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ASCO靶向新进展: 阿来替尼创造62.5%长期生存奇迹, MET/RET靶点迎来更多进展, 精准治疗助力治愈!

作者:小D|2020年05月18日| 浏览:6486

近期,2020年的全球癌症最顶尖的学术会议ASCO会议(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即将召开。受疫情影响,ASCO会议破天荒的采取了线上召开的方式。

 

昨天,咚咚已经给大家介绍了肿瘤免疫治疗方向的新进展,详情参考:ASCO免疫新进展: 全新靶点TIGIT登场, “中国造”CAR-T闪耀世界舞台, 免疫组合疗法成治愈最强抓手

 

今天,我们总结了靶向治疗的新进展:

 

  • ALK抑制剂阿来替尼数据更新,5年生存率62.5%;

  • MET抑制剂百花齐放!最高控制率达90%;

  • RET抑制剂BLU-667肺癌数据再更新,有效率最高达73%;

  • 精准抗癌!ADC药物DS-8201在多癌种中表现优异;

  • 攻克最难癌基因,KRAS小分子抑制剂AMG 510,控制率80%。

更多ASCO消息,我们还将持续关注,大家可以关注咚咚癌友圈微信公众号关注更多ASCO重磅消息。

1
阿来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患者
5年OS率62.5%

一直以来,ALK突变被称为“钻石突变”,ALK抑制剂治疗效果非常好。真实世界里,已有患者生存超过了7年。

本次ASCO,阿来替尼一线对比克唑替尼治疗ALK阳性的NSCLC患者的OS数据更新。

ALEX试验是一项国际性的,随机,开放标签的3期试验,患者随机1:1入组,阿来替尼 600 mg BID(n=152)和克唑替尼 250 mg BID(n=151)。阿来替尼中位持续随访时间为48.2个月,阿克唑替尼23.3个月。

 

结果显示:克唑替尼组OS为57.4个月,阿来替尼组的中位OS仍然未成熟,说明将大大超过克唑替尼。两组5年生存率阿来替尼组比克唑替尼组数据更优(62.5% vs 45.5%)。

此时,阿来替尼一线治疗ALK阳性患者的ALEX研究OS更新数据表明,ALK“钻石突变”称号实至名归,超高的5年生存率,带来超长的生存,可实现与癌共生存。

 

2
三大MET专一抑制剂同台唱戏
谁将是红小生?

在专一的MET抑制剂出现以前,克唑替尼一直是治疗非小细胞肺癌MET EX 14跳跃突变患者的唯一选择,但需要指出的是,克唑替尼是一个多靶点抑制剂,不仅靶向MET,还可靶向ALK、ROS1等。

目前的NCCN指南是根据多个案例研究推荐MET EX 14跳跃突变的肺癌患者使用克唑替尼。

 

本届ASCO携三个专一MET抑制剂临II期床数据来袭。


沃利替尼治疗MET EX 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有效率47.5%,PSC患者有可用


沃利替尼II期临床研究入组了70位MET EX 14跳跃突变的NSCLC患者,其中93%的患者处于IV期,57.1%的患者属于肺腺癌,35.7%的患者属于肺肉瘤样癌(PSC),60%的患者先前接受过其他治疗,24.3%的患者有脑转移,非常难治。

 

结果显示:所有患者接受沃利替尼治疗后,在61例可评价疗效的患者中,整体有效率为47.5%,疾病控制率高达93.4%。中位PFS为6.8个月。

在患者基础情况整体较差的情况下,如肺肉瘤样癌PSC患者超过1/3、脑转移患者超过1/4,沃利替尼仍能获得93.4%的疾病控制率,47.3%的有效率,非常难能可贵!     

tepotinib治疗MET EX 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组织、血液均可预测


目前,tepotinib已被日本厚生劳动省(类似于中国的药监局)批准用于治疗携带MET EX 14跳跃突变的不可切除性晚期或复发性NSCLC患者。

因为用药前需要检测MET基因状态,市面上有组织基因检测与液体活检两类不同样本来源的基因检测,不同的检测样本是否会影响药物疗效?

为了一探究竟,在VISION研究中纳入了151例MET EX 14跳跃突变患者,使用tepotinib进行治疗,按照MET14检测方式分为三组:L+(液体活检)、T+(组织检测)、L+和/或T+。

 

结果显示:无论是L+或T+,疗效相似。ORR为44%,47%,中位PFS为8.5,11个月。说明无论MET EX 14跳跃突变的阳性结果是来自组织或是血液,tepotinib疗效稳定。

Capmatinib治疗MET EX 14跳跃突变NSCLC患者,疾病控制率90.3%

 

目前,capmatinib已获得美国FDA加速批准,用于治疗携带MET EX 14跳跃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在GEOMETRY mono-1 study临床研究的队列6中,纳入了34例MET EX 14跳跃突变或高水平MET扩增的NSCLC患者。

在MET EX 14跳跃突变的患者中,独立评审委员会(BIRC)评估的ORR为48.4%,DCR为90.3%,中位DOR为6.93个月,中位PFS为8.11个月。3例MET扩增患者都为SD。

 

3
昔日黑马BLU-667肺癌数据再更新
有效率最高达73%
 
BLU-667一经问世,便是聚光灯下的“抗癌明星”,关于BLU-667最为传奇的药物故事是:有危重肺癌患者坐着轮椅来参加临床试验,站着走出去,在临床试验中传为佳话。

