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靶向药正文

抗血管生成类靶向药:不得不知的3大真相

作者:小D|2020年07月17日| 浏览:7080
抗血管生成,是二三十个已经上市、几十个尚在研发的肿瘤靶向药,共同的作用机理:通过阻断给癌细胞供应养分的肿瘤血管,从而扼杀癌细胞,这是一个古老而简单的抗癌理念。

截至目前,抗血管生成药物主要分成两大类:

● 第一类是大分子单抗,作用靶点唯一,需要静脉注射给药(比如:贝伐单抗、雷莫芦单抗等)


● 第二类是小分子抑制剂,作用靶点多样,一般是口服给药(比如:索拉非尼、舒尼替尼、卡博替尼、凡德替尼、阿帕替尼、索凡替尼、仑伐替尼、瑞戈非尼、呋喹替尼、帕唑帕尼、阿昔替尼、尼拉尼布、西地尼布、安罗替尼等)


几乎绝大多数晚期实体瘤患者,在疾病诊治的某个阶段,会被医生推荐使用其中某一个药物,不管是单药使用,还是与其他类型的药物联合使用。

虽然这类药物已经上市多年且应用广泛,但不少病友甚至包括一部分基层医院的医生,对这类药物的使用,仍然存在不少误区。本文就给大家揭露关于抗血管生成类靶向药的3大真相。

1
使用抗血管生成类药物

无需基因检测

 

虽然,这也是一类靶向药,但是和EGFR抑制剂、ALK抑制剂等特异性的酪氨酸酶抑制剂不同:


截止目前,并不存在某个基因、某个蛋白、某个指标,与抗血管生成类靶向药的疗效紧密相关因此,单纯为了判断病人是否适合接受抗血管生成类药物,以及到底优选哪个抗血管生成药物,而进行昂贵的基因检测,纯属骗局。


那么,病友就要反问了,不进行基因检测,我们怎么知道自己是否适合接受这类药物,而且这类药物有二三十个之多,到底怎么选呢?答案很简单:依据临床试验结果、参考药品说明书。

比如,截至目前,安罗替尼根据大规模临床试验的结果,获得的适应症是晚期肺癌的三线治疗,也就是至少两套方案的化疗失败以后,病人就可以尝试安罗替尼治疗。

与此相反的是,呋喹替尼、阿帕替尼等其他同类药物,截至目前,尚未在临床试验中证实用于晚期肺癌三线治疗的确切疗效,那么替尼和阿帕替尼,严格讲就不能用于晚期肺癌的三线治疗。

此外,这些药物的说明书上也写的很明确:安罗替尼的适用人群是晚期肺癌三线治疗,阿帕替尼适用人群是晚期胃癌的三线治疗,替尼的适用人群是晚期结直肠癌的三线治疗。药品说明书是国家药监局基于大规模临床试验数据批准的官方的、正式的使用指南,照着做就行了。

2
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癌症有效
那不吃饭、少吃肉也能抗癌么?

一部分科普文章,为了将抗血管生成药物的抗癌机理,解释的通俗易懂一些,经常用的一个比喻是“饿死癌细胞”。

的确,抗血管生成药物,通过阻断给癌细胞供应养分的肿瘤新生血管,从而诱导癌细胞死亡,从某种意义上讲,的确是“饿死了癌细胞”。但是这是从微观和分子层面上讲的,并不是鼓励病友通过不吃饭、少吃饭、不吃肉、少吃肉等方式,企图从宏观上“饿死癌细胞”——这么做,不仅不能饿死癌细胞,还会导致病友面黄肌瘦、营养不良、恶液质,反而加速肿瘤的进展。


对于肿瘤病友而言,医学界绝大多数专家认可还是要均衡膳食、少量多餐,同时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积极补充高能量、高蛋白的食品,“吃饱了,才有力气抗癌”。

当然,咚咚不鼓励病友去购买和使用任何保健品、任何食疗产品。事实上,家常便饭、营养均衡、少量多餐,就已经很好。

市面上售卖的各类保健品,不管来自哪个国家,不管标榜的是什么成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其中不含任何真正有利于抗癌的东西——如果有,为啥不开发成正式的抗癌药,从而年入成千上百亿呢,甚至还拿个诺贝尔奖呢?

3
截止目前,不推荐将抗血管生成药物
用作根治性治疗后的巩固治疗

在临床工作中,我们偶尔遇到部分病友,将抗血管生成的靶向药,用作手术切除或者根治性放化疗后的巩固治疗,这也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是不可取的错误用药。

从机理上讲,手术切除后,病人身体里已经不存在肉眼可见的、体积相对较大的、结构成熟的肿瘤组织了,剩下的最多是散落在各个隐秘的角落里的“游兵散勇”,这些零散的癌细胞并没有纠集在一起、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肿瘤血管,那么使用抗血管生成药物的意义何在呢?肿瘤血管都不明显甚至不存在,抗个啥子呢?靶子都不在,即使是神枪手,也得不了及格分。

此外,近年来国内外开展的众多大型临床试验,探索将抗血管生成类靶向药用作手术等根治性手段治疗后的患者的巩固治疗,无一例外,均以失败告终。

以肾癌为例,截止目前,已经有4个大型国际多中心三期临床试验,每个临床试验都入组了一两千名患者,实验组在手术后接受抗血管生成类靶向药巩固治疗。

研究者尝试过帕唑帕尼、舒尼替尼、阿昔替尼等多种药物,对照组手术后不接受靶向药巩固治疗,结果无一例外:抗血管生成靶向药巩固治疗,增加了不良反应,却不能延长患者的生存期。

下图是有1538名患者参与的,帕唑帕尼用于肾癌术后巩固治疗的临床试验,两组生存曲线交叉在了一起,没有分开。





参考文献:
[1]. RandomizedPhase III Trial of Adjuvant Pazopanib Versus Placebo After Nephrectomy inPatients With Localized or Locally Advanced Renal Cell Carcinoma.J Clin Oncol. 2017 Dec 10; 35(35):3916–3923.
[2]. AdjuvantTyrosine Kinase Inhibitors in Treatment of Renal Cell Carcinoma: AMeta-Analysis of Available Clinical Trials.https://doi.org/10.1016/j.clgc.2018.12.011

封面图来源:摄图网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实验室里的“迷你肿瘤”,如何帮助她抗击“癌症之王”?
上一篇

实验室里的“迷你肿瘤”,如何帮助她抗击“癌症之王”?

癌症患者须知:挺过了治疗,还要警惕这些“后遗症”
下一篇

癌症患者须知:挺过了治疗,还要警惕这些“后遗症”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