靶向药

首页 - 靶向药 - 锋芒依旧: 仑伐替尼交出完美答卷, 真实世界临床数据惊艳!

锋芒依旧: 仑伐替尼交出完美答卷, 真实世界临床数据惊艳!

LensNews

“等了十年,肝癌患者迎来重磅新药-仑伐替尼,在真实世界中,它的疗效到底如何?”

在中国,有一个特殊的癌症类型:肝癌。

作为中国发病率最高的五种癌症之一,肝癌极具“中国特色”:全球近一半患者在中国。因此,有人称肝癌为“中国癌”。我国肆虐的乙肝病情以及特殊的餐桌酒文化成了肝癌发病的温床。

过去十年,针对晚期肝癌的治疗药物并不多,只有2007年批准的索拉非尼(多吉美),但疗效并不尽人意。因此,肝癌在很长时间里都被成为“绝症”,也确实当之无愧,几乎无药可用。

2018年,随着重磅药物-乐卫玛(仑伐替尼)的出现,肝癌一线治疗终于破冰,迎来历史性的突破:

2018年8月17日,美国FDA批准仑伐替尼作为晚期肝癌的一线疗法,打破肝癌十年原地踏步的魔咒;

● 2018年9月4日,中国食药监局批准仑伐替尼在中国上市,开启肝癌一线治疗新时代。

大型三期临床数据(REFLECT)显示:相比于索拉非尼,仑伐替尼可显著提高客观缓解率(40.6% VS 12.4%)和无进展生存期(7.3 VS 3.6个月);而针对中国患者,仑伐替尼可提高总生存期(15.0 VS 10.2月),降低50%的死亡风险。

不过,临床试验毕竟是通过筛选符合“特定”标准的肝癌患者进行的,比如肝功能差/肿瘤太大/体力太差的患者都不行;而在真实世界中,肝癌患者的状态各不相同,很多都不符合临床试验的“特殊”标准。

那么,在真实世界中,针对不同状态的肝癌患者,仑伐替尼的疗效到底如何呢?

最近,在音乐之都维也纳,召开了第54届欧洲肝脏研究学会年会(EASL 2019)暨国际肝脏会议,这是全球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肝脏病学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国际会议。这次会议上也公布了一些仑伐替尼在真实世界中的研究数据,得到了不少与会专家的关注。

 

 

01

多中心研究:仑伐替尼真实世界数据与三期临床数据相当

 

为了比较真实世界和三期临床试验(代号REFLECT)数据的差别,来自日本的研究人员回顾性研究了日本15家医院的131位晚期肝癌患者使用仑伐替尼治疗的情况。其中,109例(83.2%)患者基线肝功能Child-pugh分级A级,33例(25.2%)患者使用仑伐替尼作为2线治疗(索拉非尼之后),19例(14.5%)作为3线治疗(瑞戈非尼之后),最后66位患者在用药4-8周进行了影像学评估。

 

 

临床数据显示:37位患者一线使用仑伐替尼,客观缓解率40.4%,疾病控制率83.7%;而29位二线或三线使用仑伐替尼的患者,客观缓解率41.3%和82.7%。常见的副作用包括高血压、腹泻、食欲下降、疲乏、和蛋白尿。

所以,这份回顾性临床数据提示:仑伐替尼在真实世界中的临床数据跟三期临床试验REFLECT(40.6%)一致,副作用也基本一致。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索拉非尼或者瑞戈非尼耐药的患者来说,仑伐替尼也有一定疗效。

除了上面这份数据,还有一份单中心77位患者的数据:33位患者未接受过TKI(索拉非尼)治疗,44位患者接受过TKI治疗。在治疗1个月后,对这77位患者进行整体评估:客观有效率高达38.5%,疾病控制率80.8%。这份数据也提升仑伐替尼的早期应答良好,起效迅速,不仅可以作为一线疗法,还是2-3线治疗的重要选择。

 

 

02

小样本:针对不符合临床试验标准的患者,仑伐替尼疗效优异

 

在真实世界中,很多患者不符合临床要求,为了研究这些患者使用仑伐替尼的疗效,研究人员分析了41例晚期肝癌患者的治疗历程,随访时间超过2个月,其中23位患者不符合REFLECT临床试验的标准,总的客观缓解率为61.2%。

更重要的是,对于符合和不符合REFLECT临床试验要求的患者来说,仑伐替尼的有效率和疾病控制率相当。注意,本临床研究的样本量有限,数据仅供参考。

 

 

03

小样本:用药两周后,仑伐替尼疗效或可评估

 

用药后,很多患者都希望尽早评估疗效,如果有效就安心治疗,如果无效也可以及时更换方案。而对于仑伐替尼来说,临床医生也进行了探索,临床数据提示或许用药两周之后就可以考虑评估疗效。

该临床数据包括23位使用仑伐替尼作为一线治疗药物的患者,在用药2周和6周后进行影像和甲胎蛋白(AFP)评估:

● 治疗2周后:客观缓解率52%,疾病控制率100%,81.3%的患者AFP显著下降(超过20%);

● 治疗6周后:客观缓解率47%,疾病控制率100%,72.7%的患者AFP显著下降;

● 15位患者在2周时的疗效与6周时相同。

 

 

所以,这份数据提示:2周时的早期临床应答可能是评估仑伐替尼疗效的有用指标,患者或可考虑2周进行影像或AFP检测,评估疗效。对于AFP敏感的患者来说,检测AFP变化可能是一个简便评估仑伐替尼疗效的办法,比如国内一位肝癌患者青青,在介入无效之后使用仑伐替尼治疗,一个月之后AFP从8786降到1472,两个月之后降到422,影像也显示肿瘤明显缩小。

随着仑伐替尼在国内的批准,越来越多的患者会接受仑伐替尼治疗,我们也期待更多真实世界的临床数据的研究,给国内中国肝癌患者提供更多有用的信息和参考,早日摘掉肝癌“绝症”帽子。更多关于仑伐替尼的文章,请参考:

● 中国癌,不再可怕:“中国定制”版新药仑伐替尼,即将上市!

● 肝癌新药仑伐替尼药店公布,赠药经济预审核通道已开启

另外,2018年以来,除了仑伐替尼,美国FDA还批准了瑞戈非尼、卡博替尼和PD-1抗体用于晚期肝癌的二线治疗。随着这么多药物的获批,我们坚信肝癌患者的春天已经到来!参考:肝癌不是“死亡宣判”,这些新药陆续上市,帮助患者与癌共舞!

 

参考资料:

1. Llovet,J.M., et al., Sorafenib in advanced hepatocellularcarcinoma. N Engl J Med, 2008. 359(4):p. 378-90.

2. Kudo, M., et al., Lenvatinib versussorafenib in first-lin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carcinoma: a randomised phase 3 non-inferiority trial. Lancet, 2018.

3. https://ilc-congress.eu/wp-content/uploads/2019/04/EASL-ILC2019-AbstractBook-13042019-Final.pdf

 

添加咚咚客服助手小橙(微信号:dongdongkfxc,注明咚咚官网会员),获取更多PD-1资料、临床信息、线下活动及抗癌最新资讯 。下载咚咚肿瘤科app,还可与全国十强肿瘤医院医生实时交流咨询。

(0)
Loading收藏(0)

本文由 菠菜信息 作者: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Len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