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治无可治的晚期肿瘤患者,在绝望中寻求一线生机的四种方式

|2022年08月12日| 浏览:769

虽然一小部分晚期肿瘤患者可能得到治愈,但是大多数晚期肿瘤患者,就像我在《晚期肿瘤患者的真实病程是什么样的,如何客观面对?》一文中说的那样,即使有比较长时间的维持好转期,最终还是会不断加重进展,会反复涉及面临更换各种治疗方案,尝试控制病情。

于是,临床会出现一种少见情况,有些晚期肿瘤患者用了很多种方案,比如3-10种,国内能找到的有效治疗方案都用完了,但是肿瘤继续进展。这时不少患者还没到达终末期的最后阶段,不甘心就这么等待死亡,尤其是经济条件富裕的家庭,仍然非常想找其它方式来延长自己的生命,想在绝望中寻求一线生机,那该怎么办?有没有可行的方式? 

答案是有的,临床上对于这类按照标准指南已经治无可治的晚期肿瘤患者,常见的有四种方式,有可能进一步延长患者生命。

 

01
寻找到合适的临床试验(最重要)

在治无可治的晚期肿瘤患者,首先就是要想办法找到合适的临床试验,这是延长生存期的最重要的手段,同时还有个很大的好处,就是免费。

很多患者不知道的是,现在的临床试验其实很多,涵盖各种癌症类型。有相当一部分临床试验是一些新药,针对这类治无可治的晚期肿瘤患者(前提是患者还没有进入终末期,因为无法入组)。

我既往的文章也教过大家怎么在国内和国外搜索临床试验,详见《临床试验的详细解释,读完就懂了》。临床试验也分好坏,差别很大,建议多请教专业医生。通常III期临床试验优于II期临床试验优于I期临床试验,治无可治的肿瘤患者一般只能找到I期或II期临床试验,但总比没有要强不少,这个阶段可能有一线生机会好过什么都不做。比如一位晚期胃癌反复治疗失败的老年男性患者,加入了靶向Claudin18.2的实体瘤CAR-T疗法的I期临床试验,治疗后可能肿瘤明显缩小,从而显著延长生命。

 

02
NGS基因测序寻找到罕见的靶点

很多肿瘤除了存在常见的靶点,还可能存在罕见靶点,有对应的靶向药物可以延缓生命。

再提醒一遍,要找好的基因测序公司做NGS测序,比如华大、燃石、思路迪、泛生子等,别找小公司,经常检测结果质量极差,可能明明有的突变靶点也测不出,反而耽误治疗。一旦找到好的靶点,就有继续存活的希望。

注意,测出罕见靶点也经常是入组一些临床试验的前提,和第一种方法相辅相成。当然,即使测出罕见靶点后不能入组,患者也可以想办法自行寻找治疗药物。

类似的案例很多,例如:

一位50余岁的晚期肝内胆管癌患者,全身多发转移,经历了反复的多线化疗、靶向和等治疗,历经2年余,肿瘤开始进行性加重,再无可用之药。患者已经开始出现恶液质和严重乏力,可能很快就要成为终末期,医生都认为已经治无可治。幸运的是NGS基因检测发现少见的FGFR融合,入组了针对该靶点的厄达替尼临床试验(国内无药),口服后出现了非常好的持久疗效,肿瘤明显好转,患者甚至长胖了20斤,生存期显著延长。

一例40岁的晚期肺腺癌的男性,也是反复治疗失败,治无可治,基因测序找到了非常罕见的NTRK融合突变,直接去了国外参加NTRK抑制剂的临床试验,取得了极好的疗效。

如前所述,也有患者测到了罕见靶点,但既找不到相应的临床试验,又无法去国外购药来承担花费,这种情况也存在,患者和家属可以多尝试去寻找一些途径。

 

03
检索大量文献,寻找可能有效的方案

类似的治无可治的晚期肿瘤患者其实一直存在,很多医生也会想办法尝试帮助患者,甚至自创一些疗法用于患者,如果有效,会记录并撰写发表在文献上,这也是很宝贵的经验。

针对这种治无可治的晚期肿瘤患者,要求不高,只要类似的文献报告,有一例或多例用了指南没有推荐的新疗法,并且出现了一定疗效,就可以作为参考并应用,因为这种情况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这需要看医生的水平,因为这种情况需要检索非常多的文献,寻找针对该肿瘤曾经有过的任何一个曾起效的治疗方案,并且要评估。

