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前沿资讯
前沿资讯
咚咚肿瘤科,肿瘤科普资讯门户网站,发布通俗易懂的肿瘤治疗科普文章,为肿瘤患者、医生、科研人员无缝衔接国内外 最新抗癌医药信息。
癌症疫苗+PD-1,肝癌消失!两大免疫疗法通力合作,晚期肝癌缓解率30.6%

癌症疫苗+PD-1,肝癌消失!两大免疫疗法通力合作,晚期肝癌缓解率30.6%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和癌症疫苗当属现在癌症免疫治疗的两大流派,它们一个给免疫系统松绑,另一个帮助免疫系统识别肿瘤。当两者合作的时候,就连有着“癌中之王”称号的肝细胞癌,也能被完全消灭。   近日,美国Sidney Kimmel综合癌症中心使用个性化癌症疫苗联合PD-1抑制剂治疗了36名晚期肝细胞癌患者,其中3人肿瘤完全消失,实现完全缓解,另有8名患者部分缓解,整体客观缓解率达到30.6%。 免疫联合疗法已经成为肝细胞癌的标准治疗方法之一,特别是“王炸”组合、“TA”组合等PD-(L)1抑制剂和抗血管靶向药的联合,让晚期肝癌的治疗前进了一大步。但其实从肿瘤特征来看,肝癌并不是一类非常适合PD-(L)1抑制剂的肿瘤。 这是因为肝细胞癌通常肿瘤突变负荷较低,基因突变产生的新抗原较少,T细胞很难去认出肝癌细胞。因此肝细胞癌中浸润的T细胞一般很少,单独使用PD-1等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时缓解率只有12%~18%左右。 而另一个癌症免疫治疗流派——癌症疫苗,解决的就是免疫细胞无法认识癌细胞的问题。特别是个性化癌症疫苗,相当于医疗团队通过仔细的观察分析,总结出了癌细胞的特征,手把手教免疫系统如何揪出体内的癌细胞。当它与PD-1抑制剂联用时,恰好就在肝癌的命门上补了一刀。 个性化疫苗制备过程   本次研究共纳入了36名接受过多酶抑制剂(如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针对每位患者生成了包含40种新抗原的DNA质粒疫苗,接种到皮下,并局部注射IL-12增强免疫效果,再用PD-1抑制剂K药给免疫系统松绑。 数据截止时,除2名患者因与治疗无关的严重不良反应终止治疗外,另外34名患者完成了疗效评估: 3人完全缓解,8人部分缓解,9人病情稳定,客观缓解率和疾病控制率分别达到30.6%和55.6%。有2名部分缓解的患者肿瘤还在持续缩小;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4.2个月,中位总生存期19.9个月; 有1名患者在肿瘤缩小后完成了手术切除。 个性化疫苗+K药的客观缓解率达到30.6%   此前,K药单药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KN-240研究客观缓解率只有17.0%,个性化疫苗的加入确实让免疫治疗的效果有了很大的提高。 而在安全性方面,个性化疫苗的表现也堪称完美。研究中最常出现的治疗相关不良反应(TRAE)是疫苗注射部位的局部反应(包括疼痛、红肿、瘙痒等),而且均为1~2级,未出现≥3级的TRAE。整个研究过程中仅有1人因TRAE停止使用K药,无人因TRAE停止个性化疫苗治疗。 目前,这一疗法已准备开始进行更大规模的临床试验。不过作为一种个性化疗法,对每一位患者逐一分析新抗原,制造癌症疫苗的成本恐怕也不会低,上市后或许也将是一种“天价药”。期待将来AI技术的发展能让个性化癌症疫苗的制造过程自动化,让每位癌症患者都能用得起。     参考文献: [1]. Yarchoan M, Gane E J, Marron T U, et al. Personalized neoantigen vaccine and pembrolizumab in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phase 1/2 trial[J]. Nature Medicine, 2024: 1-10.  

小D
烟草缭绕,困在厨房:这个世界,亏欠「她们」的太多太多

烟草缭绕,困在厨房:这个世界,亏欠「她们」的太多太多

再有两个周,母亲节(5月12日)就要来了,你准备好给妈妈的礼物了吗?   这是一篇关于女性的癌症科普。原本准备在母亲节发布,可是做了越多准备,就越觉得心惊。于是我们决定提前推送。 看到这篇文章的丈夫或子女们,希望你从今天开始,对「她们」更好一点;而如果你就是妈妈,希望你更加体谅自己。 困在肺癌里的中国女性 当深度了解肺癌数据后,我们会发现,中国女性深深困在了「肺癌的漩涡」中。 我们先看几组数据: 2022年,肺癌是中国发病率、死亡率排名第一的癌症。其中,新增男性肺癌患者65.87万例,标化发病率52.03人/10万人;新增女性肺癌患者40.19万例,标化发病率30.34人/10万人。无论男女,肺癌的发病率都一骑绝尘。 但在这个数据上,如果我们再加上一组中国人群的吸烟率,就会得到一份非常有意思的对比: *肺癌发病率:https://gco.iarc.fr/today *中国人群吸烟率:中国循环杂志,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   中国人群的肺癌发病率差距不到一倍,但男女吸烟率足足相差25倍。与中国对应的,我们再看看大洋彼岸,美国的同类型数据: *肺癌发病率:https://gco.iarc.fr/today *美国人群吸烟率:《柳叶刀·公共卫生》,中国慢性病前瞻性研究项目(CKB)   我们都知道,烟草是肺癌最大的致病因素,超过24%的肺癌死亡均由烟草导致。在中美两国之间,差异最大的恰恰是男、女之间的吸烟率。按照这样的吸烟率,中国女性本不该有如此之高的肺癌发病率。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了两类触目惊心的原因:二手烟与厨房油烟。   二手烟,漂浮在女性头顶的「幽灵」 在中国庞大的烟草江湖中,受害者绝不仅有吸烟者自己而已。 根据《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统计,在中国,女性虽然吸烟率低,但二手烟暴露率却高得惊人:   如此之高的二手烟暴露率,其背后展现出的二手烟场景,相信你一定见到过: 工作场所,烟雾缭绕的办公室与会议室,女性们碍于职场潜规则「敢怒不敢言」; 生活场所,无论是密闭的餐厅或电梯,明知禁烟令而故犯的行为屡禁不止; 不少家庭中,男同胞们吸烟肆无忌惮,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二手烟会对家人带来致命的伤害。   临床研究显示:二手烟暴露也是诱发肺癌的重要原因。在中国,不吸烟的女性中,约18%的肺癌是由二手烟导致的。有二手烟暴露史(且不吸烟)的人群,其患上肺癌的风险相较不接触二手烟的人群上升了1.52倍!暴露在家庭,以及工作环境中二手烟的受害者,罹患肺癌的风险分别增加48%、38%。   不吸烟的中国女性,就这样一步步被推向了肺癌的深渊。   你陶醉沉迷的「妈妈味道」 背后隐藏着危害健康的致命气体 在你家里,最擅长做饭的是不是妈妈? 你最怀念妈妈做的哪一道菜呢?麻婆豆腐、锅包肉,还是香喷喷的啫啫煲?虽然这些美味背后是妈妈们的蕴满的心意,却也伴随着她们日益升高的患癌风险。当我们在进行本期文章的策划时,患者群里一位妈妈的发言戳中了我们的泪点:“因为孩子太小,做饭时根本不敢开抽油烟机(怕听不到孩子的哭闹声),只能忍着油烟忍着咳。” 而当你知道油烟对妈妈们究竟代表着什么之后,才会知道妈妈们的付出究竟有多大。 关于油烟,我们还是从数据说起。根据《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一篇研究显示,2019年,我国40岁及以上女性中,日均花费1.8小时的烹饪时间,超2小时者占31.1%。而在我们在超过5000人的患者社群开展的调研中,超过80%的女性群友都在家庭中负责下厨。在她们中,没有一位知道临床中有一种疾病叫做:「油烟综合征」,具体表现为:食欲减退、心烦、精神不振、嗜睡、疲乏无力等症状。 而当我们深入了解油烟的复杂成分后,更是得到了一份触目惊心的列表:   油烟,可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能接触到最毒的物质了,其危害程度甚至还高于烟草。编辑部的同事在家里的厨房做了个小实验,当我们准备做一道「妈妈名菜」番茄鸡蛋时,在开着油烟机的情况下,光是鸡蛋下锅翻炒的瞬间,PM2.5就直接飙升到了999,检测器爆表   2015年,柴静拍摄的记录片《穹顶之下》,让所有人都认识到了PM2.5,以及雾霾的危害。在这部纪录片中,雾霾带来的PM2.5大概在100-200之间;可中国妈妈们每天要在PM999(以及更高)的环境下烹饪1.8个小时!多环芳烃是烟草燃烧也会产生的有害物质,烹饪过程它在油烟中的浓度,相当于在通风不畅的办公室里,持续6个小时点了96支烟。 国际顶级期刊《Lung Cancer》中,曾发表过一篇研究:在不吸烟的女性群体中,和少烟或无烟烹饪的人相比,长期接触炒菜油烟者的肺癌发生风险会提高3.79倍;而美国贝勒医学院在《SCIENCE ADVANCES》期刊中,也证实了长期吸入烹饪产生的15-75nm的纳米级别炭黑颗粒,会导致肺巨噬细胞线粒体的损伤和代谢重编程的发生,进而导致乳酸分泌增加以及免疫抑制性微环境形成,促进肺癌的发生及转移。 说真的,请立即行动起来 给予「她们」更多的关怀 长时间的二手烟暴露,长时间的油烟暴露,共同促成了中国女性正在不断陷入「肺癌的漩涡」中。钟南山院士、王洁教授及支修益教授等行业顶尖专家,都曾公开呼吁过我们需要关注油烟等有害物质对女性带来的伤害。 王洁教授在《一位肺癌医生的自白》中提到:不吸烟的女性肺癌患者的发病率升高,这一度成为了肺癌研究的难点,针对这个难点,全世界有很多研究。其中一个基本共识是,不吸烟的女性很可能因为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如二手烟甚至三手烟的影响,也可能因为她们在厨房接触了大量油烟,这些诱因可能共同导致了她们的身体里一个名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基因产生突变,最终导致肺癌发生。   看完这些内容,我们真的可以感受到:中国的女性被困在二手烟和油烟的问题中,真的太久了。我们今天的这篇文章,不仅仅是一篇针对上述两个问题的科普,更是一份倡议:   我们希望能看到这里的丈夫和孩子们,从现在开始,立刻对你身边的「她」更好一点。你可以做到的是: […]

小D
突发!「明星」抗癌中药注射液遭遇勒令停产召回,众多癌友曾用过,一年卖出10个亿!

突发!「明星」抗癌中药注射液遭遇勒令停产召回,众多癌友曾用过,一年卖出10个亿!

关于抗癌中成药,近年来在临床上的争议始终不断。   近日,一款年销售超过10亿元的「明星」抗癌中药注射液——艾迪注射液,忽然遭到了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要求其立即暂停生产、销售,并召回已售出的药品。更让这场争议蒙上了一层疑云。   艾迪注射液,这款药品想必不少癌友都曾听说过,甚至亲自使用过这款药物。     艾迪注射液运用于癌症患者的临床治疗,已有超过20年的临床使用史。其主要成分包括斑蝥、人参、黄芪和刺五加。 根据其官网披露的信息,艾迪注射液适用于治疗多种类型的癌症,包括原发性肝癌、肺癌、直肠癌、恶性淋巴瘤以及妇科恶性肿瘤等。在2023年的中国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中,艾迪注射液被列为六种抗肿瘤中药注射液之一。 4月13日,艾迪注射液的厂商,益佰制药公司公布了一则公告,披露其收到了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出的《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书指出,益佰制药的独家产品——艾迪注射液在生产过程中存在问题,特别是在提取环节,部分工序未遵循既定的工艺流程,违反了《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因此,该产品已被正式立案调查。 随后,4月19日益佰制药再次发布公告,公告其再次收到了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和《行政监管措施通知书》。根据这些文件,公司被要求立即停止生产和销售艾迪注射液,并针对已售产品进行召回。 根据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处罚内容显示:益佰制药生产艾迪注射液药材提取的部分工序未按照批件工艺进行操作;斑蝥未经净制直接投料煎煮提取;批生产记录中部分工序步骤记录不准确,生产记录保存不齐全,填写的内容不完整,不能保证每批产品生产过程可追溯。同时,生产记录存在涂改但无修改人员签名并说明理由;在未经确认的冷库存放关键物料提取液,对冷库是否达到储存条件未进行评估。 这些问题中,最严重的问题当属:斑蝥未经净制直接投料煎煮提取。斑蝥在很多地方又被称为“花壳虫”、“臭壳虫”等,生活环境多为阴暗潮湿的草丛或树叶中。在一些文献中,研究者们认为其用于御敌的辛辣黄色液体(斑蝥素)具备抗癌功效。     而未经净制直接煎煮可能存在两类风险: ● 其一是未知环境带来的病菌、微生物等可能会给用药患者带来风险; ● 其二则是异种蛋白可能导致用药患者出现过敏的风险增高。   在这封《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背后,隐藏着的是这些年抗癌中药注射液面临的种种质疑。根据查阅已有的文献,艾迪注射液的疗效被阐述为:斑蝥以毒攻毒而达散结祛邪作用,人参大补元气,黄芪益气健脾,刺五加可补虚安神,“四药共奏扶正祛邪之功效”。 而在临床上,艾迪注射液的主要适应症是原发性肝癌和肺癌,2024年发布修订的《原发性肝癌诊疗指南》中对艾迪注射液也有提及,称其可用于肝癌手术切除后的辅助治疗。 但纵观艾迪注射液的相关临床研究与数据,北京中医药大学团队在论文中指出:基于目前艾迪注射液的临床证据普遍质量较低,有必要进一步进行高质量的临床随机对照试验,尤其在其主要适应症肝癌和肺癌中,更需要获取高质量的研究数据,来验证其有效性。 除了抗癌中成药疗效、质量堪忧的问题以外,目前中草药滥用的情况在中国也并不少见。 2017年10月18日,国际权威杂志《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发表了一篇震撼性的封面文章: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草药,可能会导致肝癌的发生! 新加坡和我国台湾的科学家,首先研究了来自我国台湾两家医院的98个肝癌标本,对它们进行了全外显子组测序,结果发现78%的标本,都带有马兜铃酸的“分子标记”。 随后,他们又对来自世界各地的1400份肝癌标本进行了仔细的研究,发现来自内地的89个肝癌标本中有47%的病人带有马兜铃酸的“分子标记”;26个越南的标本中,5个与马兜铃酸有关;而来自北美的标本中,只有4.9%的标本携带马兜铃酸相关的“分子标记”;来自欧洲的标本中,只有1.7%的标本携带该“分子标记”。 马兜铃酸(aristolochic acid,简称AA)是众多中草药中都富含的一种化合物,而包括我国台湾在内的东南亚地区,中华文化传承地比较好,中草药比较流行。因此,这些地区的肝癌,普遍带有马兜铃酸的“分子标记”。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马兜铃酸被提示可能致癌了。 截止目前,已有四五十篇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提示,马兜铃酸可能与泌尿系统肿瘤的发生密切相关,尤其是与肾癌和膀胱癌。临床研究显示:大约10%-30%的东南亚地区的膀胱癌患者携带有马兜铃酸相关的“分子标记”,而马兜铃酸产生的致癌物质竟然可以在体内留存超过20年! 马兜铃酸,广泛的存在于不少中药材中: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以及其他权威数据库,如下中药材富含马兜铃酸: 广防己、马兜铃、天仙藤、关木通、青木香、寻骨风、朱砂莲、淮通、南木香、管南香、青香藤、通城虎、鼻血雷、假大薯、白金古榄、汉中防己、异叶马兜铃、管南香、广西马兜铃、蝴蝶暗消、粉质花马兜铃、萝卜防己、思茅马兜铃、金狮藤、柔毛马兜铃、白金果榄、百解马兜铃、大叶青木香、背蛇生、海南马兜铃、凹脉马兜铃、川西马兜铃、变色马兜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如下中药制剂富含马兜铃酸: 二十五味松石丸 、十香返生丸 、大黄清胃丸 、小儿金丹片 、止咳化痰丸 、分清五淋丸 、龙胆泻肝丸 、安阳精制膏 、导赤丸 、妇科分清丸 、纯阳正气丸 、冠心苏合丸 、排石颗粒 、跌打丸。   文章最后,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是:既然中药有风险,我们该怎样面对呢?   首先,第一个态度是,中医药对我们是有明确的医学帮助的。而会对我们造成伤害的,只是“不当”的中草药材。在国家药典中,对毒性比较明显的药材有警示,对药材的剂量也有规定,一些中药材的炮制方法,也降低了毒性。   […]

