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全球首款RANKL抑制剂地舒单抗正式落户中国,为骨巨细胞瘤或实体瘤骨转移患者提供新的治疗选择

作者:小D|2020年07月03日| 浏览:1.76万
2020年7月1日,中国首个且唯一RANKL抑制剂地舒单抗(商品名:安加维)正式商业上市,这是继百济神州和安进在2020年1月达成全球肿瘤战略合作后,百济神州首款正式在中国开启商业化上市的由安进公司生产的药品。

当日,北京积水潭医院骨肿瘤科主任、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肉瘤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牛晓辉教授开出了安加维(地舒单抗注射液120mg)的处方。


据悉,地舒单抗已于2019年5月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用于治疗不可手术切除或者手术切除可能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骨巨细胞瘤,包括成人和骨骼发育成熟(定义为至少1处成熟长骨且体重≥45 kg)的青少年患者。

此外,地舒单抗用于多发性骨髓瘤和实体瘤骨转移患者中骨相关事件预防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sNDA)已于2020年4月被正式受理,目前正在药品审评中心技术审批中。

 

那么地舒单抗究竟为何物?


1
地舒单抗:针对骨巨细胞瘤
不给肿瘤生长留空间

地舒单抗是一种完全人源的单克隆抗体,临床上已证实,地舒单抗对骨巨细胞瘤有良好的抑制作用,又能减少瘤细胞对骨的破坏。

与其他的实体瘤不同,骨巨细胞瘤的细胞要想在骨头上生长,就必须要有空间,然而骨的结构很紧密,没有空间留给骨巨细胞瘤,但这难不倒骨巨细胞瘤,骨巨细胞瘤会调动人体的破骨细胞破坏正常骨骼以便获得自身生长的空间。

比喻来说,就像城市更新,骨的生长平衡需要建筑队和拆迁队两个队伍,遵循先拆后建的原则。骨巨细胞瘤细胞将自己伪装‘建筑队’的成骨细胞,它可以给‘拆迁队’破骨细胞一个拆除(溶骨)指令,目的是让肿瘤扩大、生长。所以肿瘤越大,破骨越多,如果肿瘤不破骨,肿瘤就无法生长。

而地舒单抗的作用就是把‘建筑队’的指令阻断, ‘拆迁队’接收不到指令处于停工状态,自然肿瘤无处生存。

机理是理想的,关键还要看疗效。地舒单抗的获批是基于两项开放标签的试验(NCT00396879及NCT00680992)研究结果。

针对复发性、无法切除或计划的手术切除很可能会造成严重功能障碍的骨巨细胞瘤患者。在不可手术切除的患者中,地舒单抗可达到长期疾病控制,5年无进展生存(PFS)率为88%。 
 
此外,在可手术切除的患者中,80%接受新辅助地舒单抗治疗的受试者有所改善:其中44%的受试者获得降期手术治疗、37%的受试者避免了手术[1]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地舒单抗能有效的抑制骨质破坏和增加骨密度,因而在其他癌种的骨转移应用上,也能脱颖而出。

2
地舒单抗:针对实体瘤
预防SRE有奇效

从理论上讲,几乎所有类型的癌症都可以扩散(转移)到骨骼。当癌细胞从其原始部位扩散到骨骼时,就发生了骨转移。只是,某些类型的癌症更可能扩散到骨骼,最常见的就是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据报道:

● 65%-75%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会发生骨转移;

● 90%转移去势抵抗前列腺癌患者会发生骨转移;

● 30%-40%的晚期肺癌患者会发生骨转移。

发生骨转移的患者会承受更多的痛苦,包括骨痛、骨折、脊髓压迫,甚至是截肢、瘫痪。若不能及时进行干预,将极大影响患者的生存时间,死亡风险也成倍地上升。

从对患者身心影响的角度来看,骨转移的危害指数是相当之高的。因此,及时地干预或尽早进行预防是患者获得更长生存期和更高生活质量的保障。

而地舒单抗早在2010年就已经获得美国FDA的批准,用于实体瘤骨转移患者的骨骼相关事件(SRE),这无疑是给患者带来更多的生存机会。


那么,地舒单抗预防骨转移患者的骨骼相关事件(SRE)的数据如何?我们一起来看看临床结果。

1

乳腺癌患者

 

