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

癌症长期生存:只要相信,就有奇迹

LensNews

 

不少病友都会加入病友组织,比如微信群、QQ群、论坛以及各种抗癌的app等,大家互相取暖、互相帮助,分享最新的抗癌资讯和抗癌心得。

这本身挺好的,但是有一个问题是无可避免的:病友组织里,时不时会有人“离开”,这对部分”玻璃心“的病友和病友家属,是极大的打击。

为了对抗这种不可避免的悲情时刻和忧伤情绪,咚咚肿瘤科总是不间断地发布一些正能量的抗癌故事——今天要讲的是,两位晚期乳腺癌病友,经过积极得当的治疗,肿瘤完全消失,并且已经分别维持了6年和9年,至今依然健康地生活着——晚期肿瘤,达到完全缓解,5年不复发,基本可以宣布“临床治愈“了。

 

81岁高龄,赫赛汀维持治疗,健康生活超6年

这是一位确诊乳腺癌时已经81岁高龄的老太太,确诊的时候已经有肝转移,肝脏上有两个均为3.3cm的转移灶。以下是腹部B超看到的肝脏转移灶:

81岁也不怕,老太太选择接受手术治疗。医生给她做了全面的手术,腋窝淋巴结以及肝脏病灶,大部分都做了切除。术后的病理证实,老太太是ER和PR均为阴性,HER2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术后老太太又坚强地接受了4个疗程的紫杉醇化疗,同时接受每周1次的赫赛汀靶向治疗。治疗持续21个月后,全面的身体检查提示,肿瘤完全缓解。

为了预防和延缓疾病复发,医生推荐老太太继续接受赫赛汀维持治疗,至今已经超过6年。

目前老太太除了高血压、高脂血症以及静脉血栓等老年病(毕竟已经是87岁高龄了),其他方面依然健康。

经过详细的文献搜索,我们发现至少还有6例类似的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大多只有单纯的肝脏转移,接受赫赛汀联合化疗治疗后达到肿瘤完全缓解;同时继续接受抗HER2的靶向药维持治疗,疗效维持时间超过5年以上,最长的已经达到了8.5年。

跌宕二十七年,一段传奇的抗癌史

1988年,一位37岁的阿姨被确诊为右侧早期乳腺癌,接受了保乳手术治疗,手术后又接受了放疗,她的肿瘤是激素受体阳性的,但是这位阿姨拒绝了医生推荐的内分泌治疗。

1991年和1994年,患者右侧分别出现了1次复发,每次都做手术把肿瘤切掉就算了,继续拒绝内分泌治疗。

1998年,乳腺癌再次复发,并且出现了腋窝淋巴结和皮肤的转移,这次是晚期肿瘤了。病人接受了姑息性的手术,同时做了放疗,然后这一次乖乖地接受了内分泌治疗。当时的药物,还是他莫昔芬;患者一吃就是8年,定期规律复查,每次都没有发现肿瘤复发的痕迹。

2006年,病人出现了脑和脑膜转移,情况又变得非常凶险。医生给予了鞘内注射甲氨蝶呤治疗,结果没打几次药,就发生了严重药物副作用;于是只能停药。无可奈何的病人,只能又重新开始接受内分泌治疗,这回吃上了高级一点的内分泌治疗药物:来曲唑。下图正中央巨大的蓝色团块,就是在病人脑脊液中找到的癌细胞。

吃上来曲唑半年后,病人脑子里的肿瘤居然又神奇般的消失了。之后病人又换着吃过另外一个内分泌治疗药物:依西美坦;中途出现过一次脊膜的转移,做了放疗,控制的不错。

就这样一直到了2014年中旬,患者出现了骨转移和肝转移,病人开始吃甲地孕酮,疾病依然保持基本稳定。

2015年中旬,病人突然一次消化道大出血,因为抢救不及时去世。而这一次夺命的消化道大出血,无法搞清楚到底和肿瘤有没有关系。

从1988年确诊乳腺癌,到2015年去世,这位病友的27年的抗癌历史,堪称传奇!

参考文献:
[1]Prolonged complete remission of metastatic HER2-positive breast cancer after continuous trastuzumab treatment: a case report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Target Oncol. 2015 Jun;10(2):297-301. doi: 10.1007/s11523-014-0350-9.
[2]Complete response and long-term survival of leptomeningeal carcinomatosis from breast cancer with maintenance endocrine therapy. BMJ Case Reports 2016; doi:10.1136/bcr-2016-215525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药物渠道、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咚咚肿瘤科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