小D
一针预防90%肺癌?全球首款预防性癌症疫苗官宣!一文盘点具备「治愈」潜力的癌症疫苗

一针预防90%肺癌?全球首款预防性癌症疫苗官宣!一文盘点具备「治愈」潜力的癌症疫苗

就在前不久,一则重磅消息公布:英国的3所顶尖机构(牛津大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和伦敦大学学院)得到了170万英镑(约人民币1553万元)的研究费用支持,赞助其研发全球首款预防性的肺癌疫苗「LungVax」。消息称其可预防90%的肺癌发病。 前  言   在未来,我们将如何彻底消灭癌症?这是对于人类健康的终极「天问」。 医疗领域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言论:癌症,是人类通往永生前的最后一道关卡。 这是因为癌症的本质是DNA基因组的突变,它并不是我们与外来侵略者(细菌、病毒等)斗争的过程,而是我们的身体在衰老过程中出现的自然现象。 这个说法如何理解?简单来说,DNA大家都不陌生,它忠实的记录着生命的基本构造和性能,决定了我们的高矮胖瘦、皮肤黑白、性格外貌,决定着我们的一切。它如同一台精密的仪器,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分裂,维持着人体的正常运转。 然而再精密的仪器也有故障的一天,DNA也不例外。在一定条件下,DNA在复制的过程中可能会突然出现错误,我们称之为基因突变。而伴有基因突变的细胞也是人体的一部分,有的完全无害;但有的却会化身「卷王」,疯狂吸取人体养分繁殖自身,最终导致人体的崩溃死亡。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大,这些基因突变会在人体内积累的越来越多,同时免疫力的衰退也会让人体的纠错功能减弱,癌症的风险也就越来越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在强调年龄是癌症最主要的发病因素,甚至于我们可以断言:只要活得够久,一定会得癌症。 而正是由于这个机制,也就造成了我们抗癌治疗的无比困难:就算是基因突变的癌细胞,它也是我们人体内的细胞之一呀。想要通过药物精准杀灭癌细胞,就好比我们要通过一种药物,精准的治疗我们的左手,而我们的右手不能受影响一般困难。 好在我们的医生们足够聪明,放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都在一定程度可以精准的消灭癌细胞。但这些治疗方式都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它们的运用,就像在修补一座不断漏水的大坝,崩塌只是时间问题。 这不禁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到底有没有办法彻底消灭癌症?我们坚信答案是肯定的,近期来自英国的一项研究就在社交媒体中火了,研究者们试图另辟蹊径,通过疫苗的方式彻底消灭癌症! 肺癌预防性疫苗横空出世!一针可预防90%的肺癌?研发方向值得期待   就在前不久,一则重磅消息公布:英国的3所顶尖机构(牛津大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和伦敦大学学院)得到了170万英镑(约人民币1553万元)的研究费用支持,赞助其研发全球首款预防性的肺癌疫苗「LungVax」。 消息截图 对于癌症的预防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全新研究领域。不同于放化疗、靶向、免疫等“修补大坝”的癌症治疗手段,肺癌的预防性疫苗是真正从源头上解决癌症的发病机制问题,让身体的免疫系统精准锁定所有出现的肺癌细胞并将其击杀。 目前,几乎所有「癌症疫苗」都是治疗性的疫苗,其主要用于已经罹患癌症患者的治疗,并非用于健康人群的癌症预防。「LungVax」预防性疫苗研究的开展,也让我们真正看到了彻底消灭癌症的希望。 根据「LungVax」预防性疫苗的研发者,牛津大学实验肿瘤学教授Sarah Blagden称:经过计算机模型和医学上的的先期研究,「LungVax」预防性疫苗有可能覆盖约90%的肺癌类型。 回归疫苗的本质 它们到底是如何消灭疾病的? 从小到大每个人都打过不少疫苗,也就是“预防针”,麻风腮、百白破、卡介苗等等。这些疫苗按照成分可以分成两个大类——“活疫苗”和“死疫苗”。 所谓“活疫苗”就是经过人工培育,毒力降低的病原体,在每个人左臂上留疤的卡介苗、很好吃的脊灰糖丸都属于这类。“活疫苗”接种后相当于一次危害很小的真实感染,病原体可以在体内复制繁衍一段时间,持续产生抗原,抗原的呈递过程也和真实感染一致,能产生较强的免疫力。 但是“活疫苗”也有失控的风险。在极少数情况下,尤其是一些免疫力较弱的患者,接种的“活疫苗”可能恢复毒力,反倒造成相应的疾病。像脊灰糖丸就有百万分之一的概率造成疫苗相关脊髓灰质炎。 不同的疫苗种类   而灭活疫苗、重组疫苗这类“死疫苗”,不含活的病原体,不存在疫苗失控的风险。但这类疫苗只是一次性给予抗原刺激,而且抗原的呈递过程也与真实感染不同,免疫效果不如“活疫苗”。去年夏天美国爆发的脊灰疫情,就被认为和当地主要使用只能预防瘫痪,不能阻断传播的脊灰灭活疫苗有关。 总体来说,“活疫苗”更有效,但存在一定风险;“死疫苗”更安全,但免疫效果差些。那有没有既有效,又安全的疫苗呢? 而本次英国三家顶尖研究机构采取的DNA疫苗技术,则是一种全新的疫苗生产技术——腺病毒载体疫苗。它脱胎于已经成功上市的牛津/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所用技术。 「LungVax」预防性疫苗会携带一条能表达肿瘤相关抗原的DNA链进入人体,这条DNA链不会像癌细胞一样对人体带来危害,但可以持续产生肺癌相关的抗原。 这些抗原就如同一个个雷达,当我们的免疫系统识别到这些抗原存在,就会立刻「警觉」起来,杀死所有携带这些抗原的病毒及细胞,肺癌细胞自然不可幸免。通俗来说,这就好比我们提前把肺癌细胞的身份证提供给了人体免疫系统,当肺癌细胞妄图通过安检混入人体时,立刻就会被识别出来消灭。 据牛津大学介绍,目前这款疫苗正在实验室开发阶段。目前处在证明它能成功、稳定地引发机体的免疫应答反应的概念验证阶段。虽然「LungVax」预防性疫苗目前还在很早期的研发阶段,但它所带来的意义是非凡的,可能引领了一个全新的癌症治疗方向。   除了DNA疫苗以外 mRNA疫苗也是癌症治疗的全新方向 疫苗技术的飞速进步,已经不仅仅限于上文中提到的「活疫苗」、「死疫苗」和「DNA疫苗」了。近年来,mRNA疫苗同样大放光彩,在癌症治疗过程中有了不少好消息。 去年,著名医学机构MSKCC就已经宣布,他们使用mRNA疫苗攻克了“癌中之王”胰腺癌。16位可手术胰腺癌患者在术后接受了个性化mRNA疫苗联合T药的治疗,其中8名患者被诱导出明显的免疫反应,中位无复发生存期超18个月。 那么,mRNA疫苗又与上面的集中疫苗有何差别呢?我们从它的诞生说起。 1987年底美国科学家Robert Malone进行了一项实验,将mRNA和脂肪混合,让人类细胞从中吸收mRNA并表达出蛋白质。当时,Malone就意识到这项研究意义非凡,他在实验笔记中写到:“如果细胞能从输入的mRNA中产生蛋白质,那就有可能将mRNA当做一种药物。” 紧随其后,法国科学家Pierre Meulien于1993年在小鼠中用mRNA诱导了特异性抗病毒免疫,mRNA疫苗正式诞生。但由于mRNA稳定性差,当时生产mRNA的技术也不成熟,mRNA疫苗的发展一直十分缓慢。 直到2019年底,口罩事件来袭,全世界急需一款新冠疫苗。传统疫苗动辄十年的研发周期给了mRNA疫苗一个出头的机会。当时除了中国可以凭借对SARS病毒十余年的研究拿出新冠灭活疫苗外,其它国家只能尝试研发mRNA疫苗、腺病毒疫苗这类新型疫苗。最终,正是德国BioNTech的mRNA疫苗成为全球首个新冠疫苗。 mRNA疫苗在人体细胞中表达抗原   从原理上来说,mRNA疫苗预防病毒感染确实有些独特的优势。mRNA疫苗接种后会进入人体细胞,在其中持续表达目标抗原,表达的抗原再通过细胞自身的抗原呈递系统激活免疫细胞,整个过程与病毒感染十分类似。 而且,mRNA自身还会激活I型干扰素反应,刺激抗原呈递细胞成熟,自己充当自己的佐剂。同时,mRNA疫苗不含活的病原体,也不存在“活疫苗”恢复毒力的风险。而相比于腺病毒疫苗等其它新型疫苗,mRNA疫苗在生产成本上又占了很大便宜。 正是基于这样的机制,mRNA疫苗在癌症的治疗中有着独特的优势。通过mRNA疫苗,研究者们可以一次性涵盖多种肿瘤相关抗原或肿瘤新抗原,还能同时通过HLA-I类分子和HLA-II类分子呈递,激活更广泛的T细胞反应,给肿瘤来一个全方位多角度的立体轰炸。 mRNA疫苗的生产过程 1998年,首个癌症mRNA疗法临床试验在乳腺癌患者中开展,到现在已经有数十个进行中的癌症mRNA疗法临床试验,囊括了乳腺癌、卵巢癌、肺癌、前列腺癌等诸多癌种,其中一些已经取得了很好的疗效: Gritstone公司的个性化mRNA疫苗联合伊匹单抗治疗MSS结直肠癌,已让6位难治性患者获得分子学缓解,中位生存期超22个月,是无反应者的两倍; Moderna的个性化mRNA疫苗mRNA-4157/V940与K药联合治疗黑色素瘤,相比K药降低了患者44%的复发或死亡风险,该疗法已获得FD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认定; 针对癌胚抗原(CEA)的mRNA疫苗AVX701治疗结直肠癌,III期患者和IV期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分别达到75%和17%。 […]

小D
物极必反!荷兰科学家发现抗癌新疗法:促进癌细胞疯狂生长,直至活活“累死”

物极必反!荷兰科学家发现抗癌新疗法:促进癌细胞疯狂生长,直至活活“累死”

“藕越多孔越多,孔越多藕越少,藕越多藕越少”,这是网上很火的一个冷笑话,但是荷兰癌症研究所的一组研究人员,却发现了一种跟这个冷笑话很像的癌症新疗法——通过促癌实现抑癌[1]。   这种新疗法使用的是PP2A抑制剂LB-100和WEE1抑制剂adavosertib,一个激活多条致癌信号通路,一个阻断DNA的修复,让癌细胞在疯狂生长中迷失自我,被活活“累死”。 更神奇的是癌细胞在对这一组合耐药后,生长速度反倒会变慢,甚至停止生长。等于说这一新疗法在肿瘤耐药后仍能继续控制肿瘤。 靶向治疗大家都很熟悉了,通过阻断癌细胞中独特的致癌信号通路,精准抑制癌细胞生长,从而有效消灭肿瘤。但其实,这些致癌通路的过度激活同样也会打破癌细胞中的稳态,导致癌细胞死亡。 就比如肺癌中最常见的两种驱动突变——EGFR和KRAS,它俩中任何一个突变都可以导致肿瘤的产生,但它俩同时突变时反倒会导致细胞死亡,不会出现肿瘤[2]。“累死癌细胞”的新疗法就是基于这一原理。 为了实现“累死癌细胞”的目标,研究人员找到了一种蛋白磷酸酶2A(PP2A)的抑制剂LB-100。PP2A是一个作用非常广泛的抑癌基因,将其抑制就能激活许多不同的致癌信号通路。再加上WEE1抑制剂adavosertib阻断DNA修复,就能让癌细胞疯狂生长而得不到修整。   应用LB-100和adavosertib后,癌细胞出现多种异常有丝分裂   在几种不同的结直肠癌和胰腺癌癌细胞中,LB-100和adavosertib的组合都产生了强烈的肿瘤抑制作用。它们可以破坏癌细胞中的DNA复制过程,让癌细胞在没有完成DNA复制的情况下就进行异常的有丝分裂,导致癌细胞死亡。而且这一作用并不依赖于癌细胞中特定的驱动突变,对试验中所有的癌细胞都有效。 在结直肠癌和胆管癌小鼠中,LB-100和adavosertib的组合除了缩小肿瘤体积外,还会让肿瘤出现明显的组织病理学退化,肿瘤中癌细胞的成分减少,而纤维化和炎性浸润增加。 LB-100和adavosertib抑制肿瘤生长,引起肿瘤组织病理学退化   (N:坏死区域;TC:肿瘤细胞;S:纤维化区域)   LB-100和adavosertib独特的作用机制也使得癌细胞在对其耐药后的表现与其它疗法截然不同。 通常来说,耐药的癌细胞会生长得更快,更具侵袭性,更加危险。而研究显示,对LB-100和adavosertib耐药的癌细胞,生长速度反倒会减慢,甚至停止生长。 进一步的研究也证实,在对LB-100和adavosertib耐药后,癌细胞会出现染色体非整倍性减少,WNT/β-catenin、MYC、E2F信号通路下调等不同表现,这些都代表了恶性程度的降低。将耐药后的癌细胞植入小鼠后,肿瘤几乎没有生长。到植入后90天时,植入的10只小鼠也无一死亡。 对LB-100和adavosertib耐药的癌细胞(SW-480-R)在小鼠体内生长缓慢,90天小鼠生存率100% LB-100和adavosertib独特的耐药表现,可能是因为它们是让癌细胞疯狂生长来杀死癌细胞的,恶性程度越高、生长越快的癌细胞,对这一组合就会越敏感,迫使癌细胞向恶性程度较低的方向进化。 目前,adavosertib已经进行过多项II期临床试验[3],LB-100也完成了I期临床试验[4],证明了这两种药物在临床中的安全性。而它们的组合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开启首个临床试验,期待它们帮助我们战胜癌症。     参考文献: [1]. Dias M H, Friskes A, Wang S, et al. Paradoxical activation of oncogenic signaling as a cancer treatment strategy[J]. Cancer Discovery, 2024. [2]. Unni A M, Lockwood W W, […]

小D
全癌种都能用!「神仙抗癌药」DS-8201再迎重大突破!史无前例的神奇疗效,这款药物凭啥直接封神?

全癌种都能用!「神仙抗癌药」DS-8201再迎重大突破!史无前例的神奇疗效,这款药物凭啥直接封神?

不愧是如今抗癌领域「顶流」的药物明星。 短短几个月的积淀,向来有着「神仙抗癌药」之称的ADC抗癌药物——德曲妥珠单抗(即Enhertu,也是我们常说的DS-8201或T-DXd)再次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令人惊讶的重磅新闻:   2024年4月5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FDA)宣布:加速批准重磅ADC类药物Enhertu用于治疗不可切除或转移性HER2阳性的实体瘤患者(前提是这些患者已接受过系统治疗且没有更加的替代治疗方案)。 消息一出,立即席卷整个抗癌圈!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这个消息都是一个天大的喜讯:Enhertu是继PD-1抑制剂(针对MSI-H患者)及部分靶向药(针对RET、NTRK等基因阳性)后,首款具有不限癌种适应症的ADC药物。简单说来,只要是具备了HER2阳性的实体瘤患者,「神仙抗癌药」全癌种都能用! 基于此次获批,将有大批患者受益于Enhertu这款神奇的药物,癌症患者也将迎来革命性的疗效突破,有望迈入“治愈”的大门。 到底Enhertu如何当得起如此赞誉?我们先从2019年一个火爆全网的病例说起。 用药两个月 濒危患者「起死回生」? 2019年,Twitter上有一张“爆红”的癌症治疗病例在医生和医疗媒体中火了一把,就是下面这张图: 这张图片来自于一位法国的肺癌患者,在这张PET-CT对比图中,左图中密密麻麻的黑点就是这位患者的肺癌转移病灶。临床上患者一旦产生了如此之多的转移病灶,基本都已处于疾病的终末期了。 这位医生想尽了办法,都没能逆转病情。直到他敏锐的注意到患者存在Her2插入第20外显子突变,于是推荐患者加入了针对Her2突变的ADC类药物Enhertu临床试验。 两个月后,奇迹发生了!患者从卧床不起的病危状态迅速恢复为正常状态。PET-CT检查的结果让所有医生大跌眼镜的结果出现了——患者所有的病灶基本都消失了。 过去,几乎从未有过一种抗癌药物能在短时间内,让如此之多的转移病灶迅速消失,Enhertu也就此一战成名,被冠以「神仙抗癌药」的称呼。 乳腺癌初展峥嵘 创造抗癌药物历史 单个病例并不能说明问题,随后Enhertu的舞台来到了对抗晚期乳腺癌之上。 2020年12月8日,在国际顶尖的肿瘤学术会议——圣安东尼奥乳腺癌研讨会(SABCS,乳腺癌最权威的肿瘤学术会议之一)中,Enhertu针对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临床研究DESTINY-Breast01数据更新,引得无数关注,这款神仙抗癌药带来了超乎想象的临床成绩: DESTINY-Breast01临床共纳入了184例晚期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接受Enhertu的单药治疗,患者既往经治中位线数为6线,更新数据截至2020年6月8日,中位随访时间从11.1个月延长至此次的20.5个月。 本次更新的临床数据中,DS-8201创造了突破历史的临床数据: 客观缓解率(ORR)为61.4%; 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20.8个月; 疾病控制率(DCR)为97.3%;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9.4个月; 预计12个月和18个月生存率分别为85%和74%,初步的中位生存期为24.6个月。   这些数字背后有着深刻的涵义:在乳腺癌治疗领域,Enhertu的表现完全可以用「史无前例」来形容:   此次临床中,平均入组患者为6线治疗,也就意味着入组的患者都是经历过多种抗肿瘤治疗,几乎已经来到「山穷水尽」的边缘了。而Enhertu彻底颠覆了这一既往认知,在这部分患者中仍然创造了有效率(疾病控制率)97.4%的奇迹。   不仅有效率高,有效时间也很长,Enhertu治疗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20.8个月,最新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9.4个月,预计12个月和18个月OS率分别为85%和74%,初步的中位OS为24.6个月,都是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史上史无前例的数据。   随着针对乳腺癌的临床研究,它的优异数据日趋完善。在癌症治疗最顶级的会议——2022年美国ASCO年会上,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Shanu Modi博士分享了Enhertu的临床数据,让所有参会的顶级专家就在现场出现了「掌声雷动,经久不息」的状态,这在抗癌药物的历史上几乎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样优异的临床数据下,2023年2月,Enhertu在中国正式获批上市。 肺癌治疗「再显神威」 92%患者病情被控制 如果说乳腺癌是DS-8201的初次登场,那么它在肺癌患者中的疗效,进一步让它「神仙抗癌药」的赫赫威名被大众熟知了。 在乳腺癌之后,研究者们针对肺癌患者(HER2阳性)进行了Enhertu的临床试验。共91位HER2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参与临床,其中95%都以前接受过铂类化疗,66%接受过PD-1治疗。   在Enhertu的治疗下:91名患者中1人完全缓解,49人部分缓解,客观缓解率达55%。84人的肿瘤不同程度缩小,疾病控制率达92%。   而在中位随访13.1个月后,44名患者仍存活,15名患者仍在接受治疗。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和中位总生存期分别为9.3个月、8.2个月和17.8个月。     对于“无药可用”的肺癌患者,这是不亚于Enhertu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数据。2022年8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加速批准Enhertu用于接受过全身治疗的HER2阳性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 突破癌种限制 Enhertu持续狂飙 接下来,就是今天的重头戏:Enhertu于2024年4月获FDA加速批准,用于治疗不可切除或转移性HER2阳性的实体瘤患者。这确实是ADC类药物在癌症治疗领域的一大重要进展,困扰患者们多时的“超适应症用药”问题,也可以迎刃而解! 在过去,取得如此「殊荣」的药物,只有引领免疫治疗革命的PD-1抑制剂以及RET、NTRK等基因阳性的靶向药物。Enhertu的疗效之所以取得了FDA的高度认可,主要是基于三项临床试验:DESTINY-PanTumor02、DESTINY-Lung01和DESTINY-CRC02Ⅱ期试验中的HER2阳性IHC 3+肿瘤患者亚组的结果。 其中,尤其以纳入了267位HER2阳性多癌种患者的临床试验——DESTINY-PanTumor02 II研究的数据最值得关注。该临床纳入了多癌种的患者,包括宫颈癌、子宫内膜癌、卵巢癌、胰腺癌、胆道癌、膀胱癌以及一些罕见癌症等。 临床研究的结果延续了Enhertu势不可挡的势头。在HER2阳性(IHC 3+)的患者中,他们客观缓解率(ORR)达到了为51.4%,部分缓解率(PRR)达到了48.6%,中位持续缓解时间为19.4个月。在DESTINY-Lung01和DESTINY-CRC02Ⅱ研究中,我们也看到了类似的数据,详见下表:   […]

小D
传功练功双管齐下!CAR-T配疫苗,50%阳性率仍可完全缓解

传功练功双管齐下!CAR-T配疫苗,50%阳性率仍可完全缓解

在各种癌症免疫治疗方法中,CAR-T疗法有些与众不同,它并不依赖于患者自身的免疫力。如果把PD-1等其它免疫疗法比作帮助患者“修炼内功”的话,CAR-T则相当于有人给患者“传功”。   但其实,“传功”也能帮助“修炼内功”。最近费城儿童医院的一项研究就发现,将CAR-T疗法与相应的癌症疫苗一起使用,不但可以增强CAR-T的活性,还能激活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统,诱导出抗原扩散效应,杀死不表达靶抗原的癌细胞[1]。 在胶质瘤和黑色素瘤小鼠中,CAR-T和疫苗的组合不但能实现长期的缓解,甚至靶抗原阳性率只有50%的肿瘤也有机会得到根治。 为了治疗癌症,科学家们找了不少激活T细胞的方法,比如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癌症疫苗等等。其中,癌症疫苗可以直接刺激T细胞上的TCR来将其激活,而对CAR-T来说,同样可以使用疫苗刺激CAR来激活[2]。 不过在小鼠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使用疫苗激活CAR-T还有一个明显的“副作用”——激活内源性T细胞。在表达替代抗原OVA的黑色素瘤小鼠中,OVA特异性CAR-T和OVA疫苗不但诱导出了内源性的OVA特异性T细胞,还产生了针对肿瘤新抗原的内源性T细胞,也就是抗原扩散作用。 对于CAR-T疗法来说,抗原扩散可以说是弥补了它最大的一个短板,因为CAR-T最常见的一个耐药机制就是抗原的丢失。特别是用于实体瘤时,肿瘤的异质性较强,可能原本就存在靶抗原阴性的癌细胞,无法被CAR-T杀死。 进一步的试验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在EGFR突变型胶质瘤小鼠中,CAR-T与突变型EGFR联用后的肿瘤控制效果明显更好,大多数小鼠都是实现长期的完全缓解。但如果换成淋巴细胞缺陷小鼠,虽然初始的肿瘤控制不受影响,但由于缺少了内源性淋巴细胞的帮助,大多数小鼠都会在20~50天内复发。 CAR-T与疫苗联合,可以让野生型(WT)小鼠长期缓解,但淋巴缺陷(Rag1-/-)小鼠会复发 而在EGFR突变型胶质瘤中混有EGFR阴性癌细胞时,CAR-T联合疫苗(CAR-T-vax)也能通过内源性淋巴细胞的抗原扩散作用控制肿瘤:   ● 不含EGFR阴性癌细胞时,CAR-T-vax在正常小鼠和淋巴细胞缺陷小鼠中均可在短时间内很好的控制肿瘤; ● EGFR阴性癌细胞占比10%时,CAR-T-vax就不能控制淋巴细胞缺陷小鼠的肿瘤了,但仍能控制50%正常小鼠体内的肿瘤; ● EGFR阴性癌细胞占比20%时,CAR-T-vax大约能使一半小鼠完全缓解; ● EGFR阴性癌细胞占比50%时,仍有少数小鼠能在CAR-T-vax治疗后完全缓解。   CAR-T联合癌症疫苗,可以在野生型小鼠体内控制含有部分EGFR阴性癌细胞的肿瘤 目前,已经有一些CAR-T联合肿瘤疫苗的临床试验在进行之中,部分研究也已获得初步的积极结果[3]。期待癌症疫苗最终能帮助CAR-T攻克实体瘤。     参考文献: [1]. Ma L, Hostetler A, Morgan D M, et al. Vaccine-boosted CAR T crosstalk with host immunity to reject tumors with antigen heterogeneity[J]. Cell, 2023. [2]. MA LY D T, CHANG J Y H. […]

小D
210万人大数据竟显示筛查没用!早癌筛查到底还要不要做?

