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乳腺癌正文

三阴乳腺癌新靶点竟然是它!

作者:小D|2017年06月09日| 浏览:1325

2013年的瑞士圣加仑国际乳腺癌会议将乳腺癌分为4个亚型,其中三阴性乳腺癌既不能用抗荷尔蒙治疗,又不能针对HER2靶点用药,现阶段主要使用化疗,预后相对较差。

  • Luminal A型:ER+、PR+、HER2-

  • Luminal B型:ER+、PR-、HER2-(Ki67低表达≥14%)/HER2+

  • HER-2 过表达型:ER-、PR-、HER2+

  • Basal-like(三阴性)型:ER-、PR-、HER2-

百里挑一中的55%

今年的ASCO上,FMI(Foundation Medicine)公布了一项研究,在10000例转移性乳腺癌中进行全基因组测序,结果发现了1.2%的BRAF突变,这其中的55%又出现在三阴乳腺癌中

泰国国立台湾大学医院乳房医学中心主任黄俊升教授说:“BRAF突变药物已经在黑色素瘤中批准上市,可以值得思考去做相关疗效的研究。

在该研究中,BRAF突变在晚期乳腺癌中占1.2%,比例很低,而临床试验中因为要搜集大量的样本,因此如果要证实该药物在BRAF突变的乳腺癌病人有效并不容易。

篮子试验

大家或许会记起前段时间我们提过的第二瓶“万金油”——Larotrectinib,在超过17种不同类型的肿瘤获得了76%的缓解率,包括12%的完全缓解

其实并不是Larotrectinib刻意耍酷一下子纳入如此多的癌种,而是因为Larotrectinib的靶标——原肌球蛋白受体激酶( tropomyosin receptor kinase,TRK)在多数常见肿瘤中并不表达(表达率0.5%-1%),因此如果只纳入一个癌种,Larotrectinib的临床试验很可能因为找不到纳入患者而早就悲剧了!

 

想想Keytruda上个月获批可用于MSI-H/dMMR的所有实体瘤患者,异病同治的理念的确是一个发展方向。对此黄俊升教授说,“在BRAF上也许可以考虑设计类似的篮子实验,是否能搜集所有经其它治疗无效的有BRAF突变的病人,尝试BRAF突变药物来看看疗效。”

 

补充(定义来自AACR):

  • 篮子试验(basket trial):不考虑肿瘤来源,只要发现靶点明确的肿瘤就装进一个篮子。也就是将带有相同靶基因的不同癌症放进一个篮子里进行研究。“Basket Trial” 的本质就是一种药物应对不同的肿瘤

还发现了高肿瘤突变负荷(TMB)

另外在该研究中还发现了BRAF突变的病人的肿瘤突变负荷(TMB)较于其它ER或PR阳性的乳腺癌相对较高。TMB是目前免疫治疗有效的生物标志物之,黄教授说,“这是否意味着BRAF突变的患者,除了接受针对BRAF药物的治疗外,将来接受免疫治疗成功的机会也比较高呢?未来也有非常多的探索空间,非常让人期待。

文章信息来源参考:肿瘤资讯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瑞弗健康 由小D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这是我听过最震撼的抗癌经历!没有之一!(上篇)
上一篇

这是我听过最震撼的抗癌经历!没有之一!(上篇)

PD-1+放疗,协同作用坐实了么?
下一篇

PD-1+放疗,协同作用坐实了么?

阅读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