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这几种冤枉的“死法”,广大癌友都应该避免

作者:小D|2020年08月19日| 浏览:1245
随着医疗技术和新药研发的不断进步,不少晚期癌症患者都可以得到较好的治疗,部分甚至达到临床治愈、长期生存,可谓“形势一片大好”。

不过,依然有少数病友由于观念陈旧、医患沟通不畅等,执迷于错误的理念,白白错失了正确合理的规范治疗,导致疗效大打折扣,甚至付出惨重的代价。

今天,咚咚给广大病友总结几种需要极力避免的错误观念,帮助大家少走弯路——为了加深大家对相关话题的印象,下文使用了某些冲击性的字眼,无意冒犯,多多包涵。


1
宁愿“痛死”,也不吃止痛药

不知为何,中国人对止痛药有一种天然的排斥:仿佛开始吃止痛药了,就代表距离死亡很近了;仿佛吃了止痛药,就一定会成瘾,就戒不掉了;仿佛止痛药都是洪水猛兽,副作用巨大,无法承受……

欧美等发达国家,正好相反。据统计,只有1/4中国人口的美国,每年消耗的止痛药是中国的10倍;其中,仅占世界人口5%的美国,消耗的阿片类止痛药占全球的80%

造成如此巨大的反差,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东西方对待疼痛和止痛药的观念,相差甚远。咚咚不提倡部分美国人滥用止痛药,但也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首先,肿瘤的严重程度与疼痛的严重程度未必直接相关。

疼痛是一个非常主观的感受,其严重程度与肿瘤的部位、大小、性质等因素有关。

有些很早期、体积很小的肿瘤恰好长在神经边上或者恰好与胸膜、腹膜等相连,就可能产生疼痛,甚至是剧烈疼痛。相反,有些肿瘤病人,已经全身多发转移,但由于肿瘤生长在空腔脏器或者实质脏器的中部,远离各种神经,可以只表现为很轻微的疼痛甚至毫无感觉。

因此,疼痛的严重程度与肿瘤的严重程度并不直接相关。言外之意,需要吃止疼药,并不代表着肿瘤一定已经进入终末期。

其次,规范使用止痛药并不会导致成瘾、副作用也是可控的。

很多病友担心止痛药会上瘾,事实上这是多虑的。

从最广的意义上分类,止痛药可以分为阿片类(最典型的代表就是吗啡)非阿片类(普通人常用的感冒药、去痛片等止痛药都是),非阿片类止痛药几乎没有成瘾性;而规范使用阿片类止痛药(按时给药、逐步升级),成瘾性也很低。

至于止痛药导致的头晕、便秘、恶心等副作用,目前已经存在很多对症处理的手段。

相比于止痛药可能导致的弊端,疼痛导致患者精神不振、睡眠不佳、免疫力降低进而促进肿瘤爆发、进展等诸多害处,止痛药还是该用就用,千万不要因小失大,活活“痛死”。

咚咚就见过胸膜转移或者椎体转移疼痛难忍,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却拒绝使用止痛药的病友,结果身体情况急转直下,很快就不省人事了;反之,病情与此类似的病友,经过积极的止痛治疗,能吃能喝能睡,从而为后续的抗癌治疗(药物治疗、椎体放疗等)创造了良好了条件,最终获得了较长的生存期和令人满意的生活质量。

关于癌症止痛治疗的更多常识,欢迎复习咚咚的旧文章:《癌症疼痛诊疗上海专家共识(2017版)》正式发布

2
错误营养,让病友活活“饿死”


肿瘤病人的营养支持,说起来简单,却处处是坑。

首先是各种保健品和补品。

一旦确诊恶性肿瘤,病人和家属经历了最初的震惊和惶恐之后,马上会着手做的一件事,就是到处采购各种保健品和补品,人参、冬虫夏草、灵芝孢子、白藜芦醇……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但是,坦率地说,绝大多数保健品和补品不具有其宣传册上鼓吹的功效,肿瘤是一个大病,到处都是需要花钱的地方,奉劝各位病友还是把钱留好,花在刀刃上。家常食材,烹饪得当,都可以吃;酌情加一点高蛋白、高能量的饮食,对绝大多数病友而言,已经足够。

其次是喜欢煲汤,家属吃了肉,患者喝汤。

中国人生病,家属喜欢煲汤,而且部分病友和家属信奉所谓“营养都在汤里”的古训。一大锅排骨汤、鲫鱼汤、鸽子汤,肉都被家属吃了,留一大锅汤给病人。

事实上,这是完全颠倒了。营养都在肉里,肿瘤患者蛋白和能量消耗大,应该多吃肉,而不是多喝汤。

少数患者讲究忌口或者信奉“饿死癌细胞”。

祖国医学,博大精深,其中一个重要的概念,就是忌口XX易上火,不能吃;YY是发物,不能吃;AA和BB相克,不能一起吃……

这样东挑西选下来,能吃的东西少之又少,如果遇见那为数不多的能吃的食材又不被患者所喜好,那么就可能发生病人由于营养补充不足、日渐消瘦甚至熬成了恶液质的悲剧。

与此类似的,截止目前,依然有极少数病友信奉所谓的“饿死癌细胞”的理论,企图通过减少饮食来消灭肿瘤,结果肿瘤越长越大,病人却一蹶不振。

关于肿瘤营养,欢迎大家复习咚咚癌友圈的旧文:咚咚抗癌指南:癌症患者吃什么?这份美国的权威报告给你答案!

3
贪多求全,病友是被“治死”


近年来,随着新型抗癌药的涌现,不少晚期实体瘤患者的生存期大幅提高,这给广大病友带去极大的鼓舞。不过,物极必反,咚咚时不时遇到部分“疯狂的试药者”。

这些病友或者其家属多数具有较高的知识文化水平和不错的经济条件,常年混迹于各大肿瘤论坛、微信群和病友互助组织,通过网络和自媒体学习抗癌常识,追踪最新的抗癌资讯。

其所了解的抗癌新药、新组合有时候比专业医生还多,甚至极少数人还学会了“举一反三”,自创了不少联合用药的“民间偏方”:PD-1抗体+仑伐替尼+雷利度胺+免疫细胞治疗用于晚期肝癌;PD-1抗体+CTLA-4抗体+贝伐单抗+双药甚至三药化疗用于晚期肺癌;易瑞沙+泰瑞沙+XL184治疗晚期EGFR突变肺癌……

这些病友信奉有药用就是好的,能上的药最好全上,希望通过这样一种剧烈的、激进的手段消灭癌细胞。

但是,是药三分毒,而且大多数新药、新方案都有其特定的适用人群,违背客观规律,自行过度治疗,往往得不偿失、有时甚至酿成悲剧:双免疫治疗用于有基础病的老年患者,出现爆发性免疫反应;两个抗血管生成药物过量联合,导致内脏或者脑部大出血;几大靶向药生硬组合,导致肝肾功能严重损伤……诸如此类的案例,时有发生。

肿瘤治疗,讲究的是循证医学,讲究的是个体化用药,盲目贪多求全,盲目互相攀比,最终可能得不偿失、人财两空。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抗癌一周年,我是如何从恐惧走向坚强?
上一篇

抗癌一周年,我是如何从恐惧走向坚强?

癌症康复的核心是提高免疫力,这三个观点值得借鉴
下一篇

癌症康复的核心是提高免疫力,这三个观点值得借鉴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