本次ASCO,BLU-667再次保持超高的关注度,携更新数据而来。

RET融合NSCLC的ARROW1/2期研究纳入116例晚期NSCLC患者,其中26例为初治。

 

研究显示:总人群ORR为65%,DCR为93%;经过化疗初治入组80例,ORR为61%,DCR为95%;初治入组26例,ORR为73%,DCR为88%;无论是初治或经治,BLU-667都有不错的疗效。

4
ADC药物DS-8201
在多癌种中表现优异

DS-8021,也是一款自带流量的抗癌药,属于一个全新的抗癌药家族-抗体偶联药物(简称ADC),本质就是把靶向药的精准和化疗药的高效结合起来,定点爆破精准狙杀癌细胞。目前已获批用于乳腺癌。

肺癌:本次ASCO将公布DS-8201在肺癌的初期数据。临床共纳入了42例HER2过表达或HER2激活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其中45.2%具有脑转移。多数患者(90.5%)接受过铂类化疗,超过一半患者(54.8%)接受过PD-1/L1治疗,患者的大多接受过2线以上治疗。

结果显示:中位治疗持续时间为7.75个月,截止数据统计时,45.2%患者仍在接受治疗,ORR为61.9%,中位DOR未达到,DCR为90.5%,预估的中位PFS为14个月。

胃癌:DS-8201治疗HER2阳性的晚期胃或食管胃交界处(GEJ)腺癌的DESTINY-Gastric01研究,纳入了187例患者,既往接受过2种以上疗法(包括曲妥珠单抗和化疗)不可手术切除或转移性HER2阳性胃癌或者胃食管连接部癌患者。其中近半数患者先前接受过3线以上的治疗。

按照2:1随机分组,分别给予DS-8201(6.4mg/kg,每3周1次,n=125)或临床医师选择的化疗(紫杉醇或伊立替康单药,n=62)

研究结果:ORR为51.3% vs 14.3%,DCR为 85.7% vs 62.5%,mDOR为11.3 vs 3.9 个月。PFS为5.6 vs 3.5个月,OS为12.5 vs 8.4个月,显著延长OS,1年OS率为52.1% vs 28.9%。

结直肠癌:DESTINY-CRC01是一项关于HER2表达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的II期临床研究。研究纳入78例患者,分为A组53例;B组7例;C组18例(A:HER2 IHC 3+ or IHC 2+/ISH+;B:IHC 2+/ISH2;C:IHC 1+)。所有患者都曾接受伊立替康治疗。

结果显示:A组中ORR为45.3%,包括1例CR和23例PR。 中位数DOR未达到,DCR为83.0%,mPFS为6.9个月,mOS未达到。

5
KRASG12C小分子抑制剂AMG510
控制率80%

AMG510是一种新型小分子抑制剂,专门特异性地、不可逆地抑制KRAS G12C突变。在去年同期的ASCO会议上火了一把,也被堪称黑马。

本次的ASCO会议上AMG510在晚期结直肠癌中的活性研究数据公布。试验纳入了42例的KRAS G12C突变的结直肠癌患者。

结果显示:ORR和DCR分别为7.1%(3/42)和76.2%(32/42)。在960mg时,ORR和DCR分别为12.0%(3/25)和80.0%(20/25)。虽然有效率不太理想,但是控制率超高。



参考文献:
[1]. CodeBreak 100: Activity of AMG 510, a novel small molecule inhibitor of KRASG12C,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colorectal cancer. abs 4018
[2]. Updated overall survival (OS) and safety data from the randomized, phase III ALEX study of alectinib (ALC) versus crizotinib (CRZ) in untreated advanced ALK+ NSCLC. abs 9518
[3]. Registrational dataset from the phase I/II ARROW trial of pralsetinib (BLU-667) in patients (pts) with advanced RET fusio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abs 9515
[4]. Trastuzumab deruxtecan (T-DXd; DS-8201) in patients with HER2-mutated metastatic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Interim results of DESTINYLung01. abs 9504
[5]. Trastuzumab deruxtecan (T-DXd; DS-8201) in patients with HER2-positive advanced gastric or gastroesophageal junction (GEJ) adenocarcinoma: Arandomized, phase II, multicenter, open-label study (DESTINY-Gastric01). abs 4513
[6]. A phase II, multicenter, open-label study of trastuzumab deruxtecan (T-DXd; DS-8201) in patients (pts) with HER2-expressing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mCRC): DESTINY-CRC01. abs 4000
[7]. Capmatinib in patients with METex14-mutated or high-level MET-amplified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NSCLC): results from cohort 6 of the phase 2 GEOMETRY mono-1 study. abs 9520
[8]. Primary efficacy and biomarker analyses from the VISION study of tepotinib in patients (pts) with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with METex14 skipping. abs 9556
[9]. Phase II study of savolitinib in patients (pts) with pulmonary sarcomatoid carcinoma (PSC) and other types of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harboring 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s (METex14+). abs 9519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FDA批准Opdivo+Yervoy一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
上一篇

FDA批准Opdivo+Yervoy一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

速递 | 单药一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罗氏PD-L1抑制剂获FDA批准
下一篇

速递 | 单药一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罗氏PD-L1抑制剂获FDA批准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