210万人大数据竟显示筛查没用!早癌筛查到底还要不要做?

癌症筛查是防癌的一大利器,它可以发现尚处于早期、很容易治愈的癌症或癌前病变,大大降低相关癌症的死亡率。   但在去年8月,挪威奥斯陆大学一项研究却认为当前大部分癌症筛查都没什么意义[1]。半年多来,这一结果也在医学界引起了不小争论。 6种癌症筛查,竟只有1种有用 奥斯陆大学这项研究综合分析了18项癌症筛查的随机临床试验,共2111958名受试者,涵盖4大癌种的6种不同筛查方式。所有被纳入的研究随访时间都在10年以上。 分析结果显示,这些筛查方法大多可见降低死于相应癌症的风险,但除乙状结肠镜外都不能有效降低全因死亡率:   ● 乙状结肠镜筛查可降低2%的全因死亡风险,相当于延长110天预期寿命; ● 乳房x光和粪便潜血筛查对全因死亡率几乎没有影响,预期寿命延长为0; ● 结肠镜、PSA和低剂量CT筛查分别存在延长预期寿命37天、37天和107天的趋势,但没有达到统计学要求。   仅有乙状结肠镜筛查能显著延长寿命 也就是说,研究中涉及的6种癌症筛查方式,仅有乙状结肠镜一种可以显著延长预期寿命。 筛查为什么会“没用”? 造成筛查“没用”的原因有很多,首先就是能在筛查中获益的其实是少数。 以美国国家肺癌筛查试验的数据为例[2],第一轮筛查共有24715名重度吸烟者或前重度吸烟者参与,6901人筛查结果呈阳性,其中168人确诊为肺癌(另有18名筛查为阴性者确诊肺癌)。通过筛查发现的肺癌患者仅占参与筛查人群的0.68%。 筛查中发现的肺癌患者仅占参与筛查人群的0.68% 其次,筛查带来的风险也需要重视。这里既包括筛查本身的风险,如结肠镜造成的肠穿孔;也包括筛查发现异常后进一步检查治疗带来的风险,如活检造成的出血和感染;还有筛查或确诊癌症造成的紧张、焦虑等不良情绪。 而且,筛查的风险很可能被低估了。最近宾夕法尼亚大学一项研究就显示,真实世界中肺癌筛查并发症的发生率比原先临床试验中的发生率高了近1倍,主要并发症(如肠梗阻、心脏骤停等)的发生率高达9.4%[3]。 对每一位参与筛查的人来说,这些风险其实并不大,但受影响的人很多,远远多于能在筛查中发现癌症并获益的人。筛查所降低相应癌症死亡率所带来的获益,很可能会被这些筛查带来的风险抵消掉相当一部分。 最后,还有些癌症本身预后就很好,比如前列腺癌以及研究中没有涉及的甲状腺癌。这些癌症发展缓慢,恶性程度不高,很少危及到患者生命,有“轻松癌”之称。即使通过筛查早期发现了这些癌症,也很难带来生存的获益。 乳腺癌近些年似乎也有类似的趋势。这种癌症本身治疗效果较好,而且位置靠近体表,即使不筛查通常也相对容易发现。在挪威一项分析中,乳房x光筛查反倒会造成质量调整生命年的损失[4]。 不过研究人员也并不主张放弃所有的癌症筛查,研究中结肠镜筛查和低剂量CT筛查未能显著延长预期寿命也有可能是因为样本量仍然不足。但无论如何,更加准确的评估癌症筛查带来的获益和风险是有必要的,毕竟能夺走我们生命的不只有癌症。     参考文献: [1]. Bretthauer M, Wieszczy P, Løberg M, et al. Estimated lifetime gained with cancer screening tests: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J]. JAMA Internal Medicine, 2023, 183(11): 1196-1203. [2]. […]

小D
为什么爸妈更容易被骗?都赖这个「怪诞心理学」问题!

为什么爸妈更容易被骗?都赖这个「怪诞心理学」问题!

如果有一天,你忽然发现一直坚信的东西被“实锤”是错误的,你会如何自处?   设身处地想想,你可能会得到一个有趣的答案:有的时候,当一件事被证伪的时候,人们反而会更加坚定地相信它。今天,我们就和大家聊一个「医疗」和「心理学」相关的话题。 什么是「认知失调」 相信有个问题一定困扰大家很久了:为什么爸爸妈妈(以及其他长辈们)那么容易就被一些低级的骗局给忽悠,并且坚信不疑??? 往小了说,一向有着朋友圈谣言聚集地之称的「相亲相爱一家人」群聊里,七大姑八大姨分享的“酸碱体质”、“心脏分泌抗癌荷尔蒙”、“身体器官排毒时间表”等一系列歪理邪说正在大行其道,丝毫不顾及正在奋力辟谣的你; 往大了说,短视频媒体中的换脸主播正在大肆行骗,换脸的“假靳东”、“假马云”们在收割着流量与受骗者们的金钱;甚至于有高知的大学教授也在拙劣的骗局中被骗1700万元…… 有时候我们真的很费解:这些低端拙劣的骗局,到底是怎么骗到家人们的?更有甚者在反复劝说下,反而更会坚信这些谎言。 事实上,在些荒诞行为的背后,有着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怪诞心理学」,叫做「认知失调」。 「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 Theory)是由美国心理学家利昂·费斯廷格(Leon Festinger)于1957年提出的一种社会心理学理论。它的涵义是: 当我们的两种想法或信念(“认知”)在心理上不一致时,我们就会感到紧张(出现“失调”)。为了减少这种不愉快的感觉体验,我们经常会调整自己的想法,力图让它们变得一致。   举个简单的例子,当一位吸烟者明知道吸烟有害健康,而他又忍不住烟瘾不断吸烟时,他的脑海里就会出现两种想法: a.我明知吸烟有害; b.我吸烟了。   这样矛盾的想法会让他觉得非常痛苦:今天又没忍住吸了两支,我真是差劲,自控力太差了…… 而人类的大脑,在这个时刻会开始试图保护自己,调整他的想法:隔壁的李大爷天天吸烟,照样活到了99,吸烟也许没多大的事!就这样,这位吸烟者的认知就在大脑的帮助下变得一致了,吸烟成为了他的舒适区。这也是很多人戒烟失败的原因。 搞明白什么是认知失调,我们再来理解爸爸妈妈们为什么容易被低劣的谣言所欺骗。 所谓的谣言,实际是在解决「认知失调」 而辟谣行为,却在制造「认知失调」 通过认知失调的理论,我们可以来分析一下爸爸妈妈们误信谣言的真相:我们日常生活中实际是存在着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其中最大的「认知失调」就是:我们日益增长的年龄和不断变差的身体,和我们期望始终保持健康的期待。 仔细分析朋友圈里流传的谣言,是不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通过编造一套似是而非的理论,制造一种可以保持身体健康的虚假方法论。 例如刚刚提到所谓的“酸碱体质”、“心脏分泌抗癌荷尔蒙”以及“身体器官排毒时间表”等一系列骗局,事实上都是在解决大家的焦虑,在解决爸爸妈妈们「认知失调」的问题。   而你的辟谣行为,反而是在为长辈制造「认知失调」。   当你不断提醒家人们不要转发这些谣言,这些都是骗人的信息时,他们的脑海里同样会出现两种想法: a.这条信息看起来很有道理,我活了大半辈子,比小年轻有经验多了; b.我可能是真的老了,还被小年轻指出我错信了谣言。   这两种想法是完全无法调合的认知失调。一边是信赖谣言,从而解决自己的「认知失调」问题;另一边是你不断在辟谣,不断在为长辈们制造「认知失调」。人的大脑自然会选择更加轻松的那个。 所以,在你辟谣时,他们可能还会更努力找到新的谣言,来解释自己没有被骗。这是人性决定的,我们永远无法战胜自己的大脑。 再继续延伸,很多我们过去不理解的事情就可以被接受了:癌症患者期待长期生存,但癌症会威胁他的生命,这是完全不可调合的「认知失调」。而当骗子们带着号称可以“治愈癌症”的虚假骗局出现时,这两个失调的认知会迅速达成一致。这也是很多癌症患者会坚信一些看起来非常不靠谱的疗法的原因。 在一些精心编造的骗局中,有些人被骗的越多,嘴往往越硬,陷得越深。这同样符合「认知失调」的理论,因为面对“我是聪明人”和“我被骗得倾家荡产”这样的巨大的认知失调,帮人数钱这个行为可以证明“自己没有被骗”,让大脑舒服一些。 解决「认知失调」,有限的建议 那么,面对「认知失调」这样怪诞的心理学,我们应该如何脱离它的陷阱呢?在这里,我们可以提供一些有限的建议。 首先,往往越是聪明的人,越是知识面广阔的人,一旦陷入「认知失调」的陷阱后就越难以脱离。因为他聪明的脑袋和掌握的知识能帮助他找到无限的错误论点来支撑他相信的骗局。 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源头掐灭错误,学会面对当前互联网中庞杂的信息,并多加自己的思考,想想这些东西真的可信吗?如果器官真的有休息时间表,那大洋彼岸和我们时差巨大的欧美国家岂不是全体亚健康? 对于那些已经深陷骗局的人,则需要雷霆手段出击,打破大脑的潜意识,从而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例如,当家人们深信某个骗局时,通过公安机关及时制止他的行为,再聪明的人面临权威时都无法实现自己的逻辑闭环,无法继续欺骗自己。 最后,堵不如疏也是解决「认知失调」的黄金法门。面对误信谣言的家人们,千万不要使用类似“你怎么这么笨!”或是“你怎么会被这种东西骗!?”这样的质疑与指责去劝说他们,这样只会放大你所制造出的「认知失调」,起到反作用。 试试从逻辑上说服他们。比如一篇写得深入浅出的科普;一段通俗易懂的科普视频,又或是一场与家人交心的谈话,或是一次全面体检,让他们放下焦虑,选择相信你的劝说。 当然,说一千道一万,「认知失调」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并且是很多矛盾产生的根源。在文章的最后,我们还是要反复给大家强调:千万要擦亮自己的「火眼金睛」,不要让互联网中良莠不齐的信息蒙蔽了双眼!    

小D
宗庆后戒烟仍死于肺癌?看看戒烟后的癌症风险变化,你能下定决心戒烟吗?

宗庆后戒烟仍死于肺癌?看看戒烟后的癌症风险变化,你能下定决心戒烟吗?

戒烟难,劝人戒烟更难,劝父母戒烟最难。   你劝他戒烟,他反过来能给你讲一堆歪理: “XXX抽一辈子烟,还不是活到90多” “我已经没几年活的了,现在戒烟来不及了” …… 近期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先生的离世,恐怕也会成为他们的又一个歪理:“你看宗庆后,费大劲把烟戒了,最后还不是得了肺癌?”   正好最近美国癌症协会发布了一组戒烟者的死亡数据[1],我们来看看戒烟多久能带来戒烟的好处?多久才能完全消除过去吸烟的影响?     1、癌症 吸烟最为人熟知的一个危害就是致癌,尤其是肺癌。在烟草流行之前,肺癌一直是一种不太常见的癌症,但现在在世界各国基本上不是最常见的就是第二常见的。 本次研究也再次证明了这点,吸烟者(不包括戒烟者,下同)的癌症死亡风险是不吸烟者的3.38倍。而戒烟者的癌症死亡风险会随着戒烟时间的延长逐渐降低: 戒烟头10年内降低到不吸烟者的2.13倍,相当于减少了53%的烟草带来的额外风险; 戒烟10~20年时降低到1.59倍,相当于减少了75%的额外风险; 戒烟20~30年时降低到1.34倍,相当于减少了86%的额外风险; 戒烟30年以上后降低到1.16倍,烟草带来的额外风险仅剩7%。 戒烟后的癌症死亡风险和额外风险的降低比例 2、心血管疾病 除癌症外,吸烟还会损伤血管,引起血栓、心梗、卒中等心血管类的疾病。特别是很多烟民在压力大时吸烟会更多,或者在深夜加班赶工作时靠吸烟提神,不同的风险因素叠加在一起,危险也是成倍增加。 本次研究的数据中,吸烟者的心血管死亡风险是不吸烟者的2.30倍。而在戒烟后,心血管风险的下降速度比癌症风险更快: 戒烟头10年,心血管死亡风险降低到不吸烟者的1.47倍,相当于避免了64%的吸烟带来的额外风险; 戒烟10~20年降低到1.26倍,相当于减少了80%的额外风险; 戒烟20年以上,心血管死亡风险已经与不吸烟者无显著差异,几乎完全消除吸烟带来的影像。 戒烟后的心血管死亡风险和额外风险的降低比例 3、呼吸系统疾病 除了癌症和心血管疾病外,呼吸系统疾病也是吸烟者的一大杀手。特别是长期重度吸烟者,几乎都有慢阻肺、老慢支、COPD等难以治疗的呼吸系统疾病。 本次研究数据中,吸烟者的呼吸系统疾病死亡风险达到不吸烟者的13.31倍,而在戒烟后也会逐步降低: 戒烟头10年内,呼吸系统疾病死亡风险依然是不吸烟者的6.35倍,但相比继续吸烟者已经降低了57%的额外风险; 戒烟10~20年时,呼吸系统疾病死亡风险降低到不吸烟者的3.63倍,避免了79%的额外风险; 戒烟20~30年时,呼吸系统疾病死亡风险降低到不吸烟者的2.34倍,避免了89%的额外风险; 戒烟30年以上,呼吸系统疾病死亡风险降低到不吸烟者的1.31倍,曾经吸烟的影响仅剩3%。 戒烟后的呼吸系统疾病死亡风险和额外风险的降低比例 总体来说,戒烟头10年内,吸烟带来的各种危害就能减少一半以上,戒烟30年以上能解决完全消除曾经吸烟的危害。为了自己的健康,为了家人朋友,各位烟民还是尽快戒烟吧,毕竟戒烟越早,获益也越多。     参考文献: [1]. Thomson B, Islami F. Association of smoking cessation and cardiovascular, cancer, and respiratory mortality[J]. JAMA Internal […]

小D
凯特王妃到底患了哪种癌?逐字解析视频,很可能是胰腺癌!

凯特王妃到底患了哪种癌?逐字解析视频,很可能是胰腺癌!

在全球各个国家的皇室成员中,英国王室毫无疑问是最受关注的「顶流明星」。从国宴晚会到慈善举措,从国际访问到全家旅行,他们的行踪动态总是会出现在全球的新闻媒体报道中。 其中最具人气的,莫过于皇室王妃凯特了。最近几个月,这位最具人气的王妃在公众面前“失踪”的风波,正在演变成为一场悬疑大片。 自她未曾露面的80多天来,「凯特去哪儿了」时不时会登上各大媒体的报道栏目,而英国王室对此一直保持沉默,则更是增添了不寻常的意味。 就在昨天凌晨,凯特王妃终于在网络上发表了一则视频声明,打破了人们的怀疑。但这则声明也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凯特在视频中宣布自己罹患了癌症,正在接受预防性化疗。 而久未露面的凯特也确实状态不佳:镜头前的她显得有些憔悴,发言时也数次哽咽。较她上一次露面相比,仅仅是3个月时间,她就明显瘦了一圈。   在视频里,凯特称自己在今年一月成功进行了一次腹部手术。虽然手术很成功,但在手术后的检查中发现了癌细胞的存在,所以在医疗团队建议下,凯特开始进行一个疗程的预防性化疗。   虽然凯特王妃在视频中并没有透露她患上的到底是哪种癌症,但根据现有的信息,我们可以合理的推测:凯特王妃患上的,很有可能是胰腺癌! 01 排除法一一推测,胰腺癌可能性非常大 首先,我们来复盘一下已知的信息: 几个月之前,凯特接受了一次腹部的大手术。在手术之前,她的医疗团队判断凯特并没有罹患癌症。 1月凯特王妃进行了腹部手术后,一定会对病变组织进行切除(或活检),随后将其送到病理科进行病理检查。这个时候,病理科的医生判断切除的组织中存在癌细胞。 在术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恢复后,她的医疗团队建议她接受「预防性化疗」。 综合以上信息,我们可以得知: 1.凯特罹患的癌症,大概率是消化道癌症。 这一点我们从凯特王妃进行腹部手术,并最终确诊癌症就可以做出判断。 2.推测癌症类型,我们可以采用排除法来进行。 一般来说,腹部常见癌症包括:胃癌、肠癌、胆囊癌、肝癌、胰腺癌等等。在所有的这些癌症类型中,胃癌、肠癌我们是第一步就能排除的。 基于「胃肠镜」这类无创的手术方式存在,医生们根本不需要进行开腹手术,只需通过内镜就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胃癌或肠癌的踪迹。根据视频中凯特王妃的描述,胃癌、肠癌的嫌疑我们基本排除。 (胃肠镜检查中的内镜,图片来源:网络) 3.胆囊癌可以排除。 胆囊癌是腹部肿瘤中常见的一种类型。胆囊癌的发病原因,一般是由于胆囊息肉、胆囊结石等胆囊内的病变诱发的。 我们假设凯特王妃因为胆囊病变进行了胆囊切除,并在手术切除后发现胆囊内存在癌细胞。这个假设中,最大的矛盾点是胆囊切除手术相对简单,通常医生们会采取腹腔镜的方式来进行,一位患者进行手术的时间不会超过2个小时,术后恢复时间一般也不会超过5天。 根本不符合视频中凯特王妃所称的需要休息三个月的腹部「大手术」。 (腹腔镜手术,图片来源:网络)   4.肝癌同样可以排除。 肝癌也是腹部高发的癌症类型之一,但由于肝脏在人体腹部的位置比较浅,临床上医生如果怀疑患者存在肝部病变风险,会采取穿刺活检的方式取得肝部病理组织进行化验。即便要进行手术,也会选择相对简单的腹腔镜进行。更何况,肝癌的术后辅助治疗通常不会采取化疗的方案。 排除了所有可能性,胰腺癌就是最大的「嫌疑癌」。由于胰腺在人体腹部内埋得很深,不管是检查,还是手术治疗都非常费劲。 凯特王妃很有可能在日常的CT、核磁等检查中发现胰腺有疑似的良性肿瘤,根据病变范围,她的医疗团队决定进行一场「胰十二指肠切除术」,这是腹部手术中难度与范围最大的一种手术类型,非常符合视频中关于手术的描述。 进行手术后,切除的病灶组织一般都要做病理检测,很有可能这时医生们发现凯特王妃的病灶中存在癌细胞踪迹。因此,医疗团队才会建议她进行「预防性化疗」。 所谓的「预防性化疗」,实际上就是临床中针对早期癌症根治性手术后开展的辅助治疗,有利于降低癌症的复发率。 与此相对应的,化疗在胰腺癌综合治疗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特别是对于术后辅助治疗,以及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合并远处转移的胰腺癌,化疗都能为患者带来非常好的获益。近年来,胰腺癌化疗领域迎来了久违20年的新型化疗药物。这些情况,都与凯特王妃的描述高度契合。 当然,这些都是我们结合已有的视频内容推测的结果,未必是最终真实的结论。 退一万步说,即便真的是胰腺癌,大家也不要被其「癌中之王」的称呼给吓到。 02 不用惊慌,早期胰腺癌经治后可长期生存 胰腺癌,大家向来对其颇有种「闻风丧胆」的感觉。这样的认知并不全面,早期癌症和晚期癌症的治愈率有着天壤之别。 胰腺癌是各种癌症中最难治的一种,近些年来随着治疗水平的提升,胰腺癌患者的生存率有所提高,但5年生存率依然只有11%,中位总生存期2年左右。 它的难解之处,在于两点:一是难发现,二是难治疗。我们刚刚也提到过,胰腺在人体内「埋得非常深」,同时它的发病症状也非常容易与胃痛、腹痛等情况混淆。 (胰腺深藏于胃和脊柱之间,躲在腹膜之后,周围还有肝脏、胆囊、胆管、脾脏、十二指肠和横结肠的包绕,图片来源:网络) 在所有癌症中,它是早期检出率最低的癌症类型:据统计,胰腺癌患者中只有4%在确诊时还处于I期(即早期),60%都是IV期(晚期)。 另一方面,则是来源于胰腺癌自身的「狡诈」。胰腺癌难治的重要原因来源于胰腺癌组织中布满了结缔组织、纤维化等等“障碍物”,这些东西就像一堵堵致密的篱笆墙,把癌细胞“完美“地保护起来了。 这些铜墙铁壁将用于治疗的化疗药、免疫细胞都阻挡在外边,让整个胰腺癌组织固若金汤。 但根据凯特王妃的描述,她极有可能是在早期就发现了这些癌细胞的踪迹。 就算是号称「癌中之王」的胰腺癌,早期切除后的治愈率也非常高: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从1998年开始进行CAPS系列研究专门统计了定期体检(每年一次胰腺核磁与内镜超声检查)的胰腺癌患者治疗情况。   在1731位高危胰腺癌风险人群中,研究者们共筛查出了19例胰腺癌患者,其中绝大多数属于早期。经过根治性手术治疗后,这部分人群的中位总生存期达到了9.8年!已经远超临床治愈的标准。 因此,凯特王妃能在如此早期的情况下发现癌症踪迹,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祝福王妃,早日实现癌症的临床治愈!    

