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抗癌知识正文

国人抗癌10大误区【1】:盲目开刀,断送性命

|2022年10月27日| 浏览:1196
近期,笔者从不同渠道接触了3例误入歧途的肿瘤病友,有一个相似之处,那就是:接受了无谓甚至错误的外科手术。这三个案例很有代表性,本文在保护患者隐私的前提下,做一个简单的分享和述评。

【案例一】

一个六十多岁的中老年男性患者,通过胃镜、CT等检查已经基本明确是一个晚期胃癌,合并有腹膜种植性转移以及腹腔多发淋巴结转移(其中几颗肿大淋巴结压迫了胆总管,导致胆汁引流不畅,病人表现为黄疸和肝功能异常)

就是这样一个晚期复杂的胃癌患者,当地医院居然马不停蹄地做了手术,把部分胃切了,同时取了几个腹壁结节送病理,然后腹腔依然残留大量的转移淋巴结,患者黄疸、肝功能异常并未解决,而且从2021年11月2号手术到2021年11月20日患者出院时还新增了肺部感染等一系列手术并发症

 


这样一种针对晚期癌症患者实施的野蛮手术,在大城市的顶尖三甲医院已经很少见,但是在国内众多的基层医院依然时不时发生。

这样一种危险的情况,甚至让时任上海瑞金医院院长、胃癌领域全国顶尖外科教授朱正刚教授痛心疾首,多次在多个场合呼吁“晚期胃癌患者别开刀,开一个死一个”。

 


四五年过去了,朱院长的大声疾呼,依然没有抵挡住国内基层医院针对晚期癌症患者盲目的手术,依然没有彻底阻止掉广大肿瘤病友及其家属对开刀的盲目追求。

不少病友错误地认为任何时候,开刀把肿瘤切掉一定对缓解病情有好处;反过来,如果医生不愿意给肿瘤病人开刀,那就意味着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只能等死了。

正是这种极端错误却根深蒂固的观念,影响着为数众多的肿瘤病人,同时也毒害这一小部分外科医生,从而时不时能遇到晚期癌症患者胡乱开刀,结果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案例二】

某局部晚期胆管癌病友,由于黄疸就诊于基层医院,查了腹部CT初步判断为肝门部胆管癌。在尚未完善其他检查(比如全身影像学检查、心肺功能评估等等)的情况下,家属心急如焚,当即要求当地医院给患者开刀。

主管医生建议转上级医院进一步检查后再做决定,家属带着病人的资料到了某三甲医院就诊,医生建议病人来院完全全面评估,然后根据结果再安排治疗,并坦承告知整个过程大约需要2-3周左右的时间。

病人和家属更加焦虑暴躁,不断联系各路朋友和朋友的朋友,终于遇到“好心人”,牵线联系了某三甲医院的大牌教授次日就到患者所在的基层医院,实施了手术。

手术治疗后1周,就出现了严重的胆瘘、胰瘘,高烧不退,痛苦万分。此后辗转多家医院,不间断地处理手术并发症,效果不佳,最终在手术后2个多月不到,由于多器官衰竭和感染性休克含恨离世。


“磨刀不误砍柴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少的确适合手术治疗的病人,由于太过心急,尚未完善全身检查和手术前的准备工作,仓促上台,也是酿成悲剧的高危因素。这类案例,数不胜数,但依然很难改变国内肿瘤病友“恨不得当天就开刀”的急迫心理。

【案例三】

第三个案例,是近年来免疫治疗如火如荼推进后,随之而来的一种现象。那就是外科医生的胆子越来越大,一部分原本不可手术的局部晚期(通常是3期)实体瘤(比如肺癌、食管癌、肝癌等)患者,近年来外科医生会鼓励病人先试一试免疫治疗联合化疗(称之为新辅助免疫治疗或者说转化性治疗)若干个疗程的免疫治疗联合化疗打下去以后,肿瘤如果缩小了、降期了,然后就转变成可以开刀的患者,这时候再给病人做外科手术,彻底切除肿瘤,这样一来自然是皆大欢喜、患者千恩万谢。

但是,外科医生没有告诉病人或者病人及其家属并未引起重视的另一种情况是,原本就不可手术的3期实体瘤患者,接受了免疫联合化疗后,肿瘤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增大增多了,从而不仅变得更加不能手术,甚至彻底变成了4期,大多不再适合接受根治性放化疗了,从原本具有一定治愈可能性的3期彻底变成了几乎不可治愈的4期,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事实上,目前对于绝大多数实体瘤而言,即使是免疫联合化疗,有效率依然徘徊在50%左右。言外之意,对于一开始不可手术的3期癌症患者,如果先接受了所谓的新辅助免疫联合化疗,大约有一半左右的可能性,肿瘤并不会缩小,甚至是反而增大增多的,这种风险性一定要提前高度重视(当然,一部分喜欢拿自己和亲人的生命来赌博的病友,另当别论)

此外,对于相当一部分癌种(比如食管癌、肺癌),局部晚期(3期)的病人,接受手术切除和根治性放化疗,本身疗效就是相当的,治愈率本来就是相似的——也就是说,一个局部晚期的肺癌、食管癌患者, 如果一开始就选择了根治性放化疗,那么他能获得的疗效本来就已经和新辅助治疗后再手术所能获得的疗效是一样的。

这部分病友,又何必一定要去冒着新辅助治疗后万一肿瘤不退缩反而进展为4期不可治愈的风险呢?

下图展示了国内外截止目前开展的多项大型多中心3期临床试验,对比手术和放化疗,治疗3期肺癌患者的疗效和生存期,无一例外,两者其实是没有统计学差异的(EORTC08941研究中,放化疗组中位生存期17.5个月,数字上还比手术组的16.4个月更长;ESPATUE研究中,放化疗组的5年生存率44%,数字上也比手术组的40%,更高。当然,两者均无统计学差异)


那么,执着于风险更高甚至有一半可能性变成4期风险的所谓“新辅助治疗”,意义又有多大呢?归根结底,还是中国病人普遍迷信外科手术。

综上所述:
  • ● 早期癌症,不急于开刀(做好充分的术前评估和术前检查)
  • ● 中晚期癌症,不执着于开刀(大多数癌种,3期患者,手术和根治性放化疗,疗效是一样的)
  • ● 晚期癌症,不盲目开刀(绝大多数时候,外科手术对晚期癌症患者没有好处,甚至有害)

 


PS. 如果你正在寻找新药临床项目,欢迎扫码添加微信咨询,帮你少走冤枉路,不花冤枉钱,也欢迎转发给身边其他病友~

本文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本文来源: 咚咚肿瘤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漫谈百年抗癌史:纳粹创造的生化毒剂,最终成了救人无数的「抗癌神药」
上一篇

漫谈百年抗癌史:纳粹创造的生化毒剂,最终成了救人无数的「抗癌神药」

奥希替尼耐药策略全梳理(建议收藏~)
下一篇

奥希替尼耐药策略全梳理(建议收藏~)

阅读相关文章
最新医生问答