种脂肪因子在肥胖患者中是肝细胞癌的启动子。

2

营养保护因素

与其他类型的癌症相比,研究饮食对HCC的保护作用的研究相对较少。

n-3多不饱和脂肪酸

研究发现,食用富含n-3多不饱和脂肪酸的鱼类或补充n-3多不饱和脂肪酸似乎可以预防HCC的发生,即使在HBV和HCV感染的受试者中也是如此。脂肪酸可以通过诱导细胞凋亡、调节细胞周期、控制类二十烷素的生成等途径发挥抗癌作用。

多酚

同样,有证据表明,多酚主要存在于新鲜水果和蔬菜中,通过调控多种细胞内信号,靶向肝癌血管生成和转移,最终降低HCC的风险。

咖啡是多酚的另一个重要来源,事实上咖啡对肝脏疾病的保护作用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明。咖啡是不同化学物质的复杂混合物,包括抗氧化剂、诱变化合物和抗诱变化合物;其作用机制尚不清楚,但可能涉及在肝癌发生中起重要作用的蛋白质中半胱氨酸残基的修饰。据悉[2],饮用超过两杯含咖啡因的咖啡,以及在较小程度上不含咖啡因的咖啡,与HCC风险降低有关,即使是在已有肝脏疾病的人群中也是如此。

其它因素

最后,高纤维含量的饮食可以通过减少主观食欲和能量摄入来降低HCC的风险,有助于维持健康的体重,并对餐后葡萄糖水平和血脂状况产生有益的影响。其他保护机制包括与胆汁酸结合,抑制其向次生胆汁酸的转化,增加粪丸的水化作用,稀释可能的致癌物,通过抑制致癌物形成的细菌酶来修饰结肠菌群,缩短致癌物与肠壁接触时间[3]。

总结

大部分患者通常在长期肝硬化的基础上发展为HCC,因此他们可能表现为严重的营养不良。应适当处理肝硬化相关并发症,并考虑营养支持。营养支持应以提供足够的能量和蛋白质为中心,以应对肝硬化和癌症的需求增加。还建议补充支链氨基酸,因为它可以改善对治疗的反应,营养状况和生存时间。

参考文献

1. Freedman ND, Cross AJ, McGlynn KA, Abnet CC, Park Y, Hollenbeck AR, Schatzkin A, Everhart JE, Sinha R. Association of meat and fat intake with liver disease 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the NIH-AARP cohort. J Natl Cancer Inst 2010; 102: 1354-1365

2. Kennedy OJ, Roderick P, Buchanan R, Fallowfield JA, Hayes PC, Parkes J. Coffee, including caffeinated and decaffeinated coffee, and the risk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dose-response meta-analysis. BMJ Open. 2017;7:e013739.

3. Babio N, Balanza R, Basulto J, Bulló M, Salas-Salvadó J. Dietary fibre: influence on body weight, glycemic control and plasma cholesterol profile. Nutr Hosp. 2010;25:327–340.

点击查看全文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国际肝胆资讯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出现这些症状,当心癌细胞卷土重来
上一篇

出现这些症状,当心癌细胞卷土重来

80岁患上肺癌,4年后竟然肿瘤自行消失了!
下一篇

80岁患上肺癌,4年后竟然肿瘤自行消失了!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
最新抗癌笔记
top3

新年打卡

2024年02月17日
top4

好久没来

2024年02月17日
top5

CR

2024年02月01日
top6

七周年纪念!

2024年01月25日
扫描下方二维码回复 666 获取解锁验证码
步骤:[ 打开微信]->[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三阴姐妹互助圈"公众号输入 666 获取验证码],即可永久解锁本站全部文章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