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等了十年,这个抗癌新药让肝癌丢掉了绝症“帽子”,国内即将上市

作者:小D|2018年03月15日| 浏览:2.16万

2017年6月4日,美国芝加哥。

在全球最顶尖的肿瘤会议ASCO年会上,来自100多个国家约39000余位专业人士汇聚一堂,他们共同见证了肝癌新药“仑伐替尼”临床试验的成功。

不少医生当场就热泪盈眶。对于他们而言,对于所有亟待治疗的肝癌患者而言,2017年6月4日是个永远值得铭记的日子:

之前整整十年,人类在肝癌的药物治疗上原地踏步,直到仑伐替尼的出现。

这一刻,广大肝癌患者看到了生的曙光! 

 

“起病隐袭”

 

“起病隐袭”几个字,是中国肝癌治疗泰斗秦叔逵教授和肝癌打了几十年交道后,归纳出肝癌最显著的特征。

作为中国发病率最高的五种癌症之一,肝癌最致命的特点就是它在早期极难被发现及确诊!目前,在初次确诊的肝癌患者中,仅有20%的患者可以接受手术等根治性治疗,超过80%的患者一经发现就已经属于晚期,失去了彻底治愈的机会。

时间拨回到14年前。不少人应该还记得这位和蔼的长者,傅彪。2004年,傅彪确诊晚期肝癌,仅仅一年之后,他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傅彪,知名演员,代表作《甲方乙方》

傅彪的离开是只是中国肝癌严峻形势的缩影。目前,肝癌被我们称做“中国癌”,全世界一半以上的肝癌患者都在中国。中国以全球18.5%的人口,认领了全球每年超过50%的肝癌新发病例。全国肿瘤防治中心的权威数据显示:

2015年,我国预计新发肝癌患者47万人,72%为男性;肝癌已经成为了我国60岁以下男性发病率最高和死亡率最高的癌症,没有之一。

 

匮乏的治疗手段

 

与其他癌症相同,早期肝癌患者可以通过手术切除的方式实现治愈。但大部分患者一经确诊就属晚期,失去手术机会,治疗上只能通过介入、射频消融等局部治疗和化疗以及靶向治疗等手段进行治疗。

靶向治疗已经成为肺癌、乳腺癌等癌症的有效治疗手段。但是,对于肝癌,靶向治疗药物一直“非常匮乏”。截止2018年,肝癌一线治疗唯一获批可用的靶向药仍只有多吉美(索拉非尼),是美国FDA于2007年批准的“老药”。

2007年到2018年,多吉美的应用已满十年。III期临床数据显示:多吉美单药治疗使肿瘤病灶“缩小”的概率只有2%(安慰剂组是1%),中位生存期10.7个月(安慰剂7.9个月),这个成绩实在只说得上是“太差强人意”[1]。但对肝癌患者而言,即便是差强人意的治疗,也是唯一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

与多吉美差强人意的疗效对应的,是其手足综合征等副作用,让肝癌患者吃尽了苦头,却只得默默接受,别无选择。

 

横空出世的肝癌“救星”——仑伐替尼

 

2017年,仑伐替尼的横空出世彻底改变了肝癌患者“缺医少药”的状况。

仑伐替尼曾被称为E7080/乐伐替尼,英文名Lenvatinib。他作为一个多靶点的药物,主要靶点包括VEGFR-1、VEGFR-2、VEGFR-3、FGFR1、PDGFR、cKit、Ret等。其分子式如下:

继2017年6月4日ASCO公布重磅临床结果之后,近日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了关于该临床试验的详细数据[2],给国内众多肝癌患者来了一剂强心针:

肝癌新药仑伐替尼在客观缓解率(肿瘤缩小至少30%的概率)和无进展生存期方面完胜“老药”索拉非尼,客观缓解率是索拉非尼的3倍有余(40.6% VS 12.4%),无进展生存期较索拉非尼相比提高了1倍(7.3个月VS 3.6个月),针对中国肝癌患者的总生存期提高了5个月(15个月VS  10.2个月)。

 

临床设计:

