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乳腺癌正文

给贝伐珠单抗换个拍档,治疗ER+/HER2-晚期乳癌有效且更安全!柳叶刀重磅发布:TFS直接翻倍!

|2022年05月17日| 浏览:1356

全身治疗是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的标准治疗方案,包括雌激素受体阳性(ER)阳性、人类表皮受体(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内分泌治疗是ER+/HER2-转移/复发乳腺癌的一线治疗;然而,对于疾病进展迅速和严重的全身转移患者,化疗可以使其肿瘤体积迅速缩小,此外,化疗也适用于对内分泌治疗耐药的肿瘤患者。

但几项研究表明,部分接受一线每周紫杉醇加贝伐珠单抗治疗的患者由于紫杉醇相关外周感觉神经病变而中止治疗,尽管肿瘤缓解持久。那在对每周一次紫杉醇+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有反应的ER+/HER2-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引入化疗(紫杉醇)中断联合内分泌治疗+贝伐珠单抗,是否可以减轻副作用负担改善生活质量(QOL),并增加对长期治疗的耐受性呢?

近日,发表在《柳叶刀肿瘤学》杂志上的BOOSTER (NCT01989780)2期研究发现,在诱导治疗后出现应答的ER+/HER2-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每周紫杉醇联合贝伐珠单抗一线诱导化疗固定周期后转换维持内分泌治疗联合贝伐珠单抗,显示出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

图片

01

TFS翻倍!耐受性更好疗效不打折!

BOOSTER是一项多中心随机研究, 该研究在日本53家医院共招募了160名20-75岁、未曾接受化疗的ER+/HER2-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女性患者。其他要求包括 ECOG 体力状态为 0 或 1,预期寿命至少 3 个月,根据 RECIST 标准可测量病变,并在开始治疗前 2 周内具有足够器官功能。

所有患者均接受4-6个周期(4周治疗为一周期),紫杉醇(90 mg/m2,于每周期第1、8和15天静脉注射)+贝伐珠单抗(10 mg/kg,于每周期第1和15天静脉注射)诱导治疗。诱导治疗后出现完全缓解、部分缓解或疾病稳定的应答者,按1:1的比例随机分配,继续每周紫杉醇+贝伐珠单抗,或切换至维持内分泌治疗+贝伐珠单抗。

图片

BOOSTER研究流程

总共125例(78%)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每周紫杉醇+贝伐珠单抗(A组,n=63) 或内分泌治疗+贝伐珠单抗(B组,n=62)直到疾病进展,然后再使用紫杉醇+贝伐珠单抗诱导。主要终点为至策略失败时间(T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2年总生存率、无进展生存期、生活质量和安全性。

在中位随访时间为21.3个月(13.0-28.2)时,接受内分泌治疗+贝伐珠单抗组的TFS(中位数16.8个月,95%CI,12.9-19.0)明显长于每周紫杉醇+贝伐珠单抗组(8.9个月,5.7-13.8;HR=0.51,0.34-0.75;P =0.0006)。

图片

贝伐联合内分泌维持治疗组 vs 贝伐联合每周紫杉醇维持治疗组的中位TFS(16.8个月 vs 8.9)

在安全性方面,内分泌治疗+贝伐珠单抗组报告的最常见 3或4级非血液学不良事件(AEs)为蛋白尿 (n = 10,16%)、高血压 (n = 6,10%) 和周围神经病变(n = 1,2%)。在每周紫杉醇+贝伐珠单抗组发生的3或4级非血液学AE包括蛋白尿(n = 8,13%)、高血压(n = 6,10%)和周围神经病变(n = 6,10%)。此外,每周紫杉醇+贝伐珠单抗组报告了1例十二指肠溃疡穿孔导致的治疗相关死亡。

图片

总体而言,该研究表明在ER+/HER2-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每周一次紫杉醇加贝伐珠单抗诱导治疗有效患者中,可转换为维持内分泌治疗加贝伐珠单抗。如果需要,可以每周一次紫杉醇再诱导,这是一种有效的替代方案,并具有更好的安全性特征

02

关于贝伐珠单抗

贝伐珠单抗作为一种抗血管生成药物,能够抑制肿瘤新生血管形成,改善肿瘤微环境,增加化疗药物敏感性。至今被证实与化疗、靶向、免疫等治疗手段联合用药,调整剂量均有出色抑制肿瘤效果!贝伐珠单抗本身是一种重组人源化免疫球蛋白G1单克隆抗体,其可通过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活性及抗血管生成,从而达到抑制肿瘤生长的目的。

图片

贝伐珠的原研为罗氏的安维汀®,2004年,罗氏安维汀于在美国首次获批,用于治疗晚期结直肠癌,使其成为首个广泛用于治疗晚期癌症患者的抗血管生成疗法。其作为抗肿瘤抗血管生成的代表药物,目前贝伐珠单抗(安维汀)在美国共获批了八大适应证,在乳腺癌方面,可联合紫杉醇或者卡培他滨治疗转移性乳腺癌。

图片

抗血管生成可使血管正常化示意图

 

参考文献

1.Saji S, Taira N, Kitada M et al. Switch maintenance endocrine therapy plus bevacizumab after bevacizumab plus paclitaxel in advanced or metastatic estrogen receptor-positive, HER2-negative breast cancer (BOOSTER): a randomized, open-label, phase 2 trial. Lancet Oncol. 2022;23(5), 636-649. doi:10.1016/S1470-2045(22)00196-6
2.Bevacizumab plus paclitaxel optimization study with interventional maintenance endocrine therapy in breast cancer (BOOSTER). Clinicaltrials.gov. Updated April 19, 2017. Accessed May 9, 2022. https://clinicaltrials.gov/ct2/show/NCT01989780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汝爱一生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舆论漩涡!新冠药“千金藤素”专利发明人童贻刚直面回应多点争议
上一篇

舆论漩涡!新冠药“千金藤素”专利发明人童贻刚直面回应多点争议

癌细胞的自述:我是怎样一步步疯狂生长的!
下一篇

癌细胞的自述:我是怎样一步步疯狂生长的!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