小D
免疫+ADC结合,全新王炸药物来了!靶向PD-L1的ADC能否集两家之长?

免疫+ADC结合,全新王炸药物来了!靶向PD-L1的ADC能否集两家之长?

免疫治疗在过去几年彻底改变了癌症治疗的格局,而抗体偶联药物(ADC)则是近几年肿瘤治疗领域的新秀。最近免疫治疗和ADC的联用(K药+enfortumab vedotin)更是在前列腺癌中取得了惊人的成绩。   那如果直接把免疫治疗的PD-L1抗体做成ADC呢? 在今年辉瑞肿瘤创新日活动上,就出现了一个靶向PD-L1的ADC药物SGN-PDL1V[1]。初步的临床数据中,24位接受治疗的头颈鳞癌患者有1人完全缓解,11人部分缓解,研究者评估的客观缓解率达到50%。 ADC药物的靶点多种多样,有的只存在于少数几种肿瘤中,比如HER2;有的则在多种肿瘤中广泛存在,比如TROP-2。不过有一个最为著名的泛癌种靶点,似乎却经常被人们忽视,那就是PD-L1。 自免疫治疗大获成功以来,PD-L1的大名不说家喻户晓,也可以算人尽皆知了。在许多肿瘤中,都会由癌细胞自己或者肿瘤里浸润的巨噬细胞表达PD-L1,以此抑制T细胞功能,逃避人体的免疫监视。 目前阿替利珠单抗(T药)、度伐利尤单抗等PD-L1抗体,虽然在临床上取得的成绩稍逊于PD-1抗体,但也在肿瘤免疫治疗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广泛用于肺癌、黑色素瘤等许多癌症的治疗。但似乎很少有人会把PD-L1和ADC联系起来。 辉瑞的研究人员在对市售的几种PD-L1抗体分析后发现这是有原因的,它们与PD-L1结合后全都无法被细胞内化。作为一个免疫治疗药物,PD-L1抗体只要与PD-L1结合,阻碍其结合PD-1,就能产生免疫治疗的作用。但作为ADC,PD-L1抗体必须要被靶细胞内化进入溶酶体,才能将搭载的细胞毒性药物释放出来,产生ADC的治疗作用。 为此,研究人员专门生成了一个可以快速被靶细胞内化的新的PD-L1抗体,在其上搭载了ADC中常用的细胞毒性药物MMAE,得到了首个靶向PD-L1的ADC药物SGN-PDL1V。 SGN-PDL1V结构 在2022年10月,SGN-PDL1V的首个I期临床试验开始,涉及非小细胞肺癌、头颈鳞癌、食管鳞癌等多个癌种。近日的辉瑞肿瘤创新日活动上,其中24位头颈鳞癌患者的初步数据得到公布。 这24名患者都接受过多线先前治疗。在SGN-PDL1V治疗后,经第三方确认的客观缓解率21%。而根据研究者评估,共计有1名患者完全缓解,11名患者部分缓解,客观缓解率达到50%。至数据截止时,有6名患者仍在继续接受治疗。 SGN-PDL1V的疗效 辉瑞公司表示,更多的研究数据,包括其它癌种的数据,将会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医学会议上公布,PD-L1 ADC能否集免疫治疗和ADC两家之长,成为肿瘤治疗领域的下一个突破?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参考文献: [1]. https://www.pfizer.com/news/press-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pfizer-oncology-hosts-innovation-day-highlighting-fully  

小D
「营销大师」的癌症患者生意经:不仅听花酒,更有虫草片!一场谋财不害命的世纪骗局!

「营销大师」的癌症患者生意经:不仅听花酒,更有虫草片!一场谋财不害命的世纪骗局!

这一次315晚会,翻车的除了「鸡骨泥淀粉肠」、「槽头肉预制菜」,最受大家关注的恐怕就是「张雪峰听花酒」了。   不同于零售价几块钱的淀粉肠,或是十几块钱的梅菜扣肉,披有「高科技外衣」的高端酒——听花酒卖出了天价:最便宜标准装的标价5680元,而其中的精品酒价格甚至高达58600元。 高端价格的背后,是听花酒的生厂商、青海春天公司董事长张雪峰天花乱坠的宣传:提升免疫力、防癌抗癌、提升男性功能等多种功能。为了制造噱头,他将自己打造为「科学家人设」,甚至重金忽悠了两位诺贝尔奖得主为其站台。   如今,315晚会戳穿了张雪峰“皇帝的新衣”——听花酒所谓的高科技,是加了点薄荷。   而这场年销售过亿元的骗局也迎来了终局:各地市场监督管理局连夜赶赴现场,对听花酒进行查处;官方微信公众号遭到封闭,淘宝、京东等多种电商平台下架产品。接下来,张雪峰的青海春天公司也接到了上交所问询函。截止目前,证监会已派出检查组进驻青海春天公司开展检查。   在听花酒的宣传中,防癌抗癌是一项重要的功能,也成为了诸多消费者购买的动力之一,但这位「营销大师」围绕癌症患者的生意经,远远不止听花酒一个产品这么简单。   「既是虫,又是草」、「冬虫夏草,今天开始含着吃!」……这些曾经在各大电视以及媒体中疯狂投放的广告,想必大家都还有点印象。张雪峰这位营销大师的第一个作品,就是被其打造成为「包治百病」以及「抗癌良药」的极草5X冬虫夏草纯粉片。   张雪峰以及他的极草产品 擅于讲故事的张雪峰,为他的听花酒与极草虫草片都讲了一个神乎其神的故事: 听花酒来源于他在实验室打盹时,梦到昆仑山一位太上老君模样的老者飘然而至,用拂尘写下“活”字,于是迸发出听花酒的研发灵感; 而极草虫草片则来源于2003年他与一位活佛的闲聊。活佛告诉他:自己心爱的马匹在冬天生了一场病,各种兽药试了个遍毫无效果。在藏民的帮助下,活佛每天让马匹吃下七根冬虫夏草。没想到仅过了一个星期,活佛的马匹完全康复了。   活佛的马匹,就好像砸在牛顿头上的苹果,引发了张雪峰的好奇,后来他发现喂马的虫草没有经过任何加热处理。他得到了创业的奥妙:冬虫夏草可以“常温生服”。   于是乎,号称「癌症患者的良药」极草虫草片在2009年诞生了。短时间内极草的广告就遍布在全国各地的机场、铁路、电视、互联网等媒体中。根据公开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5年一共5年间,张雪峰的极草广告投入总计超过10亿元。   有了疯狂的宣传,自然要有疯狂的价格。极草5X冬虫夏草纯粉片至尊含片是极草的拳头产品,其售价为2.98万元。根据其净含量推算,每500克极草含片价格就高达52.71万元,价格甚至高过钻石。2010年,“极草”含片销售额为1.6亿元,到2012年已飙升至50亿元。   直到2016年2月4日,国家食药总局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     紧接着,2016年3月4日,国家食药总局再次下发通知:含冬虫夏草的保健食品相关申报审批工作按《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执行,未经批准不得生产和销售。这意味着审查、管理会更严格。   对于此次叫停,食药监总局局长毕井泉对其下了最终定义:“冬虫夏草不是一种食药两用的物质,它不能单独作为保健品的原料。”这个定义才可以说把冬虫夏草作为保健品,甚至是药品的道路完全封死了。 极草含片的疯狂,在于张雪峰抓住了冬虫夏草在中国人群中一直以来被神话的地位,这也是癌症患者们普遍存在的认知误区,我们值得对冬虫夏草做个深挖与科普。 冬天是虫,夏天是草? 冬虫夏草,属虫草科植物,是虫体与菌丝相连而成的结合体。土壤中的蝙蝠蛾幼虫被一种叫虫草菌的真菌所感染,体内营养物质被其吸收,躯体逐渐被菌丝体充塞,变成僵死的躯壳,此为“虫”。来年春天,菌丝体从幼虫的口器中长出,伸出地面。顶端略为膨大,外形像根棒,表面有许多小球形孢子,此为“草”。 经过挖掘后,冬虫夏草最终以晒干的虫体状进行销售。在国内口口相传的“民间医疗”领域,虫草具有增强免疫、抗癌的极佳功效。 然而关于虫草,科学的真相是:虫草共有1500多个种类,但至今未明确任何一种具有抗癌效果;在一些研究中提到的“虫草素”,冬虫夏草中并没有存在,而是在另一种我们常见的“蛹虫草”中存在。 冬虫夏草,包治百病? 通过现代化学和药学的检测,与常见食用真菌相似,冬虫夏草中的活性成分为:核苷类及多糖类化合物。而其中,让其脱颖而出,身价超群的,还属虫草酸和虫草素这两种成分。 虫草酸:又名甘露醇,是一种高渗性的组织脱水剂,临床上广泛应用于治疗脑水肿,预防急性肾衰,治疗青光眼,加速毒物及药物从肾脏的排泄。但由于代谢机制,甘露醇一般选择静脉注射,口服吸收甚少,且口服过量还可能导致腹泻。再来看看甘露醇的合成,你以为甘露醇是从虫草中提取合成吗?当然不!你大概不知道我国利用海带提取甘露醇已有几十年历史,而如今化学合成的工艺也已得到长足的发展。要真想吃点甘露醇,柿饼上的白霜和海裙菜都是不错的选择。 虫草素:长期以来,虫草素是一个明星分子,屡屡登上广告,也多次引发诉讼和质疑。虫草素一直被称具有抗癌、抗菌等活性,但一直缺乏充分的临床证据。截止目前,食药监部门尚未批准虫草素作为药物上市销售。 虫草素是一种腺苷的类似物,在一些临床试验中展现出具有免疫调节、抗肿瘤的作用,还能治疗由炎症引起的相关紊乱。虽然一直未有充分的数据,但作为概念,未尝也不是一个资本炒作的追逐点。 然而真正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胜利生态研究所研究员王成树的研究中,冬虫夏草(也就是平时市场上的虫草)中根本没有虫草素的合成基因,也就意味着冬虫夏草中不可能含有虫草素。 这个结果就非常尴尬了,消费者们耗费巨资购买的保健品,甚至连唯一的噱头都是错的。王成树在试验中所用的虫草素是从发酵的蛹虫草中提取的。这就意味着,蛹虫草中的虫草素含量远高于价格高昂的冬虫夏草。据了解,现在市场上有些打着“冬虫夏草”旗号在售卖的虫草胶囊,其中所谓的“虫草”实为“北冬虫夏草”,也就是蛹虫草。 通过以上剖析,我们知道冬虫夏草中虽然的确含有一些有效的药用成分,但并不至于出神入化,也不是人人都适合服用。婴儿、发烧(急性高热患者)、妇女月经期禁止服用;高血压、中风患者,以及癌症患者在放疗期间应慎用;体内出血(如咯血、便血等)、脑出血人群不宜用,风湿性关节炎患者应减量服用。 冬虫夏草如使用不当也会引起一些副作用,例如“可引起变态反应、皮疹、皮肤瘙痒、月经紊乱或闭经、房室传导阻滞。且有肾毒性,长期服用可能对肾脏有毒(方舟子《中药毒副作用备览》)。”有可能,很早就有人观察到冬虫夏草中富集的重金属对人体的不良影响,但由于当时检验条件的局限,没有深入研究调查。 资本逐利,价格暴涨 回到张雪峰的疯狂营销。“你还在熬汤、打粉吗?冬虫夏草,今天开始含着吃!”极草的疯狂折射出了整个冬虫夏草市场资本追逐诞生的闹剧: 1983年 随着对保健品概念的逐渐炒作,冬虫夏草作为一个具有神奇噱头的虫草科植物,开始价格疯狂上涨,达到了300元/千克。同期,长白山人参的价格仅为60元/千克。 1990年 炒作逐渐升温,虫草价格上涨至1000元/千克,人参价格降至50元/千克。 1993年 马俊仁作为中国女子田径队总教练,疯狂鼓吹队员的优异成绩是由于“中华鳖精”、“冬虫夏草”等保健品达成的。冬虫夏草被披上神药外衣,价格也一路飙升至2000元/千克。 2003年 由于“非典”等传染病的爆发,“提高免疫力”的虫草价格涨至1.6万元/千克。 2007年 […]

小D
识别癌症骨转移「蛛丝马迹」,将隐患消灭在萌芽中!

识别癌症骨转移「蛛丝马迹」,将隐患消灭在萌芽中!

抗癌这条路,注定是一条荆棘遍布的漫漫征途。其中最让大家恐慌的问题之一,莫过于「癌细胞转移」这个令人谈之色变的“拦路虎”了。   骨骼,是晚期恶性肿瘤最常见的转移部位之一,且骨转移早期往往没有症状,很多患者因此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 听到骨转移,很多患者及家属都会如临大敌:骨转移是否意味着生命已进入终末期,病情已经控制不住了? 事实上,及时发现骨转移的「蛛丝马迹」,并在第一时间进行治疗,骨转移并没有那么可怕。今天我们一起来了解下,如何在不额外增加检查负担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抓住骨转移的“狐狸尾巴”,将骨转移对患者的伤害降到最低。   人体最坚硬的器官 却更容易被癌细胞「趁虚而入」   虽然骨骼是人体最坚硬的器官,但它有着人体内最为丰富的血供,随波逐流的癌细胞会将这里视为转移的「温床」。 相关数据显示:约70%-80%的恶性肿瘤患者最终会发生骨转移,特别是乳腺癌、肺癌、前列腺癌、甲状腺癌和肾癌,占所有骨转移瘤的80%[1]。随着肿瘤患者生存期不断延长,骨转移风险也随之增加。 然而在临床中,不少患者对骨转移的定期检查不够重视。由于骨转移通常起病隐匿,很多患者都是拖到到一年一次的大检查,又或是出现疼痛症状后才后知后觉,这时骨转移往往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因此,对于已经确诊癌症的患者而言,针对骨骼的定期随访检查一定要引起重视,这将是我们提升生存质量的最佳手段!   「勤检查」 提前发现骨转移的“蛛丝马迹”   其实骨转移诊断并不困难。目前,我们针对骨转移的检查手段以影像学手段为主,包括骨扫描ECT(全身骨显像)检查、X线、CT检查、核磁检查、以及PET-CT检查等等。 骨扫描ECT是骨转移首选的筛查方法,灵敏度高、全身骨组织一次成像不易漏诊,且价格低廉;但其它骨病变可能呈现假阳性,特异性较低。PET-CT对骨转移的灵敏度和特异性较高,但价格昂贵。X线、CT、MRI检查在骨转移诊断方面也各有优势及局限性。 因此,指南常推荐使用ECT进行初筛,对于ECT检查阳性的部位进行X线、CT和(或)MRI检查。X线用于观察总体骨强度、CT用于评估骨破坏的范围协助确诊,MRI用于评估肿瘤病变范围和脊髓受压程度。 一张骨转移患者的骨扫描ECT检查影像 既然我们有了成熟、便捷的检查手段,为什么很多患者的骨转移往往在造成严重后果后才被发现?这与两个错误的认知有关: 01 不少患者对骨转移的定期检查并不重视,这是它得以肆意发展的最大原因。由于癌症患者的骨相关检查并没有列入常规随访范畴,很多患者仅会在肿瘤刚确诊、年度大检查或出现骨痛等相关症状时才会进行骨相关检查,这样的频次显然是不够的; 02 不少患者、甚至是医生都存在一个误区:担心骨扫描ECT检查存在辐射,会对人体带来非常大的伤害,因此刻意回避ECT检查。但事实上,ECT检查对患者们而言是完全安全的。   不少患者可能要问,那是否每年要额外多做很多检查,经济负担太重怎么办?   在这里,小编要告诉大家——   癌症患者,尤其是带瘤生存时间比较长的患者们,需要有意识地关注骨骼健康,但也没有必要“草木皆兵”,动不动就搞个全套检查。关键是要在定期常规检查中及时发现“蛛丝马迹”,如有必要再进行需进一步检查,花小钱办大事!   “早发现”的法宝之一,就是癌症患者定期复查都需要进行的CT平扫,这部分影像报告中其实已经包含了一部分骨骼的信息,但很多时候我们在解读此项报告时,更多的还是关注原发肿瘤病灶的情况,忽略了对骨骼的关注。   以下图为例,CT平扫可以形成相当多数量的图像,这些图像通过不同的明暗对比,实现对不同部位的针对性观察。   通常情况下,CT平扫报告以观察原发肿瘤病灶为主,如上图的“肺窗”,但此图像无法观察到骨骼的细节情况,必须通过同一部位的“骨窗”图像才能清晰显像。   因此,建议大家一定要主动提醒医生,在复查CT平扫时,加上骨骼情况(即「骨窗」)的报告解读,及时地发现局部范围内的骨转移,也不用额外增加检查项目。如CT骨窗怀疑骨转移可能,可通过针对性骨扫描检查进行进一步确诊。 除了影像学手段以外,一些血液指标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骨转移风险的大小,包括:CTX(Ⅰ型胶原交联C-末端肽)、PINP(Ⅰ型前胶原氨基末端肽)、BALP(骨特异性碱性磷酸酶)等。各位患者们在日常的检查中也可以重点关注这几个指标,来评判自己的骨转移风险。   骨转移的「早治疗」 用对药物是关键   有研究表明,骨转移发生后3个月内尽早开启骨保护药物治疗,相比3个月后才开始治疗,骨相关事件(如骨折、骨髓压迫等)发生率可降低10倍,因此早期发现、早期治疗骨转移是关键。 国内外肿瘤治疗指南均建议:一旦确诊肿瘤骨转移就应立即开始以地舒单抗为代表的骨保护药物治疗,最大限度上减少骨相关事件的风险,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相较传统双膦酸盐类骨保护药物,地舒单抗能进一步降低骨转移患者的骨相关事件发生率和严重程度[2-4]。同时,地舒单抗作为针对RANKL的骨靶向药物,能够发挥独特作用机制,与抗肿瘤治疗形成协同效应。 地舒单抗通过与RANKL结合,能够从源头上抑制破骨细胞的形成、功能和存活,阻止骨质破坏;同时通过抑制RANKL与肿瘤细胞表面RANK受体结合,抑制肿瘤细胞增殖,改善肿瘤微环境,斩断“骨破坏与肿瘤细胞增殖相互促进”的恶性循环,从根源解决骨转移问题。 小  结 对于癌症患者来说,「勤检查、早治疗」一定是控制癌症,帮助自己争取更多治愈机会的不二法门! 一旦发现骨转移,除了尽早用上骨保护药物外,持续规律用药并贯穿骨转移治疗始末也是我们针对骨转移最佳的治疗方式。只要骨转移灶一天没有消失,说明骨破坏依然存在,坚持做到才能尽可能避免骨相关事件给患者们带来伤害。   参考文献: […]

小D
《周处除三害》里5个隐藏的医疗细节:医生看完会沉默!

《周处除三害》里5个隐藏的医疗细节:医生看完会沉默!

