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PD-1资讯正文

头颈癌治疗手册:靶向免疫新突破,为患者带来新希望

作者:小D|2019年12月05日| 浏览:2326

1

头颈部鳞癌是什么?

 

你对头颈癌的认识有多少?

头颈癌是世界第六大常见癌症,全球每年的发病人数超过55万,死亡人数超过30万[1],其中95%以上的头颈癌均为鳞状细胞癌。头颈部鳞癌(SCCHN)的发病部位为头颈,且会发生局部复发和转移,对患者外貌和基本生理功能、感觉功能和语言功能可产生破坏和影响,从而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

 

“炫彩的霓虹、动人的音乐、美味的佳肴,清甜的空气……这些对于健康人来说稀松平常,但对于头颈癌患者来说可能是一种奢望。”

目前,我国共有头颈癌患者17.6万[2]。欧美国家对头颈癌的重视程度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并将每年的7月27日定为“世界抗头颈癌日”,作为患病人口众多的国家之一,我国也要加把劲,加强大众对于头颈癌的认知。

 

2

头颈部鳞癌患者的新选择

 

一般来说,早期头颈部鳞癌通过手术、放疗可以取得很好的疗效。不幸的是,有超过50%的患者一经发现就处于Ⅲ期及以上(局部晚期或转移),出现进展和复发可能性较大。

对于复发/转移性头颈部鳞癌,铂类联合化疗曾经是第一推选方案,统领该癌域30年,直到靶向与免疫治疗相继出现!

 

西妥昔单抗(CETUXIMAB)

 

科学家发现,90%以上头颈癌组织中存在EGFR蛋白的高表达,而EGFR高表达会对常规治疗方案产生耐药,也会造成不良的预后[3]

目前,针对复发/转移性头颈部鳞癌的EGFR靶点,在美国NCCN和欧洲ESMO等国际指南已有药物被纳入为一线治疗方案,这就是西妥昔单抗——一种针对EGFR的靶向抗体药,它可与癌细胞表面的EGFR结合,抑制癌细胞各种细胞功能,从而杀死癌细胞。

国际临床研究EXTREME数据:在铂类联合5-FU(PF方案)基础上联合西妥昔单抗,可将总生存期(OS)延长至10.1个月,无进展生存期(PFS)延至5.6月,客观缓解率(ORR)提高到36%,可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4]。因此,美国NCCN、欧洲ESMO等国际指南已经将西妥昔单抗纳入复发/转移头颈部鳞癌一线治疗中。

中国临床研究CHANGE-2结果:PF+西妥昔单抗相比PF,更能够为中国复发/转移头颈部鳞癌患者带来疗效和生存的获益:ORR提高了近2倍,从26.6%提高至50%。而PFS从4.2个月提高至5.5个月,疾病进展风险下降43%;OS从8.9个月提高至11.1个月,死亡风险下降31%[5]。这奠定了西妥昔单抗在CSCO头颈部肿瘤诊疗指南中复发/转移一线中的标准治疗的地位。

基于国际的EXTREME和中国的CHANGE-2研究,2019 CSCO头颈部肿瘤诊疗指南与国际接轨,推荐西妥昔单抗+PF作为复发/转移头颈部鳞癌的一线标准治疗(1A类证据)。另外,CSCO也推荐西妥昔单抗单药可用于二线治疗[6]。但目前,西妥昔单抗在国内尚未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用于复发/转移头颈部鳞癌。

 

帕博利珠单抗(PEMBROLIZUMAB)

 

在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作为晚期头颈部鳞癌的一线标准治疗方案的10年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在2016年批准了帕博利珠单抗二线治疗复发/转移头颈部鳞癌的适应证。作为一种属于PD-1抑制剂的免疫类药,帕博利珠单抗也是第一个进入头颈部鳞癌市场的免疫治疗药物。

2019年6月,帕博利珠单抗又获美国FDA批准用于PD-L1表达阳性患者的一线治疗,同时联合PF方案也获批适用于一线治疗。

此次获批是基于2019ASCO大会报道的KEYNOTE-048试验结果:PD-L1 CPS≥20、CPS≥1的头颈鳞癌患者一线使用帕博利珠单抗治疗,可以显著延长生存时间。基于KEYNOTE-048研究结果,NCCN指南已将其单药/联合方案作为复发/转移头颈部鳞癌的一线治疗首选之一(2A类证据)[7]

目前国内虽然帕博利珠单抗尚未取得头颈部鳞癌的适应症,但《2019 CSCO头颈部肿瘤诊疗指南》已经推荐帕博利珠单抗作为二线或挽救治疗 (1A类证据)[6]

总而言之,目前在国内对于复发/转移头颈部鳞癌的治疗中,不再单单只有铂类联合化疗,随着靶向药物与免疫治疗药物的不断加入,患者的选择也越来越多,患者的生存质量也越来越高。癌友们,不用灰心,只要尽早求医、了解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你们也可以一样享受炫彩的霓虹、动人的音乐、美味的佳肴,清甜的空气!

 

 

参考资料 :

[1] ArgirionI, Zarins KR, Defever K,et al. Temporal Changes in Head and Neck CancerIncidence in Thailand Suggest Changing Oropharyngeal Epidemiology in theRegion. J Glob Oncol. 2019 Mar;5:1-11.

[2] ChenW, Zheng R, Baade P D,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J]. CA: a cancerjournal for clinicians, 2016, 66(2): 115-132.

[3] ModjtahediH,Essapen S.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inhibitors in cancer treatment:advances,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J].Anticancer Drugs.2009;20(10):851-855.

[4] VermorkenJB, Mesia R, Rivera F, et al.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 plus cetuximab in headand neck cancer. N Engl J Med. 2008 Sep 11;359(11):1116-27.

[5] https://www.merckgroup.com/content/dam/web/corporate/non-images/press-releases/2018/nov/en/CHANGE-II-ESMOAsia-Global-Press-Release-en.pdf

[6]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指南工作委员会.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头颈部肿瘤诊疗指南.2019.

[7] NCCN Guidelines Version 3.2019.Head and NeckCancers.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B细胞竟是癌症免疫治疗的关键!
上一篇

B细胞竟是癌症免疫治疗的关键!

踩油门、松刹车: 克服PD-1药物耐药, 免疫靶向各显神通
下一篇

踩油门、松刹车: 克服PD-1药物耐药, 免疫靶向各显神通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