临床共招募954名晚期肝癌患者(包括288位中国患者)并分为两组:478位患者使用新药仑伐替尼,60kg以上的患者每天12mg,60kg以下的患者每天8mg;476位患者使用多吉美,400mg每天两次。

最终仑伐替尼交出了一份完美答卷。

 

临床结果:

客观缓解率方面,仑伐替尼组有194位患者,肿瘤明显缩小(10位患者靶病灶完全消失),客观缓解率是40.6%,而索拉非尼组只有12.4%,仑伐替尼组是索拉非尼组的三倍有余。客观缓解率根据Masked independent imaging review according to mRECIST标准评定。

无进展生存期方面,仑伐替尼组为7.3个月,而索拉非尼组只有3.6个月,提高了一倍。具体数据如下:

 

为中国患者“量身定做”,生存期提高近50%

 

对于一个抗癌药,客观缓解率和无进展生存期只是衡量其效果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方面是总生存期,也就是比较两个药物之间哪一个能让患者拥有更长的生存期。毕竟,活的更长才是硬道理。

这个临床试验有288位中国肝癌患者参与,包括144位患者使用仑伐替尼,另外144位患者使用多吉美,我们更关注他们的临床数据。

2017年9月30号,在中国最权威的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上,解放军八一医院的秦叔逵教授首次介绍了仑伐替尼对比多吉美在中国患者的临床数据,非常令人振奋:

在总生存期方面,仑伐替尼在中国患者中临床数据更加引人注目:仑伐替尼组的中位总生存期高达15个月,而索拉非尼组只有10.2个月,足足提高了4.8个月,而且达到了统计学显著(P=0.02620)。具体临床数据如下:

这意味着,无论从客观缓解率、无进展生存期还是总生存期来说,仑伐替尼都真正突破了肝癌治疗十年来油盐不进的治疗难题,让患者有了更好的选择,看到了生的曙光。

我国肿瘤治疗泰斗,肝癌第一线的斗士秦叔逵教授指出:仑伐替尼的成功对于亚洲尤其是中国肝癌患者意义重大。中国晚期肝癌的生存期较欧美国家更短,且此前唯一的靶向药物索拉非尼的临床研究显示,其对HBV相关肝癌的疗效不佳,而在中国,因HBV感染引起的肝癌占总病例的90%以上,因此,中国晚期肝癌患者面临的临床挑战更为严峻。可喜的是,在仑伐替尼
III期临床研究中,我们看到其对中国肝癌患者、HBV相关肝癌的有效性明显优于索拉非尼,提示仑伐替尼更适合中国肝癌患者。

 

仑伐替尼获得优先审批资格,即将国内上市

 

仑伐替尼,意外的成为了为中国肝癌患者“量身定做”的抗癌药,打破了中国肝癌患者的治疗窘境,是国内肝癌患者的福音。

当然,再好的药也需要在国内上市才能真正惠及广大患者。在这一点上,改革完成后的CFDA也给出了非常令人满意的答案:

2017年10月,卫材公司提交了仑伐替尼在国内的上市申请,获得了中国食药监局(CFDA)的受理。

2017年12月18日,仑伐替尼获得了CFDA的优先审批评审资格,意味着它将以更快的速度获得审批,或许今年十月份就能上市。

除了《柳叶刀》报道的临床试验数据,在国内,已经有一部分肝癌患者通过各种途径提前用上了仑伐替尼,大家的反馈非常积极,下面是一些肝癌患者用药之后的效果截图:

除了仑伐替尼,2017年,美国FDA还批准了瑞戈非尼和PD-1抑制剂Opdivo用于晚期肝癌的二线治疗,所以,这两年肝癌患者迎来了三个重磅抗癌药。

我们坚信肝癌患者的春天已经到来!

 

参考文献:
[1]Llovet, J.M., et al., Sorafenib in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N Engl J Med, 2008. 359(4): p. 378-90.
[2]Kudo, M., et al., Lenvatinib versus sorafenib in first-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randomised phase 3 non-inferiority trial. Lancet, 2018.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这种食物堪比抗癌药!?
上一篇

这种食物堪比抗癌药!?

MMR缺陷检测——可不仅仅适用于结肠癌
下一篇

MMR缺陷检测——可不仅仅适用于结肠癌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