开年以来最顶最疯的华语犯罪片,非正在热映的《周处除三害》莫属。     看完以后,网友的评论最多的是:够疯、够爽,打戏拳拳到肉,金马影帝阮经天全程该开枪开枪,该复仇复仇,绝不拖泥带水,帅得有棱有角的。 口碑这么好,自然一定要找机会去看看。虽然临床上工作不少,但我还是找了个工作日的晚上,约了一位医生同伴共同观影去了。 全程沉浸,看完后劲还挺大:一是剧情真的很顶,不需要太多思考,全程跟着阮经天饰演的黑帮杀手陈桂林「突突突」就够了; 第二点就有些小尴尬了。作为医学工作者,多少都有点职业病习惯,一看到主角患上肺癌,顿时就不困了!全程开始窃窃私语,交流「观影学术心得」。但随着剧情的推进,我们一直在被「啪啪打脸」。电影结束后,我们一致得出结论:看看就好,真要深究医学细节,那真是达到「令医沉默」的地步了。 虽然影片的核心在于「善恶」的主线,但是拜托,编辑们能不能稍稍请医学顾问们审核一下啊?趁着这两天有空,就来给大家讲讲其中一些「医生看了会沉默」的医学细节: 都2024年了 怎么还在用X光诊断肺癌啊? 《周处除三害》的剧情网上各类影评都剧透得差不多了,但还是给读者们提个醒:本篇内容涉及剧透,请谨慎观看。 电影剧情大概是:黑帮杀手陈桂林(阮经天饰)隐姓埋名4年,忽然发现自己罹患肺癌,最长活不过半年。 如何让自己死得更有意义?陈桂林发现自己在全台逃犯通缉榜上只排行老三,他决定把榜一大哥「牛头」和榜二大哥「香港仔」都嘎了,让自己名留青史。 在电影的第12分钟,剧情进入了陈桂林确诊肺癌的桥段。一直为陈桂林提供帮助的「黑道医生」张贵卿拿出了一张X光片,开始与肿瘤医生交谈:“还有多久时间?”“顶多半年,快的话,3个月。” 一看这张X光片,我顿时不困了!好家伙,这多半就是肺癌啊,这可是我的「老本行」。可是继续听下去,让我直接沉默了。 张贵卿:“艾瑞莎或得舒坦,行不行?” 肿瘤医生:“现在用太晚了” 张贵卿:“妥复克,新的药,你们医院有没有?” 肿瘤医生:“你看这肺,都化白了,恐怕也来不及” 张贵卿:“换肺呢?” 肿瘤医生:“贵卿,你也是个医生,这样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 听完以后,不管张贵卿沉默没有,反正我是沉默了,这段对话中的每一个字都是槽点: 第一,两个医生,却对着X光片大谈特谈肺癌的治疗:X光只是影像学检查中非常非常基础的检查,要确诊肺癌,至少还需经过CT检查、胸腔镜病理检测等一系列措施才能确诊肺癌。这两位医生的神操作,就好像腿部抽筋了去看医生,医生直接建议截肢一样离谱。 第二,艾瑞莎、得舒坦和妥复克:这三种药都是肺癌靶向药。其中艾瑞莎的药物名称是吉非替尼,是肺癌EGFR突变一代靶向药;妥复克的药物名称是阿法替尼,是肺癌EGFR突变二代靶向药。但无论是哪种靶向药,都需要手术取得患者的病理组织,进行基因检测才能确认是否具备服用条件。而这位肿瘤医生却在关注X光里的肺都白了……只要具备EGFR突变,就算陈桂林的肺再白上一倍,服用靶向药都能快速起效。 第三,肺癌患者不需要换肺:如果是肺癌早期,直接切除肺部病灶辅以辅助治疗即可,如果是晚期,换了肺也阻挡不了远端转移的癌细胞。 可能也只有陈桂林这样的傻孩子,才会在张贵卿递给他一张X光片并宣布他活不过半年的时候,被忽悠瘸了吧。 吃了毒药「口吐黑水」 牛头尊者到底下了哪种药? 随着剧情继续推进,陈桂林堪称金刚狼一般嘎了榜二「香港仔」,又找到了澎湖列岛上的一个洗脑组织,榜一大哥「牛头」就在这里忽悠了一群信徒,当起了「尊者」。 不出所料,憨厚老实的陈桂林在被「黑道医生」张贵卿忽悠瘸了以后,又被「牛头尊者」忽悠瘸了。在这里,陈桂林在吃过岛上的斋饭以后,忽然吐出了一大滩黑水,不仅把信徒们吓坏了,把屏幕前的我们也吓坏了:     什么?肺癌患者为什么会吐这么多黑水,不合理啊??这看起来不像鲜血吧??我机智的小伙伴灵机一动,猜测到:这可能是胆汁!肺癌肝转移以后胆管堵塞,导致的大量陈旧胆汁的呕吐!这个猜测让我们俩非常骄傲,觉得掌握了剧情的走向。 谁知,剧情很快打脸了,原来是「牛头尊者」在斋饭里下了毒药,能让第一次上岛的「韭菜」们口吐黑水,相信自己体内充满了罪恶。我们俩再次沉默了……要知道,斋饭是这样的: 怎么才能让看起来无色透明的斋饭里下入某种毒药,让人口吐大滩的黑水呢?营养师顾中一猜测「牛头尊者」在斋饭里下了过量的铁剂,但依然有个巨大的BUG:铁剂是黑色的,这么大量的铁剂该怎么混在白粥、青菜、豆腐和笋丝这些食物中而不被人察觉呢?   我来提供一个清奇的思路,有没有可能把铁剂装进胶囊,包进豆腐里,再让这些饥肠辘辘的信徒们吃下去呢? 「罹患肺癌」后 陈桂林的身体状态变化 不知道各位小伙伴有没有注意到,影片前半段和后半段,陈桂林的状态是完全不同的。在刚刚被张贵卿误导,得知自己「患上」肺癌时,他是这样的: 时不时剧烈咳嗽,脸色蜡黄惨白,显出一副非常虚弱的样子,这也非常符合我们对一位「肺癌晚期」患者的认知。 但当他来到澎湖列岛后,听信了「牛头尊者」的灵修忽悠,笃信癌症被「治愈」了的他腰不疼了,腿不痛了,一口气干活不咳嗽了,脸上的笑容也显得纯真了,大概是这个样子: 陈桂林前后的变化,一度让我们两个医学工作者大呼离谱。不过我们俩在小声商讨中,得出的一致结论是:在临床上确实有一些肺癌自然消退的病例,当然,这些病例非常少见。也许陈桂林真的是那个幸运儿。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老实的陈桂林被忽悠瘸了,我们两个小声嘀咕的医学工作者也被忽悠瘸了:张贵卿拿了张假的X光片骗他,「牛头尊者」也拿了张假的X光片骗他……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掌握一点基础的医学知识真的非常重要! 当然,回到陈桂林被忽悠前后的状态,也有非常重要的知识点在里面:安慰剂效应。电影看到最后,我们知道陈桂林从头到尾都没有患过癌症,但他为什么会有两种不同的身体状态呢?在这其中,安慰剂带来的心理状态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安慰剂效应非常常见。 往小了说,很多朋友感冒了都习惯去医院里“挂个水”,其实社区医院也就是给你输点维C、补液盐之类的药物(这类药物对感冒没有半点作用),但输完液后大家就是会感觉全身舒适,感冒好了一半; 往大了说,大多数临床试验都会设置“对照组”,即研究者们把患者分为两组,一组正常服用治疗药物,另一组纯吃淀粉丸,来排除安慰剂作用对临床试验带来的影响。这些都是安慰剂的实际运用。 安慰剂其实就是人体心理状态的映射,有时候真的很玄乎。所以一个人的精神状态真的能为他带来很多改变,希望大家看到这个点,通过精神能为自己带来正向的影响。 陈桂林为啥堪比「金刚狼」 怎么杀都杀不死?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点,相信不少人也注意到了。在互联网上,观众们给陈桂林取了个外号叫做「金刚狼」。追杀榜二大哥「香港仔」时,陈桂林被一颗数寸长的铁钉直接戳进身体。 但转眼他又生龙活虎追杀榜一大哥「牛头」。而来到澎湖列岛上更是夸张,陈桂林被「牛头尊者」的信徒们狠狠捅了一刀,活埋进了棺材里,「金刚狼」硬是掀开棺材板团灭了这个洗脑组织。 这让我们两个医生百思不得其解。仔细研究后,我们只能感慨反派太无脑,总是朝着非要害处下手:「香港仔」的铁钉戳在了陈桂林侧腰部,只要下手时避开肾脏,那无非就是个深一点的皮外伤,做好防破伤风和感染的治疗就能无碍; 而「牛头尊者」的信徒更无脑一些,反派经验不足:不仅只用短匕刺中陈桂林的腹部(这里的肌肉、脂肪与骨骼都能为内脏提供最好的保护,一般不容易致命);而且在钉棺材板时还用了超薄材质(换了我应该也能踹开);埋的时候还只覆了薄薄的一层土。这样的反派遭遇反杀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

小D
饿死癌细胞,3年生存率翻4倍!60年来氨基酸剥夺治疗首获成功

饿死癌细胞,3年生存率翻4倍!60年来氨基酸剥夺治疗首获成功

“饿死癌细胞”一直是“土法抗癌”的热门话题。但从科学上来讲,“饿死癌细胞”绝不是限制癌症患者的营养摄入,而是针对癌细胞营养弱点的“落井下石”。其中,精氨酸就是许多癌症常见的一个营养弱点。   精氨酸是一种半必需氨基酸,对许多细胞功能有关键作用,之前还有研究显示精氨酸能够增强免疫治疗的效果。 对正常细胞来说,所需的精氨酸既可以从外界摄取,自己也有能力合成,但很多癌细胞却存在精氨酸合成常见缺陷,无法自己合成精氨酸。这些精氨酸合成缺陷的癌细胞通常对化疗耐药,但高度依赖外界的精氨酸供应,这也成为它们的“阿喀琉斯之踵”。 经过20年的不懈努力,目前首个精氨酸剥夺药物ADI-PEG20已经开始走向临床,在治疗非上皮样胸膜间皮瘤的III期临床试验中获得成功,3年生存率翻了近4倍[1]。 这也是自上世纪60年代天冬酰胺酶用于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来,第一项在III期临床中获得成功的氨基酸剥夺疗法。 石棉纤维是导致间皮瘤重要病因 恶性间皮瘤是一种跟石棉暴露高度相关的职业性肿瘤,也是生存率最差的癌症之一,5年生存率仅有5%~10%。但63%左右的恶性间皮瘤都有精氨酸合成缺陷,适合精氨酸剥夺治疗。 III期临床研究ATOMIC-Meso共纳入了249名非上皮样胸膜间皮瘤患者,随机分配接受ADI-PEG20或安慰剂联合化疗(培美曲塞+顺铂)治疗,疗效差异十分明显: ADI-PEG20+化疗组患者中位OS 9.3个月,中位PFS 6.2个月,3年生存率11.9%;安慰剂+化疗组患者中位OS 7.7个月,中位PFS 5.6个月,3年生存率3.3%。 相比安慰剂+化疗,ADI-PEG20+化疗让患者的3年生存率翻了近4倍,死亡风险降低29%。 ADI-PEG20延长间皮瘤患者生命,3年生存率接近翻4倍 研究人员透露,ADI-PEG20+化疗组中一位名叫Mick的患者曾一度被认为只有4个月的生命,但接受试验治疗后持续缓解了2年半,还成功获得了导致他患癌的前雇主的赔偿。肿瘤耐药复发后,Mick又使用免疫治疗控制住了肿瘤,最近刚刚度过他的80岁生日,肿瘤目前仍然在控制之中。 除了恶性间皮瘤之外,ADI-PEG20还有望用于更多癌种的治疗。比如肝细胞癌和前列腺癌几乎100%具有精氨酸合成缺陷,霍奇金和非霍奇金淋巴瘤中精氨酸缺陷比例都在95%以上,胰腺癌、乳腺癌、骨肉瘤等也有60%~70%具有精氨酸合成缺陷,ADI-PEG20或许也能对这些癌症产生治疗或辅助治疗的作用。 目前除恶性间皮瘤外,ADO-PEG20已经在葡萄膜黑色素瘤、高级别胶质瘤、髓系白血病等癌症的研究中初步展现了疗效[3],期待它能成为下一个泛癌种疗法,帮助我们战胜癌症。 参考文献: [1]. Szlosarek P W, Creelan B C, Sarkodie T, et al. Pegargiminase Plus First-Line Chem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Nonepithelioid Pleural Mesothelioma: The ATOMIC-Meso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AMA oncology, 2024. [2]. Anakha J, Prasad Y R, Sharma N, et al. […]

小D
打太极,修“内力”!研究证实太极拳可延长癌症患者生存期,比有氧运动更有效

打太极,修“内力”!研究证实太极拳可延长癌症患者生存期,比有氧运动更有效

癌症患者要运动,这句话我们已经说过无数遍了。不过,关于癌症患者该怎么运动,过去我们只能给出一些模糊的建议,比如有氧运动、量力而行等等。现在,我们终于可以给出一个明确的建议——太极拳。   来自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的一项研究显示,太极拳相比一般的有氧运动可以显著改善晚期肺癌患者的睡眠质量,更关键的是患者的生存期也能得到更有效的延长[1]。 研究中,太极拳组患者中位生存49.18周,而有氧运动组和自我管理组分别只有47.76周和44.20周。 而且这项研究采用了现代医学中最为严谨的随机对照试验模式,只是由于研究内容的性质无法设盲,研究结果也发表在了肿瘤学权威期刊JAMA Oncology上。 太极拳和有氧运动均能改善睡眠质量,太极拳效果更明显 相比跑步走路这些一般的运动方式,太极拳等中国传统健身方法特别讲究“内力”,“修炼”这些“功法”时都要仔细感受体内“气”的运行。 在武侠小说中,“内力”不但是各种武功的基础,还能用来祛毒疗伤,“内力精纯”的太极祖师张三丰更是足足活了300岁。 不过在现实中,“内力”的作用是否也那么神奇,太极拳等传统健身方式又是不是比一般的有氧运动更好?更适合癌症患者?这些都需要用临床数据来说话。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的这项研究一共招募了226名不经常锻炼的晚期肺癌患者,体能状况ECOG评分均为0~2分(完全正常~能生活自理),分为3组: NO.1 有氧运动组75人,接受16周有氧运动干预,由2名经认证的运动专家主持,运动内容包括有氧运动(室内固定自行车、跑步机和室外徒步)和肌肉强化训练,并记录锻炼日志; NO.2 太极拳组76人,接受16周杨氏16式太极拳小组课程,由经验丰富的太极拳大师负责,课程内容包括站立冥想、正念呼吸、太极拳动作和放松伸展; NO.3 自我管理组75人,除医院常规护理外,还收到WHO建议的体力活动水平信息,并记录锻炼日志。   16周的干预完成后,有氧运动组和太极拳组患者的睡眠质量都有明显提升,PSQI评分分别较自我管理组降低2.72和4.21(睡眠质量越好,PSQI评分越低),太极拳组的睡眠质量改善更为明显。这一差异一直到8个月后仍然存在。   同时,有氧运动组和太极拳组患者的生存期也有所增长,中位OS分别达到47.76周和49.18周,而自我管理组为44.20周。不过在排除治疗因素的干扰后,只有太极拳能显著降低晚期肺癌患者65%的死亡风险。     太极拳组(绿色)患者生存期更长 其它一些次要指标上,太极拳和有氧运动都能有效改善晚期肺癌患者的焦虑和抑郁情绪,提高活动能力。有氧运动对步行能力的提升更为明显,而太极拳在平衡能力和缓解疲劳方面更加有效。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除了太极拳外还有八段锦、五禽戏、易筋经等许多健身功法,中医也将它们称为“导引”之术,是调身、调息、调心的重要手段。 这些传统健身方法普遍运动强度不大,动作柔和,还能充分锻炼身体柔韧性和平衡能力,更容易达到全面锻炼的目的。或许这就是太极拳比一般有氧运动更有效,更适合癌症患者的原因。 各位癌友还等什么,赶紧练起来吧!     参考文献: [1]. Takemura N, Cheung D S T, Fong D Y T, et al. Effectiveness of aerobic exercise and Tai Chi interventions on sleep […]

小D
骨转移治疗的“剑”与“盾”:起始联合,双重获益!

骨转移治疗的“剑”与“盾”:起始联合,双重获益!

骨骼是晚期恶性肿瘤常见的转移部位,且由于骨骼是人体重要的承重和运动器官,伴随着丰富的血供,这里往往也会成为癌细胞转移的「温床」。   相关数据显示:骨骼是除肺和肝脏外,恶性肿瘤最常见的转移部位,约70%-80%的恶性肿瘤患者最终会发生骨转移,特别是乳腺癌、肺癌、前列腺癌、甲状腺癌和肾癌等类型,占所有骨转移瘤的80%[1]。而随着肿瘤患者生存期不断延长,骨转移风险也随之增加。 癌细胞侵犯骨骼,对患者来说意味着危险的骨相关事件(SRE),包括病理性骨折、脊髓压迫、骨放疗、骨手术等,这些骨相关事件不仅严重影响着患者身体功能和生活质量,还可能导致抗肿瘤治疗中断,影响整体治疗效果。 因此,肿瘤骨转移治疗不能仅靠一种手段单打独斗,而需要抗肿瘤治疗和骨保护药物联合“打怪”,既能挥舞长剑杀伤敌人,又有坚盾保护己方,起始联合,双重获益! 起始联合 骨保护药物需贯穿骨转移治疗始终 由于骨转移的发生颇为隐秘,在转移初期可能没有可察觉到的症状。所以无论是在原发肿瘤的治疗过程中,还是在治疗后的随访观察期间,患者们需注意在定期的复诊检查中关注骨骼的健康情况,警惕是否存在骨转移的可能。 温馨提示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每次常规检查进行CT平扫后,提醒医生在电脑上看一下“骨骼”的片子(即“骨窗”),如有进一步诊断需要,可进行针对性骨扫描检查。 骨转移治疗一般以全身治疗为主[2],包括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内分泌治疗以及骨保护药物治疗等[3]。 但有不少患友们都忽略了一个要点,也是我们在科普中多次强调的:一旦确诊恶性肿瘤骨转移,无论是否存在症状,广大患友们都应该立即开始骨保护药物治疗,将骨相关事件风险降至最低! 这一点非常重要。无论是化疗、靶向治疗,还是免疫治疗和内分泌治疗,都是对肿瘤的原发病灶进行系统性治疗,抑制肿瘤细胞的生长,控制肿瘤进展。但这些治疗方案仅能杀灭恶性肿瘤细胞,并不能从根本上修复破坏的骨质,骨相关事件(SRE)发生比例依然较高。 研究表明,骨转移患者一旦发生SRE,生存期将显著缩短,同时SRE可能导致原发灶肿瘤治疗的中断,影响整体治疗效果。 而骨保护药物在治疗的同时,还能发挥更强大的保护作用。它可以修复和保护我们的骨骼,延迟或降低骨相关事件(SRE)的发生。 尤其是,如果能够在骨转移确诊后3个月以内联合骨保护药物治疗,可以显著降低患者SRE发生率[4]。   因此,我国各大指南均建议一旦确诊恶性肿瘤骨转移就应开始骨保护药物治疗[2,5,6]。只要骨转移病灶一天不消失,它造成的骨破坏就一天不会停止。所以,持续规律用药并贯穿疾病始末是我们针对骨转移最佳的治疗原则,坚持做到才能尽可能避免骨相关事件。 双重获益 骨骼保护的同时,提升抗肿瘤治疗效果 你知道吗?骨转移发生时,肿瘤细胞会释放多种因子,促进骨骼溶解,而骨骼溶解后释放的细胞因子,反过来又会促进肿瘤细胞增殖,形成一个“恶性循环”[3,7]。 传统骨保护药物——双膦酸盐类药物,仅作用于成熟的破骨细胞,通过抑制骨吸收,起到护骨作用;而创新型骨靶向药物——地舒单抗120mg(安加维®),可在破骨细胞尚未形成前进行阻断,并抑制成熟的破骨细胞功能和存活,从源头遏制骨转移灶恶化、阻止骨破坏,同时地舒单抗的独特机制可以改善肿瘤微环境,与抗原发灶治疗形成协同效应,打破骨转移的“恶性循环”。 换言之,地舒单抗有望在护骨与抗肿瘤方面取得双重获益! 在多项临床研究中,已有数据证实地舒单抗与化疗、放疗、免疫治疗等手段联合使用治疗肿瘤骨转移,显示出了卓越的疗效,给患友们带来很多1+1>2的惊喜! 01.联合免疫治疗 多项地舒单抗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如PD-1、CTLA-4抑制剂)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合并骨转移的研究表明,地舒单抗联合免疫治疗,强强联手,达到了1+1>2的作用,而且联用时间越长,患者总生存期越长[8-10]。 02.联合化疗 多个病例报道显示,地舒单抗联合化疗在治疗乳腺癌骨转移、多发性骨髓瘤骨病时,可以显著缓解疼痛,减轻骨质破坏,提升患者生活质量。 03.联合放疗 地舒单抗联合镭-233治疗前列腺癌骨转移患者时,比未接受地舒单抗治疗的患者中位总生存期(mOS)更长[11]。 04.联合内分泌治疗 在骨保护药物与阿比特龙联用时,显著提高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整体生存率,并延迟了使用阿片类等镇痛药物的时间[12]。 在治疗乳腺癌时,地舒单抗联合芳香化酶抑制剂治疗明显延迟了首次骨折发生的时间,更重要的是,无论患者年龄和基线骨密度如何,骨折风险均有所降低[13]。 写在最后   如前文提到,随着肿瘤患者生存期不断延长,带瘤生存成为常态,骨转移风险也随之增加,因此需要广大患者在日常生活中加以警惕和重视。 而肿瘤骨转移治疗需要改变既往以“进攻”为主的治疗思路,通过“攻”、“守”的有效配合,在对抗肿瘤原发病灶的基础上,同时使用以地舒单抗为代表的骨保护药物,对骨转移部位进行积极保护和治疗,起始联合,贯穿始终,达到双重获益! 参考文献: [1]. 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骨肿瘤学组.中国医学前沿杂志。2010;2(2):65-73. [2]. 郭卫,等.乳腺癌骨转移临床诊疗专家共识[J].中国肿瘤临床,2022,49(13):660-669. [3]. 王如良,张少华.乳腺癌骨转移和骨相关疾病临床诊疗研究进展[J].中国医药,2022,17(07):1111-1115. [4]. Yang Y, Ma Y, Sheng J, et al. A multicenter, retrospective epidemiologic […]

