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国人抗癌10大误区【2】:生命不息,“过度”治疗不止

|2022年11月01日| 浏览:972
中国的肿瘤病人,在癌症防治过程中,有一个很突出的误区,那就是:过度治疗

比如说肺小结节、甲状腺小结节、乳腺小结节,尽管主管医生已经反复建议“结节很小,大概率不是癌症,可以考虑定期复查”,但是依然有众多国人心神不宁、寝食难安,硬是最终选择了手术切除,其中相当一部分病人,最终切下来就是良性的结节。

虽然不能说“白挨了一刀”,但很多结节随访一段时间的确是会自动消失的,多少属于过度治疗。

比如早期癌症手术根治后,根据治疗规范是不需要接受任何治疗的。比如分期为I期的绝大多数癌症,都属于这种情况。

但是中国的病人,又开始焦虑:

图片

生,我这个肿瘤,掉以后,一不会复发么?

图片

“这个可不能100%保证,依然是有一定复发率的,只是复发率很低。”

图片

既然不能100%证不复发,那我能不能吃点药?能不能打化疗?能不能做一点放疗?能不能打一下PD-1抗体?

图片

“都不建议,因为这些治疗已经被证明不能降低复发风险,甚至会由于副作用的因素,导致治愈率反而下降。”

图片

这么可怕,那我不化疗、不吃药、不PD-1抗体了,但是依然有复发转移的风险,我心里还是很焦虑、很害怕,你们医生就不能想想办法么?

图片

“抱歉,截至目前,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有效地降低复发风险。”

“一群庸医”一部分病友会在心里大骂一声,然后扭头开始吃中药、找偏方,或者忍不住找医院打了化疗、吃了靶向药或者接受了PD-1抗体……

比如晚期癌症病友,经常有病友“生命不息、治疗不止”,化疗打十几个甚至几十个疗程,双药、三药联合还觉得不放心,逼着医生或者瞒着医生上四药、五药、六药联合治疗。

事实上,多数晚期实体瘤中,如果治疗有效,化疗一般做4-8个疗程也到顶了;如果治疗无效的话,2-3个疗程经过影像学复查判断疾病进展后,就会更换方案。

至于有的病友热衷的维持治疗,其实绝大多数时候只是延长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并不能延长总生存时间;甚至有些盲目使用的维持治疗,连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都无法延长。而用药时间越长,副作用发生的风险越高、经济成本也越大。因此,近期越来越多的专家在呼吁和探索“治疗假期”(treatment holiday)

近日,牛津大学的Timothy S. Maughan教授带领的团队在《JCO》杂志上公布了晚期肠癌维持治疗的3期临床试验FOCUS4-N研究的最终结果。

这项临床试验入组的是接受了16周(4个月)标准一线治疗后疾病未出现进展的晚期肠癌患者,1:1分组,一组接受口服的希罗达进一步维持治疗,一直到毒性不可耐受或者疾病进展为止;一组在4个月的标准一线治疗后,直接停药,定期复查。

长期随访后发现,两组的中位总生存时间毫无差异;而希罗达维持治疗组导致的腹泻(23% vs 13%)、乏力(25% vs 12%)、手足综合征发生率(26% vs 3%)明显更高。

事实上,从2015以来的3项大型3期临床试验,入组了上千名晚期肠癌患者,不管是怎样的维持治疗方案,均无法延长患者的总生存时间,但是均明显增加患者的副作用。因此,现在越来越多的专家倾向于一线治疗有效后,鼓励患者选择适时停药、积极随访。


国内的肺癌大佬,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吴一龙教授近期也提出了在准确、积极的ctDNA监测指导下的“治疗假期”。接受规范的靶向药治疗的晚期肺癌患者,疗效长期稳定、肿瘤标志物正常、外周ctDNA中检测不到癌基因之后,患者知情同意的条件下可以选择停药,进入“休假期”(当然要积极随访)

一共34位勇士进行了挑战,5位患者基线时还有脑转移。截止到今年世界肺癌大会召开的时候,还有19位患者依然仍处于“停药假期”里,另外15名患者由于随访和监测过程中再一次检测到癌基因或者影像学发现了肿瘤反弹,从而又再一次回复了药物治疗。所有病人的停药后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为6.3个月(也就是选择停药的勇士,平均意义上讲能享受半年左右的停药假期)

出现肿瘤反弹的病人中,有8名患者用回原药,100%再次起效。而且这些出现肿瘤反弹的病人,除了脑转移的患者,绝大多数都是通过外周血的监测,及时就发现了肿瘤反弹,恢复用药后很快又再次达到外周血中癌基因清零的目标。


吴教授团队这样一项研究是一个了不起的壮举,如果进一步优化和改良之后,将给越来越多的患者一个安全可靠的治疗中场休息时段。更为重要的是,将极大破除广大国人心中的错误观念(以为肿瘤治疗越多越好,以为治疗不能停顿,死扛到最后才好)



参考文献:
[1]. Capecitabine Versus Active Monitoring in Stable or Responding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After 16 Weeks of First-Line Therapy: Results of the Randomized FOCUS4-N Trial. DOI: 10.1200/JCO.21.01436
[2]. Drug holiday based on molecular residual disease status after local consolidative therapy following TKI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SCLC. 2021 WCLC.
[3]. Molecular and cellular dynamics of drug tolerant persister (DTP) cells during osimertinib therapy in EGFR mutant lung adenocarcinoma. 2021 WCLC.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靶向抗癌药的“圣杯 ”:KRAS靶点的成药之旅
上一篇

靶向抗癌药的“圣杯 ”:KRAS靶点的成药之旅

对于不可切除NSCLC,眼光不能只局限于PACIFIC,还需聚焦更多免疫续篇
下一篇

对于不可切除NSCLC,眼光不能只局限于PACIFIC,还需聚焦更多免疫续篇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