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肝癌正文

降期转化还有免疫联合一席之地!联合治疗7个周期成功手术,已长期生存近2年

作者:半夏|2021年08月06日| 浏览:1659

文章来源:国际肝胆资讯

 

大多数肝细胞癌(HCC)患者预后不佳,因为他们在最初诊断时已经处于晚期,无法进行手术。随着系统治疗的进步,“降期转化”这一概念逐渐进入医患视野,所谓降期转化,也就是指通过一系列的治疗,将晚期肿瘤降期以获得根治性手术机会。其最终目的是使患者重获手术机会,进而获得更优的生存获益。目前,已有单药或联合治疗方案显示出不错的转化治疗疗效。今天我们就带大家看一例肝癌患者,在接受信迪利单抗联合安罗替尼治疗后成功降期并接受手术切除。

免疫联合降期转化:安罗替尼+信迪利单抗要有姓名

1

患者入院经过及整体情况

 

患者男性,42岁,2018年6月因腹痛发烧入院。有长期的乙肝病毒感染史,并定期服用抗病毒药物近20年。

 

影像学检查

腹部CT:提示肝脏左叶有一巨大肿物(9.2×12.3×12.5cm3),并有不均匀强化,肿物占据整个左叶,肝门淋巴结肿大。

图片

实验室检查

血清ɑ-甲胎蛋白(AFP) 42.6ng/mL(正常范围:0 8.1ng/mL),肝功能Child-Pugh A级(总胆红素:11.8 mol/L;白蛋白:38.6 g / L;无肝性脑病,无腹水,凝血时间正常).免疫组化显示AFP、Arg-1、glypican-3和肝细胞阴性,CK7、CD34(毛细管型)和Ki67 (Li 70%)阳性。

 

术后病理:

术后病理显示肝细胞癌低分化,胆囊内无癌细胞

 

确诊:低分化肝细胞癌

2

抗肿瘤治疗经过

 

手术切除后,辅助TACE治疗疾病稳定

患者于2018年6月27日接受了R0左肝叶切除术和胆囊切除术。在2018年8月16日第一次随访检查中,术后MRI无残留病变。血清AFP水平恢复正常,为2.6ng/mL。随后,患者于2018年8月行左肝原发病灶区经动脉栓塞术。患者血清甲胎蛋白水平保持正常,定期双月随访肝功能检查也正常,直到2019年4月因腹痛和疲劳再次住院。此时,他的AFP为2.5ng/mL。2019年4月11日,腹部MRI和CT均显示肝门部最大尺寸4.6cm结节状肿块,同时门静脉主干肿瘤栓塞(PVTT, 1.7×1.5cm2)

图片

肿瘤复发,无法切除,行系统治疗

经多学科肿瘤委员会(MDT)讨论,认为病变当时无法切除,建议进行系统治疗。在获得完全知情同意后,患者拒绝化疗和索拉非尼/仑伐替尼单药治疗,并决定于2019年4月18日接受免疫治疗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信迪利单抗200mg,每3周一次和安罗替尼12mg,用两周停一周)。治疗1个月后,AFP和癌胚抗原水平保持正常。

 

在2019年5月14日的腹部MRI检查中,肝门结节(3.2×3.7 cm2)和血栓(0.9×1.1 cm2)的大小均减少。在接下来的3个月里,患者接受了第三到第七周期的治疗。7月15日和8月28日随访MRI和CT扫描显示肝门结节持续收缩(7月15日2.9×2.6 cm2, 8月28日2.1×1.8 cm2),PVTT(7月15日0.5×1.0 cm2, 8月28日未见)。2019年8月30日,进行了PET/CT检查,显示肝脏或其他区域没有显著的标准化摄取值。在整个治疗周期中,患者对治疗的耐受性良好,没有观察到严重的治疗相关毒性。

图片

系统治疗成功降期,手术切除病变

在2019年8月30日的第二次MDT讨论中,患者的肝功能仍为Child-Pugh A级(总胆红素:8.2mol/L;白蛋白:43.2g/L;无肝性脑病,无腹水,凝血时间正常),此时判定病变可切除

 

在9月26日,病人接受了第二次手术。术中发现肝一段前方有一个3x3cm2硬块并切除。切除病灶病理显示肝组织大面积坏死(3×2.5x2cm3),偶见肝癌细胞发育不良,95%以上的肿瘤细胞坏死。免疫组化显示AFP、glypican-3阴性,CK7、CD34、Ki67阳性(30%)。

 

2019年10月28日最新的腹部MRI显示没有肿块或病变。经多次随访,第二次切除后无肿瘤复发,但出现1型糖尿病伴酮症酸中毒(DKA),接受血糖监测和胰岛素补充治疗后血糖控制良好。最后一次随访是在2020年5月25日。在整个过程中,患者的糖化血红蛋白水平都在正常范围内。

病例总结

HCC合并PVTT的患者通常具有侵袭性病程、肝功能储备减少、有限的治疗选择、治疗后较高的复发率和较差的总生存率(OS)。据报道,在最佳支持治疗(BSC)下,中位OS仅为2-4个月。对于这类患者,一线治疗推荐仑伐替尼或索拉非尼。但手术切除仍然是获得长生存最主要的手段,在日本一项包括6000多名原发性肝癌合并PVTT患者的全国性监测研究中,倾向评分匹配分析显示,手术组的中位OS比非手术组的中位OS长(2.87年vs 1.10年,P<0.001)。

 

此前,已有一项单臂Ⅱ期研究评估过信迪利单抗联合安罗替尼一线治疗晚期肝癌的疗效,结果显示,在14例可评估患者中,ORR达到42.9%(6/14),其中1例取得完全缓解(CR),5例取得部分缓解(PR),DCR率为92.9%(13/14)。可以看出,这一组合的缩瘤率在现有联合方案中位列前茅。而本例患者在接受该方案联合治疗后,转化为可手术的HCC,在降期治疗后观察到几乎完全的病理反应。这也恰恰证明了这一方案不论是在对疾病的稳定方面,还是在降期转化治疗方面,都不失为一个优秀的方案。

 

综上所述,本初步研究证明了信迪利单抗+安罗替尼具有良好的疗效和安全性。随着全身治疗的发展,将会有更多的变革性和新辅助治疗策略。如何更好地选择和应用这些策略来提高uHCC患者的生存率将是未来研究的重点。

参考资料:

Complete pathological response with diabetic ketoacidosis to the combination of sintilimab and anlotinib in an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patient: a case report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国际肝胆资讯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晚餐可能比早餐更重要!这么吃可以减脂降糖护心脏!
上一篇

晚餐可能比早餐更重要!这么吃可以减脂降糖护心脏!

复发死亡率高达90%,肿瘤患者复发的4大原因,10个预防技巧你知道几个!
下一篇

复发死亡率高达90%,肿瘤患者复发的4大原因,10个预防技巧你知道几个!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