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最全梳理丨抗生素、肠道菌群和PD1究竟是什么关系

作者:小D|2018年04月10日| 浏览:4572

咚咚之前关于肠道菌群、抗生素和PD-1的文章已经有不少了,这次来个最全总结。

背景科普:肠道微生物生态系统的营造对肿瘤治疗的免疫应答有着积极作用。抗生素的使用改变了肠道微生物菌群的多样性,从而影响了免疫治疗的效果。

一项由法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纽约斯隆凯瑟琳纪念肿瘤中心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和麦吉尔大学的科学家们研究发现,对于进展期的肾细胞癌和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如果在使用PD-1/PD-L1抗体治疗的最初30天内使用了抗生素,则患者的生存率会降低,生存期明显缩短。

这项回顾研究发现121名肾癌患者中的16名(13%)和239名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48名(20%)接受了抗生素治疗。使用的抗生素最常见的为β-内酰胺类或喹诺酮类抗生素(请注意抗生素类型,下面我们再细说),用来治疗尿路感染或肺炎。

对于肾癌患者来说,使用抗生素的患者有更明显的疾病进展风险(75% vs. 22%),缩短的无疾病进展生存期(1.9个月 vs. 7.4个月),以及缩短的总生存期(17.3个月 vs. 30.6个月)。

对于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来说,抗生素的使用似乎不太影响疾病进展风险(52% vs. 43%),但明显缩短了无疾病进展生存期(1.9 个月vs. 3.8个月)和总生存期(7.9个月 vs. 24.6个月)。

 

权威发布!PD-1治疗期间使用抗生素,生存期减半!

研究背景:一共249位肿瘤患者,包括140位肺癌、60位肾癌和42位膀胱癌。其中,69位患者在PD-1/PD-L1抗体治疗前2个月或治疗后一个月内使用过抗生素,包括酰胺类、喹诺酮类和大环内酯类。

研究结果:用过抗生素的患者明显缩短了总生存期(11.5个月vs. 20.6个月),肺癌患者也是一样(8.3个月vs. 15.3个月)。

但是,慢着,上个月不是还说抗生素可以增加PD-1疗效吗?

这里就要细说抗生素的种类和对抗的细菌类型了。

 

胰腺癌PD-1疗效差怎么办?抗生素或许能帮上忙!

研究者发现有些细菌(变形菌、放线菌和梭杆菌等)可以从肠道内进入胰腺大量繁殖,从而抑制免疫系统,而在KRAS,TP53等基因突变患者的胰腺中,这些细菌含量居然高达50%。这种类型的小鼠通过口服抗生素(比如环丙沙星和甲硝唑)的方法,可以将PD-1治疗的有效性提高近3倍!

 

刚说抗生素对PD1不利,又反转“可抗癌”?

不少研究发现,肠癌患者的肿瘤组织中有梭菌,并且这类患者预后更差,生存期更短,而且右半肠癌常见,还容易和BRAF突变合并出现。如果用梭菌敏感的抗生素(试验中用的是甲硝唑),肠癌细胞增殖减慢、浸润和转移能力变弱,肿瘤生长延缓,试验动物生存期延长。

 

所以,增强PD-1效果(针对梭菌变形菌)的抗生素和减弱PD-1效果(破坏肠道菌群)的抗生素是不同种类的,是用来杀不同细菌群落的。

总结一下,如果是细菌大量繁殖进而抑制免疫系统的胰腺癌或肠癌,联用甲硝唑或许可以提高PD-1疗效(这个只是初步试验动物结果,还没有临床试验数据)。如果是肾癌肺癌,使用PD-1期间尽量避免感染,争取不用广谱抗生素,当然紧急情况该用还是要用的。

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欢迎在文章下面留言交流讨论~

 

参考文献:

L Derosa, MD Hellmann, M Spaziano, D Halpenny, M Fidelle, H Rizvi, N Long, AJ Plodkowski, KC Arbour, JE Chaft, JA Rouche, L Zitvogel, G Zalcman, L Albiges, B Escudier, B Routy. Negative Association of Antibiotics on Clinical Activity of 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Renal Cell an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nn Oncol. 2018 Mar 30. doi: 10.1093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诊断癌症的第一天,就该知道的十件事
上一篇

诊断癌症的第一天,就该知道的十件事

重磅药讯:PD-1再获成功,肺癌患者迎来全新疗法,无需化疗
下一篇

重磅药讯:PD-1再获成功,肺癌患者迎来全新疗法,无需化疗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