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担心肿瘤转移是“杞人忧天”?了解这些,不再过度忧虑

作者:半夏|2021年06月03日| 浏览:4807

文章来源:美中嘉和肿瘤防治

 

  • 听说,肿瘤切除后身体还有残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转移了。
  • 听说,某某的癌症控制住了,但后来干活太多,累的复发转移了。
  • 听说,肿瘤术后要吃好睡好,否则免疫力降低,就会转移。
  • ……
肿瘤转移,一直是患者们最担心的问题,即便是康复期的患者,也常常会担心甚至怀疑自己病情进展了。害怕肿瘤转移还严重影响了患者们日常生活,不敢做这,不敢做那。

 

肿瘤转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稍不注意,转移就会发生吗?洋葱带你深入了解这个知识,从此不再过度忧虑。

 

 

 图片
半分钟读全文

  • 肿瘤被一种类似气球的基底膜包围,在转移之前,必须突破这个“坚硬的壁”。
  • 肿瘤中心比边缘部位的转移性更强,具有更高的Ki67、坏死和Fuhrman等级。
  • 脱落的肿瘤细胞,在远处组织的定植是极其无效的过程。
  • 对待转移的正确态度——“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1

肿瘤有个膜,阻止它“爆炸”

近期的一项研究发表在《PNAS》,给我们展示了肿瘤的一个特点:肿瘤的周围有一层薄膜将其包裹住,这层薄膜类似气球,但非常坚韧。

图片
当癌细胞发生分裂和生长时,这层膜将肿瘤固定在原位。肿瘤扩散前,必须突破这层膜(下图中绿色部分)。

图片
那么这层膜容易突破吗?研究人员通过尝试往肿瘤内输注压力发现:

  • 这层膜富有弹性,能增大至原来的两倍大小;
  • 与气球不同,这个膜的固有弹性或刚度不会随着变形或膨胀而改变,也就是说,不容易像气球一样爆炸
目前,研究者正在试图制作“更加坚硬的气球”,阻止癌细胞突破这层扩散的必经之路。洋葱很期待。

2

肿瘤中心的转移性比边缘强

《自然》杂志的子刊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肿瘤转移性的文章,以肾透明细胞癌为研究对象,揭示肿瘤中心与肿瘤边缘部位转移能力的不同。

图片
如何界定肿瘤中心与边缘?

研究人员把距离边界10mm归为肿瘤边缘,否则为中心。

通过评估Ki67、坏死情况以及Fuhrman等级等情况,判断肿瘤中心与边缘在转移性方面的差异。

 

  • Ki67,是细胞增殖的标志,肿瘤中心Ki67明显高于边缘,表明肿瘤中心增殖能力强;
  • 坏死情况,与肿瘤侵袭性和不良预后相关,在肿瘤中心明显更高,表明肿瘤中心侵袭能力强;
  • Fuhrman分级,是常用的肾癌组织学分级越高,等级越高,复发的风险也越高;
  • 另外,体细胞拷贝数变异在肿瘤中心明显高于边缘,这是一种常见的基因突变;

以上四点均表明肿瘤中心存在克隆生长能力强,转移潜力高,而且肿瘤中心坏死会加剧缺氧、加速体细胞拷贝数变异负担

图片
由此可见,处于肿瘤边缘的细胞侵袭能力和增值能力均较弱,其脱落后进入血液循环或淋巴循环并不一定能成功转移

 

那么脱落的肿瘤细胞威胁有多大?

3

肿瘤细胞远处定植“成功率”极低

脱落的肿瘤细胞进入外周血液循环,被称为循环肿瘤细胞(CTC),很多患者对这个概念都不陌生。

 

如果血液检查发现大量循环肿瘤细胞,很多肿瘤患者会异常的紧张焦虑,其实不必如此。

研究显示

扩散的肿瘤细胞完成在远处组织的定植,是一个极其无效的过程。

报告显示每毫升血浆中的循环肿瘤细胞数>1000,但实际上临床可检出的转移灶却很少。

这是因为,肿瘤细胞即使突破了第一道关卡(冲出原发部位的韧膜)、突破了第二道关卡(成功进入血管),也会因为找不到接受它并能存活的新组织而宣告失败,这个难度不亚于前两道关卡。而且,在整个过程中,还有“小卫士”免疫细胞在不断搜索并打击这些扩散的癌细胞。

图片
对待转移的正确态度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战略上如何藐视

肿瘤成功转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即1)具有足够强大的增殖能力和侵袭性,2)新组织微环境满足脱落癌细胞定植条件,3)循环肿瘤细胞成功躲过人体免疫细胞的打击。

 

因此,从宏观角度来看,肿瘤患者不必把转移想的太可怕,而应该享受生活,享受当下

战术上如何重视

对待转移这个敌人,不焦虑并不意味着轻视它。肿瘤患者在平常的日常中需要做到的是:1)提高免疫力,让我们的免疫细胞打败脱落的游离癌细胞;2)保证定时复查,及时了解身体状况,把握最佳治疗时机,这点很重要!

 

你如果认同,请转发给有相同困扰的人吧~

 

参考文献

[1] Li H, Zheng Y, Han YL, Cai S, Guo M. Nonlinear elasticity of biological basement membrane revealed by rapid inflation and deflation.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21 Mar 16;118(11):e2022422118.

[2] Zhao Y, Fu X, Lopez JI, Rowan A, Au L, Fendler A, Hazell S, Xu H, Horswell S, Shepherd STC, Spain L, Byrne F, Stamp G, O’Brien T, Nicol D, Augustine M, Chandra A, Rudman S, Toncheva A, Pickering L, Sahai E, Larkin J, Bates PA, Swanton C, Turajlic S; TRACERx Renal Consortium, Litchfield K. Selection of metastasis competent subclones in the tumour interior. Nat Ecol Evol. 2021 May 17.

[3] Suhail Y, Cain MP, Vanaja K, Kurywchak PA, Levchenko A, Kalluri R, Kshitiz. Systems Biology of Cancer Metastasis. Cell Syst. 2019 Aug 28;9(2):109-127.

[4] Nagrath S, Sequist LV, Maheswaran S, Bell DW, Irimia D, Ulkus L, Smith MR, Kwak EL, Digumarthy S, Muzikansky A, Ryan P, Balis UJ, Tompkins RG, Haber DA, Toner M. Isolation of rare circulating tumour cells in cancer patients by microchip technology. Nature. 2007 Dec 20;450(7173):1235-9.

 

 

本文已获得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美中嘉和肿瘤防治”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美中嘉和肿瘤防治 由半夏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FDA批准的非小细胞肺癌的免疫治疗,你了解多少?
上一篇

FDA批准的非小细胞肺癌的免疫治疗,你了解多少?

胃酸烧心,吃药顶一顶?别忽视了早期胃癌的重要信号!
下一篇

胃酸烧心,吃药顶一顶?别忽视了早期胃癌的重要信号!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