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1话题

PD1联合治疗的新宠:表观遗传药物

LensNews

 

近日,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生物治疗科非正式公布了一项PD-1抗体联合地西他滨治疗淋巴瘤的初步结果。

入组了10例对PD-1抗体耐药或者无效的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接受PD-1抗体联合地西他滨治疗,结果:3例出现完全缓解、1例部分缓解、5例疾病稳定——有效率40%,控制率90%。

入组了9例未使用过PD-1抗体的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接受PD-1抗体联合地西他滨治疗,结果:5例出现完全缓解、3例部分缓解、 1例疾病稳定——有效率89%,控制率100%。

这样的战绩,其实挺不错的;尤其是对PD-1抗体单药无效的病人,有40%的患者联合了地西他滨以后,既然出现了肿瘤客观缓解、肿瘤明显缩小;那么,这个地西他滨到底是个什么何方神圣?为什么它可以让原本对PD-1抗体不敏感的肿瘤变得敏感?类似的治疗,在其他肿瘤中,是不是也值得尝试?

 

今天,咚咚肿瘤科再次给大家好好科普一下“表观遗传药物”(epigenetic drugs)。之所以说是再次,因为其实咚咚肿瘤科已经介绍过这类药物了,详见:血管抑制剂耐药了?这个药物能逆转耐药!

目前已经上市的表观遗传药物,主要就是上面提到的两大类:组蛋白去乙酰化酶抑制剂(HDACi)、DNA甲基转移酶抑制剂(DNMTi)——这两大类药物都是通过干扰DNA转录的过程来抗癌的,也就是不让癌细胞里不好的蛋白产生、或者不让正常组织里抗癌的蛋白被关闭——301医院采用的地西他滨严格意义上讲,其实就是一种DNA甲基转移酶抑制剂。

众多的研究表明,上述两类药物都可以:上调肿瘤组织中PD-L1的表达,同时抑制肿瘤周围那些抑制抗癌免疫反应的坏细胞(比如MDSC细胞)的活性,因此可以和PD-1抗体联合发挥一定的协同效应。

除了在血液肿瘤中,在肺癌等实体瘤中,也有不少动物模型得出了相似的结果。

 

2016年3月,Amer A. Beg教授团队发现,在肺癌模型中,使用去乙酰化酶抑制剂处理癌细胞或者带瘤的动物,可以让肿瘤组织中抗癌的T细胞增多、让抗癌的细胞因子增多,同时HDACi类药物和PD-1联合使用,会发挥最佳的抗癌效果。

上图中,从上到下4组,分别是什么药都不用、单独用PD-1抗体、单独用HDACi类药物、同时联合PD-1抗体和HDACi类药物。老鼠身上彩色的部分代表的就是肿瘤。结果非常明显,PD-1抗体和HDACi类药物联合这一组(最下面一组)的3只老鼠,身上的肿瘤几乎都完全消失了。

 

无独有偶,其实早在2013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Stephen B. Baylin教授就发现,在肺癌中,使用DNA甲基转移酶抑制剂(DNMTi)可以上调肿瘤组织中的抗癌免疫反应,并且可以与PD-1抗体互相配合,发挥协同作用。

下面这张图展示了他们发现的加入DNMTi类药物后,肿瘤组织中发生明显改变的抗癌因子、免疫成分等,总体而言,就是对抗癌是有利的(具体的涉及到太多的基础理论,这里略过,也不建议各位病友去深究)。


参考文献:
[1]HDAC inhibitors enhance T cell chemokine expression and augment response to PD-1 immunotherapy in lung adenocarcinoma. Clin Cancer Res. 2016 Aug 15; 22(16): 4119–4132.
[2]Alterations of immune response of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with Azacytidine. Oncotarget. 2013 Nov;4(11):2067-79.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咚咚肿瘤科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