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没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也能用靶向药了!

作者:小D|2018年04月09日| 浏览:1.34万

4月6日,FDA批准了PARP抑制剂rucaparib用于铂类化疗敏感的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和原发性腹膜癌复发后的维持治疗。重点是,不用看BRCA是否突变,基本大部分卵巢癌都能用上PARP抑制剂了!

其实在更早之前,三月份最新的卵巢癌NCCN指南中,已经明确说明,三种已经上市的PARP抑制剂都可用于铂敏感卵巢癌的维持治疗,无论BRCA基因表达。

铂敏感:末次铂类化疗后至复发>6个月

90%以上卵巢癌是上皮来源,上皮性卵巢癌化疗的有效率一般超过90%,可以说大部分卵巢癌都是对铂类化疗有效的。卵巢癌如果手术化疗做的好,超过半年不复发也是常态,可以说指南是推荐大部分卵巢癌患者,用PARP抑制剂作为维持治疗,延长无病生存期。临床试验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

rucaparib这次批准是基于最近刚出结果的III期临床试验ARIEL3。这项试验招募了564名复发的铂敏感高级别卵巢癌患者。这些患者被随机分在rucaparib组或安慰剂组。

结果显示,使用rucaparib,600mg每天两次,全部患者的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期为10.8个月,而安慰剂组只有5.4个月。有效率rucaparib组为18%,而安慰剂组只有8%。

对于那些具有BRCA突变的患者,rucaparib治疗的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期为16.6个月,而安慰剂为5.4个月。而对于没有BRCA基因突变的患者,试验观察到了相似的无疾病进展生存率。

最常出现的3级以上用药相关不良反应为贫血(19%),转氨酶ALT/AST升高(10%),中性粒细胞减少(7%),乏力(7%),血小板减少(5%),呕吐(4%),恶心(4%)。

PARP抑制剂的不良反应主要是血液和胃肠道方面,这也和它的作用机制有关。

PARP是单链DNA修复酶,当使用PARP抑制剂时会导致肿瘤细胞断裂的DNA不能被修复,进而杀死肿瘤细胞。

如果BRCA基因突变的肿瘤细胞,没有BRCA蛋白可以修复双链DNA的断裂,使用PARP抑制剂则效果显著。但是,有BRCA基因突变的卵巢癌太少了,于是研究人员又提出另一种设想,铂类也会破坏双链DNA,如果肿瘤不能修复铂类导致的双链DNA的断裂,也同样不能修复PARP抑制剂导致的单链DNA断裂。现在,这个设想被临床试验数据证实了。

关于PARP抑制剂针对有BRCA突变其他肿瘤的临床试验也在开展中,我们会持续关注。

 

参考文献:

Ledermann J, Oza AM, Lorusso D, et al. ARIEL3: a phase 3, randomised, double-blind study of rucaparib vs placebo following response to 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 for recurrent ovarian carcinoma (OC). Presented at: 2017 ESMO Congress; September 8-12; Madrid, Spain. Abstract LBA40_PR.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哪些人能从PD-1免疫治疗中获益?
上一篇

哪些人能从PD-1免疫治疗中获益?

诊断癌症的第一天,就该知道的十件事
下一篇

诊断癌症的第一天,就该知道的十件事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