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乳腺癌正文

早期乳腺癌:哌柏西利究竟为何失利?众多CDK4/6抑制剂又该怎么选?

|2022年02月08日| 浏览:1920

近年来,CDK4/6抑制剂正在成为冉冉升起的抗癌新星,迅速改变了HR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格局,然而科学家们对于早期乳腺癌的探索之路也从未停歇。

但是,从结果来看,目前只有礼来的阿贝西利的MonarchE研究取得阳性结果,而辉瑞的哌柏西利的PALLAS和PENELOPE-B研究结果均为阴性,诺华的瑞博西利的NATALEE研究结果目前暂未公布,刚刚上市的恒瑞的达尔西利也还未涉足早期乳腺癌。面对众多CDK4/6抑制剂,患者该如何选择?哌柏西利进军早期乳腺癌究竟又为何失利?

2022年1月7日,美国临床肿瘤学会《临床肿瘤学杂志》在线发表了PALLAS研究的二次分析报告,探讨了哌柏西利停药的预测因素,以及哌柏西利的剂量是否与最终临床结局有关。

图片

PALLAS研究爆阴

停药率不背这个锅!

PALLAS(NCT02513394)是一项随机III期开放标签试验,II-III期HR+/HER2-EBC患者随机接受2年P伴辅助ET(P+ET)或单独ET。主要终点为侵袭性无病生存期(iDFS);次要终点包括远处无复发生存期(DRFS)、局部无复发生存期(LRRFS)、总生存期(OS)和安全性。

结果显示:在5,743例患者分析人群(其中内分泌治疗+哌柏西利组2840例)中,1,199例(42.2%)在2年前停用哌柏西利,大多数(772例,27.2%)因不良反应停药,最常见的是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和疲乏。两组间ET停药无差异。

哌柏西利治疗的前3个月因非方案定义的原因而停药的患者比例更高,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而下降。

图片

哌柏西利治疗持续时间的延长与iDFS改善之间无显著相关性

在加权符合方案分析中,与未接受哌柏西利的患者相比,在接受哌柏西利的患者中未观察到iDFS改善(风险比0.89;95%CI,0.72-1.11)

图片
图片
图片

综合来看,尽管哌柏西利停药率高,但是结果分析表明两组的无浸润癌生存率无显著差异,且与哌柏西利的剂量无关联。不过,停药率说明了早期乳腺癌术后辅助治疗引入新药的困难和挑战,以及需要采取干预措施降低药物毒性、改善医患沟通和支持,有助于提高新药治疗的持久性,并最大程度提高发现药物获益的机会。

阿贝西利成功进军早期乳腺癌

成为首个获批的CDK4/6i

2021 年 10 月 13 日,FDA 批准阿贝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用于辅助治疗激素受体阳性、HER2 阴性、淋巴结阳性、复发风险高且 Ki-67 评分≥20% 的早期乳腺癌成人患者。这是这类患者获批的首个CDK4/6抑制剂。阿贝西利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高风险HR+/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中证明改善IDFS的CDK4/6抑制剂。

此次获批是基于MonarchE的一项开放性的III期研究,纳入了激素受体阳性、HER2 阴性、淋巴结阳性、切除的早期乳腺癌的成年女性和男性,其临床和病理特征与疾病复发的高风险一致。这些患者按1:1随机分为阿贝西利(150 mg,2次/d)+内分泌疗法(ET)或单纯ET治疗。

数据截止至2021年4月1日,经过27个月的中位随访,ITT人群iDFS持续获益,阿贝西利+标准内分泌治疗组与单药内分泌治疗组相比,iDFS风险减少30%(HR=0.70,95%CI:0.59~0.82,P<0.0001)。且各亚组iDFS获益一致。阿贝西利+标准内分泌治疗组对比单药内分泌治疗组:2年iDFS绝对获益2.7%(92.7% vs 90.0%),3年绝对获益5.4%(88.8% vs 83.4%)。

图片

在队列1的Ki-67高表达患者中,阿贝西利+标准内分泌治疗组对比单药内分泌治疗组:2年iDFS绝对获益5.1%(91.5% vs 86.4%),3年绝对获益7.1%(86.1% vs 79.0%)

图片

如预期,Ki-67高表达预示患者预后较差。然而,无论Ki-67指数如何,阿贝西利的疗效是一致的。安全性与既往分析结果一致

图片

参考文献

https://ascopubs.org/doi/10.1200/JCO.21.01918?url_ver=Z39.88-2003&rfr_id=ori:rid:crossref.org&rfr_dat=cr_pub%20%200pubmed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汝爱一生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肺癌患者脑膜浸润意识模糊,奥希替尼联合赛沃替尼带来快速好转
上一篇

肺癌患者脑膜浸润意识模糊,奥希替尼联合赛沃替尼带来快速好转

靶免联合|胆道肿瘤再现联合治疗新方案,PD-L1+MEK抑制剂达到主要研究终点,疗效几何?
下一篇

靶免联合|胆道肿瘤再现联合治疗新方案,PD-L1+MEK抑制剂达到主要研究终点,疗效几何?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