小D
抗癌治疗,这种「营养素」太重要!增效减毒,3个阶段一定要吃够

抗癌治疗,这种「营养素」太重要!增效减毒,3个阶段一定要吃够

免疫治疗的出现彻底改变了癌症的治疗,但这一最先进癌症治疗方法的效果,却要看小小肠道菌的脸色,这也让更多的人关注到益生菌在癌症治疗中的作用。   而在免疫治疗之外,传统的放疗和化疗依然是现在肿瘤治疗的基石,这两种癌症疗法也和益生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只不过对于副作用相对较大的放化疗,益生菌的作用除了直接提升治疗效果外,还可以用于减少治疗的副作用。 增强化疗效果 大家都知道,益生菌可以提高免疫治疗的效果,这一作用在部分化疗中也存在。这是因为,有些化疗药除了通过细胞毒性作用杀死癌细胞外,还可以诱导免疫原性的细胞死亡,比如蒽环类和铂类[1]。换句话说,这些化疗药也具有免疫治疗的作用。 癌细胞被部分化疗药杀死后会释放钙网蛋白(CRT)、ATP和HMGB1,这些分子可以募集树突状细胞,促进抗肿瘤免疫反应 环磷酰胺是一种蒽环类的化疗药,常用于治疗各种血液肿瘤。法国古斯塔夫鲁西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就发现,使用环磷酰胺治疗肥大细胞瘤和纤维肉瘤小鼠时,肠道中的革兰氏阳性菌会迁移到次级淋巴器官中,激活Th17细胞,促进环磷酰胺的免疫治疗作用[2]。而使用无菌小鼠或预先用抗生素治疗,都会导致肿瘤对环磷酰胺耐药。 类似的现象还发生在铂类化疗药上。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一项研究中,预先使用复方抗生素治疗大幅降低了奥沙利铂和顺铂对肠癌和淋巴瘤小鼠的治疗效果,50天生存率从70%以上降低到了不足30%[3]。 复方抗生素(ABX,包含万古霉素、亚胺培南和新霉素)大幅降低了奥沙利铂对淋巴瘤小鼠的治疗效果 减少腹泻 放化疗是癌症治疗的重要方法,但副作用也不少,比如骨髓抑制、毛发脱落等等。其中,跟肠道菌关系最密切的当属腹泻。 腹泻是化疗和腹部放疗常见的副作用,发生率很高。如使用伊立替康化疗的患者,60%~87%都会发生迟发性腹泻,20%~39%会出现3~4级较为严重的腹泻[4]。放化疗引起腹泻的原因有很多[5]: ● 放化疗造成肠粘膜损伤,影响营养吸收,造成腹泻; ● 肠道黏膜屏障被破坏,引起肠道感染,造成腹泻; ● 预防性使用广谱抗生素,引起菌群紊乱,造成腹泻; …… 而要改善这些问题,核心依然是肠道菌群。一个合适的肠道菌群,不仅能减少放化疗对肠黏膜的损伤,还能竞争性抑制有害致病菌,在黏膜屏障因治疗副作用变弱时减少肠道感染。 使用抗生素后,补充适当的益生菌也能帮助恢复菌群,避免菌群紊乱造成的腹泻。目前,不少补充益生菌预防或治疗放化疗相关腹泻的临床研究都取得了积极的结果。 2007年芬兰一项研究中,150名接受5-氟尿嘧啶治疗的结直肠癌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鼠李糖乳杆菌GG或安慰剂治疗[6]。鼠李糖乳杆菌GG组患者3~4级腹泻的发生率从39%降低到了22%,而且报告的腹部不适较少,因肠道毒性不得不减少化疗剂量的情况也较少。 补充鼠李糖乳杆菌GG显著减少腹泻和腹部不适 同年意大利的一项研究测试了益生菌补充剂VSL#3(含有8种益生菌)预防放射性腹泻的效果,共有590位乙状结肠癌、直肠癌或宫颈癌术后准备接受辅助放疗的患者参与了试验[7]。结果显示,VSL#3的使用让: 放射性腹泻的发生率从51.8%降低到31.6%; 3~4级腹泻的发生率从55.4%降低到1.4%; 每日平均排便次数从14.7次减少到5.1次; 止泻药洛哌丁胺的平均使用时间从122小时缩短到86小时。 预防口腔黏膜炎 腹部的放疗会影响肠道黏膜,造成腹泻。而在消化道的另一端,头颈部的放疗也会影响口腔的黏膜。尤其是鼻咽癌等头颈癌患者,治疗过程中经常会用到头颈部的放疗,也经常发生口腔黏膜炎的副作用。 放疗造成的口腔黏膜炎,可以引起剧烈的疼痛,让患者只能吃流食,甚至无法进食,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而且,进食困难还会让患者缺乏营养,影响治疗的效果。不少患者会因为严重的疼痛和无法进食,不得不提前终止治疗。 口腔黏膜炎的发展过程   而在我们的口腔中,同样有着丰富的共生微生物,其中一些有助于缓解放疗引起的口腔黏膜炎。比如短乳杆菌CD2,就可以分泌鞘磷脂酶,降解掉与口腔黏膜炎的发生密切相关的血小板激活因子。 一项II期研究中,188位接受放疗的头颈癌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短乳杆菌CD2含片或安慰剂治疗[8]: 短乳杆菌CD2组患者有28%未发生口腔黏膜炎,52%发生3~4级口腔黏膜炎,92%完成治疗; 安慰剂组患者有7%未发生口腔黏膜炎,77%发生3~4级口腔黏膜炎,70%完成治疗。 治疗完成率的差距最终也反映到了患者的生存率上。研究中,安慰剂组的中位总生存期是42个月,而数据截止时短乳杆菌CD2组患者的总生存率仍在80%以上。 短乳杆菌CD2组患者生存率更高 无论是腹泻还是口腔黏膜炎,都是放化疗中癌症患者经常出现又十分痛苦的不良反应。优护益生菌针对放化疗期间容易出现的各类不良反应,精心挑选了8株有助于缓解治疗副作用的益生菌,适用于接受放化疗的癌症患者。 希望有了益生菌的帮助,每一位癌症患者都能平安度过化疗关和放疗关。感兴趣的癌友可以添加客服进一步了解乐愈达优护益生菌! 保存图片后扫码添加客服     参考文献: [1]. Kroemer G, Galluzzi L, Kepp O, et al. Immunogenic cell death in […]

小D
2024年中国癌症数据出炉:肺癌一骑绝尘,甲状腺癌异军突起,这些防癌措施你应该知道!

2024年中国癌症数据出炉:肺癌一骑绝尘,甲状腺癌异军突起,这些防癌措施你应该知道!

对于癌症,我们总会有着各种或主观或客观的认知,坊间也流传着不同的看法。你可能会有这些疑问: 周围患癌症的人为什么越来越多了? 都在说吸烟有害健康,那么肺癌会是第一大癌症吗? 正常人应该如何预防癌症呢?   所有的这些疑问,大数据都能给我们最准确的回答。但要完成一项覆盖14亿人的癌症数据大筛查,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近日,一项我国癌症研究领域最重要的报告发布了:国家癌症中心基于全国肿瘤登记及随访监测最新数据,在全球顶尖期刊《JNCC》上发布了2022年中国恶性肿瘤疾病负担情况。 这是中国整体癌情最权威详尽的报告,其中的信息量巨大,与每个家庭的防癌、抗癌需求都息息相关,今天我们就集中解读几个重点。   1 全球第一的癌症负担 中国作为一个传统的癌症大国,所面临的癌症负担“亚历山大”。从2000年开始,我国每年的癌症新增人数及死亡人数就已经多年稳居全球第一了。 不仅如此,新发癌症病例的人数还在在快速增长。 举个例子:2015年,我国新发癌症病例数为429万人,而来到2022年,这个数字就变为了482万人。短短7年间,我们新增的癌症患者就多了近53万人,相当于增加了12%以上! 所幸,我们新增的癌症死亡病例数是有所下降的,由2015年281万人降至2022年的257万人。 从上面的数据来看,我们可以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我们的癌症发病人数还在不断升高,但死亡人数开始出现了下降趋势。 只看新发癌症病例人数的大幅增加,大家可能还会有些恐慌情绪,实际上大可不必,把两组数据结合来看,这反而是个大好事! 癌症发病人数的升高 为什么我们的发病人数在持续增加?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正在日益严重。在很多科普中,我们都在反复强调:年龄才是影响癌症发病的最主要因素。下面是2015年不同年龄阶段的癌症发病率: 在2022年,同样有着相同的趋势: 可以看到,大于60岁的中老年人,罹患癌症的概率几乎是30岁以下年轻人的40倍!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加剧,带来的自然是癌症发病率的不断升高。   癌症死亡人数的下降 而新增癌症死亡病例数的下降,则真正让我们看到了这些年来防癌、控癌所取得的实际意义! 决定癌症死亡率的最主要因素是癌症的分期,越早发现癌症,死亡率就越低。在很多癌症类型中,I期的五年生存率超过90%,IV期(即晚期)的五年生存率不足10%。 越来越多的癌症被发现在早期,得到妥善根治性治疗后成为癌症康复者,带来了我们新增癌症死亡人数的下降。 总而言之,这一次的癌症大数据告诉我们:我们的防癌控癌工作有了巨大的提升!中国的人群整体更加长寿了,癌症筛查的意识也大幅增加了,癌症的治愈率也有了客观的提升。 2 不同癌种的变化状况 「一骑绝尘」的肺癌发病人数与死亡人数 虽然在癌症的整体数据上有了一定的向好趋势,但如果涉及到不同的具体癌症类型,我们依然面临着非常严峻的癌情。 这一次的癌症报告中,国家癌症中心用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针状统计图。可以看到肺癌就如同一根突出的「刺」,扎在了我们的癌症发病人数及死亡人数统计图中。 2022年中国癌症发病病例数统计 2022年中国癌症死亡病例数统计   2022年,中国肺癌的发病人数比第二名结直肠癌和第三名甲状腺癌相加起来都高;而死亡人数甚至接近于第二、三、四名死亡人数之和。 无论是发病人数还是死亡人数,肺癌这样的「一骑绝尘」的趋势都非常令人担心,也更显得肺癌的防治与筛查非常重要。 在调查数据中,全国31个省(市、区)中,共有28个省(市、区)肺癌排名第一。仅有西藏、甘肃、青海三个省份肺癌的发病率「屈居第二」。 说起诱发肺癌的原因,涉及到的因素多种多样,烟草、大气污染、遗传基因等因素都是其易感原因。但烟草,绝对是肺癌最大的致癌因素。中国男性和女性肺癌死亡的24%和4.8%可归因于吸烟。 关于烟草给我们带来的危害,具体可以参考文章:“致命”烟草:夺走160万人的生命,有人依然甘之如饴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通过大面积禁烟,从2018年起,就让美国的癌症患者出现了史无前例的首次下降,并持续至今。这一点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当然,即便是现在我们国家已经在推广禁烟政策,要真正看到它对患癌人数产生有意义的下降,可能仍需二十年时间。(烟草对人的影响是长远的,美国自1990年以来开始推行禁烟政策,直至2018年方才看到患癌人数的下降) 因此,对于现在的我们而言,更有意义的措施是积极“勤筛查、早治疗”,推荐40岁以上的群体,特别是有吸烟史的群体每半年至一年进行一次肺部的低剂量螺旋CT体检,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晚期肺癌的风险。 值得重视的甲状腺癌 另外,在这次最新的癌症数据中,还有一个值得我们重点关注的癌症类型:甲状腺癌。从2000年开始,甲状腺癌的发病人数就以每年20%的增速在猛涨,到2022年,甚至一跃成为了我国排名第三的癌症类型,这样的高速增长非常不合常理。 虽然患者数量一直猛增,但却有个诡异的情况:甲状腺癌的死亡人数毫无变化,在刚刚的癌症类型死亡人数的图上,我们甚至压根就看不清甲状腺癌那条线,因为太少了!这再次证明了,中国甲状腺癌的诊治还是存在过度诊断和治疗问题! 针对甲状腺癌,我们一直在进行科普:只有这类癌症,医生才会劝你『放弃治疗』 也提示大家针对甲状腺结节的处理一定要谨慎,如果不是高危人群,一定不要盲目全切。概率上来说,这样的东西绝大多数不会致命,但治疗100%会影响后续的生活质量。 3 扎心的一生癌症发病率   过去,我们一直认为癌症是个小概率事件,在这次的癌症大数据统计中,国家癌症中心给出了科学的患癌概率。 首先说2022年当年的: 2016年,全国恶性肿瘤合计发病率为201/10万,也就是说10万人中约有200人会罹患癌症。其中男性恶性肿瘤发病率为209/10万,女性恶性肿瘤粗发病率为197/10万。 这个数据乍一看并不高,每5万人里才有1个「倒霉蛋」,似乎让人安心了很多…… […]

小D
四药联合「豪华方案」:诱导治疗帮助癌症患者肿瘤完全消失!

四药联合「豪华方案」:诱导治疗帮助癌症患者肿瘤完全消失!

今天先来看张图:     这是一张多发性骨髓瘤(MM)患者的PET-CT影像,左边是治疗之前,患者浑身上下的骨头上布满了肿瘤;而右边是诱导治疗之后,患者全身干干净净,肿瘤已经全部消失[1],让这位患者完全缓解的疗法叫做Dara-RVd。 Dara-RVd方案一共包括4种不同的药物,其中RVd方案正是此前的多发性骨髓瘤标准治疗方法,包括3种药物: ● 来那度胺(V),是一种免疫调节药物,可以激活免疫细胞杀死癌细胞; ● 硼替佐米(R),是一种蛋白酶体抑制剂,可以破坏癌细胞的蛋白质代谢,阻止骨髓瘤细胞分泌自身生长所需要的多种细胞因子; ● 地塞米松(d),是常用的糖皮质激素,可以抑制多发性骨髓瘤等淋巴来源的肿瘤,并能缓解治疗副作用。 Daratumumab   而第4种药物Daratumumab是一个靶向CD38分子的抗体。CD38是多发性骨髓瘤大量表达的一个标志物,它本身是一个参与NADP代谢的胞外酶,可以将NADP代谢为ADPR,再经其它酶代谢为免疫抑制分子ADO,参与肿瘤的免疫逃逸[2]。 除了抑制CD38功能外,Daratumumab还有强大的补体依赖细胞毒性作用、抗体依赖细胞吞噬作用、抗体依赖细胞毒性作用等,结合到癌细胞表面后可以直接通过补体系统、巨噬细胞吞噬、NK细胞杀伤、诱导程序性细胞死亡等多种方法杀死癌细胞。 Daratumumab全方位围剿骨髓瘤细胞   在II期临床试验中,16位多发性骨髓瘤患者先后接受了4周期Dara-RVd方案诱导治疗,高剂量化疗+自体干细胞移植,2周期Dara-RVd方案巩固治疗和2年Daratumumab+来那度胺维持治疗[3]。 在巩固治疗结束后,所有患者均有所缓解,客观缓解率100%,其中9人达到了严格意义的完全缓解(sCR,比CR更好)。再经过2年的维持治疗,又有6名患者,共计15名患者达到了sCR,sCR率达到了93.8%。 共有93.8%的患者达到sCR 不过,虽然Dara-RVd方案疗效很好,但像开头那位患者那样,仅经过诱导治疗就实现完全缓解的案例还是十分难得的。有了这么好的诱导治疗效果,后面的高剂量化疗和自体干细胞移植还有没有必要?这个问题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回答。 参考文献: [1].https://twitter.com/JoshuaRichterMD/status/1666515117750493199 [2].Morandi F, Horenstein A L, Costa F, et al. CD38: a target for immunotherapeutic approaches in multiple myeloma[J]. Frontiers in immunology, 2018, 9: 2722. [3].Voorhees P M, Rodriguez C, Reeves B, et al. Daratumumab plus […]

小D
斩掉「癌王」历练修仙的「外挂」! Netrin-1实现胰腺癌小鼠长期生存, 人体试验已开启

斩掉「癌王」历练修仙的「外挂」! Netrin-1实现胰腺癌小鼠长期生存, 人体试验已开启

在各种武侠、修仙小说中,主角往往都要离开自己门派下山历练一遍,然后才能神功大成。而在癌症中有“癌王”之称的胰腺癌,同样也是要到肝脏历练过后,才能成为真正的“癌中之王”。 不过最近,罗切斯特大学找到了在历练中截杀胰腺癌的方法[1]。他们发现在转移到肝脏之前,胰腺癌会先释放携带信号分子Netrin-1的外泌体改造肝脏中的环境,为转移做好准备。在小鼠胰腺癌模型中,使用Netrin-1抗体治疗不但延长中位生存期,更是让1/3的小鼠实现了长期存活。 目前,人类的Netrin-1抗体NP137治疗胰腺癌的临床试验已经开启,在2023年3月完成了首位患者的给药[2]。 胰腺癌产生的外泌体携带Netrin-1分子,改造肝脏微环境,促进肝转移 胰腺癌可以说是最难以治疗的癌症,没有之一。造成胰腺癌难以治疗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起病隐匿,85%左右的胰腺癌患者发现时就是IV期;二是容易转移复发,即使发现较早可以手术的患者,也有80%左右会转移复发。 更关键的是,胰腺癌的转移过程就像门派弟子历练一样,还会习得很多原本没有的能力。研究显示在转移过程中,胰腺癌细胞的合成代谢、葡萄糖代谢等诸多同路会发生广泛的代谢重编程,提高胰腺癌细胞的生存能力,让其更加难以治疗。 不过对癌细胞来说,外出游历之路也很艰难,但作为“癌王”的胰腺癌为外出游历的癌细胞贴心的准备了一个“外挂”——信号分子Netrin-1。Netrin-1是很多癌症中都过表达的一个信号分子,是一种粘连蛋白样蛋白,在胰腺癌中可以抑制癌细胞的死亡。 更重要的是胰腺癌通常最先转移的部位是跟胰腺位置相邻、血脉相通的肝脏,而Netrin-1还可以对肝脏产生影响。研究发现胰腺癌在转移前就会分泌携带Netrin-1的外泌体,激活肝脏中的星形细胞,促进其分泌视黄醇。而视黄醇又会进一步上调转移到肝脏中的胰腺癌细胞的Netrin-1表达,增强转移癌细胞的存活性,形成一个正反馈。 两种不同的胰腺癌细胞都会产生携带Netrin-1(图中黑点)的外泌体 如果能打破这一正反馈,对胰腺癌的治疗应当很有帮助。研究人员在小鼠模型中测试了Netrin-1抗体治疗胰腺癌的效果。试验结果非常明显,Netrin-1抗体治疗不但大大减少了胰腺癌小鼠的肝转移负担,而且明显延长了小鼠的寿命: ● 接受PBS治疗的对照组小鼠最长存活46天,中位生存期37天; ● 接受Netrin-1抗体治疗的小鼠有1/3存活超200天,实现了长期存活,中位生存期56天。 Netrin-1抗体治疗减少小鼠肝转移负担(左),延长生存期(右) 目前,靶向Netrin的单克隆抗体NP137已经通过I期临床研究,证明了在人体中的安全性。后续针对胰腺癌的II期研究也已开始,在2023年3月完成了首例患者的给药。期待它能让“癌王”变得不再可怕。 除胰腺癌外,NP137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头颈癌、结肠癌、肝癌等多种其它癌种的研究也已开始,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参考文献: [1]. Dudgeon C, Casabianca A, Harris C, et al. Netrin-1 feedforward mechanism promotes pancreatic cancer liver metastasis via hepatic stellate cell activation, retinoid, and ELF3 signaling[J]. Cell Reports, 2023, 42(11). [2]. https://www.netrispharma.com/actualites/netris-pharma-doses-first-patient-in-pancreatic-cancer-clinical-study-with-np137/        

