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半数患者活过了6-7年,精准医学发展让肺癌逐渐成为慢性病!

作者:小D|2019年04月01日| 浏览:2228

靶向治疗的发展日新月异,近几年新代靶向药的研发及介入大大提高了疗效,晚期肺癌患者可用的靶向药也越来越多,一代不够用可以换二代三代,治疗方案早就不再局限于传统化疗,并且生存获益逐渐延长。对于EGFR/ALK突变的患者,更是有数据报道中位生存期可以达到六七年以上!没错,这类患者不用再数着天数过日子,肺癌已经逐渐成为“慢性病”管理的一员。不信?以下就给大家展示几个试验数据。

 

1

三代奥希替尼助力EGFR

生存6年以上不是梦!

 

在中国人的肺癌患者中,高达40%左右都有EGFR突变。这类患者能从EGFR新药中获利,有更多有效的靶向药物及序贯用药方案,最新的靶向药为第三代TKI奥希替尼。美国一项关于奥希替尼耐药后的回顾性研究于2018年9月报道,纳入了118例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其中82名来自MD安德森癌症中心,36名来自莫菲特癌症中心。

 

 

118名患者的中位年龄63岁,98%为腺癌,82%为晚期,66%的患者PS评分<2,26%有脑转移,所有患者都有T790M突变;6名初治患者(其中4名为T790M胚系突变,2名为原发T790M体系突变),112名患者之前接受过EGFR-TKI(靶向药)治疗,54名患者之前接受过化疗,16名患者之前接受过免疫治疗。只要是用了奥希替尼的患者都纳入分析,不管是既往治疗方案是什么,以及有无脑转等危险因素。

结果显示,奥希替尼的中位随访时间13个月,63%的患者仍存活,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8.4个月,自奥希替尼起的中位总生存期25.2个月。重要的是,这些患者自确诊起的中位总生存期(OS)71.9个月,意思就是有一半的晚期NSCLC患者活过了6年以上!6年……以前,这对于晚期肺癌患者来说简直难如登天,而现在却有一半的人做到了!

几年前,一代/二代EGFR-TKI的OS已经达到19-28个月,三代药的参战,可谓跨时代的进步,创下了历史新高。

 

 

更深入看,76例患者服用奥希替尼后疾病进展,其中47例患者耐药后继续使用奥希替尼,当中20例单药继续用,其余患者联合局部放疗、其他靶向药或PD1等等治疗。这47例患者的第二段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2.6个月,其中21名局部放疗的中位PFS为15.5个月,26名未放疗的中位PFS为8.2个月。24例患者耐药后停用奥希替尼而接受了其它治疗(包括PD1、化疗、临床试验、其他靶向药及放疗)。这24名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比47名耐药后继续使用奥希替尼的患者要短5.1个月。

 

2

ALK突变靶向药序贯治疗

中位OS达到了7年以上

 

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基因重排是NSCLC常见的驱动基因突变类型之一,发生率在3%-5%。第一代ALK抑制剂是克唑替尼。经典的III期临床研究PROFILE 1014结果显示,克唑替尼组和标准化疗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分别为10.9个月和7个月,两组客观缓解率(ORR)分别为74%和45%。在2017年ESMO年会上,PROFILE 1014研究公布总生存期(OS)数据,化疗组为47.5个月,而克唑替尼组的OS未达到(NR),意味着克唑替尼组的中位OS是4年以上,很有机会突破5年。这部分晚期肺癌患者的生存期达到5年及5年以上逐渐变为现实。

 

 

ALK一代TKI耐药后序贯治疗,成功延长生存期

 

与其他TKI药物治疗一样,克唑替尼治疗后耐药也是临床上面临的问题。所幸,冠有“钻石突变”之称的ALK阳性患者,新一代ALK-TKI正在不断涌现,国内上市的塞瑞替尼和艾乐替尼都已经进入一线及二线的治疗推荐。国外还有布加替尼及劳拉替尼保底,克唑耐药后无须担心无路可循。

2018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期间,Alice T. Shaw教授团队的壁报交流研究结果显示,一线克唑替尼,二线序贯新二代ALK抑制剂艾乐替尼,患者的5年总生存率达到59%,就是说超过一半的患者活过了5年!

随着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ALK抑制剂不断带给我们关于OS的惊喜。2017年3月发表于《Oncotarget》杂志的法国真实世界研究结果显示,一线克唑替尼,进展后序贯新一代ALK抑制剂,中位OS可以达到89.6个月之长,有一半以上患者活过了7年以上!

 

 

长生存期的研究报道枚不胜数。2018年11月《JTO》杂志发表来自美国的临床研究结果同样显示,克唑替尼作为一线的全程序贯治疗能使患者的中位OS达到81个月。从上述数据来看,让ALK阳性晚期NSCLC成为“慢病管理”的目标似乎已经实现。

 

 

当然,ALK靶向药众多,如何“排兵布阵”使患者的生存获益最大化受到临床医生的广泛关注。是否先一代再序贯二代三代,还是直接二代?目前主要有两种观点:

● 治疗之初就应选用PFS最长的药物。

● 如果治疗初期就选用新一代ALK抑制剂,如果出现耐药将为后续治疗带来难题。

针对第二个观点,其实有研究指出各个ALK靶向药对不同位点有各自的抑制能力,在一线ALK-TKI耐药后,可以积极做基因检测,如果发现敏感位点突变就可用相应的另一种靶药,理论上还有机会再用上同一代TKI或用回上一代TKI,无线序贯,将获益最大化。

 

参考文献:

1.Solomon BJ, Mok T, Kim DW, et al. First-line crizotinib versus chemotherapy in ALK-positive lung cancer [J]. N Engl J Med, 2014, 371(23): 2167-2177.

2.Overall survival with crizotinib and next-generation ALK inhibitors in ALK-positive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IFCT-1302 CLINALK): a French nationwide cohort retrospective study. Oncotarget. 2017. 8(13): 21903-21917.

3.Natural history and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overall survival in stage IV ALK rearrang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J Thorac Oncol. 2018. S1556-0864(18)33533-0.

4. Xiuning Le et al. Landscape of EGFR -dependent and -independent resistance mechanisms to osimertinib and continuation therapy post-progression in EGFR-mutant NSCLC.2018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找药宝典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好的治疗观念是抗癌成功的一半,这4点必须掌握!
上一篇

好的治疗观念是抗癌成功的一半,这4点必须掌握!

最新2019年可以使用的最全靶向药介绍
下一篇

最新2019年可以使用的最全靶向药介绍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