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

靶向药停药后,肿瘤会爆发反弹?

LensNews

江湖上有一个可怕的传言:靶向药只能暂时控制肿瘤,一旦耐药或者副作用不能耐受,就要停药,停药以后肿瘤的生长就会失去控制、爆发增长、彻底反弹……这个传言,流行很久了;言之凿,甚至有实际案例为证——“血的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在众多靶向药里,抗血管生成类药物,比如贝伐单抗以及各种口服的”XX替尼“(舒尼替尼、乐伐替尼、帕唑帕尼、卡博替尼、阿帕替尼等)被点名的次数最多——这些药物一直使用的时候,供应肿瘤的血管被阻断了,肿瘤失去了”食物“的供给,濒临死亡;但是狗急跳墙、困兽犹斗,只要还有一部分癌细胞没有死亡,一旦因为某种原因停药,这些穷凶极恶的余孽,必将卷土重来、睚眦必报。

由于某种原因,撤掉抗血管生成药物,可能会导致肿瘤反弹。类似的现象,在动物试验中甚至个别极端临床案例中,的确发生过。但是,这是偶然现象,还是普遍规律?今天,让萝卜医生给大家分享一个大规模数据。

这是一项发表在顶尖肿瘤学杂志JCO上的汇总分析,纳入了5个大型国际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试验的病例,均为接受含有贝伐方案治疗的晚期癌症患者,一共4205例(这样本量不能算小了吧),包含乳腺癌、肠癌、肾癌、胰腺癌患者(都是常见的肿瘤)。由于均为随机对照试验,自然一组是贝伐治疗,一组是安慰剂治疗。这个四千多人的汇总分析,一共得出了几点核心的结论:

 1 

从开始治疗的时间,开始算的话,那么使用贝伐单抗的病人,和使用安慰剂的病人,总体而言,使用贝伐单抗的病人,生存期更长。贝伐单抗的使用,将死亡的风险降低了17%。

 2 

因为某种原因停药(比如副作用不能耐受、疾病进展或者患者自己任性不想吃了)后,曾经用过贝伐的一组,和一直使用安慰剂的一组,停药到死亡的平均时间,分别是10.2个月和9.3个月——也就是说,使用过贝伐,停药以后的生存期相比于安慰剂组几乎是类似的,甚至从数字上看,似乎还更长一点点。从大规模数据上看,不支持贝伐停药后,肿瘤会爆发式反弹,生存期反而更短的“江湖传言“。

 3 

因为某种原因,贝伐停药的患者,和一直使用安慰剂的患者相比。停药后,疾病如果进展,疾病进展的时间、肿瘤转移的部位、肿瘤转移的个数、肿瘤转移的形式等,也基本相同——这再一次,从大数据角度,反驳了“江湖传言“。

 4 

综上所述:抗血管生成类药物,以及其他类型的药物,在个别情况下,或许的确存在停药后,肿瘤快速进展、爆发式反弹的情况,但这并不是普遍现象。


参考文献:
David Miles, Nadia Harbeck, Bernard Escudier, et al. Disease Course Patterns After Discontinuation of Bevacizumab: Pooled Analysis of 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s. J Clin Oncol 29:83-88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咚咚肿瘤科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