半夏
国产技术“遥遥领先”! AI智能识别这类癌症准确度超99%, 高效筛查患者获益

国产技术“遥遥领先”! AI智能识别这类癌症准确度超99%, 高效筛查患者获益

最近,两款中国自主研发的抗癌药迎来高光时刻,登陆美国售价暴涨30倍,狠狠收割了一波美国资本。 而在癌症的预防上,中国技术也实现了“遥遥领先”。由阿里达摩院开发的大数据模型PANDA,仅需胸部或腹部的CT平扫就可以识别早期胰腺癌等胰腺病变,灵敏度和特异性分别高达92.9%和99.9%[1],首次让一般人群的胰腺癌筛查成为可能。 而且CT平扫可以说是医院里最常用的影像学检查之一,甚至一些体检套餐里都有。将来这些CT数据都可拿去让PANDA筛一下有没有胰腺癌,对患者几乎没有任何额外的成本。目前,已有1名G1期胰腺神经内分泌瘤患者通过PANDA获得了治愈的机会。 胰腺癌是当之无愧的“癌中之王”。哪怕科学发展到了现在,免疫治疗、靶向治疗、ADC等新疗法层出不穷,我们对于胰腺癌依然没有什么好办法,5年生存率只有12%。 但如果能在早期发现的话,胰腺癌也没有那么可怕。在一项针对胰腺癌高危人群的筛查研究中,通过筛查发现的胰腺癌患者中位生存期达到了9.8年,远长于筛查外发现的患者的1.5年(「癌症之王」胰腺癌中位生存突破9.8年! 患者们靠的是这个「秘籍」!)。 只不过胰腺癌的筛查,每年都要进行一次MRI和一次内镜超声,成本实在过于高昂,实在难以推广到一般人中。 相比之下,CT检查,尤其是无需造影剂的CT平扫就便宜多了,甚至很多体检套餐里都有胸部或腹部的CT平扫。但即使对于经验丰富的影像科医生来说,从CT平扫中识别早期的胰腺癌也极具挑战性,不过AI技术的发展让CT平扫筛查胰腺癌成为了可能。 针对胰腺癌位置隐匿,在平扫CT图像中无明显特征的问题,达摩院团队创造性的采用了“知识迁移”的训练方式,结合增强CT中胰腺癌的特征,建立了深度学习模型PANDA,可以检测胰导管腺癌(PDAC)、胰腺神经内分泌瘤(PNET)等8种不同的胰腺病变。在几个不同的验证队列中,PANDA都表现出来很高的灵敏度和特异性。 PANDA模型 在由108名PDAC患者、67名非PDAC患者和116名健康人组成的内部测试队列中,PANDA识别胰腺病灶的灵敏度和特异性分别为94.9%和100%,识别PDAC的灵敏度和特异性分别为92.6%和97.3%,其中识别I期患者和II期患者的灵敏度分别为97.1%和96.2%。 相比于影像科医生的平均水平,PANDA识别胰腺病变的灵敏度和特异性分别提高了14.7%和6.8%,识别PDAC的灵敏度和特异性分别提高了34.1%和6.3%。相比于15名胰腺影像专家读取增强CT,PANDA通过CT平扫识别PDAC的灵敏度和特异性也分别提高了13.0%和0.5%。 33位影像科医生读CT平扫(左)、15位胰腺影像专家读增强CT(中)和PANDA读CT平扫(右)对2例早期胰腺癌(上、中)和1例自身免疫性胰腺炎(下)的识别对比 由于胸部CT是临床中最常见的CT影像,研究人又测试了PANDA使用胸部CT识别胰腺癌的能力。在63名PDAC患者、51名非PDAC患者和378名健康对照的胸部CT影像中,PANDA识别胰腺病变的灵敏度和特异性分别为86.0%和98.9%,识别PDAC的灵敏度则高达92.1%。 而且,胸部CT有时并不能完整覆盖胰腺,胰腺的病灶有时会在CT视野之外。但PANDA依然可以通过胰管扩张等次要特征,识别出了75%的视野外PDAC病例。 PANDA可以通过胰管扩张等外部次要特征识别图像外的PDAC 接下来,研究人员又在两个真实世界队列中检测了PANDA识别胰腺病变的能力: ● 第一个队列共纳入16420人,PANDA识别胰腺病变的灵敏度和特异性分别为84.6%和99.5%,识别PDAC的灵敏度和特异性分别为95.5%和99.9%。其中,PANDA还发现了26例临床未发现的胰腺病变,受疫情影响仅一人同意进一步检查,最终经手术证实为G1期PTEN。   ● 第二个队列共纳入4110人,并采用了假阳性率更低的PANDA plus模型,在灵敏度不变的前提下,将胰腺病变和PDAC检测的特异性都提高到了99.9%。 真实世界队列中PANDA发现的胰腺病变 目前,PANDA已经在医院、体检等多场景被调用超50万次,假阳性率低至0.1%,完全满足在一般人群中开展胰腺癌筛查的要求。 而除了胰腺癌之外,达摩院的AI模型还在食管癌、肺癌、乳腺癌、肝癌、胃癌、结直肠癌等多种癌症的筛查上取得阶段性的进展。将来或许仅需1次普通的CT平扫,就可以筛查所有的癌症。 参考文献: [1]. Cao K, Xia Y, Yao J, et al. Large-scale pancreatic cancer detection via non-contrast CT and deep learning[J]. Nature Medicine, 2023: 1-11.      

半夏
FDA连发6条黑框警告:「天价抗癌药」治癌还是致癌?

FDA连发6条黑框警告:「天价抗癌药」治癌还是致癌?

1月19日,FDA正式要求目前美国已上市的6种CAR-T细胞治疗产品,全部要在说明书上添加新的“黑框警告”信息,提示存在继发T细胞恶性肿瘤的重大风险。   其实在去年7月,FDA就已经注意到CAR-T治疗后继发T细胞肿瘤的风险,在去年11月底正式开启调查。截止到2023年12月31日,已经统计到22例在CAR-T治疗后发生T细胞恶性肿瘤的案例[1]。   这些案例涉及目前已上市的6种CAR-T疗法中的5种,大多发生在CAR-T治疗后2年以内。   更关键的是,目前已完成肿瘤基因测序的3个病例全部在肿瘤中检测到了CAR基因,提示CAR-T产品很可能参与了肿瘤的发展,甚至就是CAR-T细胞恶变形成的肿瘤。   美国已上市的6种CAR-T均被发布黑框警告   CAR-T为什么会癌变?   CAR-T与其它抗癌疗法不同,它是一个“活的抗癌药”。在进入人体后,CAR-T细胞依然会不断增殖,长期存在于患者体内。首批接受CAR-T治疗的患者中,98%在11年后依然能在体内检测到CAR-T细胞。   这些在人体中长期存在的CAR-T细胞,一方面提供了持久的抗癌能力,让肿瘤难以复发;但在另一方面,进入人体后的CAR-T其实也脱离了医生的掌控,会不会恶变可以说全凭CAR-T自己的“良心”。   而目前已上市的CAR-T疗法,全部采用病毒转导的方法构建,通过病毒将识别癌细胞的CAR基因转入T细胞内。CAR基因最终会整合进T细胞的基因组中,但整合到基因组中的什么位置是完全随机的。   在2018年,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就报道了一例及其特殊的CAR-T治疗案例[2],这位患者CAR-T细胞中CAR的整合位置正好破坏了TET2基因,大幅增加了CAR-T的增殖能力,并表现出了远超其他患者CAR-T的抗癌能力,很快就让这位患者完全缓解。   CAR的插入破坏了TET2基因   后续一项更大规模的分析显示,CAR-T细胞中CAR的整合位点和CAR-T的疗效相关,整合位点能促进T细胞增殖的CAR-T疗效更好[3]。但这样的整合位点也有可能增加CAR-T癌变的风险,造成CAR-T后继发的T细胞肿瘤。   CAR-T癌变风险有多高?   从整体上来看,CAR-T治疗后发生继发性T细胞肿瘤的风险还是很低的。目前美国大约已经有2.7万人接受过CAR-T治疗,只报告了22例治疗后的T细胞肿瘤。   而且,除了目前3例经基因检测在癌细胞中发现CAR的病例外,其余19例不一定和CAR-T治疗相关,因为癌症患者本就有较高的发生第二原发癌的风险。   据统计,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发生T细胞淋巴瘤的风险是一般人群的4.7倍[4],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发生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是一般人群的10倍以上[5]。而且患者原先接受的放化疗也会增加其它细胞癌变的风险。   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发生第二原发癌的风险(包括实体瘤和血液里)   作为百万价位的天价抗癌药,CAR-T疗法目前主要还是用于无药可医的患者。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存在引起继发性T细胞肿瘤的微小风险,CAR-T依然是利大于弊的。而且目前已经有科学家在开发更加安全的CAR-T疗法。   比如意大利一组科学家就在他们开发治疗神经母细胞瘤的CAR-T中加入了能被药物控制的“自杀基因”,万一副作用过强或者CAR-T发生了癌变,都可以使用药物启动CAR-T中的自杀基因,杀死患者体内的CAR-T[6]。   将来,随着类似的“可控CAR-T”占据主流,CAR-T治疗带来的继发T细胞肿瘤风险或将不再是问题。     参考文献: [1]. Verdun N, Marks P. Secondary Cancers after 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Cell Therapy[J]. […]

半夏
如何看待航空公司拒绝晚期癌症患者乘飞机: 当冷漠成常态, 谁来为良善买单?

如何看待航空公司拒绝晚期癌症患者乘飞机: 当冷漠成常态, 谁来为良善买单?

年味越来越浓了。 “过年,回家!”是刻在所有中国人骨子里的基因。但对于一部分特殊群体来说,「如何过年回家」成了一个尴尬的话题。 这个群体是癌症患者。而困扰他们的问题是:在去年某航空公司拒绝癌症晚期患者登机的新闻舆论不断发酵后,国内的不少航空公司在提供乘机帮助的时候都更加“警惕”了。一旦发现是癌症患者需要乘机帮助,多数都会好言“婉拒”。 在我们的患者平台,不少咚友都遭遇了这个问题: 咚友“自下成溪”称:他准备在小年前租车自驾由北京出发,开车两天返回湖南老家。而之所以无法带着患癌的父亲乘坐飞机回家,是因为父亲在北京接受抗癌治疗时因「放疗水肿导致神经压迫」,暂时无法正常行走,需要借助轮椅辅助。 在与航空公司沟通的过程中,客服人员很敏感的追问了需要轮椅辅助的原因,在得知这位咚友的父亲是癌症患者后,无论他怎样解释父亲的病情,航空公司还是委婉的拒绝了他们的乘机需求。   另一位咚友“周周要努力”也同样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她的家人因肉瘤手术后的恢复期无法行走,需要轮椅辅助。在与航空公司的沟通中同样遭到拒绝乘机,不得已只能转乘两辆高铁,折腾近9个小时由广州返回山东。   而造成这一系列“拒载”事件的重要原因,就是去年9月舆论中沸腾的一项争议新闻:癌症旅客乘坐成都航空被拒绝登机。   2023年9月,一段网友发布的视频迅速在网络中传播:9月12日上午10点左右,成都天府机场一架由成都飞往舟山普陀航班的登机口,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登机受到了工作人员的阻拦,在旁的男子和一位老太太则坐在地上与工作人员据理力争:“承诺书签了,医院证明也写了,我还带了护理工,你不让我走。”   随后,在这位男子与另一工作人员的通话过程中称:“(老人)有癌症,4个月,之前你说没有心脏病,没有呼吸道疾病,没有外伤伤口,都可以。”而在另外的视频中,一位现场人员拍到老太太甚至着急到跪倒在地,恳求现场的工作人员。 附现场视频:癌症晚期旅客乘机被拒,家属跪求……航司回应→ 在新闻登上热搜的当天,也就是9月12日下午,成都航空就对此做出了回应:“经核实,该名旅客是癌症晚期的患者,公司有明确规定,针对此类患者不予承运,防止旅客在飞行途中身体不适。该规定在官网运输总条件里有公示。如果是早期或者中期的癌症患者,没有绝对限制旅客乘机。” 随着这样的航班拒载事件登上热搜,各方的讨论也引发了不小的关注。但事件的热度迅速过去,激烈的讨论似乎没有改变任何现状,相反,癌症患者遭到拒绝乘机的情况变得越发严重了。 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航空公司的拒载行为? 法律是我们行事的底线 而道德则是考验我们良善的上限 对于航空公司针对晚期癌症患者的拒载行为,掀起了一波巨大的讨论。但无论是新闻评论还是互联网中的观点,首先我们都有一个共识:航空公司拒载晚期癌症患者的行为,在法律中有着明确的依据。 在2021年9月1日适用的《公共航空运输旅客服务管理规定》中,明确提及:承运人应当根据本规定制定并公布运输总条件,细化相关旅客服务内容,其中运输条件包括了含婴儿、孕妇、无成人陪伴儿童、重病患者等在内的特殊旅客的承运标准。也就是说,根据这条规章制度的要求,航空公司可以在不与国家法律法规或者民航相关的规章抵触的情况下,自行制定“特殊旅客”的承运标准。 而事实上,成都航空在其《旅客、行李国内运输总条件(EU05 版)》的6.1.3中也明确提到,拒绝运输和限制运输中“癌症晚期患者”属于“经成都航同意进行特别安排外,不予承运”的旅客。   也就是说,成都航空这样的方式完全有法可依,合法合规。但它真的合情合理吗?这个问题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毕竟有句话说的非常好:法律是我们行事的底线,而道德则是考验我们良善的上限。   站在航司的角度,每一个离谱规定的背后,一定发生过更离谱的教训:   2017年,一位55岁的女士在飞机上猝死,在其猝死前已有一些身体不适,航班乘务组曾多次向其确认是否需要返航抢救,这位女士均表示不需要。而她在飞行过程中昏迷后,航班紧急返航并送其就医抢救,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这位女士的家属将航空公司告上法庭,索赔100余万元。最终,法院一审判处航空公司赔偿38万元,理由为航空公司在已知旅客身体不适的情况下未让乘客下飞机。   在网络媒体中,针对航空公司拒载癌症患者事件有一些偏激的评论: ●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砍树,后人遭殃; ● 原本癌症患者上飞机是畅通无阻的,航空公司还会贴心的为老弱病残开启绿色通道。后来闹事的人多了,不管青红皂白先要赔偿,现在是飞机不敢接收病人,很快高铁、甚至汽车客运都不敢接收病人了。每一次纵容,都是对中国道德的巨大伤害。 ● 你以为的方便的、通人情的路,都已经被一个或者一群流氓堵死了,我们现在面对的“公事公办走程序”,只是那些流氓造成的后果。 虽然这些回答未必那么全面,但真实的展现出了我们当下在道德层面所面临的一些困境。 而对于癌症患者来说,又是另一个辛酸的故事。本来抗癌就困难重重的弱势群体,还要面临多少困难?从这位患者的经历放大到整个癌症群体,还有数不清的悲剧正在发生:看病难,住院难,吃药难,甚至连吃饭都成问题。数不清的人间地狱正在把一个个癌症病人拖入其中。 当我们除了呼吁社会的更多良善觉醒,为癌症患者们在困难重重的抗癌之旅中提供一些特殊的应急之策,解决我们面临的种种难题之外,在乘坐航班时我们自身也要有一些提前的准备: 【1】查询自己要坐的航空公司明文规定,沟通后保留证据。 【2】请专业医生来判断自己身体是否能承受飞机可能带来的不便以及隐患,并且提前咨询主治医生处理措施,比如: ① 刚做完手术,未愈合和疤痕伤口很容易在低压环境下崩裂。 ② 严重高血压 ,可能造成心脏负荷加重,引起身体不适。 ③ 严重贫血 ,可能会因为客舱环境,引起头晕、气短等不适症状。 ④ 慢阻肺病人 ,可能会出现呼吸困难。    

半夏
手机辐射竟会影响健康和儿童发育?标题党们省省吧,中科院的实验结果应该这样解读

手机辐射竟会影响健康和儿童发育?标题党们省省吧,中科院的实验结果应该这样解读

不久前,明星科学家施一公教授团队的一项研究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不少自媒体都以“手机辐射影响发育”为题做了报道。   不过在仔细研读了施一公教授的论文后,咚咚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项研究跟手机的电磁辐射没有一点关系。这项研究的结论与其说是“手机辐射影响发育”,还不如说“闪电影响发育”。   施一公的论文在说什么? 电磁辐射包括电离辐射和非电离辐射,电离辐射是确定无误的致癌物,但非电离辐射对生物体有没有影响?有哪些影响?一直存在争议。特别是在现代生活中,电器运行、无线通信等产生的非电离辐射,已经达到自然水平的10^18倍,更是让人担心这些非电离辐射的健康风险。 为了研究非电离辐射的生物效应,施一公团队专门制造了一个用于细胞低频电磁刺激的培养装置,可以20Hz~100kHz电磁波对细胞的影响,同时避免电磁辐射热效应和电极材料直接接触造成的干扰。整篇论文的主要内容也是在介绍这个装置。 施一公团队制作的实验装置 而在论文的最后,施一公团队用这个装置测试了10kHz的电磁辐射对HEK293T细胞(一种人胚胎肾细胞)的影响,发现细胞密度显著降低,电极之间存在大量细胞碎片,认为10kHz的电磁辐射可能会影响细胞的增殖和死亡。不少自媒体也由此得出“手机辐射影响发育”的结论。 施加10kHz低频电磁波24小时后(C和D),电极之间出现大量细胞碎片(A、B为对照)   “手机影响发育”还是“闪电影响发育”? 研究电磁辐射的效应,频率是个关键影响因素。比如: ● 2900THz以上频率的电磁波属于电离辐射,能引起物质电离,是明确的致癌物; ● 950THz~1000THz的中波紫外线(UVB)可对皮肤造成强烈的光损伤,也就是晒伤; ● 750THz~950THz的长波紫外线(UVA)可引起黑色素沉着,使皮肤晒黑; ● 385THz~750THz的可见光可刺激视网膜,产生视觉。 不同波长频率的电磁波 而我们的手机移动信号,5G的频率在2.6GHz~4.9GHz范围内,3G和4G都在2GHz左右,2G是890MHz~1820MHz范围;Wifi信号目前主要是2.4GHz附近和5GHz附近的两个频段。最低频的手机信号也要比研究中所用的10kHz的频率高接近100000倍,也比研究中实验装置的频率上限高接近10000倍。 5G信号频段分配(来自贵州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 相比之下,闪电产生的电磁波正好以10kHz左右的频率为主。施一公团队选择10kHz频率进行试验也是因为闪电是自然环境中最常见的低频电磁波来源,生物体长期暴露在闪电产生的电磁波中,可能会对其有所响应。 所以说,10kHz电磁波影响细胞增殖和死亡这件事,与其说“手机影响发育”,倒不如说是“闪电影响发育”。 手机信号到底会不会影响发育?会不会致癌? 对于这个问题,虽然目前实验数据并不能得出明确的结论,但从一些数据来看,非电离辐射对生物体确实可能存在一些热效应之外,以前不知道的作用。 比如,已经获批用于胶质瘤的电场治疗,其实就是用低频的电磁波影响癌细胞的分裂,理论上换个频率很可能也可以影响正常细胞。 电场治疗中,低频电磁波干扰癌细胞分裂 但需要注意的是,肿瘤电场治疗的频率大约在200kHz左右,与施一公团队研究中使用的10kHz较为接近,而与890MHz以上手机信号相距甚远。 但可以肯定的是,施一公团队的研究一定会让我们更清晰的认识低频电磁波对细胞、对人体的作用。将来如果能加以改进,应用到更高的频率,或许也能帮我们探究手机辐射会对健康产生怎样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Lu Y, Shi Y. A microfabricated lab-on-chip with three-dimensional electrodes for microscopic observation of bioelectromagnetic effects of cells[J]. Bioelectrochemistry, 2023, 154: 108554.  

