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肺癌正文

“组织不够血液来凑”,检测外周血也能指导ALK抑制剂用药!

|2022年04月12日| 浏览:1412

随着精准医疗的不断发展,靶向治疗在肺癌的临床诊疗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作为进行靶向治疗的必备前提,检测出相应的基因突变才可以为患者制定行之有效的治疗策略。因此,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国内外诊疗指南均建议对患者进行基因检测,组织样本检测是目前的“金标准”。而是否能获得组织活检标本、组织活检样本是否足够、质量是否符合检测标准等都是临床实践中面临的难题。

仍有一部分转移性NSCLC患者没有足够的肿瘤样本进行全面的基因检测,同时,为了得到足够组织样本去重复活检则会延长患者的诊断过程,延迟治疗启动的时间[1-3]。基于外周血的二代测序(NGS)的优势在于其能够克服与组织标本检测相关的一些限制,为组织标本不足/不可及的患者缩短启动治疗所需的时间,并指导临床医生用药。

那么,仅对血浆样本的循环肿瘤DNA(ctDNA)进行NGS检测以判断是否存在驱动基因阳性,能否真正筛选出靶向治疗获益的患者呢?BFAST试验应运而生,其旨在前瞻性地评估初治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中血浆基础生物标志物与靶向治疗或免疫治疗临床疗效之间的关系,其中ALK阳性队列的数据发表于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JTO)[4]

图片

图1 官网截图

仅通过血检指导阿来替尼用药,研究者评估的ORR可达 87.4%!

本试验纳入了年龄≥18岁的IIIB期或IV期NSCLC患者,并允许无症状或经治疗的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患者入组。入组患者通过FoundationACT(一种液体活检产品,可用于检测62种常见基因突变)进行检测并检测血浆肿瘤突变负荷(bTMB)。

通过血浆NGS检测到的ALK重排患者,每天两次服用阿来替尼600 mg。主要终点是研究者评估的客观缓解率(ORR)。次要终点为独立审查机构(IRF)评估的ORR、缓解持续时间(DOR)、无进展生存(PFS)率、总生存(OS)率和安全性。研究者还评估了基线CNS转移患者的ORR以及循环生物标志物和治疗缓解之间的关系,以此作为探索终点。

本试验目前总共筛查了2219名患者,98.6%的患者获得了基于血浆的NGS结果。其中,119名患者(5.4%)检测出ALK阳性;87人符合标准并接受阿来替尼治疗。中位随访时间为12.6个月(范围:2.6-18.7)。经研究人员确认的ORR为87.4%(95%CI 78.5%–93.5%),经IRF确认的ORR为92.0%(95%CI 84.1%–96.7%)。

研究者确认的12个月缓解持续率为75.9%(95%CI 63.6%–88.2%)。在35名基线CNS转移的患者(40%)中,研究人员评估的ORR为91.4%(95%CI 76.9%–98.2%)。中位PFS尚未达到;研究者评估的12个月PFS率为78.4%(95%CI 69.1%–87.7%)。安全性数据与已知数据一致。

表1 BFAST试验ALK阳性队列疗效结果

图片

BFAST试验能给临床实践哪些启示?

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的快速发展,近年来对患者整体人群开展的基因图谱分析所采用的检测手段也逐渐从既往的IHC,PCR,FISH等方法过渡到NGS,分析所得信息广度和深度也显著增加,能够更好地反映特定实体肿瘤的基因突变详情,正如本文所展示的BFAST试验。

BFAST试验是第一个前瞻性地使用基于血浆的NGS识别具有驱动基因突变的NSCLC患者的临床研究。其ALK阳性队列达到了其主要终点,经研究者评估的确认ORR为87.4%,经IRF评估的确认ORR为92.0%,这些数据与ALEX研究接近。本试验的筛查结果显示,ALK突变率为5.4%,与既往文献报道的5%接近,同时高于既往接受基于血浆筛查的人群。

同时,BFAST试验的初步生物标记物分析显示,TP53是影响疗效的不良预后因素。这种关联以前曾在ALK/TP53共突变肿瘤患者中报道过,与TP53野生型肿瘤相比,同时有TP53突变的患者,PFS和OS显著缩短。BFAST试验基因组共突变及其临床影响的进一步分析正在进行中。

目前组织检测仍是肿瘤基因检测的“金标准”,液体活检可以作为组织活检的很好的补充,两者各有优劣,相信随着检测技术的发展,无创的、动态的检测或许能够在肿瘤早筛、治疗、复发监测等方面发挥更大价值,同时液体活检能够克服组织活检带来的肿瘤异质性的问题。ALK突变约占我国肺腺癌患者的4%-6%,临床医生对晚期NSCLC患者展开针对性的基因检测,以精准检测为靶向治疗铺路,让患者尽早用上阿来替尼等合适的新型ALK-TKIs,是改善患者预后的关键。而此次BFAST试验的公布,更是打开了ALK基因检测的“新大门”,或能够为更多无法获得组织样本或组织样本量不够的晚期NSCLC患者提供更多治疗的可能,从而进一步扩大获益人群。

专家简介

 

图片

袁冬梅 教授

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金陵医院(东部战区总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副教授、医学博士

发表SCI论文10余篇

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一项,主持江苏省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一项

江苏省“科教强卫工程”青年医学人才

 

参考文献:

[1]Lim C, Tsao MS, Le LW, et al. Biomarker testing and time to treatment decision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Ann Oncol. 2015;26:1415–1421.

[2]Mlika M, Dziri C, Zorgati MM, Ben Khelil M, Mezni F.Liquid biopsy as surrogate to tissue in lung cancer formolecular profiling: a meta-analysis. Curr Respir Med Rev. 2018;14:48–60.

[3].Aggarwal C, Thompson JC, Black TA, et al. Clinical implications of plasma-based genotyping with the delivery of personalized therapy in metastatic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JAMA Oncol. 2019;5:173–180.

[4]Dziadziuszko R, Mok T, Peters S, et al. Blood first assay screening trial (BFAST) in treatment-naive advanced or metastatic nsclc: Initial results of the phase 2 ALK-positive cohort[J]. 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 2021, 16(12): 2040-2050.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医学界肿瘤频道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腺癌、鳞癌全线突破,国产PD-1药物惊艳欧洲肺癌大会
上一篇

腺癌、鳞癌全线突破,国产PD-1药物惊艳欧洲肺癌大会

哪一种最好治?哪一种最致命?从分子分型看乳腺癌好坏!
下一篇

哪一种最好治?哪一种最致命?从分子分型看乳腺癌好坏!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