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抗癌幸运儿:超敏感、不复发、长生存

|2017年11月30日| 浏览:7598

 

身边总是存在一些抗癌的“神人”:对治疗特别敏感(一针就神效),或者疗效特别持久(别人平均管用几个月,他几年都不进展)、对很多治疗方案都敏感(化疗方案换了三四个,每个都有很好的疗效,而且管用时间不短)、长期生存(超过5年,甚至超过10年)……

不可否认,这样令人羡慕的病友,是客观存在的,只是比例较低。深入研究这些抗癌幸运儿,可以给我们很多启示;同时,有利于医学界研发更好的抗癌策略和抗癌药。

近日,《clinical cancer research》杂志在线发表了一篇重磅研究,探讨了为何部分卵巢癌患者如此幸运。澳大利亚的David D. L. Bowtell教授和Anna deFazio教授团队,通力合作,详细分析了2283例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患者的病历资料,从中发现了96名超级幸运儿,这个比例大概是4.2%。这96名超级幸运儿,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一线方案疗效特别持久一般对于常规的化疗,中位的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大约是1年左右;然后,有73名患者对一线化疗的反应出奇的好,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超过了3年。

第二类:对多种方案都特别敏感,均获得完全缓解。一般而言,患者接受第一种方案治疗,有效率是最高的;越往后,有效率越低,疗效越差。俗话说的好,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但是,就有是一小部分病人,连续对三种或者更多的方案都是反应超级好,实现疾病完全缓解的。比如第一套方案,肿瘤完全缓解,过几年复发了;换一套方案,又完全缓解,维持几年;再次复发,又换一套方案,结果还完全缓解……这样的病友,发现了21名

第三类:超长生存者,指的是生存时间超过10年的患者。一共发现了43名患者。其中29名患者是一线治疗后,疾病缓解,10年了没有进展、没有复发(是不是可以小声地宣布,这些人是临床治愈了)。另外还有14名患者是中间反复过、但目前疾病处于缓解期且总的生存时间超过了10年(虽然不像前者这么幸运,但是每次复发和进展都被控制下来了,与癌共舞、长期生存也不错呀)。

上述三类人,有的是重叠的(有的病友同时属于其中的两类、甚至三类),因此总人数是96人。

 

这帮超级幸运儿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呢?科学家们对它们的肿瘤组织进行了深入的基因检测、免疫分析,同时结合患者的临床资料,得出了如下几点重要的结论:

 

1:绝大多数超级幸运儿,携带BRCA基因胚系突变等同源重组修复相关基因的缺陷

主要是如下这些基因:BRCA1, BRCA2, RAD51C, BRIP1, CDK12, PTEN, ATR, CHEK1, CHEK2和RAD51D。这些基因突变,导致同源重组修复缺陷,从而让这部分患者对铂类以及奥拉帕尼这样的PARP抑制剂敏感,疗效惊人。96名超级幸运儿中,73%的患者属于这种情况。

 

2:半数超级幸运儿,携带Rb基因缺失

Rb基因参与了细胞周期的调控,该基因缺失与肿瘤的发生、发展以及对药物的敏感性密切相关。为何Rb基因缺失,会在超级幸运儿中富集,目前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3:激活的抗癌免疫反应

除了同源重组相关基因缺陷、Rb基因缺失外,另外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激活的抗癌免疫反应,表现为肿瘤组织中有大量淋巴细胞浸润,尤其是CD8阳性的抗癌的细胞毒性T细胞。

 

参考文献:
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DNA Repair Pathway Disruption and Retinoblastoma Protein Loss Are Associated with Exceptional Survival in High-Grade Serous Ovarian Cancer. DOI: 10.1158/1078-0432.CCR-17-1621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紫杉醇预处理时,地塞米松、苯海拉明、西咪替丁能否被替换?
上一篇

紫杉醇预处理时,地塞米松、苯海拉明、西咪替丁能否被替换?

BGJ398:新型广谱靶向药,控制率75%
下一篇

BGJ398:新型广谱靶向药,控制率75%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