就以晚期胰腺癌为例,如果已经多线治疗治无可治,看下图:

图片

这就是曲美替尼联合羟氯喹治疗kras突变胰腺癌的证据,注意,胰腺癌大多数都有kras突变,虽然只有区区2例,但是两例的疗效都是SD(也就是稳定),至少说明对胰腺癌有一定的控制作用。

既然没有其它的办法,曲美替尼和羟氯喹治疗的风险也通常不大,要试试的话,只要患者和家属知晓病情并表示理解,当然是可以考虑进行。事实上,国内有些胰腺癌患者就是采用了类似的治疗方式,我也见过类似的案例,有的患者甚至可以控制到6个月,这在胰腺癌已经属于非常好的成绩。

但要注意,在患者的标准疗法没有用完之前,禁止直接将这种有效可能性低的疗法用于患者,因为起效的可能性低于指南推荐的标准治疗,只用于治无可治的晚期肿瘤患者。

 

04
特殊的药敏试验:PDX模型

 

PDX模型,也叫人源肿瘤异种移植模型 ( patient-derived xenograft model),是将患者切除的肿瘤组织接种于免疫缺陷小鼠体内而建立的新一代肿瘤模型,也就是让人的肿瘤细胞在小鼠体内生长,号称是“私人订制”的个体化肿瘤动物模型。

通俗地理解,就是把晚期肿瘤患者的活体肿瘤组织,穿刺或切除一部分,接种到数十只免疫缺陷小鼠体内,让这些肿瘤长大,然后就可以用于筛选各种化疗药物和靶向药物。筛选过程很简单:就是把这些药物用在小鼠身上,看哪种药能最有效的杀死移植的人的肿瘤细胞。那么之后就考虑把这种药用在患者身上,既往也有成功的案例。

这种方法也有明显的缺陷:1.成本高昂,需要的时间长。2.即使在小鼠上能杀伤人的肿瘤细胞,但不能保证用在人体上肯定有效,因为肿瘤异质性的存在。因此没有被广泛用于临床。

尽管如此,在治无可治的患者上,这显然也是一线生机,至少有机会让小鼠代替试药,来看哪一种药物最有可能起效。不过,这个办法只适合经济实力比较雄厚的患者。

我一向主张的是,即使在这种已经无法应用指南指导的情况,只要患者不放弃,医生也需要想尽办法帮助患者。但注意,需要仔细评估,有的治疗方案副作用较大且估计的有效率很低,那也需要仔细的评估风险和获益。

最后,提醒患者和家属注意,在处于治无可治的情形时,要谨防被骗。因为已经属于治无可治,所以这些患者和家属成为被骗的高危人群。他们往往会去寻求非正规的各种治疗,甚至甘愿被骗也想追求一线生机,越焦虑的患者和家属越容易上当受骗,因为他们很希望患者一直被治疗,这至少对患者是个安慰,骗子也往往是利用了这类病人的这种心理特点。

患者和家属如果是胡乱找到的不靠谱的疗法几乎不可能有效,经常只是让骗子获益。所以,即使患者和家属要继续寻求治疗方案,也建议按照上述的4种方式进行,才是更科学的办法,并更可能找到宝贵的一线生机。

图片
END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张煜医生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2022 WCLC 重磅」奥希替尼最大真实世界研究中国亚组数据揭晓
上一篇

「2022 WCLC 重磅」奥希替尼最大真实世界研究中国亚组数据揭晓

ASCO指南新增肺癌治疗推荐!驱动基因阴性IV期又添选择
下一篇

ASCO指南新增肺癌治疗推荐!驱动基因阴性IV期又添选择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
最新抗癌笔记
top2

抗Ca历程认知

2022年09月21日
top3
top5

胰腺外科名医榜

2022年09月20日
top6

【总是放不下】

2022年0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