一项纳入2046名乳腺癌骨转移患者的Ⅲ期随机试验,比较了地舒单抗和唑来膦酸在延迟或预防SRE的差异。


结果显示:与唑来膦酸相比,地舒单抗降低骨相关事件风险18%。唑来膦酸组SRE的中位时间为26.4个月,地舒单抗组尚未达到[2]

2

前列腺癌患者

 

临床纳入1904名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对比了地舒单抗与唑来膦酸对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骨转移患者的SRE预防作用。


结果显示:地舒单抗的SRE的中位时间为20.7个月,而唑来膦酸为17.1个月[3]

 

3

肺癌及其他实体瘤患者

 

研究纳入1597名患者,其中包括最常见的肺癌,其占比高达49%。研究比较了地舒单抗和唑来膦酸对晚期癌症骨转移患者(不包括乳腺癌和前列腺癌)SRE的延迟或预防作用。


结果显示:地舒单抗的SRE中位时间为21.4个月,唑来膦酸为15.4个月,地舒单抗显著延迟骨并发症出现时间达6个月[4]

 


从这些研究结果来看,地舒单抗在延迟和预防骨转移上有广阔前景和深厚的潜力,并且效果优于唑来膦酸。

3
地舒单抗:用药安全,给药方便

地舒单抗,作为目前唯一一款骨靶向药,除了疗效优异,在安全性方面和给药方式上同样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地舒单抗是一个无需通过肾脏清除的骨靶向药物,无需根据肾功能调整剂量、延迟治疗或暂停治疗。这一点对于众多晚期肿瘤患者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大多晚期患者经过多种治疗肾功能受到影响,地舒单抗不经过肾脏代谢,无疑是减轻了患者的肾脏负担。


地舒单抗的给药方式也很特别,它采取皮下注射的方式给药,无需静脉注射。另外,地舒单抗的半衰期极长,长达28天,在体内药效持久,一月仅需一次给药,给患者提供了更好的便利性,长期应用安全性良好。


本次地舒单抗在中国正式开启商业化上市,标志着百济神州与安进公司的战略合作迈进了一个新的里程碑,但更加令人鼓舞的是地舒单抗作为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在中国获批的骨巨细胞瘤治疗药物,将带给患者更加创新的治疗选择。

目前,地舒单抗已在全国部分药房销售,首批铺货DTP药房信息如下:


参考文献:
[1]. Thomas D, Henshaw R, Skubitz K,et al. Lancet Oncol 2010;11:275–80Stopeck AT, Lipton A, Body JJ, et al.Denosumab compared with zoledronic acid for the treatment of bone metastases inpatients with advanced breast cancer: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study. J ClinOncol. 2010;28(35):5132‐5139. doi:10.1200/JCO.2010.29.7101
[2]. Stopeck AT, Lipton A, Body JJ,Steger GG, Tonkin K, de Boer RH, et al. Denosumab compared with zoledronic acidfor the treatment of bone metastases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breast cancer: arandomized, double-blind study. J Clin Oncol 2010 Dec 10;28(35):5132-9.
[3]. Fizazi K, Carducci M, Smith M,et al. Denosumab versus zoledronic acid for treatment of bone metastases in menwith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study.Lancet. 2011;377(9768):813‐822. doi:10.1016/S0140-6736(10)62344-6.
[4]. Henry DH, Costa L, GoldwasserF, et al. Randomized, double-blind study of denosumab versus zoledronic acid inthe treatment of bone metastases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cancer (excludingbreast and prostate cancer) or multiple myeloma. J Clin Oncol.2011;29(9):1125‐1132. doi:10.1200/JCO.2010.31.3304.

封面图来源:摄图网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如果生命还剩下不到两年,该怎样度过?
上一篇

如果生命还剩下不到两年,该怎样度过?

患者优选——纳入医保后的奥希替尼
下一篇

患者优选——纳入医保后的奥希替尼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