小D
癌症治疗开辟新思路:靶向+化疗,两大「杀手锏」组合带来更好疗效,但隐患不容小觑

癌症治疗开辟新思路:靶向+化疗,两大「杀手锏」组合带来更好疗效,但隐患不容小觑

近些年来,在靶向、免疫两大新兴疗法的加持下,肺癌的治疗可谓突飞猛进,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数据不断被刷新。而就在最近公布的FLAURA 2研究结果中,EGFR突变型患者一线治疗的中位PFS突破了2年大关[1]。   这一研究比较了奥希替尼联合化疗与奥希替尼单药治疗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效果。其中奥希替尼联合化疗组患者中位PFS达到25.5个月,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较奥希替尼单药治疗降低了38%,基线时有脑转移患者的中位PFS也达到24.9个月。 然而对于这一喜人的结果,医学界却充满了争议,核心的一个问题在于患者耐药之后该怎么继续治疗?一线时就联用化疗真能给患者带来生存获益吗? 联合化疗PFS获益明显 不良反应也更多 我们先来看下FLAURA 2研究的具体数据。这一研究共纳入557名未经治疗的EGFR基因突变(19del或L858R)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按1:1随机分配接受奥希替尼联合化疗(培美曲塞和铂类)治疗,或奥希替尼单药治疗。 数据截止时,联合治疗组患者客观缓解率(ORR)83%,中位PFS 25.5个月,2年无进展生存率57%;而单药治疗组患者ORR 76%,中位PFS 16.7个月,2年无进展生存率41%。奥希替尼联合化疗较奥希替尼单药治疗,让患者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38%。 奥希替尼联合化疗延长患者PFS 在各亚组中,联合治疗也是全面占优,尤其是在L858R突变亚组和脑转移亚组中优势更大: ● 19del亚组中,联合治疗组中位PFS 27.9个月,单药治疗组19.4个月; ● L858R亚组中,联合治疗组中位PFS 24.7个月,单药治疗组13.9个月; ● 基线时有中枢神经系统转移亚组中,联合治疗组中位PFS 24.9个月,单药治疗组13.8个月; ● 基线时无中枢神经系统转移亚组中,联合治疗组中位PFS 27.6个月,单药治疗组21.0个月。 但同时,化疗的加入也带来了更多的不良反应。研究中联合治疗组64%的患者报告了≥3级的不良事件,38%的患者报告了严重不良事件,5名患者因不良事件死亡;而单药治疗组中≥3级不良事件和严重不良事件的报告率分别为27%和19%,1名患者因不良事件死亡。 奥希替尼联合化疗组不良反应更多 总生存期获益不明 研究结果备受争议 目前对于EGFR突变NSCLC的治疗方案主要有两类: 第一种是逐次升级。一线使用一代、二代EGFR抑制剂,耐药后换成奥希替尼等三代抑制剂,再次耐药后改用化疗。 第二种是一步到位。一线直接使用奥希替尼,但奥希替尼耐药后通常没有合适的靶向药可继续使用,只能使用化疗。 通常来说,临床医生大多偏向于第二种方案,因为奥希替尼副作用小,疾病控制时间长,对脑转移患者也有较好的疗效。 但日本一项回顾性研究却显示,采用第一种方案治疗的患者,OS要比第二种方案长接近1年[2]。这两种方案哪个更好,或许还需要更多的临床数据来证明。 而FLAURA 2研究中,一线直接使用奥希替尼联合化疗的方案,甚至比上面第二种方案还要一步到位。如果患者耐药,届时可能只能选择一些更为后线,疗效更不明确的化疗方案。相比奥希替尼,一线直接联用奥希替尼和化疗能否带来OS的获益仍未可知。 在另一方面,一线使用奥希替尼联合化疗获得更长PFS的代价也很沉重。在配发的评论文章中[3],吴一龙教授强调,联合治疗组≥3级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高达54%,接近单药治疗组(11%)的5倍;而且联合治疗组患者需要每3周前往医院注射化疗药物,持续两年,在生活上也会给患者带来很多不便。 这两个原因或许导致了在中华医学会胸部肿瘤学组的一项调查中,在明知联合治疗可以将复发延迟9个月的情况下,无论是患者、家属,还是医生,均有7成以上表示会选择单药治疗。 患者、家属和医生均有7成以上选择单药治疗 肺癌患者还有更多潜在选择 除了本身OS获益不明,副作用多,治疗不便外,奥希替尼联合化疗的治疗方案还面临许多更为先进的疗法的竞争,比如抗体偶联药物、双特异性抗体、MET抑制剂等,特别是奥希替尼耐药的一个主要机制就是MET扩增。 在今年的ESMO大会上,就有一项三代EGFR抑制剂拉泽替尼联合amivantamab(靶向EGFR和MET的双特异性抗体)治疗NSCLC的研究,患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相比奥希替尼单药治疗降低30%,OS也有获益的趋势[4]。另外,奥希替尼和MET抑制剂赛沃替尼联合一线治疗NSCLC的研究也在进行之中[5]。 不过吴一龙教授也强调,尽管存在许多问题,奥希替尼联合化疗的方案也会是EGFR突变肺癌的一种治疗选择,尤其是对于有脑转移的患者。当然,如果将来能有一种疗效更强,副作用更小的联合治疗方案,那就再好不过了。 参考文献: [1]. Planchard D, Jänne P A, Cheng Y, et al. Osimertinib with or […]

小D
深度解读2024年度美国癌症报告:新冠疫情全面爆发,癌症发病率反而下降?但这绝非好事

深度解读2024年度美国癌症报告:新冠疫情全面爆发,癌症发病率反而下降?但这绝非好事

每年初,美国癌症协会都会发布美国癌症的统计数据,并估计当年的新发癌症病例数和癌因死亡人数。今年的癌症统计中,发病率数据截止到2020年,死亡率数据截止到2021年,疫情的影响被全面纳入。   太长不看版: 【1】疫情影响下,2020年新诊断癌症病例显著降低,年龄标准化癌症相关死亡率连续两年(2020、2021)上升; 【2】年轻人癌症谱显著变化,结直肠癌成50岁以下男性第一、女性第二的癌症死亡原因; 【3】所有癌症整体5年生存率69%,甲状腺癌、前列腺癌、睾丸癌和黑色素瘤最高,胰腺癌、肝癌、食管癌和肺癌最低; 【4】预计2024年美国将新增200万例癌症,61万人因癌症死亡,男性和女性终生患癌率分别上升至41.6%和39.6%。 疫情影响 新冠疫情当属2019年底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受疫情影响,当时国内很多癌友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就医难题。大洋彼岸的美国,癌症相关死亡人数也出现了明显的上升。 相比于2019年,2021年时所有癌症的年龄标准化癌症相关死亡率均有所上升,平均每年升高1.6%。其中,前列腺癌平均每年升高5.1%,血液癌症平均每年升高4.8%,是上升最为迅速的两类癌症。 除了影响癌症患者的治疗,疫情也对癌症的诊断造成了很大的干扰。相比于2019年,2020年新诊断的癌症病例减少了9%,减少的主要是相对不太致命的、无症状的癌症,如男性的黑色素瘤诊断量降低了16%,女性甲状腺癌诊断量下降了18%。 2020年癌症诊断量(右侧圆点)大幅降低 癌症诊断量的下降并非是癌症发病的减少,而是疫情下很多人推迟体检导致的。2020年少诊断的癌症,都会在将来以更加晚期、更加恶性的形式重新出现。 年轻癌症变化 癌症的年轻化是全世界都在面临的一个问题,而在美国的统计数据中,年轻人中常见的癌症种类在过去20年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1998年时,肺癌是50岁以下成年男性最主要的癌症死亡原因,是第4名结直肠癌的2.5倍。而到2021年,这一人群中结直肠癌造成的死亡人数几乎达到肺癌的两倍,成为50岁以下成年男性最主要的癌症死亡原因。 50岁以下成年男性和女性中癌症死亡变化 女性中的情况也类似。1999年时,结直肠癌仍居50岁以下成年女性第4常见的癌症死亡原因,2021年时同样超过肺癌,成为50岁以下成年女性中仅次于乳腺癌的第2常见癌症死亡原因。另外,宫颈癌自2019年来有所上升,成为50岁以下成年女性中的第3常见癌症死亡原因。 不过在更为年轻的20~24岁女性中,随着HPV疫苗于2006年获FDA批准,宫颈癌发病率呈加速下降趋势。从2012年到2019年,这一年龄段女性浸润性宫颈癌发病率降低了65%,而之前的2005~2012年间只降低了24%。随着时间的推移,宫颈癌死亡率上升的趋势可能很快就会得到遏制。 癌症5年生存率达69% 在2013~2019年间,所有癌症的整体5年生存率达到了69%,相比去年发布的2012~2018年间数据再次提高1个百分点。 目前5年生存率最高的癌症是甲状腺癌(99%)、前列腺癌(97%)、睾丸癌(95%)和黑色素瘤(94%),最低的是胰腺癌(13%)、肝癌(22%)、食管癌(22%)和肺癌(25%)。 癌症生存率的提高一方面是治疗方法的进步,尤其是免疫治疗和靶向治疗的功劳。在这两类新疗法的影响下: ●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5年生存率从1970年代中期的22%上升到2013~2019年间的70%; ● 远端转移黑色素瘤的5年生存率从2009年的18%增加到2015年的38%; ● 非小细胞肺癌的3年生存率从2004年的26%增加到2017年的40%,但同期小细胞肺癌的提升较小,仅从9%增加至13%。 另一方面,诊断技术的进步也为癌症生存率的提高做出了贡献。针对乳腺癌、肺癌、结直肠癌的筛查是这些癌症生存率提高的重要因素,但对甲状腺癌等惰性癌症的诊断,除了拉高癌症生存率数据外,可能并没有实际的意义。 2024年预测 在2024年中,研究人员预计美国将新增2001140例癌症病例,平均每天新增5480例。其中男性最常见的癌症是前列腺癌、肺癌和结直肠癌,女性中则是乳腺癌、肺癌和结直肠癌。无论男女,位列前三甲的癌症加起来都能占到全部癌症的一半左右。 终生患癌率方面,研究人员估计男性一生中被诊断患有浸润性癌症的概率为41.6%,女性为39.6%,相比去年的估计数值(40.9%和39.1%)略有上升。 2024年预计的新增癌症病例和死亡癌症病例 研究人员还预计2024年美国将有611720人死于癌症,平均每天1680人因癌症死亡,预计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是肺癌、结直肠癌和胰腺癌。 其中,2024年预计死于肺癌的将有125070例,是第二名结直肠癌的2.5倍。而肺癌死亡病例中将有101300例(81%)由直接吸烟引起,3500例由二手烟引起。在控烟成果显著,肺癌发病率持续降低的今天,烟草的遗毒依然会持续很久。 参考文献: [1].https://acsjournal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3322/caac.21820  

小D
深静脉血栓:癌患警惕的致命副作用!用好这个「廉价药」,死亡风险降低一半!

深静脉血栓:癌患警惕的致命副作用!用好这个「廉价药」,死亡风险降低一半!

近些年来,新的癌症治疗药物层出不穷,但价格往往也高不可攀。但有些时候,一些很便宜的常用药就可以大幅提高癌症患者的生存率,比如价格不到100元的抗凝药依诺肝素。   在最近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的一项研究中,高血栓风险的胃肠癌或肺癌患者,在开始全身治疗的同时使用依诺肝素抗凝,可将6个月时的死亡率从26%降低到13%,足足减少了一半,而且出血风险没有显著增加[1]。   作为参考,另外128名参加试验的低血栓风险患者,6个月死亡率为7%。   抗凝治疗降低血栓高风险胃肠癌和肺癌患者死亡风险 癌症的治疗并非只是杀死癌细胞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保证患者的存活。在癌症的治疗中,化疗、免疫治疗等很多疗法都会增加患者的血栓风险。统计显示,癌症患者发生深静脉血栓栓塞的风险是常人的2~20倍,经常发生在癌症诊断后的3~6个月期间[2]。 而血栓也是导致癌症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美国一项对门诊化疗患者的调查中,血栓和感染各造成了9.2%的死亡案例,仅次于肿瘤本身,并列第二[3]。其中5名死于血栓的患者,甚至肿瘤都还没有发生转移。在乳腺癌等一些治疗效果较好的癌症中,血栓造成的死亡比例还会更高[4]。 幸运的是对于血栓的治疗和预防,我们已经有了不少药物可用,如利伐沙班、依诺肝素等等。那在癌症治疗中预防性使用这些药物,能否有效降低癌症患者的死亡率? 本次研究一共纳入了328名胃肠癌或肺癌患者,其中128人被评估为血栓低风险,仅做观察;另外200名血栓高风险患者则被随机分配,在开始癌种治疗的同时接受依诺肝素或安慰剂治疗,持续90~180天。 在研究期间,依诺肝素组100名患者中有8人发生血栓栓塞,其中6人都未积极进行依诺肝素治疗。而安慰剂组100名患者和低风险组128名患者中,分别有23人和10人发生血栓栓塞。依诺肝素治疗让血栓高风险患者的血栓栓塞风险降低了65%。 依诺肝素治疗大幅降低血栓风险 血栓风险降低的同时,依诺肝素治疗也大幅降低了血栓高风险患者的死亡率。6个月时,依诺肝素组患者死亡率为13%,而安慰剂组达到了26%,是依诺肝素组的两倍。作为参考,低风险组患者的6个月死亡率为7%。 依诺肝素组患者死亡风险仅有安慰剂组一半 而在抗凝治疗容易导致的出血风险上,三组患者并没有显著差异。研究中依诺肝素组、安慰剂组和低风险组大出血的发生率分别为1%、2%和2%,临床相关非重大出现的发生率分别为16%、9%和9%。依诺肝素治疗并没有导致更多的大出血。 目前,研究人员计划在将来进行更大规模的研究,纳入更多的癌症种类和更多的抗凝药物,进一步验证抗凝治疗对癌症患者的益处。 不过在一篇评论文章中[5],克利夫兰诊所的Alok A. Khorana博士强调,当前的首要问题并不是如何评估患者的血栓风险,或者使用哪种抗凝药物,而是有什么在阻止癌症患者接受血栓预防治疗?特别是许多指南都推荐癌症患者预防性使用抗凝药物[6]。 参考文献: [1]. Alexander M, Harris S, Underhill C, et al. Risk-directed ambulatory thromboprophylaxis in lung and gastrointestinal cancers: the TARGET-TP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 JAMA oncology, 2023. [2]. Kourlaba G, Relakis J, Mylonas C, et […]

小D
吃的越好,患癌越早?你的一生罹患胃肠道癌症概率高达8.2%!这些防癌要点你应该知道

吃的越好,患癌越早?你的一生罹患胃肠道癌症概率高达8.2%!这些防癌要点你应该知道

预制餐食、精致米面、快餐速食……你有多久没好好吃过一顿健康的饭了?   最近餐饮行业有个术语非常有意思,叫做「餐饮产业化」,意思是越来越多的食物被商家提前加工好,进入你的厨房的,通常就已经是半成品或是成品,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饱受诟病的「预制菜」了。 不可否认的是,越来越多的深加工食品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但在我们看不见的背后,这些方便的食物却打开了「胃肠道癌症」潘多拉的魔盒。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中国依然是全球癌症负担最高的国家,发病人数远超第二名美国整整一倍(457万人 Vs 228万人)。 而在中国所有癌症中,来自于消化系统的癌症最多。结直肠癌(56万人)、胃癌(48万人)、肝癌(41万人)、食管癌(32万人)的发病数分列所有癌症的第2、第3、第5、第6,占据了中国癌症人群的半壁江山。 2020年中国癌症新发病例数前十的癌症类型 本月4日,国家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在全球顶尖期刊《柳叶刀·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上发表一项重磅研究成果。他们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首次估算出了全球185个国家的胃肠道癌症终生风险。 从数据结果来看,随着胃肠道癌症风险的不断上升,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患上胃肠道癌症的概率为8.20%,而死于胃肠道癌症的概率为6.17%。换句话说:在你的身边,每12个人中就会有1人患上胃肠道癌症,每16个人中就会有1人死于癌症。 这样的数据有让你紧张起来吗?我们再看看不同人群的细分数据: 01 人类发展指数(HDI)较高的国家胃肠道癌症终生风险更高(11.39%),因胃肠道癌症死亡的终生风险也更高(8.42%)   在这个分类中,中国也属于人类发展指数较高的国家。所以对我们而言,罹患胃肠道癌症的风险只会更高!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人口的快速老龄化。   年龄的增长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因素,我们能做到的最好方式,就是强化胃肠道癌症的筛查(筛查建议后文中会提到)。 02 与女性相比,男性的胃肠道癌症概率更高!(9.53% vs 6.84%),与此同步的,因胃肠道癌症死亡的风险也更高(7.23% vs 5.09%) 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胃肠道癌症的终生风险 事实上,并非仅限于胃肠道癌症,在所有癌症类型中(除了乳腺癌、卵巢癌等特殊类型),中国男性的癌症风险都远远超过女性。举个例子,近几年中国癌症死亡人数约为240万,其中男性157万,女性83万,两者的比例甚至达到了2:1!男性癌症死亡风险较女性而言升高近2倍! 导致这样的差异原因很复杂。其中可能有生物学因素,例如男性激素和体型的差异,当然更多的原因可能来自于生活习惯,很多一级致癌物(抽烟、喝酒、嚼槟榔)男性都是重点消费人群。 中国男性发生率最高的5大癌症种类:肺癌、肝癌、胃癌、食管癌和结直肠癌,它们每一个都与烟和酒密切相关。 03 结肠直肠癌的终生风险最高,发生率与死亡率中分别占所有胃肠道癌症人群的38.5%和28.2%。排名其次的分别是胃癌、肝癌、食道癌、胰腺癌和胆囊癌; 04 人类发展指数高的国家胰腺癌更高,人类发展指数低的国家肝癌和食道癌的终生死亡风险最高。例如:东亚地区人群患胃癌、肝癌、食道癌和胆囊癌的终生风险最高,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南欧人群患结肠直肠癌的终生风险最高,西欧人群患胰腺癌的终生风险最高 我们一直都将肝癌、胃癌、食管癌等癌症称为“穷人癌”,它们的发生与食物腐败、细菌病毒感染等因素相关,因此往往欠发达地区的发病率更高。这一点我们可以从日本的胃癌治理中体现出来;   而结直肠癌和胰腺又被称为“富人癌”,它们与加工食品、过量红肉摄入以及高糖、高脂的餐饮习惯等密切相关。社会的经济越发展,这类癌症的患者就会增多。这也提示我们健康的饮食习惯对于防癌控癌的重要意义。   这也引申出我们面临的另一个问题:癌症的城乡差异。研究显示,在经济欠发达的地区,癌症患者死亡的风险要明显高于经济发达的地区。这其中同样有复杂的原因影响:医疗、经济、教育等各方面都存在差异,这也提示我们对于患者意识及规范化医疗水平提升的重要性。   05 以年龄为角度分析,则能为我们带来更多启示。研究显示:从0-40岁,患上胃肠道癌症或因胃肠道癌症死亡的风险极低;但随着40岁以后年龄的增长,患上胃肠道癌症的风险就开始逐年上涨,70岁以后患胃肠道癌症的风险为4.77%,死亡风险为3.91% 这就与刚刚我们提到的结论相似,年龄的增长是癌症发生最主要的原因。因此,我们更要重视癌症的筛查,“勤筛查、早诊治”是针对癌症最好的方式。   结直肠癌筛查建议:从45岁开始,我们就应该有意识的进行结直肠癌的定期筛查;从76岁开始,我们则需要根据身体状况及预期寿命来决定,是否需要继续接受结直肠癌筛查;大于85岁,则不应再接受结肠癌的筛查。   对于存在以下结直肠癌高危因素的人群,则应该从21-45岁之间就要开始更加频繁的进行结直肠癌筛查: ● 家族中有多位亲人存在结直肠癌史或某些类型的息肉病史; ● 曾罹患过结直肠癌或某些类型的息肉病史的患者本人; ● 炎症性肠病个人病史者; ● 遗传性结直肠癌综合征家族史,如家族性腺瘤性息肉症或林奇综合征; ● 腹部或骨盆区域放疗史。 筛查方式为:首先是粪便测试。包括每年进行一次高敏感粪便免疫化学测试,每年一次的粪便隐血测试及三年一次的多目标粪便DNA测试;其次是结直肠的影像检查,这也是筛查结直肠癌最直接的方式。包括了每10年一次的结肠镜检查,每5年一次的CT结肠造影术及5年一次的灵活乙状结肠镜检测。 胃癌:每2年1次胃镜检查 40岁以上,胃癌高发区、幽门螺杆菌感染者、有各种各样“老胃病“、有胃癌家族史或长期烟酒史人群,每2年做一次胃镜。其他的上消化道造影、血清蛋白酶源检测等,作为辅助手段,胃镜是最优选。 肝癌:AFP+腹部B超 在中国,超过80%的肝癌患者,都是由于乙肝病毒或者丙肝病毒长期慢性感染导致的。对于有肝癌家族史、肝炎病毒携带者或者慢性肝病、肝硬化患者,建议每半年筛查血清AFP水平+腹部B超。正常人,可以每年或定期复查。 […]

小D
最新医生问答
最新抗癌笔记
top3

新年打卡

2024年02月17日
top4

好久没来

2024年02月17日
top5

CR

2024年02月01日
top6

七周年纪念!

2024年01月25日
扫描下方二维码回复 666 获取解锁验证码
步骤:[ 打开微信]->[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三阴姐妹互助圈"公众号输入 666 获取验证码],即可永久解锁本站全部文章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